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宋婉〕〔陈建国〕〔这个明星有些咸鱼〕〔诸天演道〕〔我给曹操献仙药〕〔魔王不必被打倒〕〔洪荒之瘟疫漫天〕〔传奇1997〕〔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穿越星际妻荣夫贵〕〔被大佬们团宠后我〕〔开局便联系上了仙〕〔听说娘娘是小作精〕〔超品渔夫〕〔皇上,本宫很会撩〕〔贞观俗人〕〔鬼手医妃:摄政王〕〔重生之都市仙尊〕〔无敌至尊太子爷〕〔旧日主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二卷:八方风雨 第一百一十六章:毫不留情
    这关键时刻,却是易辰海再次开口,将众人的目光吸引过来。

    只见其缓缓起身,趁着莫亦千,醉癫狂几人交手之际,稍稍恢复了一下伤势,晋凡出手,不管是不是与自己有关,也不管是否包藏祸心,他终究是帮了自己一把,让自己没有那么难看。

    虽然晋凡手段让易辰海脸上难看,但如今四大家族问题显露,宫家又似乎高高挂起,谁也不帮,若是让晋凡在宫家出了问题,还是在出手帮了自己之后,那自己可真就被推到风口浪尖了。

    想到这里,易辰海心中再战的心思也更加真切,自己一人胜不了,若是加上晋凡呢?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他总有一拼之力。

    “你真的很招人烦。”

    君弈冷声开口,但脚步却没有停止,继续逼向晋凡,他不相信晋凡没有目的,或者为了那可笑的说辞。

    “轰”

    一道皎白光芒轰然而来,易辰海随之而至,口中低喝道:“晋凡!”

    易辰海手持皎白诡剑冲杀而来,经过先前的恢复,武君后期的威势再度攀升,再从背后袭杀而至。

    君弈对面晋凡听到易辰海口中喝声,心中明了,一把震开身侧叶城,武灵中期的境界威势震散开来,手抹腰间,一把长枪出现在手中,他不想再等,他要自己的出手,一个武君初期的武者竟然都敢在自己面前大言不惭,甚至要审判自己的生死,简直不可饶恕。

    长枪在手,血乱四方。

    手持长枪的晋凡与先前判若两人,即便已经负伤,但其爆发出的威势依然远超武君境界,武灵与武君之差,犹如天堑。

    一手长枪在握,晋凡一步踏出,横扫而去,在他看来,在不伤及自身伤口的情况下,这一招足以击退君弈。

    君弈眉头一簇,体内灵力喷薄而出,气息正要攀升之时,一道气息微微波动,君弈眉头舒缓,轻轻一挑,身形暴退,直扑易辰海。

    这一幕众人了然,武灵中期的晋凡的确不是自己能战的,但让人疑惑的是,君弈却又不逃,反而杀向易辰海,难道不怕晋凡背后攻杀吗?

    正想着,君弈已经与易辰海战在一起。

    易辰海手持皎白诡剑,君弈赤手空拳,但其之凶猛让人惊异,竟与那皎白诡剑正面对抗不落下风。

    晋凡见君弈放出背后,整个人微微俯身,脚下猛的一蹬,冲杀而去,便要将君弈钉死在地。

    但其刚刚踏出,却感觉空气一阵湿润,一滴水滴冲破水雾直射而来,正击晋凡胸口。

    晋凡眉头一皱,身形却丝毫不减,手中长枪猛地斩出,直破水滴,同时,借力而止,停在了原地。

    一老者踏步走出,身周水雾缭绕,似是压抑着一股怒气。

    突然出现的人影让人始料未及,却是水家一直站在水墨白身后的老头。

    “你水家竟要插手此事?”

    晋凡神情微凝,这老头一身灵力,竟比起自己全盛时期来还要强。

    “君公子救过老头子的命,你要背后偷袭,还要问过老头子才是。”

    水家老头目含煞气,一身水雾越聚越多,分明是淡淡是水雾,却带着凛然杀意,甚至都有些刺痛晋凡的肌肤。

    沐玄衣时时关注着这里,见这老头出现,自然知晓此人是水家总管,人称水伯,没想到他竟然也插手了。

    恼怒之际,一把震开醉癫狂,趁着空隙对着内堂水卫鸿大吼道:“水家主,你水家是要与我苍玄宗开战吗?”

    “呵呵,副宗主这话严重了。”

    水卫鸿轻轻一笑,毫不在意,淡淡道:“君公子曾救过水伯之命,这救命之恩,我恐怕无法阻止。”

    “好,好好,水卫鸿,你我两家关系还算不错,你今日如此,我沐玄衣记下了。”

    沐玄衣低吼一声,醉癫狂却是再次欺身而上,与醉癫狂之战还想要分心,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一言之后,便全心投入战斗之中。

    围观武者之中,禹仁看着场中情况,眼眸一闪,竟缓缓踏步而出。

    这一步,让周围武者微微一愣,这是干什么?莫不是禹唐王朝也要插手这其中乱局?

