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二卷:八方风雨 第一百二十五章:再入宫家
    段佑寒,澜煌王朝太子,自小便受万般恩宠,什么样的人没有见过,什么样的世家美女不想入澜煌皇室。

    见识过了太多各色各样的美女,但石墨渲这种纯净的女子,却是第一次见。

    自己身上澜煌太子,却无丝毫盛气凌人之感,霸道之意,心态平和,自然也希望寻找一个与自己心态相近的人。

    石墨渲正在这时冲入了自己的心中。

    君弈看了看段佑寒,又看了看石墨渲,没想到段佑寒竟然还好这一口,自己这算不算牵线呢?

    石聪也是极有阅历,自然看得出段佑寒的心思,心中不由得窃喜,君弈虽好,但太过强势,树敌也的多,相比之下,若是石墨渲能与段佑寒在一起,这可是天大的好事。

    段昌见此有些尴尬,咳了一声,轻声道:“佑寒?佑寒!”

    几声轻呼之后,段佑寒才反应了过来,不由得有些尴尬,歉意道:“抱歉,失礼了。”

    “石家主,石小姐,若是有时间可以来澜煌王朝游玩游玩,我们澜煌境内也有很多美景,到时候可以陪两位多走一走。”

    段佑寒轻轻一笑,对着石家两人介绍起来,模样很是热情,比起与君弈交谈起来更显熟络,尤其是目光一直盯着石墨渲。

    “啊?恩?哦,好,好好好!”

    石聪看了看段佑寒的目光心中大喜,说话都有些结巴起来,连连道:“太子殿下放心,只要不叨扰殿下,我们一定会来打扰。”

    石墨渲听着两人的话声音有些无语,她虽然单纯些,但不是傻子,父亲这样子显然是想让自己嫁给段佑寒。

    这人虽面相不错,为人平和,但这才是第一次见面呀,而且哪里有君公子霸气啊?而且还有救命之恩呢。

    石墨渲心里想着,但却不好当面说,只是腹诽罢了。

    “那当真是极好。”

    段佑寒闻言当即大喜,也知道过犹不及的道理,没有多言。便向君弈等人告辞:“君公子,那我们就此告辞,改日再见。”

    见段佑寒一行人离开,石墨渲偷偷在其身后吐了吐舌头,这才看向君弈,关心道:“君公子,你没事吧?”

    “我很好,多谢石小姐关心了。”

    君弈淡淡开口,问及他们的行动,道:“你们是准备回去了吗?”

    “是啊,本来是想凑凑热闹,没想到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还好没有危及太多。”

    石聪感叹一声,长出一口气,宫家之事,强者之争,若有损失对他们来说也只有被动承受,不过还好。

    “哦,那我们就不打扰公子了。”

    没有太多纠缠,石聪便开口告辞,拉着还想再和君弈叙叙旧的石墨渲快步离开。

    “哎,哎,别急啊,别……”

    目送众人离去,一时聊天寒暄,这徽安城又安静了下来,武者纷纷离去,倒是清净了些许。

    “怎么?看上这小姑娘了?”

    这时君弈脑海中一道轻柔,戏谑的声音传来,让君弈从发呆的状态中醒了过来。

    君弈闻言不由得嘴角上弯,不由得轻轻一笑:“嗯?怎么回事?我怎么好像闻到了一股算算的味道?”

    “你…”

    洛妃有些难为情,只是轻哼一声道:“随你咯,不跟你说了。”

    短短几句话,却让君弈倍感温馨。

    “这次北苍大陆可就热闹咯!”

    莫亦千看了看这城门,心中有一股说不上来的感觉,似乎离开的太简单了,不由得开口问道:“公子,我们这就离开了?”

    “离开?”

    君弈反问一声,看了一眼莫亦千意味深长,随后目光瞥向另一边,淡淡道:“当然不会,这不是来了?”

    莫亦千一愣,随着君弈目光看去,一婢女小心翼翼,向着自己这边靠了过来,恭敬道:“君公子,我家夫人有请。”

    莫亦千看向君弈,君弈淡淡一笑,轻声道:“宫夫人,真是客气。”

    婢女闻言一愣,没有回应,低头带路。

    宫家大院。

    随着君弈等人的告辞,原本热闹的场面顿时冷清了下来,下人和家族护卫都开始收拾残局,武者之战虽然是有所压制,但多少还是有些破坏,这些都需要整理。

    大院另一侧,一处靠后而不显眼的地方,一扇门静静的镶嵌着,门框略有灰尘,显然不是常常走动。

    君弈等人便在婢女的引导下,从此门而入,再回宫家。

    一处幽静庭院,无数身影在坐,大多都喝着茶,聊天,乐乐呵呵的,也有人身上气息波动,略有异常,正在调息。

    “卫鸿,真是没有想到,最后竟成了这样。”

    宫文涛开口,语气之中感叹颇多,四家友情,怕是要到此为止了,即便还有些许情义,也回不去以前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云家的野心有些大了。”

