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蚀骨缠绵:痴情阔〕〔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娇妻宠不够云薇薇〕〔都市强尊林君河〕〔四圣诛天传〕〔美女总裁的龙血保〕〔开局就是一只废仙〕〔汉阙〕〔垂钓之神〕〔仙武暴君之召唤群〕〔红楼春〕〔狂少归来〕〔镖侠〕〔最强上门女婿〕〔我的功法全靠捡〕〔太初神帝〕〔最强上门狂婿〕〔通天传〕〔夺嫡〕〔重生逆流崛起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二卷:八方风雨 第一百零三章:掀起风浪的石子
    “很好,你果然没让我失望。”

    君弈闻言缓缓起身,将醉癫狂扶起,声音平淡:“这流炎冰璃枝非同一般,甚至超乎我心中所想,你能将其炼化着实出乎我的意料。”

    “但,这也是应该,若你醉癫狂连这点小小的阻碍都无法突破,也有负醉癫狂之名。”

    “公子谬赞了。”

    醉癫狂面无表情,此番变故也让他沉稳了很多,癫狂傲气在表面看不出多少,整个人如同一把蛰伏在剑鞘之中的利剑,光华和狂傲只在拔剑一瞬。

    “你心中到底到底还有东西没有放下,若你打开心结,踏入武相之境不过一夕之悟。”

    君弈微微一笑,看着醉癫狂开口道:“去吧,刚刚突破,还需要稳固境界。”

    醉癫狂拱了拱手,转身离去,一头白发在风中飞舞,更显霸道。

    “恭喜公子,得醉癫狂相助。”

    莫亦千微微开口,以他目前的实力想要保护君弈安全有些力不从心,除非自己拼命,但到底不是长久之计,如今有了醉癫狂,他心里也踏实了很多,只是有些怅然。

    “老莫,你这个家伙真是该打。”

    君弈一看莫亦千的样子自然知道其心中所想,不由得摇了摇头,觉得有些好笑,又有些感动,这家伙是真的太关心自己,可称愚忠,如此之人谁不想要呢?

    莫亦千闻言也只是嘿嘿一笑,心中却是急迫,他不想君弈陷入危机之中。

    两人相对而坐,看着门外之景,聊着过往种种,不乏是一种乐趣。

    不知不觉,夕阳归卧。

    一阵轻盈的脚步声传来,却是月知语,前来通报:有两人上门,求见公子。

    “哦?”

    莫亦千闻言神情收敛,眉头蹙起,心中警惕间杀机微起,沉声道:“来人是谁?”

    月知语只感觉一股冰凉之感从心底漫起,轻声道:“不知,来人身着黑衣披风,看不清样貌。”

    “公子…”

    莫亦千看向君弈,神情狠辣。

    “无妨,先去看看。”

    君弈摆了摆手,比起莫亦千的紧张,倒是显得轻松,只是有些疑惑罢了。

    ……

    大厅之中,两道黑衣身影端坐一侧,一人闲散慵懒,把玩着桌上的茶杯,时不时品上一口,一人端坐庄重,若不是其身上若有若无的气息,还以为是一具死尸。

    “没想到这家伙竟躲在这里,真没看出来,这小子还是一个多情浪子。”

    那闲散人影看着外面景色,听着墙外靡靡之音,不由得发出几声感慨,而其身边那人却是一言不发,似乎没有听到一般。

    良久,这人觉得有些无趣。

    “这小子,架子还挺大。”

    “没想到是客栈老板来了?”

    正在这时,一道平淡之声缓缓传来。

    两人抬头,只见一白衣男子缓步而来,正是君弈,身后则跟着莫亦千与月知语。

    “哈哈哈,我就说这身打扮可是骗不过你小子。”

    那闲散男子哈哈一笑,一把将黑袍扯下,收了起来,露出真容,莫亦千一看,忽然一愣,这才放下心来。

    “你不在自己的客栈呆着,跑我这里来做什么?”

    君弈坐于上首,莫亦千安静的站在一边,月知语也及时的将茶水奉上。

    “嗨,这不是想你了,过来随便转转。”

    那闲散男子斜靠在椅子上,正说着,另一人也将黑袍取下露出面容,这两人正是莫愁客栈君不知与莫来客。

    “你们两人还真是形影不离。”

    君弈闻言有些好笑,虽然与君不知打交道次数不多,但对于他这个人还是有些了解,就是没个正形,没好气道:“是想我还是想我的脑袋?”

    “这次不会是又有人悬赏我吧?”

    “怎么会?我是这种人吗?”

    君不知连连摆手。

    “那你们这是?来喝茶?”

    君弈看着君不知的样子眉头一挑,他才不相信这两个家伙会过来转转,微微道:“你们又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嘿嘿,我们是做什么的?”

    闻言,君不知得意一笑,起身轻道:“要做这一行,没有点情报准备怎么能行?”

    “罪剑宗大长老曾在听香伴月楼门前问罪,后又铩羽而归,这种事情自然会引人注意,我莫愁客栈自然不例外。”

    “只是没探出别的情报,倒是无意中得知了你的消息。”

    “哦?”

