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八零鲜妻有点甜〕〔隐形学霸超A的〕〔荒原红城〕〔沐大佬请保持距离〕〔傲娇爹地找上门〕〔差一步苟到最后〕〔司宫令〕〔旺门佳媳〕〔联盟之电竞莫扎特〕〔茅山二师兄〕〔科技入侵神话时代〕〔我的召唤物可以学〕〔洪荒之昊天天帝〕〔重生财富自由〕〔封神之问道金庭山〕〔玄天运石〕〔科技测评博主〕〔六渡之逆斩苍穹〕〔咱家宗主有点懵〕〔长生大秦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二卷:八方风雨 第一百零二章:虚惊一场
    “嗡…”

    果然,随着君弈的话音落下,流炎冰璃枝原本浮动旋转的动作猛然停了下来,一股灼热的气浪震荡而出。

    气浪扑面,接触到这股气息却是一股冰冷刺骨的寒意。

    莫亦千脚下一踏,将这股气息驱散,眼中闪过一丝讶然,不由得开口惊叹:“有意思,看来这流炎冰璃枝发生了某种异变。”

    “醉癫狂这次的机缘不小。”

    君弈点点头,很是赞同莫亦千的话,接下来就看醉癫狂的手段了。

    话音刚落,只见醉癫狂双手一握,状若鹰爪,闪电般伸了出去,双手将流炎冰璃枝狠狠的按住。

    似是感受到压制,流炎冰璃枝一阵抖动,在醉癫狂的手中挣扎,好像要逃离而去一般,阵阵潮红的浪气喷散而出,刺骨的冰冷,难以抵御的痛楚瞬间将醉癫狂笼罩。

    但醉癫狂哪里会放手?

    这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正是自己能直面禹风的希望,霎时间顾不得其他,一阵狂暴的灵气在体内疯狂窜动,猛然爆发开来,四散冲撞,与流炎冰璃枝所散发出的冰冷抗衡,同时搅动四周灵气向着流炎冰璃枝压了下来。

    但流炎冰璃枝刚刚吸收了大量的冰蛛蟒炎,气息正是浑厚之时,怎么会任由醉癫狂施压,顿时琉璃枝条上流光阵阵,赤红的流光不断的在枝干上游走,流炎冰璃枝所散发出的冰冷也愈加浓郁。

    醉癫狂没有丝毫放松,磅礴的灵气源源不断,尽显其武帅境界的威势。

    一时间两者互相抗衡,竟有些僵持了下来。

    “醉癫狂有些支持不住了!”

    莫亦千微微开口,看到醉癫狂的样子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

    在他看来,醉癫狂的行为太过于鲁莽,原本这流炎冰璃枝就不是一般灵物,比他为君弈所找的冰蟾火莲还要略胜一筹,而且此时流炎冰璃枝吞噬了大半的冰蛛蟒炎,威力更是强横,如此强行施为,不过是找死罢了。

    君弈心中也有些疑惑,不明白醉癫狂在想些什么,在他看来醉癫狂性格豪爽,但并非莽撞之人,而且这炼化流炎冰璃枝还是在他事先提醒过关键点之后,如此看来,若醉癫狂不是个傻子,那只怕其心中应当别有想法。

    炼化之事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去将其打断,一旦打断,除非境界差距巨大,否则对武者本身的伤害不可估量。

    随着莫亦千声音落下,醉癫狂身周的灵力顿时弱了下来,流炎冰璃枝的冰寒虽然消耗了很多但相比醉癫狂来说,已经是压倒性的优势了。

    流炎冰璃枝似是有所感应,琉璃枝干中的红芒流动更加频繁,寒冰之息也愈加强横,显然也是要一鼓作气将醉癫狂直接解决。

    晶莹透亮的冰晶已经开始向醉癫狂蔓延而去,腰身之下已经被冰屑覆盖,强烈的痛楚让醉癫狂脸色一片惨白,毫无血色可言,双眼都开始模糊起来。

    “你是谁?”

    “这是我的酒!!”

    “喝你点酒怎么了?切,真是小气。”

    “你,你这匹夫,这可知这是什么酒?”

    “管他什么酒,一口下肚都一样。”

    “你,全喝了?我宰了你!”

    “嘿嘿,下次赔你就好了,生什么气啊!”

    “别跑!”

    ……

    “哈哈,老酒鬼你还是这么嗜酒,看看我给你带什么东西来了?”

    “咦,好小子,这可是武封的窖藏,这东西你都搞来了?”

    “废话,这可是费了我不少功夫呢!快尝尝,怎么样?”

    “唔…好,好酒,今夜不醉不归!”

    ……

    “老疯子快走,这些家伙是冲着我来的。”

    “我中毒了,不要管我。”

    “放你娘的狗屁,要走一起走,杀出去。”

    “老疯子…”

    “老酒鬼你再说一句屁话,我们就绝交。”

    ……

    “为什么?”

    “为什么?醉癫狂,这三个字你不觉得太幼稚了吗?”

    ……

    “我等武者追求武道极致,以实力为尊,感情?”

    “真是可笑!”

    ……

    “既然你不说,我就打到你说!”

    “自不量力!”

