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超级天帝〕〔初婚有刺芭了芭蕉〕〔海贼之随机重生〕〔燃烧吧捕蝇草〕〔量劫之主〕〔宿管阿姨〕〔苍源古陆〕〔我有一片墓地〕〔随身饲养小世界〕〔狂犬修真〕〔山上有道〕〔修仙界神豪〕〔三国琦公子〕〔记忆兑换商〕〔超频全人类〕〔开局十连抽然后无〕〔度恶〕〔无上帝道〕〔阴诡见闻录〕〔签到从捕快开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二卷:八方风雨 第一百二十九章:暴怒晋凡
    随着空心口中轻吟声传出,那狂暴浪涛缓缓透出一抹金色,接着越来越明显。

    “嗤,嗤嗤…”

    只听一阵刺破水壁的声音传来,数道金芒蓦然刺破涛浪直射而出,映照四方,将这一片地域都化为祥和金芒。

    那滔天狂浪也渐渐被金芒覆盖,消失不见,只有一颗白色的小珠子,静静漂浮。

    空心缓缓踏步而出,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即便破了何子墨的破浪珠,何子墨都没有太多恼怒,当真惊异。

    何子墨见到空心如此轻易的破掉自己的攻势,心中骇然,但还没有反应,却见小珠子缓缓颤动,空心抬手一挥,又飞了回来。

    何子墨下意识的伸手一抓,将破浪珠收了回来。

    这,就还给自己了?

    “你是武灵初期?!”

    昼宇凡神情凝重,随着空心只是防御,但其释放出来的气息,无一不透着浩然之感,这是气海凝丹之后,才有的辽阔之感。

    “施主,回头是岸,莫要再逞强了。”

    空心没有回答昼宇凡的话,只是口中轻吟,耐心劝告。

    “这不可能,我们…”

    昼宇凡闻言下意识的就要否决,却被何子墨一抓,目光看去,只见其摇了摇头,示意不要说下去。

    何子墨深吸一口气,脸上的凝重渐渐消失,挂上一抹笑意,柔声道:“既然今日有小师傅在,那我们就此作罢。”

    “若有冒犯之处,还请见谅。”

    言罢,何子墨看了一眼昼宇凡与叶城两人,虽然有所不甘,但也没有多说,形势比人强,没有说话的资格。

    “那我们告辞了。”

    三人转身离去,没有一点犹豫,空心也看着三人,没有再做纠缠。

    只是三人还没有踏出几步,一股强横气息却是突然笼罩而来,狠狠的盖亚而下,其中还带着浓烈的愤怒和恨意。

    “废物!你们真让我失望。”

    一声低吼传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一道凛冽强横的金芒,杀伐无匹,汇成一道枪芒,直刺而出,对着的却是被封锁的君弈,无视一边的空心。

    电光火石之间,枪芒已至月剑破镜阵之前,便要直刺入内,直取君弈性命。

    “阿弥陀佛。”

    空心双手合十,稍稍低头,掌中祥和之息蓦然而现。

    空心睁眼,抬手横推,一道卍字符印突然出现,立于阵法之前,与枪芒相撞,将其阻隔开来,无法寸进。

    两道分明都是金芒,但却在这一刻泾渭分明。

    僵持没有持续太久,很快便炸裂开来,爆开的威势让何子墨三人心惊,但其目光一闪,心中别有算计。

    “多事的小和尚!”

    一道恼怒的低吼声传来,却见一人持枪而现,长枪在手,一往无前,竟有横扫四方之威,直扑空心。

    正是修养一夜,实力有所恢复的苍玄宗晋凡,他伤势虽未痊愈,但武灵中期,可非一般人能比。

    长枪,少有武者会以此为器,因为这枪有些笨重,善征战,善攻伐,适合铁血沙场的将军,领兵作战横扫八方,平定环宇,定江山。

    晋凡持枪,似毫无章法,进则横冲直撞,却有一股威严缓缓汇聚,面对前路无所畏惧,不破不还。

    空心临空而立,身周佛光普照,面对晋凡的攻势,只是被动防御,金芒渐起,祥和平静的气息越来越强烈。

    晋凡怒战,君弈在宫家内院的逼迫,像是打在他脸上的耳光,还在无数武者势力的见证之下,简直让自己丢尽了脸,成为人人耻笑,讥讽的谈论对象。

    若是不斩君弈,只要让其每活一天,晋凡就感觉他在时刻提醒着自己,嘲笑着自己,让自己活在抬不起头的论调之中,这是伴随着自己一生的耻辱。

    但空心在阻止,不仅如此,那一道道金色祥和的光芒竟还透过自己的攻势,无声无息的侵入自身,甚至自己都有些想要放弃,那暴怒的情绪甚至都开始缓和。

    只是这,不是他想要的,他要愤怒,心中的耻辱,那些武者看着自己讥讽的神情,只有用君弈的鲜血才能平息。

    想着那日的种种,晋凡心中的愤怒愈盛,攻势也越来越凌冽,口中爆喝:“你们三个废物还在等什么?给我杀了他!”

    “不,我要亲手解决他,你们打断他的四肢,让他像死狗一样,跪在我的面前!!!”

