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逃大侠〕〔不让江山〕〔开局就能无限释放〕〔漫威之动漫抽取〕〔那个男人超幸运〕〔重生日不落当海盗〕〔开局99级易筋经〕〔日常系美剧〕〔文明与守护〕〔我的梦幻年代〕〔热血庸医〕〔跨界新人生〕〔天幕之下〕〔我在东京真没除灵〕〔回到村里开直播〕〔我的祖国我的生活〕〔林晓雅〕〔韩馨儿〕〔神猫伏魔〕〔将军不容易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二卷:八方风雨 第一百一十七章:意外来人
    这两股气息微妙,若非是在袭杀君弈之时,易古与沐玄衣对莫亦千与醉癫狂有所防备,恐怕当真是难以察觉。

    两人心中稍稍思量,竟同时决定一搏,武帅境强者之胆识非同一般,修炼至此,不知闯过多少次险境,处理过多少次危机。

    君弈之天赋见所未见闻所未闻,来历神秘,与易辰海短短数次交手,更是让众人感受到他的可怕,如今已然结仇,若不除去,当成众势力心头大敌。

    短短数息时间,易古手持皎白长剑,剑上一轮弯月缓缓浮现,这弯月分明皎白清亮之色,带给众人的感觉却是阴寒,直刺血液之中。

    沐玄衣剑芒所指一抹淡绿而现,绿芒所至春意盎然。

    二者杀机笼罩,君弈体内灵力再次攀升,身周威势让众人骇然,赫然突破了武君初期,分明是武君中期的威势。

    “这,他竟然隐藏了实力?”

    “武君中期?传言武封王朝,九婴凶兽出世之际,君弈不是突破了武君初期吗?”

    “短短时间,竟又有了突破,这到底是何种天赋的天才?”

    “击败武君后期的易辰海,君弈用的不过是武君初期的实力,那他武君中期到底有多强?”

    众围观的武者见此面面相觑,不由倒吸一口凉气,他们以为已经高估了君弈,了解了些许这个北苍大陆传的沸沸扬扬的年轻天才,现在才发现还是低估了他。

    “武君中期?”

    沐玄衣与易古双眼微眯,心中低喃,但即便如此非但没有让他们放弃斩杀君弈的想法,反而这想法越来越强。

    君弈未躲,被两名武帅境界的强者锁定,想躲也无处可躲,境界爆发之际,身周黑雾也炸裂开来,瞬间将其身躯隐入黑雾之中,消失在众人眼前。

    “哼,雕虫小技。”

    沐玄衣冷笑一声,绿芒剑至,整个人提剑而入,易古也在同一时间扎入黑雾之中。

    黑雾弥漫,却随着两人的进入陷入了一片安静之中。

    宫家内院,陷入了一片诡异的情况之中。

    云翌与水墨白两人风卷雨袭,隐于其中,时而听见兵器金戈碰撞之声,偶尔可以看见云翌从风云之中杀出,又消失不见。

    云翌身绕风云,两道身影交替而出,身形诡异,难以琢磨,比起莫亦千的老辣,水墨白就没有那么强横的感知力了,但两人之战却也是有来有往,至少水墨白让云翌难以找到突破点。

    谁也没有想到一直都不引人注目的水墨白竟有如此实力,一朝觉醒,竟与云翌战至如此地步,着实让人惊叹。

    而云家云砚的出手更是让人没有想到,贵为四大家族之一的云家家主,也下场出手,一道道风云汇聚,武技出手犹如漫步轻舞一般,姿态优美。

    反观其对手莫亦千,手持烈焰火刀,出手霸道狠决,压制力十足,两人相反的攻势,相反的手法,暴戾与柔和给人不一样的观战感觉。

    虽然看客很舒服,但云砚却很难受,面对莫亦千强横的攻势,这一时之间竟只能堪堪招架。

    到底是可与武秋溟一战的强者,云砚想要一战还是差了一些,只是在勉强拖住,希望沐玄衣与易古能得手击杀君弈。

    另一侧,醉癫狂缓步而出,北冥岚看着强压而来的醉癫狂心中战意高昂,但其身侧禹仁却是有些胆怯,醉癫狂之强超越了他的想象。

    只不过这两人与云砚的想法一致,只要君弈死,一切都好办,拖住醉癫狂,让他无暇分身便是最好的帮忙。

    北冥岚手持长枪,缕缕阴森之气缠绕枪身之上,没有给醉癫狂任何机会,便欺身而上,强势攻伐。

    禹仁咬了咬牙也没有犹豫,这是禹风的交代,而且自己已经跳了出来,如果这个时候临阵而逃,这么多武者在此,一旦被传出去,那自己可就没法见人了。

    面对两人的强攻,醉癫狂却似乎没有丝毫着急,手中炎璃承渊之上缠绕的冰蓝之色越来越盛,炙热之感似乎要将空气都燃烧,但北冥岚与禹仁两人感觉到的却是一股蚀骨的阴寒。

    三方之战将君弈围绕在中间,宫家内院黑雾缭绕,似黑洞一般,深邃阴森的让众人都无法探查其中变故。

    比起众人的好奇,石墨渲等人则是有些担忧。

    一边的席万不知何时已经将椅子搬了回来,稍稍靠后,甚至将桌上的茶水果木都带上,悠悠闲闲的靠在椅子上,吃着东西,喝着茶水,看着场中的战斗,很是安逸。

    比起周围围观的武者都要舒服很多,有人羡慕,还有些武者嫉妒,但谁也没法说什么,席万,北苍大陆最为神秘的武者,没有特别强的实力,又不知其势力如何,却稳稳的在北苍大陆经营了如此庞大的聚宝场所。

    正在这时,忽然场中正笼罩着君弈的黑雾颤动,猛然翻滚起来,其中似乎是在酝酿着什么,但却没有任何声音传出。

    “噗!”

