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二卷:八方风雨 第一百二十八章:阿弥陀佛
    “他跑了!”

    叶城见状惊呼一声,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君弈飞奔的方向正是自己这边,宫家之中君弈的强横,在他心中多少留下了阴影,所以在君弈冲来的时候,一时竟没有阻止。

    “你…”

    何子墨脸色难看,想要喝骂,但现在却不是时候,只能冷哼一声,低吼:“追上去!”

    “哼!”

    昼宇凡也是神情凝重,急速追去。

    叶城没有吭声,自知是自己出了问题,也跟了上去,说到底他还是有些不想追的,刚刚出手,是因为三人,又有三位武帅强者在,所以他心中有底。

    若是只有三人面对君弈,说实话,叶城自己还真没有多大信心。

    宫家内院之中,君弈大显神威,武君初期的境界力敌武君后期的易辰海,几乎是摧枯拉朽,实力之强让人感觉可怕。

    他在侧面观战,君弈近身之战中瞬间产生的爆发力让他的心都有点停止跳动,这哪里是一个武君初期武者能爆发出的威势?

    若是真的那自己这武君初期是假的吗?

    但此时也没有别的选择,只有硬着头皮一条路走到黑,拼一把。

    树林之中,君弈疾速而行,脸上却没有丝毫慌张,能看到的只有平淡冷静。

    随着君弈的移动,树林越来越密,周围妖兽虫鸣的声音越来越小,渐渐消失,树林草木虽多,但土地却越来越暗沉,地势偏僻。

    这时,君弈脑海中一道关切,温柔之声忽然响起,柔声道:“君大哥,要我出手吗?”

    “不用。”

    君弈微微一笑,神情淡然下来,回应道:“我只是不想惊动别人,他们三个还没有资格让我狼狈而逃。”

    “让你担心了。”

    洛妃闻言轻轻一笑,那清脆的声音,让君弈全身都充满了力气,娇嗔道:“也不怕老莫他们担心了。”

    “无妨,我很快就解决他们。”

    君弈安慰洛妃一声,神情渐渐严肃,眼底甚至掠起一道兴奋之色。

    君家之人大抵都有这样的情绪,自出生便以战为生,他们不畏死,性格霸道,性情张狂,战力更是强横。

    这是他们在天域立足巅峰的原因,也是招人嫉妒,引来祸患的根本。

    “这小子跑的真快!”

    昼宇凡脸色难看,口中恨恨的发着牢骚,脚下速度越来越快,心中着急,低喝道:“叶城这小子,竟然在关键时候掉链子,真是混蛋!”

    “快追,少废话。”

    何子墨凝声开口,比起昼宇凡的浮躁来,他要稍稍定心一些。

    叶城没有开口,只是努力的跟着,但要稍稍落后两人几步,对君弈的忌惮,让他无暇开口,甚至已经想着什么时候逃跑,看起来更自然一些。

    “嗯?小心!”

    三人飞奔,突然,何子墨神色一顿,连忙开口提醒,他是武君中期,比起叶城与昼宇凡来说能感应到的地方要稍稍远一些。

    三人警惕,叶城也认真了起来,不管心中如何,但至少自己的命比较重要。

    稍稍靠近,却见君弈静静站在那里,是一处高点山丘,负手远观,整个人无比安静,身周没有任何灵力波动,没有防备。

    昼宇凡三人呈三角而站,将君弈围在中间,落下瞬间没有丝毫犹豫,灵力瞬间咆哮,三道短剑抛出。

    三人体内灵力喷涌,狠狠轰入短剑之中。

    “嗤!”

    虽然灵力涌入,以几人脚下为边,一道道纹路出现,向着君弈蔓延而去,淡白色的光芒缓缓升起,若梦若幻。

    君弈所立之位,一块纯白圆环浮现,一轮圆月骤然而现,掠过君弈的身躯,盖在其头顶之上。

    圆月归位,君弈的气息瞬间被隔绝。

    至此,何子墨等人才松了一口气,顿时放松了下来,脸上的凝重消失不见,甚至还挂上了笑容。

    “现在,我看你还怎么办!哈哈哈哈…”

    昼宇凡大叫一声,笑声放肆狂妄,得意无比,狞笑道:“北苍年轻一辈第一人?就凭你?一个残废带着一个奴才,没有家族的孤儿,真是可笑。”

    此言一出,君弈的身躯蓦然一顿,身周原本浮动的衣袖都安静了下来。

    “好了,快解决吧,迟则生变。”

    何子墨看着张狂的昼宇凡,眉头皱起,稍稍有些不喜。

    “嘿,这会生什么变?”

    昼宇凡毫不在意,冷声道:“此月剑破镜阵乃灵阶上品阵法,他怎么可能挣脱?”

