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二卷:八方风雨 第一百二十六章:话里有话
    宫家事变之后,大家虽然坐在一起,说着些不着边际的话,偶尔还有几家亲近之事,但都没有太过。

    捅破一层窗户,不单单代表着破坏,还有新关系的建立和势力的交互。

    所以两家都没有拿水墨白与宫玥岚之事开玩笑,但君弈却是打破了双方最微妙的情感隔阂。

    “难道不是吗?”

    君弈看了看众人,轻声开口,脸上甚至还挂着些疑惑的表情。

    “君公子可是玩笑了,小女与云翌还有亲事在身呢。”

    宫文涛咳了一声,笑着开口,几人也是微微点头,水墨白脸色不佳,但也没说什么,知道事情急不得。

    “哦?我看未必吧?”

    君弈微微一笑,落座椅子,随意道:“云翌如此行径,于四家情义不顾,威胁,逼迫,这般亲事,怕也不是什么站得住脚的吧?”

    说着,君弈看了看宫文涛,目光却是落在文卿颜身上,意味深长道:“如此利用,感情想必也没有多深。”

    “不为女儿着想,也想想家族,毕竟只有一个女儿,也只有…一个宫家。”

    君弈的声音传来,厅堂之中的气氛渐渐凝固,尤其是文卿颜,更是盯着君弈,想要知道他所言背后的意思,这些都是显而易见的。

    “咳。”

    宫文涛轻咳一声,将众人的目光吸引,开口道:“呵呵,我们先不说这些了,说点别的。”

    “嗯。”

    君弈微微点头,整个人也放松下来,轻声道:“这些东西你们想必也都清楚,不过就是不想开口,毕竟做先撕破脸皮的人压力可是很大的,那就说说别的。”

    “宫夫人,你找我来,想必不是为了听我胡言乱语的吧?”

    “英雄出少年,君公子果然异于常人。”

    文卿颜开口,也没有再隐瞒什么,开门见山道:“水墨白能有今日之举,想必与你有关吧?”

    君弈把玩着手中茶杯,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变化,淡淡道:“何以见得呢?”

    “水墨白是我的后辈,四家水家之子,当代少家主。”

    文卿颜开口,清亮的声音传出,别有一番飒爽之感,微微道:“但他并不称职,不是水家人心目中的少家主,不具有领袖才能。”

    水墨白闻言有些尴尬,脸色稍红,被文卿颜如此点破,这还是他心中妻子人选的母亲,想象中的未来丈母娘。

    这种人物,可是不能得罪的,所以即便生气也暂时不能反驳。

    只不过文卿颜却似乎没有这种想法,言辞犀利,毫不留情的开口道:“或许是他自己幡然醒悟,又或者真的是因为岚儿与云翌成亲之事受到了刺激,才发生了改变。”

    “但即便如此,他还不具备短短数个月便成长至此的能力,四家情谊远没有他们年轻人想的那么简单。”

    文卿颜说着,场中众人的神情也渐渐严肃了下来,尤其是宫文涛与水卫鸿,小辈可以不用考虑事情的发生和收尾,那是因为有父辈的存在。

    “可是这一次,你被牵扯了进来。”

    君弈静静的听着,对文卿颜的判断有又了些许完整的认知,这女人果然有手段,短短时间能将问题分析到如此地步,当真可怕。

    宫文涛轻呼一口气,接着文卿颜的话轻声道:“云、宫两家亲事,成也好,毁也罢,这本是四家之事,关上门来大家是一家人,什么话都好说。”

    “可是牵扯到其他的势力就不一样了,尤其是北苍大陆的顶尖势力,那更是非同小可。”

    君弈闻言手中动作稍稍一顿,眼中有一道光芒闪烁,宫文涛这句话似乎话里有话,不由得直接点出:“宫家主,不如直接点来的好。”

    “呵呵。”

    宫文涛却是轻声一笑,没有回应,显然,这些不是君弈所能知道的,这关乎四家之根,文卿颜接起话,微微开口道:“若是其他人或许也是一样。”

    “但唯独的你…君弈,不行。”

    水卫鸿眉头皱起,水墨白也是有些没有理解,怎么从君弈进门开始,就直入主题,而且没有一点寒暄,似乎早就有商量一般。

    这其实便是在争抢话语权,君弈一进门便咄咄紧逼,没有拿自己当外人,也从侧面告诉了众人,自己确实与水墨白有所联系,或者说,这一出抢婚大戏,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共同所谋,各有得利。

    所以才有如今文卿颜强压开口,从事情细微处入手,抢回话语权。

    至于如此的原因,是因为大家都知道,接下来事情的发展,让众人都差不多站在了一个立场。

    水卫鸿深吸一口气,沉声开口:“简单点说,是因为你的神秘,北苍大陆突然出现一个陌生的人,陌生的强者,甚至代表一个陌生的势力,这让人警惕。”

    “还有,便是你似乎与这几件事都有或多或少的关联,虽然都是极其微弱的可能性,但这已经足以让我们有所判断。”

    “与内,我们自分敌我;而与你,我们才是敌我,明白吗?”

