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初婚有刺芭了芭蕉〕〔开局十连抽然后无〕〔度恶〕〔无上帝道〕〔阴诡见闻录〕〔签到从捕快开始〕〔穿书后我对反派大〕〔这个系统有点肝〕〔诸天冥海〕〔薄爷的心尖宠又跑〕〔西风醉花阴〕〔穿书之男主修仙小〕〔重生九零小哭包〕〔大佬从不吃软饭〕〔村姑是反派〕〔护妻夫君不迟到〕〔足坛最强王者〕〔都市超级天帝〕〔我成了全能圣人〕〔今夜星辰似你小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二卷:八方风雨 第一百一十五章:乱战而起
    这一道突然的声音传来,打断君弈的步伐,却是内堂云家家主云砚。

    晋凡一席话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虽然有些牵强,但似乎还有些道理,云砚自然不会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

    “哦?”

    君弈身躯回转,看向内堂的云砚,轻声道:“不知云家主有何见教?”

    “晋凡所说的事情,我想你应该解释一下。”

    云砚漠声开口,自己儿子的婚事被断,两家联姻成了笑话,更与水家产生冲突,这中间确实有些蹊跷。

    “解释?呵。”

    君弈冷笑一声,不再理会云砚,再次走向晋凡,身上的黑雾暴戾气息愈加浓烈,缓缓攀升。

    “你找死!”

    云砚脸色难看,没想到君弈竟无视自己,身形一闪便直冲上前,武帅境界的威势瞬间爆发开来。

    但还未至君弈身前,一道炙热刀炎却已经横劈而来,将云砚身形阻挡。

    “你太放肆了。”

    莫亦千口中低吟,手中所持长刀烈焰焚灼,威势更甚先前。

    云砚神情微凝,能力战武秋溟的人,他不得不认真应对,但他也不是怕事之人,心中暗道:只要自己拖住莫亦千,君弈若是执意施为,必会惹怒沐玄衣,自己或许拿莫亦千没办法,但若是他与沐玄衣联手,那可就不好说了。

    “凶兽九婴出世一事,让阁下声名鹊起,但我却是不信的。”

    云砚淡淡开口,丝毫没有收手的意思,冷声道:“今日,我倒是要领教领教阁下的手段,看看是否如传闻所言。”

    云砚话音落下,一股温润之风,淡淡而起,让人如沐春风。

    莫亦千眉头微蹙,这股平淡安逸之感,让人舒适,与武秋溟那股秋风截然不同,随着云砚动作,莫亦千体内灵力也缓缓运转,不慌不忙。

    一道残影闪过,云砚身躯缓缓而散,自身的气息却是没有收敛,但却随着风起,瞬间铺满整个宫家内院,无影无云,云砚的身躯竟就如此消失。

    “风?云?”

    莫亦千口中淡淡轻吟,但又轻笑一声,不屑道:“在火焰面前,都将成为过眼云烟。”

    话音落下,莫亦千身周空气突然一抖,一股炙热火焰喷涌开来,向四周席卷而去,狂暴的火焰灵力瞬间将周围变成炙焰领域。

    “你以为就如此了吗?”

    云砚轻笑一声,道道残影隐约出现,竟有四道虚影,从四方杀向莫亦千。

    “这到底谁真谁假?”

    “不知,云翌似乎用的也是这一招,但他实力太低,只能有两道身影。”

    “不只如此,看那边,云翌身上没有丝毫气息溢散,而云砚却是每一道身影都有自己的气息,真假难辨。”

    莫亦千看着向自己袭来的杀机,脸上表情不变,抬手将刀直接甩出横劈,而自己则冲向侧方,挥拳狠狠的轰下。

    烈焰喷涌,轰穿火焰领域,直冲而出,却是两道身影,云砚脸色难看,死死的抵挡来自莫亦千的攻势,他虽然已经很小心了,但没想到还是被发现了,而自己气息扩散,莫亦千竟能知道自己真身所在。

    “呵。”

    莫亦千冷笑一声,不屑道:“你以为我的烈焰只是为了造势吗?”

    云砚被狠狠打退,脸色青白,如此他想明白了,莫亦千不知道自己的位置,无从下手,但这烈焰却正好给了自己的栖息之地,让自己主动上钩,如此战斗经验正是可怕。

    但云砚并没有太过放在心上,因为他的目的不是击败莫亦千,而是拖住,想到这里,身影再次消失。

    莫亦千眉头一皱,抬手持刀,小心防备。

    另一边,随着君弈踏前,晋凡脸色难看,没有想到君弈竟然真的敢对他下手,若非自己受伤,区区武君初期,岂敢在自己面前放肆?

    而其身后叶城面对越来越靠近自己的君弈,心中警惕,虽然自知打不过,但现在可不能弱了苍玄宗的威名。

    “君弈,你可别欺人太甚。”

    沐玄衣挡在晋凡身前,他自然不可能让君弈在他面前对晋凡出手。

    君弈似是没有听到沐玄衣的警告,继续向前,身周黑雾中更是夹杂起点点腥红,映衬在君弈一袭白衣之外,更加血腥。

    “嗤。”

    一道剑气划过,劈在君弈身前,将眼前地面划出一道深深的断痕,沐玄衣持剑沉声道:“越过此线,死!”