    叶城却看着眼前的情况心中隐隐感觉有些不对,一股恐惧的情绪竟滋生起来,压抑的甚至呼吸都有些困难。

    叶城很清楚,自己能走到如今地步,靠的不是天赋,也不是过人的心智,而是机敏的预感,对危机的预感,他有一种意外的感觉,让他躲过无数次的危机。

    这次,他相信自己的感觉不会骗自己。

    昼宇凡狞笑一声,看着圆月之下的君弈轻蔑一笑,什么北苍年轻一辈第一人,只要他轻轻拨动短剑,三剑同出,圆月封印之下,君弈必死。

    正在他抬手要拨动短剑,亲手解决君弈之时,却见君弈不知何时转过身来,盯着自己,那眼神漠然,冰冷,似要将自己撕碎一般,不敢直视。

    强压下心头的异样,昼宇凡心中嗤笑一声,对一个将死之人还说什么恐惧。

    一指弹出,刚刚碰触到短剑,却推不动分毫,不知何时,空中出现了一个白衣和尚,正双手合十,抬头看来。

    “阿弥陀佛。”

    小和尚口中轻吟,道道金芒散发而出,看起来神圣祥和。

    “哪里来的小和尚在这里搅局?”

    昼宇凡心中一紧,警惕起来,灵力涌动正对着和尚,何子墨沉声开口道:“小和尚莫要多管闲事。”

    “施主此言差矣。”

    小和尚轻轻一笑,笑意祥和,微微道:“出家人路见不平,自然要插上一手。”

    “不如看在小僧的份上,放下屠刀,饶他一命如何?”

    “饶他一命?”

    昼宇凡闻言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狂笑起来,好一会才不屑道:“你算什么东西竟敢在老子面前指手画脚?”

    “现在走还来得及,快快的滚蛋,我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但…”

    “若是你执迷不悟,一会他死不死我不知道,但你,肯定是走不了了。”

    君弈似是回过神来,看了一眼上空的小和尚,心中稍暖,这和尚不是别人,正是那日与洛玉馨游街遇到的小和尚,空心。

    当真是有缘,不过就是有些傻。

    “众生平等,施主何必执迷不悟呢?”

    空心有些失望,有些无奈,为何总要杀戮?众生万灵生而平等,何不能和平相处?那不是很好吗?

    “我说你这是哪里来的和尚?你傻了吧?突然冒出来啰啰嗦嗦的说了一大堆,我看你是真的想死吧?”

    昼宇凡心底的暴躁突然涌起,不想再和这和尚废话下去,再说,自己可能要被气死,当然为了不让这种事情发生,或许只有解决他,似乎更好一些。

    “好了,小和尚,你已经尽力了,也对得起你心中之佛,离开吧。”

    何子墨淡淡开口,轻声说完,便对着昼宇凡与叶城微微点头,开始动手。

    三人手指刚刚触碰到短剑,却见触碰的地方闪起一点金芒,众人眉头一皱,正要再次用力时,却见那金芒闪烁,如平静的湖面滴入一滴水,打破了宁静。

    一道道涟漪出现,向着四周扩散开来。

    金芒越扩越大,越来越多,数息之间,这一片山丘四周都被金芒所笼罩,一股祥和平静之感涌入三人心中,竟有一种放弃战斗的念头。

    只不过这感觉没持续多久,三人体内灵气反冲,齐齐将自己惊醒,抬头凝视,却见空心合掌默念,道道金色佛光从其体内扩散开来。

    何子墨见此心头大震,连忙在腰间一抹,一滴小水珠一般的珠子出现在手上,没有丝毫犹豫,直接抛出,口中爆喝:“给我开!!”

    小珠子飞掠,一层淡蓝闪烁,丝缕水雾潮湿之感涌出,下一刻,便是狂浪翻涌从小珠子中猛然喷出。

    “破浪珠!”

    叶城见到这珠子下意识的开口惊呼。

    破浪珠,这东西没有什么特别之处,震开此珠,其中一击可比武灵初期武者一击,对于宗门小辈来说是极为安全的保障之物。

    但这珠子最主要的,却是可以重复使用,只要拿回珠子,便可再次储存,对材料以及武者来说,消耗都不大,当真是一件极品宝物。

    没想到这东西竟然在何子墨身上,一边的昼宇凡见此眼中更是贪婪。

    只不过何子墨没有多考虑这些,双眼死死的盯着空心,空心佛威阵阵,金芒普照四方,但却没有一点威胁之感,更可在一瞬间让三人沉沦,当真可怕。

    看来自己等人是小看了这和尚,只是不知他是否如自己所言,慈悲为怀,而非借口,但不论如何,为了保证自身的安全和任务的完成,不能有所犹豫了。

    破浪珠中狂浪涌出,其中似翻海之威,狠狠的盖压而下,将空心淹没。

    只是三人还没有轻松,却听一阵轻吟从狂浪中淡淡传出:“阿弥陀佛!”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洪荒虚拟化〕〔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明朝败家子〕〔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穿越位面的魔方〕〔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