    ……

    曾经一幕幕若时间停止一般,在醉癫狂脑海中闪过,从他们两人相识,大打出手,到心心相惜,再到那背后一掌的背叛,仿佛梦境一般,让人怀念又让人心痛,不敢相信。

    这是禹风,他醉癫狂认识数十载的禹风,俩人惺惺相惜,互相扶持,从无数刀剑血雨中走过,白骨尸山中爬出,才到了如今的地步。

    那一掌,醉癫狂似乎第一次认识了禹风,第一次见到了真实的禹风,目光冰冷的可怕,没有一丝感情,没有一点过往的怀念,即便所谓的惋惜,都带着惺惺作态,虚伪至极,更像是讥讽。

    一刀一刀捅在自己的伤口。

    他愤怒,他不甘,他这一辈子对武道没有太大的追求,也不过是与禹风一起,经历险阻才萌生了武道修炼的欲望,他修炼不过是为了兄弟。

    可,如今,武道修炼到底是为了什么?

    醉癫狂想不通,也不敢去想,一个铁骨铮铮的汉子,竟想着去逃避。

    不,不能逃避,他要让禹风将欠他的还回来。

    恩怨分明,有仇报仇。

    他要再问一次禹风,他不甘心。

    君弈两人见此心头一跳,有些按耐不住,正要出手相助,却见那已经覆盖至醉癫狂脖颈的冰屑忽然一顿,流炎冰璃枝本身更是颤抖起来,似乎受到了牵制一般,飞速消退。

    短短数息时间,冰晶已经缩减至双臂,醉癫狂身躯微颤,一股微弱的吸扯之力从醉癫狂体内传出,勾动着流炎冰璃枝。

    随着醉癫狂身躯的颤抖之感越来越强,这股吸扯之力也越来越大,原本有着压制性优势的流炎冰璃枝竟无法抗拒,精华开始流逝。

    “好,没想到醉癫狂还有这般手段。”

    莫亦千见此眼睛一亮,忍不住低声道:“以体内冰蛛蟒炎有诱饵,吸引流炎冰璃枝来吞噬,再通过冰蛛蟒炎与自身的联系,炼化流炎冰璃枝。”

    君弈也是微微点头,看样子这醉癫狂还是有所想法和准备。

    但这时,却看醉癫狂身躯颤抖越来越强,这似乎已经不是炼化吸纳流炎冰璃枝的样子,反而出现了某种意外。

    难道?

    君弈目光一凝,正想着,却见醉癫狂猛然睁开眼睛,双目瞪圆。

    “噗!”

    竟是吐出一口鲜血来。

    还不等君弈两人动作,只见醉癫狂头上的长发忽然浮动而起,原本略微有些花白的长发竟然开始变白起来,不过几个呼吸的功夫,满头雪白,眼神也有些狰狞,痛苦。

    “不好,他心境不稳。”

    君弈眉头一蹙,这显然是放不下禹风背叛之事,在炼化流炎冰璃枝之时,心境不稳,难以压制,如此看来,或许要失败了,心魔滋生,非有大毅力者不可成。

    莫亦千也轻吐了一口气,有些惋惜,没想到最后出了这种事情,正要上前压制流炎冰璃枝,却被君弈抬手阻止。

    “公子?”

    莫亦千有些疑惑,刚刚开口,却见君弈指了指醉癫狂。

    “还没有结束。”

    只见醉癫狂身躯微颤,但双手却牢牢的牵扯着流炎冰璃枝,没有丝毫放松,莫亦千见此目光微动,这醉癫狂果非一般人。

    “唔,啊啊啊!!!”

    “炼!”

    醉癫狂口中低喝一声,体内一股莫名之力忽然暴涌而出,瞬间压制流炎冰璃枝,几乎毫无反抗之力。

    流炎冰璃枝在醉癫狂的压制下缓缓安静下来,醉癫狂没有丝毫犹豫,全心投入,炼化流炎冰璃枝。

    “看来要成了。”

    莫亦千看着眼前的醉癫狂有些欣赏:“此人不凡。”

    君弈点了点头,对莫亦千此言很是赞同,武道修炼,年龄,天赋虽然极其重要,但并非绝对。

    三日时间,徐徐而过,流炎冰璃枝再没有丝毫反抗,醉癫狂体内的气息渐渐平稳,缓缓攀升。

    “嗡”

    一道轻颤声传来,君弈两人目光看去,流炎冰璃枝再次缓缓转动起来,缓缓靠近醉癫狂,在其身前轻轻游荡,很是亲切,和谐。

    只见醉癫狂双手虚抓,在空中微合,流炎冰璃枝便没入其体内,消失不见,与此同时,一股强横气息从醉癫狂体内扩散而出,让君弈与莫亦千双目一凝。

    “呼”

    醉癫狂轻吐一口气,轻轻睁开眼睛,一霸道之感压迫而来,那深邃的双目更带着些许漠然,捏了捏拳头,感受到体内的气息,轻声说道:“武帅巅峰!”

    “恭喜你了。”

    君弈轻笑,看着此时的醉癫狂很是满意,虽然有些遗憾,在他的想法中,有流炎冰璃枝的存在,醉癫狂要突破武相之境应该不是太大问题,至少也应该是半步武相,看来禹风对他的心境影响很是严重。

    莫亦千只是对着醉癫狂轻轻点头,护在君弈身边,他对醉癫狂还没有完全放心,出尔反尔之事在武者世界数不胜数,不可不防。

    醉癫狂缓缓起身,四目相接,好一会,才正色的对着君弈单膝跪地,郑重开口道:“多谢。”

    “我醉癫狂一言九鼎,今后任公子差遣。”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