    君弈闻言眉头一皱,他不想将自己放置在危险之中,家仇未报,他要小心。

    “万宝阁拍卖会。”

    君不知神秘一笑,拍了拍手,轻声道:“那日有一个坐着轮椅的小哥,多少引起了别人的议论,这人是谁呢?”

    “原来如此。”

    君弈摇了摇头,这些家伙还真是细心,自己还是大意了。

    “公子…”

    莫亦千闻言眉头一皱,想要开口被君弈打断。

    “无妨,莫愁客栈能发现,与他们的买卖有关,其他人虽然好奇但并不一定会将几件事情联系在一起。”

    君弈倒是一点也不担心,缓缓喝了口茶,轻声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

    “公子果然心有天地。”

    君不知闻言拍了个马屁,让君弈哭笑不得。

    “好了,说了半天废话,也该说正事了吧?不然我可要下逐客令了。”

    君弈摆了摆手,制止了君不知还要说下去的想法。

    “自然是为了那日在浅雾山上的事情。”

    君不知闻言也不卖关子,直入主题,君弈听得眉头一挑,示意君不知继续,只听其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道:“先前针对公子的花红,是云家所买,而刺杀则是抚羽山庄的人安排他们安插在莫愁客栈的人所为。”

    “哦?”

    君弈闻言有些沉默,看来这云家是非去不可了,可是这抚羽山庄,或许是寻求空骸蝉婴的秘密吧。

    “那你为何将这事告诉我?”

    “嘿嘿,谁也不想与一个天赋绝伦,又来历神秘的少年做对吧?”

    君不知暧昧的看了看君弈,眉头还一挑一挑,身后的莫亦千见此一身鸡皮疙瘩,很不舒服。

    “莫愁客栈,既然是做买卖的地方,那我也有一笔买卖,不知能不能做?”

    君弈微微思虑,神情收敛,双目深邃,静静的盯着君不知,沉声开口。

    “莫愁客栈是做买卖的地方,有些生意能做,有些生意自然不能做,这不仅对事,当然也对人。”

    君不知见君弈神情认真,脸上戏谑的表情也收敛了起来,目光迎上君弈,轻声开口:“若是公子,我想这笔生意,要做,能做,也要做成。”

    两人四目相接,大厅中的气氛徒然一凝,似有无形风暴酝酿,好一会,君弈才开口说道:“看来以后,我们要多做生意,共同发财。”

    “好说,好说,莫愁客栈,很愿意与公子交易。”

    君不知气息一散,又是哈哈一笑,大厅气氛和谐,莫来客毫无表情的脸上也露出些许笑意。

    ……

    时间流逝,两月时间飞逝而去。

    大陆上关于君弈这个横空出世的少年的讨论,也是渐渐平息了下来,在武者的世界,天才层出不穷,话题多如牛毛,少有耀眼人物能一飞冲天,进入那顶尖的一类人中,被众人铭记,大多都被历史湮没,在时光的流逝中不留下一点痕迹。

    当然,这段时间又有一件事让北苍大陆陷入议论之中。

    大陆四大世家之中,云家宣布,云家云翌将与宫家宫玥岚于三月后成婚。

    此言一出,大陆一片哗然。

    北苍大陆局势看似平淡,其实暗流涌动,四大王朝鼎立,四大家族遁世之外,三大宗门俯视众生,势力杂乱,纵横交错,这是一个谁都没有,也不敢打破的微妙平衡,但现在两家联姻显然是一个信号。

    澜煌王朝。

    一处幽静之地,一座安静的庭院,一道静静站立的身影,庭院无鸟,无虫,池中无鱼,一切都是那么的平静。

    啪嗒,啪嗒

    一阵沉稳的脚步声传来,一个中年男子缓步而来,来人身躯凛凛,相貌俊逸,即便中年模样依然光彩照人。

    “墨白,事情你都知道了吧?”

    中年男子看着眼前人,不由得叹了一口气,有些怒其不争,但这孩子性格又有些像自己,真不知该如何说教。

    这身影看着平静的池塘,没有回应,良久才回身,看了一眼中年男子,正是水墨白,眼前人也是他的父亲,水家家主水卫鸿。

    水墨白没有开口,微微伸手,一颗小石子落入手中,没有用力,只是轻轻抛下,“噗通”一声击入池中,原本平静的水面掀起阵阵涟漪,久久不能平静。

    “即便是再小的石子,也有打破水面平静的能力,掀起风浪。”

    水墨白看着水卫鸿,轻声开口,语气平缓而有力:“风浪虽小,却并不一定不会形成滔天之势。”

    “父亲,你会支持我吗?”

    水卫鸿看着水墨白的眼睛,还是那么柔软,只是这次的眼神中,多了些许曾经他没有看到的东西。

    没有回应,两人就这么静静的站着,互相盯着,谁也不让,直到水池渐渐平静,水卫鸿才转身而去。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妙手妆娘〕〔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我的巨星老婆〕〔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