刚刚更新: 〔我的老公来自漫画〕〔英雄无敌之女皇之〕〔上门龙婿〕〔夫人每天都在线打〕〔电影世界大拯救〕〔小妻有喜:墨少又〕〔近身狂婿〕〔重生后我成了权臣〕〔最强妖锋〕〔我在异界建豪宅〕〔九天第一公子〕〔神豪正在恋爱中〕〔玩家凶猛〕〔穿越从全真教签到〕〔重生创业时代〕〔驱魔人的自我修养〕〔无妄轮回志〕〔电影世界幕后黑手〕〔不负穿越好时光〕〔娘娘每天都在洗白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二卷:八方风雨 第一百零一章:开始炼化
    “不过无妨,至少流炎冰璃枝没有问题,也正好可以治疗你身上的毒,而且这种灵物已过千年,具体的年份我也无法判断,或许也是你的一份机缘。”

    君弈缓缓开口,算是开解醉癫狂,生怕他又开始纠结这流炎冰璃枝,导致炼化的过程中出现变故,这可就麻烦了。

    “说的也对。”

    醉癫狂闻言点了点头,他也没有想明白其中的关联,或许真是巧合也说不定。

    “炼化流炎冰璃枝,先炼化其外附冰璃,让其与你体内的冰蛛蟒炎互相同化,这个过程一定要慢,最好让二者能互相融合。”

    开始前,君弈还是开口告诫醉癫狂,生怕他急躁,这种灵物与灵物之间发生作用,难免会出现一些难以预计的变故。

    “好。”

    醉癫狂微微点头,手中灵力运转,将流炎冰璃枝从盒中取出,使其浮在自己面前。

    阵阵流火随着流炎冰璃枝的浮动缓缓扩散开来,在屋中冷冽的冰晶映衬下,冒出一轮轮淡红色的雾气,一股浓烈的炙热感不断的向四周喷射而出。

    即便如此,但即使君弈所处的位置也没有感觉到丝毫冷冽亦或者炎热之感,缓缓浮动的流炎冰璃枝更像是一副奇妙氤氲的画卷。

    醉癫狂散出神念,稍稍感受了一下,顿时身躯一颤,脸上露出一副极为享受的表情,整个人似乎都轻松了不少,不由得轻声道:“不亏是天地灵物,当真是妙不可言。”

    君弈见状毫不犹豫,双手翻转,身周灵力动荡,眉头紧皱,一股沉重阴森的气息从其身周缓缓扩散而出,不一会整个人都笼上了一层幽黑,仿佛置身于黑暗之中的鬼怪。

    醉癫狂见状一愣,有些不解,但随即便没有在意了,他知道君弈定不会加害自己,他信君弈,也是在赌君弈。

    忽然,只见君弈左手猛然下压,右手在左手之下用力虚握,只听“砰”的一声,一道瓷器碎裂的声音传来。

    一道幽黑的裂痕显现而出,却似乎已经存在了很久,没有丝毫突兀之感。

    “嗤…”

    一阵轻微的“嗤嗤”声从这幽黑的裂痕中传来,似有人用指甲抓在石头上摩擦一般,发出一阵瘆人的声音。

    随着这声音的出现,那幽黑的裂痕中也溢出丝丝缕缕的黑雾,在空气中稍稍盘旋数息,便缓缓没入地下。

    整个过程持续了半盏茶的时间,这才停了下来,那道裂痕也消失不见,只是君弈的额头却是布满了汗水,眼皮有些耷拉,显然这个过程让君弈十分耗力。

    “呼…”

    君弈长出一口气,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瘫在椅子上,捧起茶水大口吞下,缓和着自己的疲累。

    “嗡…”

    与此同时,空气一阵轻颤,周围的声音也消失不见,莫亦千却是不知何时已经守在了外面,将这个内苑打上了禁制,这才安安静静的坐了下来,双目微闭,神念扩散而出,警戒着周围。

    “这是冥蛩蚁。”

    看着醉癫狂略有些疑惑的眼神,君弈开口解释,同时伸手在空中轻轻一点,一缕黑雾便萦绕在其指尖,随即露出一个如米粒大小的虫子黑色虫子来。

    醉癫狂神念探出,细细的观察这小虫子,不知君弈大费周章搞这么一出有什么用。

    只是不一会醉癫狂就有些兴趣缺缺,他在这虫子上竟没有感受到一丝灵力,这不过是一个最为普通的小虫子罢了。

    “他是天地间的异种,无法自主修炼,无任何攻击力,却可以摒弃气息,躲过武者的灵力探查,可是监视警戒的利器。”

    君弈轻声开口,同时指尖微颤,冥蛩蚁又化为黑烟消散,没入地下,不见了踪影。

    “这!!!”

