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不走剧情就要死〕〔宿主她又在崩剧情〕〔第九星门〕〔结婚是门玄学〕〔旷世宸妃倾天下〕〔我想当巨星〕〔掌家小萌媳〕〔从我是特种兵开始〕〔怪物安保公司〕〔武侠世界的慕容复〕〔陆先生偏要以婚相〕〔魔卡诸天〕〔怪物合成大师〕〔超品命师〕〔盛唐不遗憾〕〔神级狂兵〕〔我真不想躺赢啊〕〔侠女来袭:本王妃〕〔我再造了仙界〕〔侠女们的夜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二卷:八方风雨 第一百一十一章:大战将起
    不仅石聪,石墨渲等人,就连莫亦千看到蠕动爬入的耿兼程也是眉头微皱,这家伙竟克服了恐惧,从数百里远的位置爬了进来,倒是醉癫狂无所谓,只是自顾自的喝着酒,似是半醒半醉。

    “你是何人?”

    云翌见此人爬入,不由眉头一皱,心中火气大盛,今日真是自己的倒霉日,没想到还有这样的人来捣乱,不由得对着外面的护卫吼道:”你们都是做什么的?这样的人为什么放进来?”

    “把他给我扔出去!”

    几名卫士脸色难看,连忙上前一把将这蠕动的人给提了起来,嫌恶的扫了一眼,便要扔出去,这种模样的人他抓着都会脏了手。

    “云少!”

    这时,耿兼程低吼一声。

    云翌眉头一皱,见护卫停了下来,正要发火,却听其大声咆哮:“我是耿兼程!”

    “耿兼程?”

    云翌一愣,内堂云砚也是眉头蹙起,耿兼程他是有所耳闻的,一个仗着云家为非作歹的小人,眼前这人?

    “耿家,耿!兼!程!”

    耿兼程大声开口,一字一顿的告知自己的名字,努力摆动着自己的脑袋,将散发扬起,露出自己的脸。

    “耿兼程?你是耿兼程?”

    云翌这才勉强看清楚,有些不可置信,他见耿兼程的次数不多,但寥寥几次的印象中,耿兼程是一个极其在意外表的人,是一个把嚣张写在脸上的小人,怎么变成了这样?

    “是我,是我啊,云少!!呜呜呜…”

    耿兼程见云翌认出了自己,竟低声哭泣起来,声音渐渐放大,其悲惨模样让人难以相信,如此突发情况让周围武者面面相觑,这一场成亲似乎变得有些奇怪了,一股异样的感觉从众人心底升起。

    “先让人给你洗一洗,将伤势稳定,再说说你的事情,你放心,我一定会为你做主。”

    云翌脸色阴鸷,看了看护卫,自己的成亲现场还哪里有半点热烈的气氛,至于水墨白,他现在根本不想理会,若不是现在众目睽睽之下,甚至都想立下杀手,还有在一边说风凉话的君弈,真是越来越让人生厌。

    “玥岚,我们继续吧?”

    看了看身侧的一身大红喜装的宫玥岚,云翌心情好了很多,只是话音刚落,就被身后的动静再次打断。

    耿兼程身躯蠕动,口中大吼,挣扎的不走,愤力大叫:“我不走,云少,求你给我做主,是他,是他!!!”

    云翌心中火气喷涌,这耿兼程当真是给脸不要脸,只是一转头,却见耿兼程正向一边蠕动,方向对着的正是君弈,目光凶狠,还有些疯癫。

    “是他,他要在云少的亲事上捣乱,让我做他的内应,我不答应,他,他竟然杀了我的随从。”耿兼程声泪俱下,口中委屈大吼:“还说就我一个人了,做了也不会被发现,我不想背叛云少,他就废了我,让我自生自灭,受尽折磨。”

    此言一出,内院武者脸色大变,靠近君弈的武者下意识的都赶紧退开了些许,生怕牵连到自己。

    “他胡说…”

    外院,石墨渲闻言有些激动,想要上前作证,却被石聪一把抓住。

    “父亲,难道我们就这样看着吗?他是被耿兼程诬陷,他救了我。”

    石墨渲看着父亲,低声乞求,若是云家人抓住这个借口真的要对君弈下手,看今日的情况,恐怕九死一生。

    “不要慌张。”

    石聪沉声开口,他所在虽然不是太大的世家,亦不是太过高深的修为,但为人处世,知恩图报他还是知道的,但今日之事,有些蹊跷,只能开口劝道:“先别急,今日之事没那么简单。”

    “君弈!”

    众人看向君弈,云翌心中豁然开朗,似乎一切都想通了,怪不得今天的事情上,君弈居然横插一手,居然还上来劝阻,竟是别有用心。

    只见君弈斜倚在椅子上,手捧着茶杯,随意喝着,似乎说的并不是自己,一边的席万也是吃着水果,看着事态发展。

    “怎么都看我?”

    君弈似是后知后觉的看了看周围武者,轻笑一声道:“云公子,还成不成亲了?可别浪费大家时间了。”

    还不等云翌开口,水墨白便强势发声:“今日,我绝不会让你与玥岚成亲。”

    “水卫鸿,这是你水家的意思吗?”