    水卫鸿轻叹一声,他们也如水墨白一代一般,从小一起长大,互相帮扶而培养出来的感情,哪里是随便说说的,这也是为什么他没有与云砚动手的原因。

    “倒是墨白这孩子有些出人意料。”

    文卿颜开口,语气之中有些赞赏,道:“都说这孩子无争无求的,只对外物花草感兴趣,今日看来,倒不全是嘛?还是有些血性的。”

    “呵呵,夫人说的对,水墨白这孩子可是成长了很多啊。”

    宫文涛闻言还不等水卫鸿开口,却是连忙回应,看向文卿颜还有些许讨好之意。

    文卿颜却是撇了撇嘴,微微道:“怎么样?今天可是出尽了风头吧?在人前耍威风的感觉怎么样?”

    “嘿嘿,还不…”

    宫文涛低声一笑,有些开心,正要回应,却见文卿颜双目含煞,口中还意味深长的拖声道:“嗯……?”

    “这感觉,这…”

    宫文涛脸上的表情一僵,接着便讨好起来,轻声道:“这感觉真是太糟糕了,居然让夫人在那么多人的面前伤了面子,真是该死!”

    “稍后我便亲自为夫人做上一桌好菜,嘿嘿,赔赔罪。”

    文卿颜这才神情平缓下来,满意道:“这还差不多。”

    “咳…”

    水卫鸿有些尴尬,知道他们两人恩爱,但没有想到如此恩爱,真是让人措手不及,狠狠的吃了一把狗粮,只好开口转移话题道:“墨白长大了,我这当父亲的也没有注意到,他这一开口,可是把我也吓得不轻呐。”

    “你这个老狐狸!”

    宫文涛点了点水卫鸿,意味深长。

    他才不相信这老小子什么也不知道,当真就这么胆大,看起来在内堂的时候装的人模狗样的,实则可是将家族抛开,进退皆可。

    打断求婚了,正好随了水墨白的愿,若是没有,被云家抓住不放,也可以说是小孩子的事情,胡搅蛮缠。

    当真是打的好算盘。

    “哎,你这说的,怎么好像我是有意安排的。”

    水卫鸿才不肯让宫文涛如此坐实,连忙开口反驳。

    文卿颜打断两人的话,轻嗔道:“好了好了,你们两个还在这打哑谜,真是的,孩子也醒了。”

    几人看去,水墨白缓缓睁开眼睛,伤势稳定,宫玥岚在一边陪着,见此也是走上前来,问道:“伤势无碍吧?”

    “还好,没有什么问题,云翌虽狠,但也没有讨得到什么好。”

    水墨白心中一暖,喜悦之感涌上心头,回应宫玥岚。

    “墨白,这次插手,你是不是与君弈有所联系?”

    宫文涛开口询问,毕竟以水墨白一个,或者水家,还不足以站出来阻止,但若是再加上君弈就不一样了,越是神秘越让人忌惮。

    “这,没有。”

    水墨白一愣,接着微微摇头,没有承受。

    但这一幕看在众人眼中,却是心下了然,水卫鸿心中苦笑,这小子还是不成熟。

    宫玥岚翻了翻白眼,拧了水墨白一把,有些无奈。

    正在水墨白摸不着头脑,不知道自己哪里出问题的时候,一婢女走了进来。

    恭敬行礼道:“家主,夫人,君公子到了。”

    随着婢女声音落下,君弈三人缓缓走入,那温润的笑意让看到的人都如沐春风,生不起一丝反感来,莫亦千还是面无表情,亦步亦趋的跟在君弈身侧。

    当然还有一个走到哪里都离不了酒的醉癫狂,看似不修边幅却又不邋遢,让人无奈。

    “君公子,这次可真是让我们大开眼界呀!”

    宫文涛站起身来率先开口,对君弈可不敢小觑,不说其自身,莫亦千和醉癫狂也是要他慎重对待的人物,熟络道:“这北苍年轻一辈,想来无人是公子的对手吧?”

    “宫家主这可是捧杀啊,晚辈受不起。”

    君弈淡淡开口,虽是谦言,但神情却没有一丝惶恐,他有这个自信,也有这个实力,这不是自大,而是理所应当。

    “好,好一个青年俊杰。”

    文卿颜开口赞赏,在北苍大陆四大顶尖势力水,宫家主面前,君弈竟如此不卑不亢,言行自如,当真不一般,开口道:“若是玥岚愿意,说不得我还要将女儿嫁给你。”

    “娘…”

    宫玥岚闻言微微皱眉,很是不满,说着目光还看了看一边的水墨白,似是怕他多想。

    “宫夫人说笑了。”

    君弈摇了摇头,轻声道:“我看水公子与宫小姐倒相配啊。”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明朝败家子〕〔佛系古玩人生〕〔穿越位面的魔方〕〔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神医妙相〕〔我的巨星老婆〕〔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一剑斩破九重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