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圆橙〕〔甜妻上瘾〕〔绝对一番〕〔你好,神棍〕〔剑剑超神〕〔三界劳改局〕〔那年,阳光很好,〕〔龙婿大丈夫〕〔王牌大剑圣〕〔足坛最强王者〕〔老祖真的是太牛了〕〔黄金之王的戏精日〕〔红楼之贵女清缓〕〔我在古代做储君〕〔我在名著世界优雅〕〔退出体育圈后我成〕〔我见观音多妩媚〕〔我怀了全球的希望〕〔我真的太美了〕〔网 骗 之 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二卷:八方风雨 第一百二十二章:无法抑制
    当众人正惊异之时,莫亦千却是看向了身侧的君弈。

    许自尘如何身死,许渊的左臂又是如何斩断,恐怕没有人会比他们两人更加清楚了,难道公子从一开始就有此算计?

    真是可怕。

    君弈没有转头,但也感受到了莫亦千的眼神,有些明了他的想法,心中不由得有些哭笑不得。

    现在事情的演变他也没有想到,起初也只是想搅浑这一滩水,却没有想到局势发展的比他预料的还有趣。

    或者说许渊的想象力真的丰富,将事情推到了一个奇妙的境地。

    现在更是把前来劝架的禹风架在了火上烤。

    “真是荒唐!!!”

    云砚闻言神情大变,当即口中爆喝,没有想到许渊竟如此胡言乱语,这简直是要云家成为众矢之的,若是此事坐实,云家将千夫所指,举步维艰。

    许渊之言不仅让云砚难以接受,更是让禹风都开始犹豫。

    这一段话当真说的有理有据,都是北苍大陆近期发生的事情,没有丝毫添油加醋,只是单纯的叙述而已。

    但就是如此才更有可信度。

    一时间,禹风有些沉默起来,许渊的一阵说辞多少还是有些道理,但也并非全对,可也正是这样,才更有说服力。

    “禹尊…”

    云砚低吼一声,脸色难堪,现在自己与许渊都是重伤之身,消耗巨大,若是禹风对自己产生了怀疑,放任许渊施为,那自己最好的结果也是两败俱伤,归途堪忧。

    “大长老,事情究竟如何还是要做过调查才可。”

    禹风深吸一口气,目光看向许渊,轻声道:“虽然你说的很有道理,但若是选择出错,对整个北苍大陆来说都是一场灾难。”

    许渊听到禹风的话,脸上的表情顿时一僵,在他的想法中,禹风听闻此言必定会放任两人之战,以自己最后的手段,若是可以使用出来,定会解决一切。

    到了如今的地步,宗门对他来说已经不是很重要了,愤怒,不甘,杀戮早已经充斥了整个脑海。

    但现在禹风的决定,大大出乎了自己的意料,没有想到他竟然会如此考虑。

    正欲再次开口争取,但话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今日也不单单只有这一个目的,现在伤势颇重,还是好好休养才是。

    “云家主,今日算你走运。”

    许渊轻轻开口,退回罪剑宗所在之地,以剑入身之后,身躯还是需要适应一会。

    见许渊走来,昼宇凡连忙上前照应,今日大长老可真是强硬,恭敬问候一身:“大长老。”,便扶到了椅子上。

    “替我护法。”

    许渊面无表情,随意叮嘱一声,便盘膝而坐,闭眼调息,不再理会内院之事。

    云砚也松了一口气,查看云翌的伤势,算是稳定了下来,这才开始恢复自身,没有想到一场成亲之礼竟引发了如此多的事情。

    虽然现在稍稍安定了一些,但归途路远,谁又能保证自己可以安全回去呢?

    终于,场面平和了下来,打斗都已经结束,所有人都处于恢复之中,众人提心吊胆了好一会,这才可以喘一口气,真是强者之争,弱者受累。

    只是众人脸上还没换上轻松的表情,却见一道身影踏步而出。

    目光所聚,众武者都是心头一抖,暗骂一声:糟糕,怎么将他给忘了。

    原本就后撤的武者,现在更是后退几步,就连水卫鸿也将水墨白与宫玥岚带回了内堂,护卫起来。

    一边的君弈见此苦笑一声,摇了摇头,却没有说什么。

    人影走到场中,看着凌空而立的禹风,目光阴沉,手中酒葫芦都渡上了一层冰蓝之色,炙热之气喷涌而出,正是醉癫狂。

    “说起别人的事情来怜悯悲慈,放在自己的身上却背叛起来毫不留情。”

    醉癫狂淡淡开口,酒葫芦口中冒出一道冰蓝光芒,汇聚而起,白发腾空,颇有些张牙舞爪之感,看着禹风语气低沉,喝声道:“禹风,滚下来!!!”

    “轰!”

    随着一声爆喝,醉癫狂体内灵力骤然爆发,强横狂暴的灵力扩散开来,将其身周地面瞬间震裂,一道道蛛网般的裂痕扩散开来,惊起一片尘埃。

    “嗤!”

    破空声出,只见冰蓝横空掠出,醉癫狂抬手轻挥手中炎璃承渊,将尘埃震散,武帅巅峰的威势毫无暴戾的爆发而出,展现在众武者面前。

    冰蓝环绕,强横的气息似乎将空气都灼烧起来一般,颤栗不止,醉癫狂身周的空间隐隐都有些扭曲起来,

    “武,武帅巅峰!!!醉癫狂竟已经如此境界了!”