    云砚脸上的表情渐渐消失,开口间,都未看侧身水卫鸿一眼。

    却见水卫鸿一改先前紧张愤怒的情绪,竟是呵呵一笑,语气略有些怅然道:“呵呵,到底是老了,孩子都大了,有了自己的想法,真是不服不行咯。”

    此言一出,场中气氛顿时一紧,云翌也不再掩饰,愤怒,暴戾等等情绪汇聚而起,让他的脸都开始扭曲起来。

    “好,好,好,君弈你很好,先前挑衅我云家与宫家关系,今日又逼杀耿兼程,当真是觉得我云家不敢对你怎么样?”

    云翌身周灵力狂暴,不再忍受,今日他忍的已经够多了,若不是为了宫玥岚,若不是成亲,他早就出手了,身为年轻一辈的领头者,自有傲气。

    “今日我就让你血溅当场,为我今日之亲事,添些喜色。”

    云翌言罢,身周灵力狂动,脚下轻移,两人不过几步之遥,几乎瞬间,云翌便欺身至前,怒攻而去。

    君弈见此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动荡,甚至连手中茶杯都没有放下。

    云翌一掌即将轰在君弈身上之时,所有攻势却在一瞬间消散无影,整个人不由得倒退数步,一道苍老的身影缓缓走出,正是莫亦千。

    “要伤公子?你?”

    莫亦千漠声开口,冰冷的语气让内院的温度都下降了几分:“怕是还不够资格。”

    “你…”

    云翌脸色难看,今日之后他云翌必然成为北苍大陆的笑柄,愤怒之间,低吼道:“君弈,你就不能像个男人一般,站出来吗?”

    “呵…”

    君弈轻笑一声,无视云翌之言,显然,在他看来,云翌不够资格。

    “没想到,今日我儿大喜之日,竟成了这般局面。”

    云砚语气之中带着一股沉重的压力,让众人心头一沉,看向一边的宫文涛,缓缓道:“文涛,看来两个小孩的事情,要稍稍推后了。”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看来要从长计议了。”

    宫文涛微微一笑,却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愤怒。

    “君弈,武封王朝一战你名扬北苍,但你要在我四家面前放肆,恐怕还不够资格吧?”

    云砚缓缓踏前,凛然之威蔓延而开,让在场众人呼吸都有些困难。

    “你们自己的事情,跟我有什么关系?一个个把罪名挂在我的身上,倒是推的干净。”

    君弈不紧不慢,似一点都没有感受到云砚的压力,却是神情一凝,缓缓道:“但你们如此诬陷于我,真当我君弈,是好欺负的吗?”

    众武者见此脸色微变,这君弈竟公然要与云家叫板,前段时间才刚刚大闹完武封,这胆子也太大了吧?

    “好你个君弈,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有种就站出来!”

    云翌开口,体内灵力再次汇聚,有自己的父亲在,他不信君弈能翻出什么大浪来。

    “云翌,我想你或许不能如愿了。”

    这时,却听水墨白淡淡开口,面向云翌,微微道:“琉璃云谷一事,你我之间或许也有需要了结的地方吧?”

    “你?”

    云翌转头,没想到水墨白竟要横插一手。

    “琉璃云谷之中你以我威胁,竟丧心病狂要挟玥岚下嫁于你。”

    水墨白沉声开口,一股强横灵力缓缓溢散,淡淡水雾之气不知何时缓缓笼罩:“不说我个人之耻,就是你逼迫玥岚,玥岚为了我屈身答应,也必须讨个说法。”

    “来,就让我看看你要讨什么说法吧!”

    云翌冷哼一声,身影骤然加快,一道白芒闪过,一把长剑出现在手中,直杀而去,这一次,他不再留手,水墨白竟也有了成长之势。

    水墨白折扇入手,身处水雾之中,淡蓝色的折扇挥动之间,一道道水滴直击而去,速度之快,目不暇接。

    “哼,可笑。”

    云翌灵气喷涌,道道朦胧之气轰然而出,瞬间将水滴弹开,无法近身,云家云渺灵录,擅云之力,云动风扬,乘风而行,速度之快,同辈几无匹敌。

    水墨白突破武君初期,对水家玄水蛊图之理解,掌控更有见地,水雾迷乱,即便是云家从风也难以突破,一时间两人你来我往,云扬雾笼,虽有杀机,但却更有朦胧之美,似不像两人之战,而是迎风云雨雾而舞。

    云砚目光冷峻,看了看场中争端,但更多的则是看向君弈,此人来历神秘,手段奇多,身边更有莫亦千,醉癫狂两人,想要拿下,当真不易。

    正在这时,内堂一身影踏出,让众人一愣,却是易辰海,这个时候,他居然走了出来,这是?

    只见易辰海站稳身形,目光落在君弈身上,沉声道:“我四家千年之谊,纵有误会也是我四家之事,而你,却在其中搅.弄风云,作为四家年轻一辈,我要与你一战。”

    “君弈,你,可敢?”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重生之明星奶爸〕〔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我的巨星老婆〕〔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