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不走剧情就要死〕〔宿主她又在崩剧情〕〔第九星门〕〔结婚是门玄学〕〔旷世宸妃倾天下〕〔我想当巨星〕〔掌家小萌媳〕〔从我是特种兵开始〕〔怪物安保公司〕〔武侠世界的慕容复〕〔陆先生偏要以婚相〕〔魔卡诸天〕〔怪物合成大师〕〔超品命师〕〔盛唐不遗憾〕〔神级狂兵〕〔我真不想躺赢啊〕〔侠女来袭:本王妃〕〔我再造了仙界〕〔侠女们的夜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二卷:八方风雨 第一百零七章:徽安城
    君弈三人还未上前,便有人看了过来,毕竟醉癫狂那一头白发还是十分显眼。

    “哎,你看,这人好像有些眼熟啊。”

    “是啊,你这么一说,好像在哪里见过呢?”

    两武者站在不远处,看着醉癫狂,觉得甚是眼熟,但就是怎么也想不起来,好像缺了点什么,又好像多了些什么,就是有些不对。

    这时,一武者匆匆走来,看着两人在那苦思冥想,有些意外,但也没时间多想,问道:“你们干嘛呢?还不进去?再不进去,这里面可就没位置了。”

    “哎,老石,你来的正好,你看那人是不是有点眼熟?”

    左侧稍高一点的武者连忙拉住老石,偷偷指了指醉癫狂,低声道:“你仔细看看。”

    “看什么啊?不就是…”

    老石闻言有些不耐烦,目光随意一撇,却是再也收不回来,声音也是戛然而止,整个人都有些颤栗。

    “怎么了?让你认个人,你这是在干什么?”

    右侧稍矮一点武者有些看了出来,试探着询问。

    “他,他是醉…醉癫狂!!!”

    老石指着醉癫狂颤抖着低声吼出,额间汗水流出,眼中透着狂热。

    “醉…癫…狂???”

    两人一顿,喉咙有些干涩,这种在北苍大陆受人敬仰的强者,竟出现在这里,而且头上的长发竟变得如此发白。

    君弈三人自然不会理会他人的议论,尤其是此时的醉癫狂,武封王朝那一场变故,让他的洒脱渐渐消失,被最信任的人背叛,如何能洒脱的起来?

    “我们进去吧。”

    君弈三人进门,刚刚踏入,却听得一道轻喝。

    “站住。”

    只见数道人影汹涌而至,将君弈等人的去路阻拦,还未等君弈开口,却听对方为首一黑衣男子开口喝问:“你是谁?可不要以为云,宫两家大喜,是个人都能混进来,注意自己的身份!”

    君弈闻言眼睛微微眯起,轻声开口:“身份?不知需要什么身份才可观此盛事?”

    冲突发生在宫家门口,自然很快引起众人的关注,不知是谁竟敢如此大胆在宫家门前闹事!

    “哼!”

    这男子冷哼一声,缓步上前,抬手掠过周围武者,朗声道:“在今日,能来这宫家之人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不是世家宗门的长老宗主,就是青年一辈的佼佼者。”

    “一般散修,自有自知之明,能远观已经是天大的荣幸了。”

    说着,这男子目光一转,上下打量了一翻君弈,眼中露出些许不屑来,轻佻开口:“呵,至于有些不知名的小辈,这就不是他们能来的了。”

    “哎,这小子说的有点道理。”

    “不错,不错,我等也是小有名声之人。”

    “这人谁啊?确实没有见过,怎么惹上这家伙了,常远这小子可是出了名的无赖。”

    众人听着常远的话,一个个突然神情高傲起来,看来周围的人,甚至都带着些许审视的目光。

    而先前那老石三人却是抱着膀子,看着愈演愈烈的局势有些幸灾乐祸。

    “有意思。”

    君弈轻笑一声,无视周围嘀嘀咕咕,围观的武者,而是逼视眼前吆五喝六的常远。

    一时间,常远竟被君弈看的有些发毛,眼神都有些闪躲,定了定神,强自喝问道:“你,你看什么?”

    “好了,戏演的时间也够久了,说说是谁让你来的吧。”

    君弈脸上的神情渐渐消失,平淡的目光盯着常远,一股无形的威压从君弈身上溢散而出,向常远笼罩而去。

    “什么,什么演戏?”

    常远闻言一慌,口中厉喝道:“哼,荒唐,你自知卑微,现在竟顾左右而言他,欲转移视线。”

    “滚吧,这里不是你能来的地方。”

    君弈闻言觉得有些无趣,目光掠过常远,看向院内,身后醉癫狂灌了一口酒,将其抓在手中,缓步向前。

    “人心复杂,真假难测,不如让他永远闭嘴,来的清静。”

    醉癫狂口中低语,眼中的冷漠之色愈加深沉。

    “你要做什么?”

    常远见醉癫狂靠近,口中大喝,周围同伴纷纷上前。

    醉癫狂无视常远等人的呼喝声,手中葫芦渐渐笼上一层冰蓝之雾,一股凛然气息从其身上溢散而出。

    “哎呀,这,竟是醉癫狂大人到了,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啊!”