    “这股威势比起先前更甚,没想到醉癫狂先前之战以一敌二都没有动用全力,这,令人难以置信。”

    “难道是因为禹风的背叛,才让醉癫狂变化如此之大?而且看他此时的样子,似乎与君弈混在一起,难道…”

    武者看着醉癫狂火力全开心头震惊,不知醉癫狂与武秋溟之间差距几何,是否会超越武秋溟,成为新的北苍第一人。

    禹风看着醉癫狂的样子眼神复杂,不由得有些叹息,曾经的至交好友,如今却要刀戈相见,真是讽刺又可悲。

    而且醉癫狂此时的架势,摆明了是要报背叛之仇。

    “没想到你竟有如此突破。”

    禹风轻声开口,心中唏嘘苦涩,但脸上的表情却是没有丝毫变化。

    “这些都是拜你所赐,还真要谢谢你。”

    醉癫狂平淡回应,只是手中炎璃承渊的冰蓝之色愈加纯粹,那散发的炙热气息却给人一种彻骨的冰冷。

    “看来你我之间无可避免。”

    禹风淡淡开口,缓缓抽出一把长剑,通体黝黑,阴冷的让人发寒。

    “嗤,冠冕堂皇。”

    醉癫狂讥笑一声,剑尖垂地,轻轻一划,地面瞬间裂开。

    与此同时的一瞬间,醉癫狂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炙热之息瞬间充斥了整个宫家内院,强横的威势让武者不自觉的倒退而出,将场地空了开来。

    禹风皱眉抬剑,凌空横剑斩击,黝黑的剑身却突显清白之色,到底是禹风,北苍禹尊,似要横剑断空,威势骇然。

    “咔!”

    剑刃相接,随着一道清脆的碰撞声传来,剑气余威也扩散开来,刺的周围围观武者肌肤生疼。

    醉癫狂剑身冰蓝烈焰熊熊,炎璃承渊随禹风剑刃滑落而下,随着醉癫狂放手,在其剑刃之上翻转挽花。

    禹风剑气微震,手中剑身流转,剑刃直指醉癫狂,剑柄贴于掌心,无视炎璃承渊旋转之势,猛地推出。

    一面奇异圆盘蓦然出现,八道剑气直射醉癫狂,这八道剑气看似简单,却无路可退,封死身躯要命之处,也阻止了闪躲方向,似必杀之技。

    “剑锁八方!”

    禹风口中轻喝,八道剑芒应声而闪,组成一幅剑画,向着醉癫狂笼罩而去。

    清亮白芒映照四方,竟有一种除魔之感。

    只是这八道剑芒还未轰出,却是猛然停滞,竟被醉癫狂炎璃承渊所旋转之相阻挡起来,不得寸进。

    “千叶!”

    一道低声轻喃传出,却见炎璃承渊猛然一顿,下一刻却是碎裂开来,在空中飘起片片冰蓝之叶,将八道长剑湮没。

    禹风单手微握,将长剑吸入掌中,正欲再攻,却感觉一股危险气息弥漫身周,顿时心中一凛,持剑横斩,欲以攻为守,破危之局。

    剑芒掠过,还未挥出剑锋,却是一股大力轰在剑刃之上。

    醉癫狂竟以剑为饵,以肉体欺身而上。

    “你!”

    禹风脸色一沉,醉癫狂这一拳的力道当真可怕,尤其是那一股炙热之息,当真让人难以呼吸,略有难以招架的压抑之感。

    狂风卷起,一股朦胧气息猛然从禹风体内轰出,整个人瞬间隐于云雾之中,消失不见,与醉癫狂接触的那一柄剑也突兀消失。

    力道的消失,让醉癫狂扑了空,穿过云雾,直轰地面,宫家内院的地瞬间崩裂,直入数十米。

    众武者倒吸一口冷气,武帅境界的武者竟也如此暴力,贴身拳脚而行,显然是怒到了极限,宫家也无人阻止。

    今日既然已经开始闹了,那便放开来闹。

    “命相之力。”

    醉癫狂起身,抬手将炎璃承渊召唤而回,看着那一团雾气,淡淡而语。

    “老酒鬼,今日就此作罢如何?这里可是宫家之地!”

    云雾之中,禹风的声音缓缓传出,显然是不想再次交手,命相之力虽然诡异但他现在也不是完全掌握,而且与醉癫狂没有必要打下去。

    “禹风,时至今日,你已无资格再叫这一句老酒鬼了。”

    醉癫狂猛灌一口酒葫芦中的烈酒,口中爆喝:“命相之力不止你有!”

    话音落下,醉癫狂猛的喷出一口酒气,化为冰蓝之息喷涌而至,炙热的冰蓝之炎瞬间燃烧,蔓延开来,将禹风所化云雾瞬间笼罩。

    冰蓝之炎越燃越烈,温度节节攀升,但云雾之中的禹风却感觉身躯更加冰冷,由肌肤而入,刺骨冰寒,甚至体内灵力都有些运转迟缓。

    短短数息时间,禹风所在云雾竟越来越小,似被醉癫狂冰蓝之炎压制,燃烧消失,甚是诡异。

    能够燃烧命相之力的火焰?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真不想继承豪门〕〔我的毒功已天下无〕〔都市之战神无双叶〕〔九境之主〕〔死对头忽然拐我去〕〔逐月剑之夜小鱼〕〔黑化夫君又在装可〕〔名门影后靳总别傲〕〔诸天万界之见证者〕〔亿万萌宝:总裁夫〕〔慕医生,你老婆又〕〔娇妻捧上天〕〔我有一座赶海屋〕〔从特种兵开始的神〕〔我宅在家里成世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