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圆橙〕〔甜妻上瘾〕〔绝对一番〕〔你好,神棍〕〔剑剑超神〕〔三界劳改局〕〔那年,阳光很好,〕〔龙婿大丈夫〕〔王牌大剑圣〕〔足坛最强王者〕〔老祖真的是太牛了〕〔黄金之王的戏精日〕〔红楼之贵女清缓〕〔我在古代做储君〕〔我在名著世界优雅〕〔退出体育圈后我成〕〔我见观音多妩媚〕〔我怀了全球的希望〕〔我真的太美了〕〔网 骗 之 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二卷:八方风雨 第一百一十二章:摧枯拉朽
    此言一出,众人微微一顿,没想到易家易辰海竟然也站了出来,不过这也在情理之中,四大家族同气连枝,此番出现意外,说起来,是自家之事,而君弈站出来搅局,确实有些奇怪。

    而且易辰海此举明摆着是为四家讨个说法,站在四家的立场,堂堂正正的挑战,确实没有任何让人诟病的地方。

    “有意思。”

    君弈低喃开口,这易辰海一句话便将四家归于一体,将自己排外,原本是云翌以水墨白威胁宫玥岚下嫁给他,现在反而成了自己插手别人的家事,不提云翌所做的。

    这一手将矛头转移玩的不错,看来这易辰海并不像他表现的那么憨厚。

    “好。”

    君弈轻喝一声,缓缓起身,淡淡道:“早就听闻易家寒月典藏闻名于世,在北苍大陆威名赫赫,上此在琉璃云谷外,不过堪堪一瞥,这次倒正好看个清楚。”

    “琉璃云谷外一面之缘,后听闻君公子胆识过人,易某正好领教一番。”

    易辰海缓缓而行,身周银色光芒轻柔而发,随着身侧云翌,水墨白之战风扬水雾之扰,惊得易辰海身周银光之色扭曲掠动。

    一轮清亮的银月在易辰海身后渐渐汇聚而成,随着易辰海的步伐,缓缓升空而起,分明是炎日当空,这一轮银月竟隐隐有争辉之势。

    身躯魁梧样貌略有憨厚的易辰海在这轮银月的映照之下,竟没有丝毫不相符的感觉,甚至有着一种别样的韵味。

    月华映照,易辰海身上溢散而出的灵力缓缓攀升,竟超过了武君初期,其强势让人惊异。

    “四家秘籍,看来很有来历。”

    君弈心中合计,身周威势也是攀升而起,武君初期,但其威势之雄厚让围观武者心惊,席万,洛玉馨也不由得稍稍退后,果然,事有变故。

    易辰海身披月华,如一银色披风汇聚于身,一把银月长枪出现在手中,随着易辰海疾驰而来,枪尖在地上一阵摩擦,散发出阵阵摄人的声音,似是在众人心头打磨枪刃。

    一枪而出,银月精芒怒射,似梦似幻若穿梭乐岁月,直射君弈胸口,一击而出毫不留情,与易辰海之外观截然不用,其出手狠辣让人心惊。

    “有意思。”

    君弈抬手,黑雾喷涌而出,一道狰狞鬼脸怒张巨口,咆哮而现,一口便将这银月枪芒吞入,如此一幕谁也没有想到,君弈出手之诡异,功法之异常在北苍大陆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云砚看到如此情形不由眉头蹙起,这君弈当真诡异,武封王朝之变,他不过是听人说起君弈手段诡异,莫亦千实力强横,但没有想到会有如此诡异的武技。

    易辰海看着这一幕,也是一愣,他的月华之力有洞穿他人防御之能,这一黑雾是什么?竟然能阻挡自己的月华之枪?不,不是阻挡,而是吞掉,没有一丝动静的吞掉。

    正在易辰海惊异之时,之间黑雾涌动,一道黑色枪芒喷射而出,其速度之快几乎只能看到一道影子闪出,易辰海只刚刚看到影子,这一道黑色枪芒便已经到了自己眼前。

    几乎来不及反应,这一道枪芒就已经抵到了易辰海胸口,这数步距离之间,即便是云砚、易古都来不及阻止。

    “轰!”

    一阵震颤惊出,只见易辰海身后月华一颤,竟让君弈这一道黑芒微微一顿,这一瞬间,一股强横之力从易辰海体内爆发而出,一道圆盘大小的月盘出现在易辰海身前。

    “砰!”

    随着这一道撞击声传来,黑色枪芒正对月盘,只是轻轻一触。

    “叮。”

    一道清脆的碎裂声传来,月盘应声而裂,黑色枪芒也是裂开一道道细微的裂痕,易辰海双手抱胸,黑色枪芒冲击,瞬间击中双臂交叠之处。

    “噗!”

    易辰海整个人横退而出,口中鲜血喷洒,气息顿时萎靡了下来,苍白的脸色与其身后银月竟有些许反差。

    “武君中期!”

    有武者惊呼,易辰海竟隐藏了实力,没想到他竟有如此境界。

    “武君中期算什么?你没看到君弈武君初期,一击重伤易辰海?”

    有人听闻顿时反驳起来,君弈的实力没想到竟可怕到了如此地步,易辰海与君弈两人相差一个小境界,竟不是君弈一合之敌。

    “嘿,这也不能说明易辰海弱啊,只不过是他轻敌了而已。”

    “打不过就打不过,还找借口,不过话说回来,这君弈是真的强,真不知道他来自哪里,什么样的势力才能培养出如此少年?”

