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二卷:八方风雨 第一把一十八章:自损反制
    “君不知,果然是你!”

    北冥岚声音低沉,面色黑沉如水,一股暴戾愤怒的情绪从其体内难以压制的喷发而出。

    “这么热闹,我当然要来看一看。”

    君不知呵呵一笑,似是没有感应到北冥岚的愤怒,一脸平淡,平淡的让人愤怒。

    “不单单只有你吧?”

    沐玄衣脸色难看,死死的盯着君不知,随后掠向其后方黑雾,低吼道:“莫来客,既然来了,又为何不敢出来?”

    “哼。”

    随着沐玄衣话音落下,一道冷哼声从黑雾中传来,黑衣男子缓缓从其中走出,显露身形,正是莫来客。

    没有太多言语,莫来客只是看了一眼沐玄衣,就站在君不知身侧,毫无表情。

    两人出现,众人再次一惊,没有想到竟连莫愁客栈的人也来了,而且还是莫愁客栈的掌舵者。

    北苍大陆武者横行,有人的地方就有争端,普通人尚且如此,修炼中人自不用说,有些事情是自己可以解决的,有些事情是自己无法解决的,个人之间如此,势力之间也是如此。

    如此一来便出现了刺客这一职业,有人杀人为乐,有人借此磨砺,有人以此修行,各有其道,各有选择,但最终都有需求,都需要一个组织,莫愁客栈便应势而生。

    为了保证莫愁客栈的存在,首先决定的便是不涉任何势力斗争,只做生意。

    所以莫愁客栈出现在这里,既在情理之中,又有些奇异。

    君不知与莫来客的出手显然是在帮君弈,但君弈又如何知晓会有人对他出手?要么是巧合,要么就是早有目的。

    “君不知,莫愁客栈的宗旨难道你们要违背了吗?”

    北冥岚声音低沉,脸色极其难看,不由得开口威胁,这被打断,机会逝去,下一次恐怕就没有这么好的事情了。

    “有人请我们出手,价钱可观,我们自然不会拒绝。”

    君不知淡淡开口,无视北冥岚话中意思,语气出奇的强硬。

    “混账!”

    北冥岚低声喝骂,心中不甘。

    黑雾渐渐消散,君弈缓步走出,身上没有一丝伤痕,脸上甚至还挂着淡淡的笑意,那缠绕着的腥红,一袭白衣的少年走出,不知为何让人有种难以言状的味道。

    “嗤!”

    一声刺耳的利器摩擦的声音传来,却见云砚退却而去,一手持剑立地,眼前划出三道痕迹,脸色都是苍白起来,气息微微有些紊乱。

    云砚脚下一跺,体内灵气再次提起,风云狂涌,在自己护在其中,警惕着前方莫亦千。

    却见莫亦千手中长刀横置,随后挥斩而下,地面尘土扬起,其上缠绕的炙热火焰渐渐熄灭,整个人静静的站在那里,若一座高大的山峰,无人可越。

    眼前的莫亦千让云砚脸皮抽搐,莫亦千太强,手段层出不穷,战斗经验更是丰富,云家云渺灵录竟都无法压制。

    眼角微斜,看着君弈身前的君不知与莫亦千心头沉重,还是出了意外,这两人的到来当真是巧合?君弈是真的单纯来观礼而已?

    正想着,却听一阵“咔咔咔”的声音传来,目光掠去。

    却见禹仁与北冥岚身周灵力萦绕,脸色青白,衣衫迎风却僵硬,头发,胡须上似有些晶白之物。

    “这是冰!”

    北冥岚脸色铁青,嘴角都有些发抖,禹仁更是不堪,只能使得体内灵力运转,化解身上的寒意。

    醉癫狂抬手一扬,炎璃承渊剑锋似幻扭曲,一道冰蓝酒水从酒葫芦中涌出,灌入其口中,狠狠猛喝两口,这才打了个嗝看向北冥岚与禹仁。

    一眼之下,两人竟如临大敌,防备起来。

    众人看到北冥岚与禹仁如此紧张,都有些不敢相信,醉癫狂竟如此之强?

    可他们又如何知道,醉癫狂曾经用剑,为人豪爽如火,如今剑气却是外热实冷,那彻骨的寒冷甚至要将人的灵力都冻结起来,难以运转。

    如此诡异的变化,着实非两人所料,一战之下竟遭遇大败。

    云砚不敌莫亦千,北冥岚与禹仁以二战一不敌醉癫狂,易古又与沐玄衣错失了击杀君弈的机会,当真是一事无成。

    众人心中一沉,脸上更是难看。

    正想对策之时,却听云翌一声大吼:“这次看你如何逃跑!一击斩你!”

    云翌与水墨白两人试探终于有了结果,看样子还是云翌有所发现,欲解决水墨白,而且毫不留手。

    只见一股狂风席卷翻涌,云翌两道身影一前一后持剑而斩,杀意凛然,冲入雨雾之中,看这气势,似真的是要斩杀水墨白。

    “噗!”

