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圆橙〕〔甜妻上瘾〕〔绝对一番〕〔你好,神棍〕〔剑剑超神〕〔三界劳改局〕〔那年,阳光很好,〕〔龙婿大丈夫〕〔王牌大剑圣〕〔足坛最强王者〕〔老祖真的是太牛了〕〔黄金之王的戏精日〕〔红楼之贵女清缓〕〔我在古代做储君〕〔我在名著世界优雅〕〔退出体育圈后我成〕〔我见观音多妩媚〕〔我怀了全球的希望〕〔我真的太美了〕〔网 骗 之 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二卷:八方风雨 第一百零八章:大婚之时
    “宫文涛,那一战你可是厉害啊,乘势而起,一举夺魁,那可让我牙痒痒了很多年啊,啊?哈哈哈!”

    宫家内院,众多武者落座,上首四把座椅上,坐着四个神采奕奕的中年人,正一脸和气的互相交谈,说笑声时不时传出,惹得外面众人目光掠动,眼中带着些许羡慕敬畏之意。

    这四人正是北苍四大世家的家主:云砚,宫文涛,水卫鸿,易古。

    其身后或坐或站着数道身影,有家眷也有护卫,打量着院中众人,也小心警惕着有人混入捣乱。

    “哈哈哈,云砚,你呀,还记着呢?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哎,卫鸿也是狠啊,动起手来毫不留情。”

    宫文涛一身白衣,看起来甚是素雅,说是武者倒不如说是书生更来得确切,听闻左侧云砚之言,忍不住抚须大笑,指了指右边的水卫鸿调侃起来。

    “没办法,看到你与文卿颜眉来眼去的,就想给你点教训,倒是老易这个人看起来老实巴交的,下起手来可一点都不含糊。”

    水卫鸿身躯并不健硕,却很是匀称,闻言有些怀念,大笑着开口回应,又将战火引到对面的易古身上。

    易古是一个皮肤略微有点黝黑的大汉,身躯高大,一身肌肉很有冲击力,但他的容貌看起来却显得憨厚。

    见水卫鸿说起自己,易古只是摆了摆手,淡笑着道:“都是过去的事情了,而且今天这喜事上,你们还揭短,也不怕大家笑话?”

    “真是扫兴,你呀,还是这么不解风情。”

    云砚点了点易古,觉得有些无趣,这人以前年轻的时候是这样,现在还是。

    “好了,好了,我去看看准备的怎么样了,这年轻人就是有些害羞。”

    宫文涛呵呵一笑,稍稍告罪一声,便向后走去,转过身,脸上的笑意渐渐消失不见,甚至眉头都有些蹙起。

    水卫鸿捧起茶杯喝了一口,看了一眼身后端坐的水墨白,低声道:”怎么样?真的决定了吗?”

    “呼。”

    水墨白深吸一口气,扫了一眼深处的一个院落,将四处飘荡的目光收回,沉声道:”决定了,若是不做,我怕我这一辈子都会后悔。”

    水卫鸿微微点头,没有再开口,但眼中却有了一丝欣慰之色,水墨白一直悠悠荡荡,不喜欢修炼,喜欢快意天下,但他哪里知道,他眼中的快意天下,恣意畅快的生活,是建立在水家强大的势力之下,如今,终于开窍了,虽然这动作有点大,牵连更甚。

    水墨白没有开口,一改往日的洒脱,思虑着自己决定的可行性。

    忽然,水墨白眉头一挑,双眼更是一亮,脸上跃上一抹欣喜之色,起身快步向外走去。

    水卫鸿见此一愣,目光转去,却见有人群涌入,为首的却是一白衣少年与一大腹便便的胖子,正是君弈与席万。

    还没有来得及疑惑,水卫鸿双目一缩,却见两人身后,一道白发身影捧着酒葫芦踏步而入,正是醉癫狂。

    “君公子你来了?”

    水墨白急步而来,与君弈打起招呼,这才对着席万微微开口问候:”席阁主好久不见。”

    君弈微微点头,席万倒是乐呵呵的,只是看向水墨白的目光有些奇异,随即收敛了起来,若无其事。

    水墨白正邀请众人进去,目光扫到君弈身后醉癫狂微微一怔,心下更是一定。

    易辰海随后入内,脸色难看与水墨白说了两句便走向内堂,在易古耳边轻轻说了几句,便坐在其身后。

    …………

    宫家内院,一处张灯结彩的小院落中,婢女下人忙前忙后。

    宫文涛缓缓走入,在厢房门前深吸一口气,进入其中。

    “老爷。”

    婢女见宫文涛入内,连忙行礼。

    宫文涛微微点头,目光落在坐于梳妆台前的女儿身上。

    宫玥岚一身大红嫁衣,头饰珍珠均非凡品,珠光宝气缠身却丝毫不显庸俗,反而将宫玥岚衬托出另一番味道。

    “岚儿。”

    宫文涛站在宫玥岚身后,眉目间透着忧愁。

    “父亲,大家都来了吗?”

    宫玥岚神情平静,没有一丝喜悦,分明是自己的婚礼,却像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一般。

    “水墨白这混蛋!”

