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特战狂兵〕〔夺嫡〕〔帝师大人,你娘子〕〔五零的平凡生活〕〔重生年代福宝妻〕〔楚潇虞歌〕〔丁烈然儿〕〔我老婆是大明星〕〔忠犬老公请多指教〕〔上门龙婿叶辰免费〕〔上门龙婿叶辰萧初〕〔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全部目〕〔至尊龙婿〕〔伯爵大人有点甜〕〔上门龙婿txt全文下〕〔小说叶辰萧初然全〕〔叶辰萧初然小说〕〔上门龙婿叶辰下载〕〔上门龙婿免费全文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二卷:八方风雨 第一百二十七章:丛林杀机
    院中沉默,不知何时虫鸣声渐渐响起,伴随着醉癫狂闷声灌酒的声音,让人不免有些压抑。

    君弈看了看醉癫狂的样子,不由得有些苦笑,无奈道:“你现在可真是当得起老酒鬼这么名字。”

    “人之代号而已,无所谓。”

    醉癫狂耸了耸肩,吐出一口酒气,淡淡回应。

    “今日让你停手,是不是有些不快?”

    看着醉癫狂闷闷的样子,君弈轻轻开口,他不想自己人有隔阂,虽然自己对醉癫狂有禁神压制,但这只是手段,不是目的。

    醉癫狂虽然性格有所变化,但本质却还是那个醉癫狂,听到君弈的问题,盯着君弈的眼神好一会,才开口回应:“是!”

    “禹风是我至交好友,数十年近百年的交情,经历了不知多少苦难危机,生死险境,我救过他的命,他也舍生助我。”

    随着醉癫狂的述说,自己似有沉浸在回忆之中,语气渐渐低沉,讲起了他们曾经的故事,那是一个很傲气少年与洒脱酒童的故事。

    简单的叙述,让君弈也明白,认识了他们的感觉,明白对这份感情醉癫狂所抱有的态度:真挚,刻骨。

    这也是醉癫狂在遭遇背叛之后,性情大变的原因。

    “只是没有想到,呵呵…”

    醉癫狂长叹一声,自嘲一笑,开口道:“他竟然背叛了我,我甚至都不知道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

    “从认识?那时候我只是一个酒童,有什么值得他亲近之处?若不是,那就是他从某一刻背叛,之后的亲近,真诚都是伪装出来的面具。”

    醉癫狂狠狠的灌了一口酒,眼角似有晶莹闪过,压抑着心中的痛苦,低声咆哮。

    “这戏演的真好。”

    没有回应,君弈与莫亦千两人也不知如何安慰,言语总是苍白的,堂而皇之的论调往往会让人反感,能从中走出来的大抵只有自己,这也是君弈选中他的原因,不单单是因为实力,还有坚定的心性。

    “禹风当真是背叛了吗?”

    君弈看着天边最亮的星辰,口中低吟,想起那日他们在浅雾山畅饮,禹风与醉癫狂没有丝毫强者的霸道,众人以酒为乐,做了回酒肉知己,那时的禹风,言辞真诚,实在是很难让人相信他能做出这般事来,或许这就是隔皮之人心。

    无言相对,众人都开始盘膝恢复,调整状态,武者的世界没有绝对的安全,时时刻刻要保持警惕,唯一能完全相信的便是自己的实力。

    翌日,阳光普照。

    君弈缓缓睁开眼睛,吐出一口浊气。

    出门,莫亦千与醉癫狂早已经在等他了,三人与宫文涛,水卫鸿互相辞别,水墨白的伤势看起来已经好了很多。

    “君公子,归路遥远,还望小心。”

    水卫鸿小心叮嘱,宫文涛等人也是一般,君弈目光深邃,轻轻点头。

    “他果然是个聪明人。”

    宫文涛看着君弈等人的背影,凝声开口,一边的文卿颜也是轻叹一声,有些伤感,不知是否在自言自语:“若是他不死,当真值得我们一搏。”

    一行人走在路上,莫亦千越想越不对劲,皱着眉头问道:“公子,我怎么感觉这几个老家伙好像话里有话啊?”

    “这些家伙没一个是好东西。”

    君弈轻轻一笑,摇了摇头,看着林间茂密的树叶,杂草丛生,鲜花绽放,微微道:“他们的想法多着呢。”

    “虽然我们帮了他们,但对他们来说依然是外人,或者地整个北苍大陆的人来说都是如此。”

    “他们很想知道我们的来历,我们背后是否还有人。”

    莫亦千闻言眉头皱的更深,眼含煞气,讥讽道:“真是可笑,他们也将自己当成了人物,哼。”

    “所以,他们想要知道一些东西,就会有所行动,包括这一次留我们。”

    君弈嘴角上弯,脸上的笑容意味深长。

    “公子你是说?”

    莫亦千闻言心头一凛,体内煞气喷涌,沉声道:“他们想对我们出手。”

    “所有人受伤,趁乱离开,风险或是最低,这不是最好的选择吗?”

    君弈示意莫亦千淡定,口中吐气,微微道:“我们有所逗留,可不单单是我们自己修身养性。”

    “还比如…….即将前来欢送我们离开的人。”

    莫亦千一愣,随即脸色大变,身周灵力瞬间爆发,将君弈笼在其中。

    醉癫狂毫无反应,只是一如往常,喝着手中酒葫芦的酒,似乎永远都喝不完一般,无穷无尽。

    在君弈话音落下,林间顿时灵气涌动,数道破风声从外飞驰而来,向这里逼近,人数不多,但实力却让人心惊。

    “桀桀,君弈,今日你们别想离开!”

