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误惹总裁二婚新妻〕〔林树穆婉儿〕〔叶南弦〕〔致富佳妻:重生续〕〔天庭地府红包群〕〔安素东沐灵烟〕〔唐晓晓韶华庭〕〔农间仙露〕〔赵磊张蕾〕〔梁以沫的故事免费〕〔女神的上门狂婿全〕〔总裁爸比抱一抱〕〔神医狂妃甜且娇全〕〔薛凌程天源〕〔甜妻在上总裁追妻〕〔岳风〕〔岳风柳萱小说〕〔赘婿当道全文免费〕〔旷世神婿免费阅读〕〔佔有姜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二卷:八方风雨 第一百一十四章:背后偷袭
    这突然的变故谁也没有想到,宫家内院,众目睽睽之下,君弈与易辰海之战,竟还有人敢从背后偷袭?

    剑气疾驰,凛冽的剑意,灵力之强横远超君弈与易辰海两人,这一击之下,若中,君弈非死必伤。

    在与易辰海战斗之时,君弈便对四周有所警惕,这一点是来自丰富的战斗经验,谁说越是看似没有外人干扰的一对一战斗,便不会出现变故?

    这剑气袭来的瞬间,君弈便有所感应,但他却毫不理会。

    还未至近前,却见一人影踏前一步,一股凛然之威扩散开来,仅仅是威势便将这股剑气震散。

    此人正是莫亦千,看到有人从背后偷袭君弈,他怎么可能袖手旁观。

    莫亦千缓步向前,体内灵力瞬间沸腾,杀意凛然,如此行径让他心中的火气犹如即将喷涌的火山,根本无法阻止,口中低喝道:“卑鄙之徒。”

    这变故之间,君弈与易辰海也停了下来,如此事端,当真叫人不耻,君弈默然无语,但脸上漠然的表情,昭示着他的愤怒。

    易辰海嘴角抽搐,这场意外让他原本就狼狈的模样,更加难堪,自己身处弱势,又在这时有人偷袭,即便不是自己安排,现在也与自己有关了。

    “嘿嘿,易辰海这小子这次可算是吃了大亏。”

    席万看着眼前的情况,不由得轻笑一声,将手中茶杯中茶水一饮而尽,似还有些不过瘾,端起茶壶灌了起来。

    “这有什么吃大亏的?他不是没有受伤?若是君弈没有收手,他可真的惨了。”

    洛玉馨蹙了蹙鼻子,有些不认同席万的话,而且看席万的样子已经很久没有如此了,这么无视形象的行为,显然席万的兴致非常高,心中畅快。

    “你不懂,你不懂。”

    席万放下茶壶,摸了摸自己的挺着的肚子,很是神秘的开口,却又不解释,让洛玉馨又气又无奈。

    问题就在于易辰海没有受伤,君弈在关键之时收手,当真是妙,若是那一击下去,易辰海必定重伤,虽然如此,可多少会博一些同情,但君弈的收手,不仅让易辰海完好无损,体现了君弈的大度,却也反面衬托出易辰海的卑鄙。

    外院武者看不到,内院武者大多看向易辰海的目光却是都有些鄙夷,那流露在外的表情,让易辰海心中更是难受,当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有些事情不是你做没做,而是别人觉得你做没做。

    随着众人目光汇聚,莫亦千渐渐逼近,那方向却是苍玄宗,谁也没有想到竟是苍玄宗的武者出手,着实让人意外。

    “你是自己赔罪还是由我来动手?”

    莫亦千停下身形,缓缓抬头,那微微垂起的眼眸中透出的冷漠让人不敢直视。

    “呵呵,门下弟子不过失手而为,还望阁下见谅。”

    却见苍玄宗沐玄衣缓缓开口,但语气之中甚是平淡,没有丝毫赔罪的样子,似乎连说出这句话都是几大的赏赐,身后武者更是面露不屑,趾高气扬,没有将莫亦千放在眼中。

    “好,既然如此…”

    莫亦千此言一出,有人松一口气,有人则暗自嘲讽,看起来嚣张霸道,实际上也不过如此,也有人理解,毕竟对方是三大宗门,但莫亦千下一句话却让众人呆立当场。

    “既然如此,就让我亲自来动手吧。”

    话音落下,莫亦千大手摸向腰间,缓缓抽出一把轻木长刀,长刀满身通红,此刀拔出的瞬间,一股炙热之感瞬间席卷整个宫家。

    这股炙热之盛只是一瞬便感觉触及肌肤,深入血肉。

    “这,这到底是什么力量?”

    “是刀还是人?仅仅拔刀竟让我想要臣服。”

    “这便是硬战武秋溟的强者吗?苍玄宗有些自大了。”

    院中武者议论纷纷,谁也没有想到莫亦千仅仅拔刀便有如此威势,先前只是听说,如今才真真切切感受到了其强势。

    “你是要与我苍玄宗开战?”

    沐玄衣见此目光一凝,一手按住腰间长剑,沉声开口,身后那年轻武者却没有丝毫担忧,依然看起来随意不屑。

    “与苍玄宗开战?”

    莫亦千似是轻笑一声,强横的灵力爆发而出,霸道开口道:“若公子开口,便是杀上你苍玄宗又当如何?”