    正在这时,一阵嘈杂的脚步声传来,人未至,声音却是远远传来,此言一出,人群忽然一静,接着猛地哗然而起。

    常远闻言神情一松,整个人似是轻松了下来,嘴角甚至还挂上一抹笑意。

    君弈见此饶有兴趣,目光缓缓从常远身上移开,看向远处急速而来的人影,而君弈身侧的醉癫狂却是脚步未停,身上的气势愈加强横。

    “醉癫狂前辈,没想到您会前来,在此一见,真是晚辈之幸啊。”

    只见一黑衣男子上前几步,立于醉癫狂身前,脸上尽是兴奋的笑意,身躯弯下,很是恭敬,却是易家易辰海。

    “让开!”

    醉癫狂口中低语,额间白发微微浮动。

    “这,前辈,这是?”

    易辰海脸上的笑容一僵,看着醉癫狂,又看了看周围的武者,他是易家少家主,如此被人呵斥无视,脸上顿时有些难看。

    “你要阻我?”

    醉癫狂手中酒葫芦缓缓抬起。

    “前辈,这或许是一个误会。”

    易辰海脸皮抖动,有些艰涩开口,试图解释。

    “误会?”

    醉癫狂微微抬头,缓缓开口道:“老夫纵横北苍大陆数十载,无宗无派,身为散修修行不易,在世间艰难而行,有如今境界,自问得意天下。”

    “而今,此人侮辱我散修,践踏我之尊严,你觉得我该如何?”

    “这…”

    易辰海深吸一口气,脸上的表情渐渐舒缓下来,微微道:“前辈自有前辈尊严,辱及前辈,自当用命来偿还。”

    “易…”

    常远闻言脸色大变,慌忙看向易辰海,刚要开口,却听醉癫狂冷声道:“不错,不错,易家家主有个好儿子。”

    醉癫狂话音落下,却见一道冰蓝之色在众人眼中一闪而过。

    “噗通”

    常远双目瞪圆,身躯直挺挺的摔倒而下,没有了气息。

    一时间,场上气氛有些僵硬,谁能想到在宫家门前,在这大喜之日,竟然见了血,而且还是醉癫狂杀的人。

    “咦?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么热闹?”

    正在这时,一道疑惑深厚的声音传来,打破了尴尬的气氛。

    众人回头看去,却见一群武者大步而来,为首之人衣着华丽,阳光照射之下,点点珠宝光华映射四散,却是一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正乐呵呵的走了过来,身侧还有一俏丽女子,款款而行。

    此人正是万宝阁阁主,席万,身侧的便是洛玉馨,倒真是凑巧。

    “易少主,醉前辈,君公子,你们也到了。”

    席万客气开口,看到地上躺着的武者,微微一愣,笑着开口打趣道:“这怎么还有一个没有睡醒的?”

    “呵呵,席阁主,这人可不是没睡醒,而是惹到了不该惹的人。”

    易辰海笑呵呵的开口,回应席万。

    君弈对着席万点了点头,洛玉馨则嘟了嘟嘴巴,醉癫狂没有理会席万,拿着酒葫芦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席万闻言眼睛一眯,哈哈一笑道:“这武者行走于世间,实力是一方面,最主要的还是要擦亮自己的眼睛。”

    “若是惹到了不该惹的人,我辈武者自有尊严,或许死也是一个不错的归宿。”

    “咳,呵,席阁主说的不错,说的不错。”

    易辰海闻言一愣,脸上的表情略微有些不自然,只能干咳两声附和。

    “我们先进去吧。”

    君弈开口,这一个小小的闹剧,看来也没有后续了。

    易辰海一听,嘴角一掀,露出一抹讥讽的神情,进去?你以为你是谁?还提议大家进去,可笑。

    “好啊,里面恐怕都等不及了。”

    只是他心中的想法刚刚浮现,却听席万乐呵呵的开口,答应了。

    君弈与席万稍稍客气,便一同进入,没有理会易辰海,莫亦千全程没有说话,安静的跟在君弈身后,醉癫狂手中提着酒葫芦,亦步亦趋的跟着。

    众人看着几人进入,场中的气氛渐渐活跃了起来,议论着刚刚发生的事情。

    老石看着君弈几人的背影,眉头皱起,若有所思,拍了拍身边高矮武者,低声道:“哎,你们有没有觉得不对劲?”

    “不对劲?”

    两武者一愣,有些不明白老石说的意思。

    “我怎么感觉这次两家联姻不会这么简单呢?”

    老石自顾自说着,甚至还打了一个寒颤,轻声道:”我甚至感觉有些心惊肉跳的。”

    “嗨,我看啊,你是胆子越来越小了,这么多强者在这,能出什么事?”

    高个子武者嘻笑一声,搂着矮个子武者离开,口中还低声道:”还心惊肉跳,我看他是魔怔了。”

    “就是,四大家族的领地,能发生什么事情?”

    “真的没事吗?”

    老石呆了一会,深吸一口气,才自嘲道:”但愿是我想多了。”

    众人嬉闹之时,没有人注意到,徽安城外不远处,一道衣衫褴褛之人伏地而行,满身泥土与血,就连脸上的表情都有些狰狞,诡异。

    “嘿嘿,终,终于到了,我终于到了。”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重生之明星奶爸〕〔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我的巨星老婆〕〔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