    一道阴恻恻的声音传来,飘忽不定,从四面八方笼罩而来。

    “哪里来的宵小之徒,装神弄鬼,真是可笑。”

    莫亦千冷声开口,讥讽起来,目光却是锁定了身侧不远处。

    “莫亦千!今日便你送你去见鬼神!”

    一句话音落下,数道身影显现。

    三方合围,武帅境界的威势霸道扩散,将君弈三人困在其中,正是罪剑宗许渊,抚羽山庄北冥岚,苍玄宗沐玄衣,这次似有十足之信心。

    “你们几个手下败将,真是不怕死!”

    莫亦千冷笑一声,有些难以理解,这三人他们还不放在心上,或许只需要醉癫狂一人便足够解决了。

    “这次或许不同了。”

    北冥岚冷笑一声,拔剑而立,道道阴幽气息从其剑身荡漾开来。

    没有丝毫犹豫,也没有太多废话,北冥岚抬掌狠狠的拍至剑身,阴幽之息喷吐开来,正对莫亦千。

    与此同时,许渊与沐玄衣已袭至身前,至左右两侧,灵力涌动,将几人封锁其中,许渊剑芒浩然,直斩醉癫狂。

    而沐玄衣则是口中吐雾,水烟弥漫,将莫亦千封锁左右,欲使北冥岚一击而中。

    如此一来,君弈倒是空闲了下来,见三人攻伐而至,他也没有逞强,闪身后退,武帅境界强者的战斗,他还没有参与的资格。

    君弈身形还未落下,却感觉一股危险气息袭来,体内灵力涌动,黑雾瞬间从体内喷涌而出,将其掩入其中。

    黑雾刚刚升起,三股武君境界的气息合力杀来,狠狠的轰入黑雾之中。

    那浓稠的雾气一阵翻涌,而后渐渐归于平静,没有了动静,三道身影在三方落下,将黑雾包围其中,正是叶城,何子墨,昼宇凡。

    “缩头乌龟,什么北苍年轻一辈第一人,不过是个贪生怕死的货色而已。”

    何子墨冷笑一声,讥讽开口,但却没有丝毫放松,警惕黑雾之中,君弈手段之诡异,不得不防。

    另一侧,莫亦千见对方动手,蓦然抽刀而出,横劈斩过,凛然霸道的刀势让人望而生畏,刀锋抹过,沐玄衣刚刚笼罩而起的水雾顿时劈散,崩裂。

    水雾切开,莫亦千刚刚看到外面君弈所在之处的变故,忍不住大吼一声:“公子!”

    慌忙间,莫亦千正要上前,却见一道阴幽漆黑的剑竖直略来,映入莫亦千的眼中,缓慢无比,但眨眼间已经到了近前。

    “给老子滚开!”

    莫亦千刀身燃火,持炎而砍,北冥岚打出那阴幽之剑瞬间两断。

    还未脱身,沐玄衣欺身而上,数颗水珠浮现身周,疾射莫亦千,不得已,莫亦千只能反手反击。

    或是宫家内院一战,让他们知晓莫亦千近身之战,强横霸道,配合这一把炎刀,更是让人难以招架,这才选择了拖延。

    同时,许渊剑斩醉癫狂,直至身前,醉癫狂才放下手中酒葫芦。

    看着瞳孔中渐渐放大身影,醉癫狂打出一个嗝,酒气逼人,随即,张口喷吐,一股冰蓝之息喷涌而出,瞬间将许渊湮没其中。

    “呵。”

    醉癫狂冷笑一声,如此程度也敢挑战自己,当真是天真,正要出手解决君弈那边的麻烦,却听“嗤拉”一声!

    只见许渊一剑斩下,将醉癫狂喷吐而出的冰蓝之息一分为二,没有受太大的伤,只是倒退几步,脸色凝重。

    “哦?”

    醉癫狂目光一闪,没有想到这许渊以剑入身之后还有手段,但对他来说,许渊不配成为自己的对手,持剑者,当以剑为伴,奉为知己,而不是利用的对象。

    至少以剑入身,让醉癫狂很是不耻,所以面对许渊,他不想出剑,这或许是对自己炎璃承渊的尊重。

    许渊神情凝重,自己还是低估了醉癫狂,不由得更加警惕,目光掠向一边,沐玄衣与北冥岚也与莫亦千战在一起,无法脱身,看来只能靠那三个小子了。

    正想着,许渊双目一缩,却见醉癫狂竟将酒葫芦别在腰间,竟不准备用炎璃承渊,这是在小看自己?

    如此一幕,让许渊如何能忍,强者自由尊严。

    另一侧,昼宇凡三人见君弈隐于黑雾之中,不免有些着急,毕竟他们的目标是君弈,只要拿下他,一切就不一样了。

    三人互相对视一眼,正要齐齐出手,却见黑雾一颤,一道身影疾射而出,向远处掠去。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穿越位面的魔方〕〔都市最强弃少〕〔明朝败家子〕〔神医妙相〕〔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神豪赘婿〕〔诸天万界最强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