    君弈点了点头,心中了然,果然,还是自己太过高调了,太过强烈的意愿想要搅浑北苍的水,却也让自己暴露在视野之下。

    只不过这是必须暴露的,武封九婴魂灵是自己必须要得到的,北苍大陆是自己的一个暂过点,自己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同时,君弈也终于正视起了顶尖势力,眼前几人便是代表,自己的事情做得如此隐晦,可以说没有一丝痕迹,也可以让他们联系到自己。

    果然,上位者没有一个是简单的人物。

    “水墨白阻止岚儿与云翌之婚事,这是理所应当,有人趁机搅局也是理所应当,这些我们心中都有准备。”

    文卿颜开口,盯着君弈的眼睛,深深的看了一眼,清亮道:“但唯独是你,与所有的事情都没有直接的联系,没有理由是你站了出来。”

    “但也恰恰是你,因为你的出现,顺利的将这场婚事阻断,因为水墨白还没有这样的分量。”

    “那我们也就不用再废话了,直接告诉我,你们的想法。”

    君弈淡淡开口,一股无形之威扩散开来。

    这让宫文涛等人稍稍一顿,这俨然是一个已具霸道,威严的上位者。

    几人对视一眼,水卫鸿深吸一口气,凝声道:“我很感谢君公子为我儿墨白所提供的帮助,至少为他争取到了不再后悔的机会,而且也或真或假的暴露出了云家的野心。”

    “至此,我可以说,我们至少是朋友,而且是已经有了信任基础的朋友,这一点,很难得。”

    “好,几位的意思,我明白了。”

    君弈微微点头,多少算是明白了他们的意思,上位者都不简单。

    文卿颜看着君弈,目光意味深长,这少年当真恐怖,不简单,北苍大陆年轻一辈无人能比其城府,果然是女儿的好归宿。

    宫文涛哈哈一笑,气氛蓦然一松,水墨白与宫玥岚也松了一口气,几人说话间的气场实在压抑,连呼吸都下意识的要控制。

    “君公子想必今日也是累了,我已经让人安排好了院落。”

    宫文涛客气的开口,也对着莫亦千和醉癫狂微微道:“也供二位好好休息,恢复恢复状态。”

    “麻烦宫家主了。”

    君弈没有多言,稍稍开口,便随着婢女离去。

    莫亦千与醉癫狂自始至终没有多说一句,只是沉默着来,沉默着走,却就是因为如此,才让宫文涛等人对君弈忌惮非常。

    宫文涛看着君弈离开,好一会才长出一口气,轻声道:“这少年,当真可怕。”

    “实力也好,城府也好,都远非常人可及,这种人,真不想得罪啊!”

    文卿颜也是微微叹气,虽然君弈是小辈,但谈吐举止间不落俗套,大气随意,上位感十足,即便是她,也要小心斟酌。

    水卫鸿也是轻轻点头,深以为然,不仅如此,还有醉癫狂,北苍大陆赫赫有名的剑者竟也跟随了君弈。

    倒是水墨白有些茫然,在他眼里,众人只不过谈了些许事情,说话虽然刀光剑影的,但没有实质,不知到底在感叹什么。

    君弈等人随着婢女一路深入,到了一处院落,幽静雅致,倒是装扮的不错。

    婢女退下,君弈也坐在院中,看着远处太阳渐渐落下,天色渐暗,三人也终于放松了下来。

    莫亦千皱着眉头,心中有些疑惑,实在是不吐不快,不由得开口问道:“公子,刚刚这是……”

    “呵呵,这些家伙,都是些老狐狸。”

    君弈摇了摇头,有些无奈又有些好笑,示意莫亦千与醉癫狂坐下,解释道:“他们是忌惮我们背后是否还有人。”

    “而且他们还不知我们的目的,对他们来说,我们是陌生的,北苍大陆这一系列的变故让他们警惕,生怕我们有所谋求,让这北苍产生翻天覆地的变故。”

    莫亦千微微点头,声音低沉道:“那我们要不要连夜离开?”

    “不用在意。”

    君弈摇了摇头,看着天边渐渐显露的星星,低声道:“齿轮已经转起来了。”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重生之明星奶爸〕〔俏总裁的未婚夫〕〔影后归来:霍少,〕〔明朝败家子〕〔佛系古玩人生〕〔穿越位面的魔方〕〔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神医妙相〕〔我的巨星老婆〕〔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一剑斩破九重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