    下一刻众人便知道了答案。

    只听禹风大喝一声:“醉癫狂,禹长老曾交代过,若有机会当出手,得罪了。”

    言罢,禹仁毫不留情,整个人从原地消失,直扑醉癫狂,这让原本苦战的沐玄衣顿时一喜,心头压力骤降。

    醉癫狂一剑斩下,炙热的剑气将沐玄衣逼退,回身便是出手猛劈,与禹仁双剑相拼,那漠然的双目终于出现了丝丝波动。

    “禹风…”

    醉癫狂口中轻喝间,体内灵力瞬间充盈狂涌,炙热剑气斩出。

    单单一剑,炙热之极的剑气击至禹仁身前,却感觉到一股森然寒意,让人不敢硬抗,小心之际,禹仁侧身欲闪,但醉癫狂毫不留情,身影蓦然出现在身侧将要退开之地。

    背叛,是世界上最不能容忍的事情,尤其是对于醉癫狂这种极其重情重义之人来说,情义于自己的意义更甚,没有想到,自己真心待人竟还落得被人背后捅刀的下场。

    如今面对禹唐王朝武者,他不主动跳出来,或许也就算了,但现在,正是给了醉癫狂一个发泄的借口。

    只见冰蓝剑刃已至身前,一股死亡的恐惧感瞬间笼罩了自己,禹仁心头大骇,恐惧蔓延,这一刻,竟有后悔之感,为何自己要强出头。

    剑芒落下之际,只听“砰”的一声,一道剑刃阻拦,禹仁来不及多想仓惶后退,大口喘气,不知何时冷汗已经布满了额头,盛名之下无虚士,此言非虚。

    沐玄衣一击而退,正想趁着禹仁出手的时机解决君弈,谁成想,禹仁竟不是醉癫狂一合之敌,无奈之下只能出手。

    这一击之下,沐玄衣直感觉自己长剑颤抖,手臂更是阴冷森然,慌忙退开。

    “嘶!这醉癫狂也太强了吧?”

    “废话,武帅境界一步之差犹如天地之距,他们当然打不过了。”

    “少在这里危言耸听,武帅境界差距虽大,但远没有如此夸张,不是沐玄衣与禹仁太弱,而是醉癫狂太强了。”

    众人皆知醉癫狂之强,但从没有一个确切的概念,如此才有了直观的体验。

    醉癫狂眼中冷漠之色更盛,手中炎璃承渊中冰蓝之色更加幽冷,分明那剑刃上烧灼散发着炙热的气息,却毫无炙热之感。

    两人警惕间,醉癫狂再度袭杀而来,目标正是禹仁,炎璃承渊之下,沐玄衣两人竟有一种无法抵御之感,醉癫狂实力之强竟影响心神信念。

    沐玄衣与禹仁咬牙抵御间,正见醉癫狂持炎璃承渊逼至近前,一黑衣男子持刀横立,一步跨出,身如长弓,刀上黑芒渐起。

    “轰!”

    刀芒爆射,众人眼中一黑,似天地间只有这一道黑暗,轰至醉癫狂,将一切都湮没消散,泯灭而去。

    待众人恢复,这才发现竟是抚羽山庄北冥岚出手,其身前不远处,两道长长的印子拖了很远。

    一击击退醉癫狂。

    “我三家宗门虽多有摩擦,但还轮不到外人撒野。”

    北冥岚口中低声轻语,掷地有声,似是传入众人心头,深深刻印。

    沐玄衣见此稍稍松了一口,却也没有过多停留直扑君弈,只要拿下君弈,莫亦千与醉癫狂必会顾忌,事情就好办了。

    易辰海力战君弈,却被压着毫无还手之力,巨大的压力让其面沉如水,时间稍长,便力有不逮,没想到自己算好的事情,又出变故。

    如此一来也不是办法,易辰海咬了咬牙,眼中一道狠辣之色闪过。

    正在这时,君弈一拳轰至,那笼罩着黑雾与血腥的拳芒带着十足的压迫力,骤然轰在易辰海胸口,一击得手,君弈还未曾准备收手。

    这时,一股危机之感从君弈心底升起,来不及多想,君弈收势而退。

    与此同时,一道皎白光芒冲破黑雾,若一细小白针直射君弈面门眉心,却是易辰海暗下杀手。

    “伏冥劲。”

    君弈口中低喝,身周黑雾瞬时一顿,那皎白微针袭至身前。

    却听“叮”的一声,那皎白微针直直钉在黑雾之上,微微颤抖,却无法再寸进分毫。

    易辰海口吐鲜血,气息瞬间萎靡,看到那皎白微针再无法动弹,双目一抖,再无再战之力。

    君弈还未来得及动作,却感觉一股强横威势笼罩而来,正是腾出手袭杀而来的沐玄衣,如此机会若不把握,当真可惜。

    与此同时,内堂中,易古见易辰海重伤,气息萎靡,再也无法居高堂而视,打了小的老的出手,毕竟谁也不能坐视自己的儿子被如此欺压。

    银月降临,这一轮满月比起易辰海所聚拢之月,犹如皓月星辉之比。

    易古毫不留情一击便要取君弈性命,竟与沐玄衣同时出手,二者含怒一击,其目标竟还是一个武君初期的少年。

    这一幕让在场武者倒吸一口凉气,谁都没有想到竟会出现如此场面。

    只是两人还未至君弈身前,两股危险气息却突兀而现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真不想继承豪门〕〔九境之主〕〔我的毒功已天下无〕〔都市之战神无双叶〕〔死对头忽然拐我去〕〔逐月剑之夜小鱼〕〔黑化夫君又在装可〕〔名门影后靳总别傲〕〔诸天万界之见证者〕〔亿万萌宝:总裁夫〕〔慕医生,你老婆又〕〔娇妻捧上天〕〔我有一座赶海屋〕〔从特种兵开始的神〕〔我宅在家里成世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