    沐玄衣双目凝重,虽然君弈不过武君初期但其实力之强,态度之强横竟让他有些忌惮,不知背景的人才是最难缠的。

    君弈无视沐玄衣的警告,继续向前,如此胆大行为,顿时让众人惊叹,也深深的为君弈捏了一把汗。

    眼看着君弈一步便要踏过那道剑痕,沐玄衣手中的剑更是提起,显然并不是说说而已。

    “踏。”

    君弈一步落下,横跨剑痕,场中武者几乎下意识的心跳都慢了一拍。

    沐玄衣提剑附灵,便要出手,却听一道突兀的声音传来。

    “嗝~”

    一声酒嗝传来,顿时传遍原本已经安静下来的内院,目光汇聚,却见是一白发男子传出,正是醉癫狂。

    “你,是你!”

    沐玄衣微微一愣,但随即一惊,口中惊呼道“醉癫狂!”

    此言一出,场中武者顿时惊呼,更有外院的武者想要冲入,一睹真容。

    醉癫狂,北苍大陆不知多少武者的崇拜者,剑道第一人。

    沐玄衣神情凝重,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醉癫狂竟也来到了这里,先前他没有注意,毕竟来恭贺喜事的武者太多了,值得自己的关注的本来就不多,下方院中自然更是少有,只需要瞥一眼就够了,但没有注意到醉癫狂当真是自己的失误。

    而他的样子似乎是要为君弈出头,看来传言并非空穴来风,对君弈更加忌惮,他是用了何种手段,竟让莫亦千为他出头。

    “你要出手?”

    醉癫狂灌了一口葫芦中的酒,随即将手中的酒葫芦缓缓放下,双手微垂,目光看向沐玄衣。

    沐玄衣心中一个咯噔,这醉癫狂似乎与先前不一样了,那目光,神情,还有一头白色的长发,脸上没有一丝笑意,没有了曾经洒脱的模样。

    沐玄衣深吸一口气,沉声道:“醉癫狂,你要与我苍玄宗开战?”

    “对公子出手,不可饶恕。”

    醉癫狂口中轻语,这一句话若白日惊雷在众人耳边炸响。

    “公子?他,他说什么?”

    “醉癫狂竟称君弈为公子?难道他臣服君弈了吗?”

    “这少年到底什么来头?竟能让醉癫狂如此,太可怕了。”

    场中武者一片哗然,外院石聪更是倒吸一口凉气,他曾看到醉癫狂只是眼熟,还以为是装扮相似,毕竟北苍大陆崇拜醉癫狂的人多了,但却没有往醉癫狂的方向去想,毕竟自己没有见过,而此时醉癫狂与众人传言相差甚大。

    如此情形,让石聪更加坚定了结交君弈之心,若是君弈能从宫家大院离开,未来不可限量。

    沐玄衣能走到如今地步,可不是说说而已,至少不会不战而怯,沉声道:“你确实很强,但我沐玄衣也不是泥捏的。”

    “好,勇气可嘉。”

    醉癫狂眼睛微亮,手中酒葫芦中酒气喷散,一道冰蓝之色汇聚而成,是为剑刃,醉癫狂特殊的武器,以酒葫芦为剑柄,酒气灵力汇聚为剑刃。

    “此剑:炎璃承渊。”

    醉癫狂口中轻吟,将剑缓缓抬起,目光直视沐玄衣,淡淡道:“这柄剑是这次意外所获,还未现世,你的运气不错,将成为第一个试剑人。”

    “炎璃承渊。”

    沐玄衣见到此物,手中长剑更是微微颤抖,似有些畏惧,目光闪烁间,轻吟道:“上品灵器。”

    醉癫狂挥剑而下,一道冰蓝剑气瞬间将地面切开,地面之平整有如镜面,当然不会反光,众武者见此看向醉癫狂的目光都是一片羡慕。

    当然,羡慕的是他手中的上品灵器,炎璃承渊。

    灵器在北苍大陆分三种等阶,下品,上品和极品,极品灵器在整个北苍大陆都没有几把,上品灵器也少见的可怜,寥寥几把都是各宗门的宝贝,少有能使用者,如此宝贝,怎么能不让人觊觎,羡慕?

    “来,让我看看你有何实力与我叫板?”

    醉癫狂身上没有丝毫气息波动,手中酒葫芦之中却是炙热之气狂暴溢散,踏步而出,只是简单挥剑而劈。

    即便如此,沐玄衣都是不敢大意,自己手中的长剑不过才下品灵器,虽只有一品只差,却如一道鸿沟。

    沐玄衣持剑迎上,一击而退,手中长剑颤抖不止,沐玄衣低头看去,双目一缩,却见剑刃之处竟出现了一个细小的豁口,心中顿时心疼不已,这把剑已经跟了他很久,如此伤痕,当真让他难以接受。

    醉癫狂却没有丝毫犹豫,再次欺身而上,沐玄衣却是将长剑收起,与醉癫狂一战。

    没有了沐玄衣的阻挡,君弈很是顺利,数步踏前,已经逼近晋凡,叶城强压下心头的惧意,站在晋凡面前。

    “君弈,我们一战,还没有结束!”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九境之主〕〔我真不想继承豪门〕〔我的毒功已天下无〕〔诸天谍影〕〔烬神纪〕〔网游之匠神之路〕〔团宠大佬一心只想〕〔亿万萌宝:总裁夫〕〔重生九零辣妻追夫〕〔重生青梅逆袭记〕〔都市之战神无双叶〕〔斗罗之天使与堕落〕〔二次元选项系统〕〔千尘无双〕〔蚀情为婚:娇妻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