    醉癫狂闻言双目一缩,猛然抬头看向君弈,心头不由一颤,竟有一丝寒意从心底涌起,第一次对眼前少年的神秘生出了些许惧意。

    “将其炼化吧。”

    君弈微微示意,整个人坐起了身子,神色也严肃了下来,醉癫狂的伤势修复不容小觑,若是成功,那么自己在北苍行事会更加的简单和方便,更多了一层保障。

    醉癫狂深吸一口气,轻轻点头,再没有开口,目光看向流炎冰璃枝,眼中的神色炙热无比,隐隐还有些激动,顿时不再犹豫,双手微动,一道道玄奥的手势拍在流炎冰璃枝之上。

    磅礴的灵气瞬间爆发而出,将流炎冰璃枝笼罩起来,接着醉癫狂手势一转,笼罩在其上的灵力忽然轻柔了下来,缓缓没入流炎冰璃枝之中。

    随着这一切的进行,醉癫狂眼睛死死的盯着前方,一眨不眨,静静的等待冰璃消融。

    “咝”

    不知过了多久,只听得一道细微的声音传来,让醉癫狂眼睛蓦然一亮。

    这声音细微无比,如种子发芽,初春到来一般,若不是两人都是修炼的武者,根本难以察觉。

    醉癫狂精神一振,手上的动作也是越来越小心,笼罩在流炎冰璃枝上的灵气也汇聚成为一缕缕细丝从这细微的开口处缓缓没入。

    两者接口之处,点点冰晶熠熠生辉,流炎冰璃枝上的开口也渐渐的扩大开来。

    随着时间的流逝,醉癫狂身周涌出的灵气也开始泛着些许晶莹,最终将整个人都笼罩在了其中,显得朦朦胧胧。

    “嗡…”

    这时,一股凛然的寒意从醉癫狂身上突然爆发而出。

    这股寒意并不是简单的寒冷,甚至能刺痛人的皮肤,骨头,即便是君弈经过螭吻血髓重新淬炼重塑过的经脉也感觉到了一股深入骨髓的寒意,以及让人心绪漠然的怪异冰冷,彻骨的冷冽几乎是在这一瞬间就让整个房屋变成了冰雕。

    “砰!”

    君弈眉头一簇,身周灵力一震,将向着自己身躯蔓延覆盖而上的冰屑震碎。

    瞬时,醉癫狂再生变故。

    原本冰冷刺骨的寒意瞬间消散,取而代之的却是一股刺人汗毛的炙热。

    这股炙热并不是很强烈但却极为刺痛,仅仅是受到些许热气的沾染,君弈都感觉自己的身上如针扎一般,却无法找到皮肤上疼痛的准确位置,更像是扎在自己的灵魂一般。

    醉癫狂身上的冰屑瞬间化为白雾消散不见,一股沸腾的热浪又席卷而来,其脸上眉头紧皱,面容扭曲,不知是痛苦还是炎热。

    脸上的汗水如暴雨一般,只是刚渗出来又被蒸发,周而复始,一阵阵赤红的波动在醉癫狂脸上不断的翻涌,其身上笼向流炎冰璃枝的灵气也变得一片赤红,显然他身上的毒已经爆发,甚至已经无法再专注炼化流炎冰璃枝了。

    而流炎冰璃枝似是感受到了威胁,枝干之上的冰璃快速溶解,冰晶越积越多,竟与这股热浪抗衡起来。

    “看来这醉癫狂身上所中之毒不一般。”

    莫亦千出现在君弈身侧,看着此时醉癫狂脸上扭曲痛苦的神情,眼中有些意味深长更有些热切。

    “不错,是有些奇怪,在记载中冰蛛蟒炎也不过一般灵物,虽然成形条件苛刻,但冰蛛地蟒这等妖兽的等阶都不是很高,没想到居然能与流炎冰璃枝相抗衡。”

    君弈闻言也是微微点头,思虑着古籍中对冰蛛蟒炎与流炎冰璃枝的记载,没有去看莫亦千却似乎知道他心中所想,轻声道:“不必考虑冰蛛蟒炎,他的承载还不够。”

    莫亦千一愣,轻轻点头,对君弈的话很是信服。

    两人正说话着,只见流炎冰璃枝外的冰璃已然尽数消融,露出其中琉璃晶莹的枝干,其中还隐隐流转着些许红色的光芒,很是梦幻。

    而同时,醉癫狂身周的赤红越来越盛,已经将流炎冰璃枝包裹了起来,如此情形不像是醉癫狂炼化流炎冰璃枝,反而像冰蛛蟒炎想要炼化才是。

    “公子,要不要…”

    莫亦千见状眉头一皱,不由得开口询问,想要出手打断,看此时的情形醉癫狂的炼化怕是要失败了。

    只是话未说完,却见流炎冰璃枝上光芒一闪,其上的琉璃愈加晶莹明亮起来,在空中浮动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从醉癫狂身上扩散而出的冰蛛蟒炎的气息也在急速涌入。

    如此变故当真始料未及,但还不等君弈两人看明白,就见流炎冰璃枝上的琉璃中赤色越来越浓,像是要燃烧起来一般,但其上散发而出的气息却是愈来愈冷。

    “有意思,好一个流炎冰璃枝。”

    君弈见此双眸一亮,口中不由得长吐一口气,整个人稍稍放松了些许,莫亦千也是眼皮微垂,不再开口。

    随着冰蛛蟒炎的气息灌入,流炎冰璃枝所散发的气息越来越盛,这一条枝藤上甚至再次生长,有了发芽开花之象。

    与此相反,醉癫狂身上的炙热却是越来越弱,不断的动荡,仿佛这冰蛛蟒炎在挣扎一般,却无济于事,被流炎冰璃枝狠狠的吸扯,无法抗衡。

    醉癫狂脸上的赤色缓缓消散,气息也渐渐平稳了下来。

    “接下来就看醉癫狂的手段了。”

    君弈口中呢喃,脸上的表情再次严肃了起来,吸收了冰蛛蟒炎,流炎冰璃枝所蕴含的气息愈加强横,醉癫狂到底能否应付?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佛系古玩人生〕〔神医妙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