    何子墨三人也没有愣着,早在晋凡出现的一瞬间,他们便已经摸了回来,将君弈得罪到如今地步,若是不下狠手,真的让他成长起来,恐怕这是谁都无法承受的后果。

    看看君弈现在的实力和天赋就几乎可以预料其未来的高度。

    自然,先前的退走也是缓兵之计,晋凡也早在外侧埋伏,以防万一,没想到还真的遇上了。

    现在也顾不了晋凡呵斥羞辱的语气,三人现在要做的就是解决君弈,在靠近三把短剑的之时,抬手便要轰击而去。

    空心也是心头微急,却又无法腾出手来,没有想到晋凡如此欺压,那股暴戾愤怒之感,几乎让他没有丝毫停顿,甚至无视防御,以伤换伤,若不是空心,晋凡此时怕已经再次重伤了。

    “等等。”

    只是这时,却见君弈缓缓开口,淡淡道:“反正有这阵法在,我还有一个问题想问。”

    “现在知道怕了?还想要拖延时间?嘿嘿!”

    昼宇凡狞笑一声,心中得意非常,冷声道:“你觉得我们会上当吗?”

    沐玄衣三人虽然在阻挡莫亦千与醉癫狂,但众人心中清楚,这阻挡的时间有限,他们必须抓紧时间。

    “放心,用不了多久,只是一个问题而已。”

    君弈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像是已经放弃了一般。

    “好了,有什么话留着下辈子再问吧。”

    何子墨眉头皱起,心中总有些慌乱,直接否决,倒是昼宇凡开口道:“好,一个问题,你问。”

    “昼!宇!凡!”

    何子墨心头怒起,但昼宇凡却是摆了摆手,示意无事,短时间内莫亦千与醉癫狂被拖住,空心小和尚又有晋凡在对付,会出什么问题。

    君弈没有意外,有些人总是有一些变态的想法,喜欢折磨人,显然昼宇凡就是如此,身躯微动,君弈目光看向昼宇凡,轻声道:“罪剑宗与斩岳剑派是否有关联?”

    “呼…”

    此言一出,场中忽然一静,他们虽然是北苍大陆三大顶尖宗门的人,在年轻一辈可谓佼佼者,无人能出其右。

    有些东西他们虽然知道的不多,但多少还是知道。

    那便是这北苍大陆之上,传说的世界,或者说是向往的世界,其中有一个模糊,从不敢提及,只能压在心底名字:

    斩岳剑派。

    那是在天域中,都处于霸主地位的庞然大物。

    根本不是他们所能接触到的东西,仅仅是听说,也足以让他们敬畏莫名。

    “不,这…”

    昼宇凡一时有些口干舌燥,毫无先前的躁动,不知如何回答,张口结巴了好一会,才苦笑道:“你如今的样子,我也不用骗你什么,我不知道。”

    “你说的那势力,我只是有幸听到一次名字而已。”

    君弈闻言双眼微眯,没有再开口说话,不知是认命还是在思考。

    “你们三个废物,还在等什么?”

    晋凡见下方三人迟迟没有动手,心中怒火咆哮,更让他有些愤怒的是,自己竟有些无法压制这小和尚了。

    “好了,既然如此,那便送你上路了。”

    昼宇凡摆了摆手,将心中的崇拜挥去,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言罢,三人神情一整,灵力喷涌,狠狠的轰在那短剑之上。

    三把短剑一颤,稍稍一顿,猛地爆发炸裂开来,三道银月清亮光辉疾射而去,直冲君弈头顶圆月。

    三芒同辉,圆月蓦然一亮,瞬间将君弈湮没其中,化为一个皎白的圆球,亦如满月,竟有神圣之感。

    只是这满月成就时间不长,却是突然一闪,渐渐如梦似幻一般有些模糊起来。

    “咔!”

    “咔咔咔…”

    随着梦幻而现,一道道碎裂声也是突然出现,那模糊朦胧的满月开始出现了裂缝,不知是空气碎裂还是满月碎裂。

    一切似乎都要消失。

    何子墨三人看着崩裂开来的满月,心中稍稍松了一口气,得意非常,北苍大陆年轻一辈第一人?还不是死了!

    “你!”

    空中,正与晋凡交战的空心见此心中微怒,没有想到他们三人竟真的出尔反尔,不讲信用。

    晋凡看着稍有些遗憾,但还是心中畅快,放声大笑。

    听着晋凡的笑声,空心心中更怒,那微妙祥和的气息忽然一顿,再次流转却有些许怒意。

    晋凡一愣,抬头看去,却见空心神情凝重,面目肃然,双手猛地在空中一抓,汇入双手之间,没于双掌之中,似有什么东西从空气中被抽取。

    一股危险气息从空心体内缓缓溢散,晋凡没有大意,长枪猛地向后一甩,抓住枪尾,灵力灌入,狠狠的挥劈而下,一道赤红枪芒骤然放大,狠狠的向着空心砸下,面对对手,晋凡从来不是一个后发制人的人。

    面对盖压而下的枪芒,空心面无表情,抬手横推,一道巨大的金色掌印蓦然而现,迎枪打出。

    “万象印!”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九境之主〕〔我真不想继承豪门〕〔我的毒功已天下无〕〔诸天谍影〕〔烬神纪〕〔网游之匠神之路〕〔团宠大佬一心只想〕〔亿万萌宝:总裁夫〕〔重生九零辣妻追夫〕〔重生青梅逆袭记〕〔都市之战神无双叶〕〔斗罗之天使与堕落〕〔二次元选项系统〕〔千尘无双〕〔蚀情为婚:娇妻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