    忽然,一道声音传出,众人目光一凝,却见一把薄如蝉翼的飞刀冲破黑雾,插入地面,飞刀之锋利,瞬间没入地面,只留一小小的刀柄在外。

    几乎同时,一白衣身影破雾而出,脚下慌乱而退,数步之后才停了下来,却是禹仁,只见其头发有些杂乱,整个人显得狼狈不已,胳膊上长袖撕裂,鲜血淡淡流出,脸色难看。

    但此时也顾不得许多,警惕起黑雾来,似乎其中有什么可怕之物。

    如此一幕谁也没有想到,禹仁冲入黑雾,斩杀君弈,一转眼自己却负伤而归,还整的这么狼狈,显然是有发生过战斗的,但谁也不会去将这伤势与君弈联系在一起,毕竟武君中期想要伤到武帅境界的强者,实在是天方夜谭。

    众人正想着,却见北冥岚也是破雾而退,相比禹仁的狼狈,要稍稍体面一些,至少没有受伤,但还是灰头土脸,眼中凝重不已。

    “这是什么情况?”

    “黑雾之中到底有什么?竟让这两人如此狼狈?”

    “君弈果然非凡,手段层出不穷,竟能上得了两武帅境界强者,逼退二人。”

    如此场面,周围围观武者众说纷纭,但相同的就是好奇,毕竟这一幕太过出乎意料,谁都知道君弈手段多,但没有想到会如此。

    内院内堂。

    宫文涛,文卿颜与水卫鸿还坐在那里,看着场中的变化,这一宫玥岚乃至宫家的喜事,被如此搅局,但看宫家之人却似乎没有太过愤怒,只是面无表情,也不插手场中的纷争,甚至默许众人在宫家内院大闹。

    文卿颜见黑雾之变,目光直落在飞射而出的飞刀之上。

    北苍大陆武帅境界的强者虽多,却也没有几人是四大家族强者所不知的,至少禹仁,北冥岚这种级别的强者,他们自然有所了解。

    可以确定的是,禹仁与北冥岚两人没有一个是使用所谓飞刀的,会使用如此武器,多出自偷袭之人。

    北苍大陆之上,这种武者能让人想到的只有一个地方。

    “文涛,你看…”

    文卿颜拉了拉身边宫文涛,也没有惊动其他人,轻轻开口道:“你看那边插入地面的飞刀。”

    不用文卿颜开口,宫文涛自然有所注意,看着那把飞刀,几乎在一瞬间便想到些许线索。

    听到文卿颜的话,宫文涛点了点头,轻声开口道:“用飞刀的武者在北苍大陆很多,而且大多都是诡秘之徒。”

    言至于此,宫玥岚却是开口淡淡道:“但能伤到武帅境界强者的飞刀,就寥寥无几了。”

    “而且还能越过这么多武者的感知和视线,在这北苍大陆只有一个可能,以花红为信,行凶解忧的莫愁客栈。”

    “莫愁客栈解君愁,一叶花红了尘怨。”

    宫文涛轻轻点头,对宫玥岚的分析很是赞同,喃喃道:“没想到竟然连莫愁客栈也牵扯了进来。”

    文卿颜柔声开口,长叹一声,语气有些凝重:“不仅如此,有如此实力的,在莫愁客栈我能想到的只有两人,君不知与莫来客。”

    宫文涛几人能想到,水卫鸿自然也不例外,当然还有北冥岚与禹仁,在场的人谁都不是傻子。

    黑雾之中能突然出手,隐藏自己让两名武帅境界强者受伤的,也只有莫愁客栈的人了。

    “莫愁客栈。”

    北冥岚口中低吟,眉头也是仅仅蹙起,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莫愁客栈竟然会横插一手,这刺客组织不是不参加大陆争端的吗?

    “君不知,莫来客,也别躲躲藏藏的了。”

    北冥岚沉声开口,被莫愁客栈的人很插一手,着实是让他心中火大,不仅是因为莫愁客栈的宗旨,当然还有自己与莫愁客栈的交易。

    此言一出,场中气氛忽然一凝。

    “嘿嘿,北冥岚大人真是好久不见。”

    一道平淡轻松的声音从黑雾中传来,随着声音传出,一道身影缓缓显露,一白衣男子出现在众人眼前,一出现便吸引了场中所有武者的目光。

    “怎么都看着我?这多不好意思。”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