    忽然一声利刃刺穿之音破雨雾而传出,让场中武者心头一紧,就连君弈也是微微皱眉,水卫鸿更是踏前一步,一股凛然杀意缓缓汇聚。

    雨水渐停,雾气渐消,雨雾之外的风云也渐渐消散,两道身影缓缓显露。

    只见水墨白伏在云翌身前,头更是抵在其肩头,身躯弯下,双手扣于腹前,身躯隐约还有些颤抖。

    “嘀嗒!”

    一滴鲜血在两人之间滴落,随着这滴鲜血落下,越来越多的血液洒出,腥红刺目。

    水卫鸿见此心头一抖,从未有过惧怕之感的他,在此时竟有了一丝慌乱,甚至恐惧,他怕,怕水墨白出了意外。

    宫玥岚看着两人的模样,娇躯一颤,眼中瞳孔甚至都失去了焦距,整个人处于混沌之中,下意识便要上前,却被文卿颜一把拉住。

    文卿颜见宫玥岚看来,那双原本灵动的眼眸在此时竟黯淡无光,文卿颜有些心疼,却是微微摇头,抓着宫玥岚的胳膊,缓缓度过些许灵气,让宫玥岚稍稍缓和下来。

    宫玥岚看到母亲的动作稍稍一愣,心中的慌乱也稍稍平缓了些,再次看去。

    “云翌竟,竟真的是要杀水墨白!!”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不是从小长大的兄弟吗?”

    “兄弟?嘿,你见过用兄弟来威胁让宫玥岚嫁给自己的吗?你见过兄弟夺妻的吗?”

    武者冷声一笑,宫玥岚作为今日的主角,自然不会有人忘记,先前那一幕慌乱的神情,众人自然看的清楚,也多少有些明了,开口道:“夺妻之恨,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呐!”

    云翌手持短刀,脸上毫无表情,手中甚至还微微用力,任由水墨白靠在自己身上,眼中的漠然凶戾让人心中发凉。

    时间似在这一刻停滞,过了好一会,云翌才身躯微动,抖了抖身子,想要将手中短刀抽出。

    只是其刚刚动身,还未来得及推开水墨白,却又是一顿。

    却见水墨白竟一把死死的抓住云翌的胳膊,缓缓抬头,在散乱的长发中露出一张狞笑的脸。

    云翌微微一愣,心中一股不好的预感忽然升起,想要用力脱身,却是感觉一只手抓住了自己拿短刀的右手,一时间竟有些无力挣脱。

    水墨白缓缓直起身子,靠近云翌的耳边,轻声道:“水家玄水蛊图,你以为真的只有水吗?”

    云翌闻言双目骤然一缩,却是感觉自己的右手被抓猛然用力,手中短刀脱手,从水墨白的胸口抽了出来。

    水墨白突然的行为,让众人惊异,云砚心中一抖身形猛然弹出。

    水墨白没有丝毫犹豫,短刀在手中翻转,刀尖刀柄位置调换,赫然正对云翌心脏,水墨白脸上带着平静的笑意,双目却是无情,没有丝毫犹豫,短刀瞬间便捅了进去。

    云翌双眼微凸,一脸的不可置信,他没有想到自己竟会被水墨白反制,感受着身躯的痛楚,感受着身躯的冰冷,竟没有任何动弹的力气。

    只是看了看胸前渐渐扩大的腥红,是那么刺目。

    这,便是水家玄水蛊图的能力吗?

    “混账!”

    忽然,一道愤怒的爆喝声传来,一道疾风掠过,云翌瞬间从水墨白手中脱离。

    一时间,一股虚弱之感涌上心头,水墨白还未来得及动作,却是一股汹涌杀意袭来。

    但这股杀意还未袭至近前,却是瞬间消散,取而代之的则是一阵暖意,整个人顿时放松,便要摔倒下去,却感觉一柔软细腻之感,抚上自己的胳膊。

    竟是宫玥岚到来,再没有冷漠,没有讥讽,而是满眼的关心与责怪,水墨白的心瞬间被幸福所充填。

    身前一道身影伫立,却是水卫鸿,自己的儿子安危未知,他自然不会袖手旁观,云砚动身的时候,水卫鸿也是应声而行。

    云砚接到云翌的一瞬间,便灵力输送,同时喂下一颗丹药,稳定其伤势。

    但云翌吞下丹药,正要炼化,却是看到宫玥岚扶着水墨白的一幕,顿时心血紊乱,原本压下的伤势,再次崩溃,云砚脸色大变,强行助其炼化。

    云砚双目充血,怒视水墨白,口中低吼道:“若是我儿出事,我必要你陪葬!!!”

    水卫鸿闻言冷笑一声,还未来得及开口,却听一阵破风声传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一股暴戾的血腥气息含怒疾驰而至。

    “你的儿子出事要他人陪葬,那我的孙儿出事,正好用你的儿子抵了!”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