    宫文涛咬了咬牙,又叹了口气,不禁低声道:”你真的不后悔?现在还来得及。”

    宫玥岚脸上没有一丝变化,只是起身,站在窗前,看着院外人来人往,他们一个个脸上挂着笑容,互相寒暄。

    良久,宫玥岚才幽幽开口:“父亲,这是我自己的决定。”

    “希望你的决定是对的,否则就是拼了我这条老命,哼…”

    宫文涛拍了拍宫玥岚的肩头,眼中溺爱之色更甚,其中更有一抹狠辣的决然。

    “谢谢父亲。”

    宫玥岚吐出一口气,微微一笑。

    “老爷,小姐,吉时要到了。”

    这时,婢女在门外轻轻开口,来的客人也差不多了。

    …………

    内院,宾客满座。

    数道身影从两侧进入,有说有笑,周围武者看到,都是目光敬畏,更多人蠢蠢欲动,想要上前,但终究没有行动。

    这些人可不是他们随意上前就可以搭讪的。

    四大王朝,禹唐王朝长老禹仁,太子禹琛;泓啸王朝长老萧天承,太子萧景;澜煌王朝长老段昌,太子段佑寒;武封王朝长老武杉,新太子武正修。

    三大宗门,苍玄宗沐玄衣,晋凡,叶城;罪剑宗昼宇凡;抚羽山庄北冥岚,何子墨。

    这些人不是王朝宗门支柱,便是年轻一辈佼佼者,北苍大陆冉冉升起的新星,未来王朝宗门的顶梁柱。

    七大势力说说笑笑,但行走之间却隔着一个人的身位。

    禹唐王朝众人正走着,禹琛享受着众武者的瞩目,很是受用,目光一扫,正要收回,却是一顿,拉了拉禹仁,指了指一边开口道:“长老,你看那边。”

    禹仁看去,目光一抖,深吸一口气,示意禹琛不要打草惊蛇,点了点身后一个随从,在其耳边说了几句,随从便快速离开。

    再回头,神情却没有了先前的轻松。

    武封王朝的武封双眼一眯,随即恢复正常,与身边武者笑着交流,没有丝毫动作,与先前无异。

    众人落座,一阵嘈杂声传来,众人目光齐齐汇聚,看向那小院方向。

    一大红喜袍男子阔步而来,脸上挂着笑意,与众人互相拱手,接受道贺,正是今日的主人公云翌。

    多少年的期望,多少年的心愿,终于要在今日达成,云翌心中的激动,心中的喜悦根本难以抑制,也不想去抑制,这是他应该享受的幸福。

    “新娘子到!”

    这时,一阵清脆的通报声传来,众人目光汇聚。

    一时间,整个内院厅堂的说话声猛地一静,只见宫玥岚在婢女的牵扶下缓缓走来,明媚潋滟的阳光轻轻洒下,其嫁衣冠霞之上的明珠熠熠生辉,竟无一不是灵阶器物,到底是四大家族,财大气粗。

    而宫玥岚,众人眼中英姿飒爽之女子,甚至有些泼辣,谁也没有想到其穿上嫁衣竟如此耀眼,别样的风味更是勾人。

    云翌目光发直,直到身侧的人推了推这才反应过来,连忙上前抓起红绸,将宫玥岚系起,牵引着向前,缓缓而行,跨过庭院,进入内堂。

    大厅中央,云砚早已落座,身侧摆着一把空椅,算是为已故的夫人准备,另一侧宫文涛夫妇也是端坐,满脸笑意的看着两人缓缓走进,两侧周围早已或坐或站堆满了人,远处还有人凌空眺望。

    新人就位,婚礼司仪是宫家总管,仪式随着他的一声呼喊正式开始。

    司仪从礼初伊始,介绍着前来观礼的贵宾,接着便进入了短暂的停顿,司仪稍稍改换了位置。

    水卫鸿扫了一眼水墨白,只见他一脸的平静,手上没有多余的动作,更没有异常的表情,自从他下了决定,心中便再无他物可影响。

    “没想到宫玥岚这丫头穿上嫁衣竟如此美貌,武道天赋更不用说,啧啧,若是我有个儿子,必要下重礼迎娶。”

    观礼台,席万看着场中两人,发自内心得有些赞叹。

    “哼!”

    一边的洛玉馨闻言有些不满,蹙了蹙鼻子低声道:“你的意思是我不漂亮了?”

    “当然不是,我的馨儿是最漂亮的。”

    席万闻言连忙改口,说出几句话来哄着,一边的君弈轻轻一笑,人确实靠衣装,宫玥岚的确惊艳,但比起洛妃来还差了一些。

    云翌牵着红绸,与宫玥岚在一声声惊呼,赞叹声中终于迎来的拜礼,司仪声音提高再度响起:

    “一拜天地!”

    云翌深吸一口气,原本稳重深沉的他此时都有些不真实,与宫玥岚身躯同时躬下,拜告天地。

    “二拜高堂!”

    两人身躯回转,向着内堂恭敬一拜,宫玥岚红帘之下的面容毫无动容,没有一丝一毫的情绪,与云翌截然相反。

    水墨白看着眼前宫玥岚,今日的她无疑是全场最引人注目的,那是他想过无数次的画面,目光扫过一边君弈,看着他脸上的笑意,终于深吸一口气,缓缓站起。

    “夫妻对…”

    “慢!”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真不想继承豪门〕〔我的毒功已天下无〕〔都市之战神无双叶〕〔九境之主〕〔死对头忽然拐我去〕〔逐月剑之夜小鱼〕〔黑化夫君又在装可〕〔名门影后靳总别傲〕〔诸天万界之见证者〕〔亿万萌宝:总裁夫〕〔慕医生,你老婆又〕〔娇妻捧上天〕〔我有一座赶海屋〕〔从特种兵开始的神〕〔我宅在家里成世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