    易辰海缓缓站起,将口中血滴抹去,看着君弈的目光凝重无比,轻声道:“君弈,你真的很强,即便我已经很高估你,但没想到还是低估了你。”

    君弈笑了笑没有说话,这种客套的说辞,他听的太多了,不过大多都是为了挽回一点面子而已。

    “武君中期都不是你的对手。”

    易辰海肃声开口,凝声道:“但若是…武君后期呢?”

    “武君后期?!”

    此言一出,场中武者一片哗然,武君后期,易辰海武君中期的境界展现在众人眼前就已经足以让众人惊异,敬畏了,没想到他还是隐藏了实力。

    话音一落,易辰海身后月华光芒大作,阵阵银色月华波动汇入易辰海体内,其身上散发而出的气势也随着节节攀升。

    “唔啊啊啊…”

    易辰海口中低吼,气势骤然爆发,到达一个临界点,仅仅一瞬间的阻隔,便冲破开来,水到渠成,武君后期。

    易辰海口中喘着粗气,眼神更有一些凶狠和不甘,突破武君后期,是他压制了很久的,他本不想这么早突破,没想到,今天被逼到如此地步。

    他不能输,他的目标不想被他人夺走,一念至此,易辰海口中低吼道:“如此,我便让你看看我易家寒月典藏真正的威力。”

    “好。”

    君弈微微点头,这易辰海是个人物,压制自己的境界,让每一步都走得平稳,厚积薄发,但他还是没有忍住,可惜了。

    月华而现,易辰海如化身银月,皎白的光芒让人睁不开眼睛,不多时,月华光芒渐渐平淡,易辰海露出身形,原本苍白的脸色,萎靡的气息再次恢复过来,而身后圆月却有些黯淡下来,二者之间似乎建立起了一道奇异的联系。

    易辰海没有丝毫犹豫,再次攻杀而来,一把透明光柱出现在易辰海手中,这道光柱更像是一把双刃剑,剑柄在中间,前后两侧都是剑刃,窄小而细长,竟是近身而战。

    君弈见此眼中闪过一道奇异的光芒,近身战斗?君家之立足,便是以近身之战闻名,其强横霸道的攻势让人闻风丧胆。

    易辰海手中挽花,剑芒闪烁,皎白的月光在空中闪出道道奇异的光华,四射而去,一道皎白花朵竟在易辰海眼前绽放开来,似是要将君弈吞下,笼罩而去。

    “轰!”

    君弈身躯一颤,一道黑雾从其体内喷涌而出,与皎白花朵碰撞而开,皎白花朵不过沾染了一丝,便被污染开来,渐渐扩散而去。

    这诡异雾气一现,惹得场中武者惊声低呼,这种诡异的力量,到底是什么?

    但还未等众人讨论,只见皎白花朵爆裂开来,易辰海显现而出,从花蕊之处,直冲而现,手中月华长剑直刺君弈胸口。

    君弈不进反退,却只是一脚后蹬,身躯后让呈弓步,竟是将易辰海让了进来,逼近自己的胸口。

    “以身涉险,以退为进!”

    内堂宫文涛的夫人文卿颜低声开口,新人宫玥岚不知何时竟已经退了回去,掀开了盖头, 站在宫文涛身侧,被文卿颜抓在手中。

    宫文涛闻言也是微微颔首,只见君弈腰间收拳,黑雾笼罩的拳手之上一道淡淡的血红刺穿了雾气,那一道冰冷嗜血,让人心底发凉。

    易辰海虽不知君弈为何如此,但此时已退让无门,身后月华大作,一道月芒瞬间将易辰海覆盖,与此同时,君弈猛地挥拳而出,直轰而去,狠狠的轰在易辰海的月华剑芒之上。

    那一道腥红血色,瞬间爆裂开来,一股浓郁骇然的血腥气息瞬间铺满了整个庭院。

    一拳之下,易辰海手中月华之剑瞬间崩碎,更是轰在其胸口,拳芒轰至,易辰海身躯之上,一道皎白光芒顿时大作。

    从君弈拳芒开始,散出道道奇异的纹路,瞬间笼罩全身,却是一件皎白之色的盔甲。

    “咔咔咔…”

    一阵碎裂声传来,却见易辰海身躯之上的盔甲龟裂开来,道道细小的纹路瞬间布满全身,只是一瞬间,君弈再次发力。

    拳冲过体,只听“砰”的一声,易辰海身躯之上的盔甲瞬间崩裂,整个人再次倒飞而出,轰入宫家后院,掀起一阵尘土。

    而君弈身上黑雾血纹缠绕,一股嗜血霸道的气息四溢散开。

    那原本一袭胜雪白衣的少年,此时竟展现出了与其外表风格截然不同的一面,原以为那是一个温润如玉的翩翩公子,谁知,他竟是一嗜血的暴徒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真不想继承豪门〕〔我的毒功已天下无〕〔都市之战神无双叶〕〔九境之主〕〔死对头忽然拐我去〕〔逐月剑之夜小鱼〕〔黑化夫君又在装可〕〔名门影后靳总别傲〕〔诸天万界之见证者〕〔亿万萌宝:总裁夫〕〔慕医生,你老婆又〕〔娇妻捧上天〕〔我有一座赶海屋〕〔从特种兵开始的神〕〔我宅在家里成世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