    “但你,能代表苍玄宗吗?”

    这平淡的声音传出,将霸道诠释的淋漓尽致,这是沐玄衣,苍玄宗强者,竟对他如此开口。

    “这人是要对苍玄宗宣战吗?”

    “可怕,到底是哪里来的强者?竟敢这样无视苍玄宗?不知是该说他勇气可嘉呢还是无知可笑。”

    “无知可笑?此人连武秋溟都可战,平分秋色,你说呢?”

    沐玄衣眉头紧皱,没有想到莫亦千竟如此强硬,周围武者的声音传来,他这时才想起,眼前这老头,力敌武秋溟而不败,如此有些麻烦了。

    “小子,是你自废双臂还是我取你性命?”

    莫亦千淡淡开口,长刀掠地,刀尖与地面接触之地,瞬间赤红,融化开来,竟化气而升腾。

    “我乃苍玄宗晋凡,你敢动我?”

    晋凡凝声开口,他很久未出宗门,没有想到竟有人不怕苍玄宗。

    “如此,便死吧。”

    莫亦千眼眸微垂,口中轻喃,话音落下却是一步踏出,整个人瞬间消失不见。

    沐玄衣双目一缩,体内灵力震颤,抬手拔剑,没有丝毫犹豫,一剑横劈而出,众武者甚至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只听得“砰”的一声,莫亦千再次现身,却是反手握刀,砍在沐玄衣长剑之上,一股炙热灵炎震散开来,莫亦千漠然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

    沐玄衣却是心中一抖,只见莫亦千长刀之上灵炎四散,横推开去,瞬间砍在晋凡身上,鲜血喷出,整个人倒飞而起,轰入身后墙体。

    莫亦千收刀退后,脸上再没有一丝多余的表情,沐玄衣脸色难看,却没有多说什么,转身去看晋凡的伤势。

    虽然两人只是碰撞一击,但莫亦千给他的压力却是太大,声东击西,一刀之下,目标不是自己,但自己的手都在颤抖。

    如此收尾,谁也没有想到,莫亦千之强再次在众人心中烙下印子,而且是一个深刻的印子。

    沐玄衣,苍玄宗副宗主,武帅后期强者,在其眼前击伤门人,竟都没有任何追究的意思。

    “还没死吧?”

    君弈缓缓开口,虽然莫亦千惩罚了晋凡,但并不代表这件事情就此了结,他再次修炼之后,不允许有不确定的因素出现,家族之变便是最好的教训。

    叶城扶着晋凡走出,皱眉开口,语气毫无一点高高在上,轻轻道:“这前辈已经对师兄惩罚过了,你还要怎么样?不要欺人太甚。”

    “他偷袭我,怎么听你这么一说,好像是我的不对了?”

    君弈淡淡开口,压迫力十足,并无退让,强硬道:“让他开口。”

    “嘿,嘿嘿,你想知道什么?”

    晋凡胸口一道深刻的血色刀印,呼吸都有些微弱,短短几个字说起来都有些喘气,但还是狞笑道:“很简单,我就是看你不爽,四大家族的事情,与你何干?你倒是不把自己当做外人。”

    “现在四大家族内乱,似乎有你的一份功劳啊?”

    晋凡说着越来越有感觉,似乎越说越通透,狠狠的喘了两口气道:“我甚至都怀疑是不是你暗通水墨白故意搅局,从中作梗,扰乱北苍大陆的格局,好从中得利。”

    此言一出,场中武者一片安静,细想亲事开始到现在的种种,好像君弈的开口确实有些突兀,分明与自己无关,倒是横插一手,与易辰海更是打的毫不留手,局势复杂,但仔细想来似乎与君弈都没有什么关系。

    “从中得利?”

    君弈冷笑一声,脸上没有丝毫变化,开口道:“你倒是说说我得什么利?否则,我就不客气了。”

    “嘿嘿,故意逼迫,转移视线,我怎么会知道你有什么目的,但让四家大乱是在你的计划中吧?”

    晋凡说着眼睛发亮,犹如一个吃人的恶狼,将君弈一步步逼至死角,如此言语,当真难以反驳。

    “无妨,既然你不想说,那我便用我自己的方式让你开口。”

    君弈没有兴趣与他再纠缠,这晋凡显然是在胡乱开口,但这几句话却似乎乱打正着,与君弈的目的有些靠近,而且这种难以证明自己的话,这种辩解,是最为愚蠢的,还是那句话,有些事情不是自己做没做,而是别人相不相信你到底做没做。

    有些事情三人成虎,传言传着传着味道便不对了,莫无须有的事情甚至都会坐实,让人百口莫辩,更别说君弈还有自己的算计与目的,岂能让这种人打乱全盘计划。

    “老莫,他就交给你了。”

    君弈淡淡开口,没有丝毫犹豫,踏前一步,晋凡虽有武灵境界,但受莫亦千一击,自己并非拿不下他。

    “君弈,你似乎有些太过分了。”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穿越位面的魔方〕〔都市最强弃少〕〔明朝败家子〕〔神医妙相〕〔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神豪赘婿〕〔诸天万界最强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