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门小王妃〕〔从容年月〕〔山庄雨疏风骤〕〔抗战韩疯子〕〔农门药香:拣个郎〕〔老祖宗她又美又飒〕〔我成了反派祖宗〕〔开局签到一颗异兽〕〔艾青〕〔曾荣〕〔皂吏世家〕〔乡村小神医〕〔总裁夫人很逍遥江〕〔万古第一杀神〕〔九星霸体诀〕〔盖世战神〕〔转生眼中的火影世〕〔靳封尘江瑟瑟小说〕〔神武天帝〕〔团宠大佬一心只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二卷:八方风雨 第一百三十章:昼宇凡死
    随着空心口中声音传出,那一道金色巨掌与晋凡赤红枪芒骤然相接,一往无前的枪芒却是再无寸进。

    晋凡双目一缩,脖颈间青筋暴起,体内灵力再提,狂暴赤红的灵力再次轰入枪芒之中,口中暴喝:“霸枪破!”

    空心无动于衷,甚至双手合十,口中轻诵佛经。

    但晋凡无论如何都无法刺破巨掌,甚至暴怒的双目中看着那金色巨掌隐约有些恍惚,似有普通的土狗,野猫,武者,草木,道道奇异的身影在其眼中一晃而过。

    甚至看着自己淡淡一笑,那一笑,似有诡力一般瞬间冲入晋凡心中,心,乱了,万象万灵之笑,众生之力,一人岂能阻挡。

    晋凡恍惚的一瞬间,空心身前金色巨掌震破枪芒,横推而去,轰在晋凡身上,整个人倒退而去。

    “噗!”

    一口鲜血喷出,晋凡才醒了过来,没有想到这突然出现的小和尚,竟都有如此实力,不由得有些忌惮。

    但还好,自己的任务完成了。

    “好一个小和尚。”

    晋凡抹去嘴角鲜血,看着空心不由得轻笑一声,轻松道:“不过还好,任务完……”

    “刺啦…”

    只是晋凡话音未落,却听一道刺耳声音突兀出现。

    众人一愣,目光下意识的看向声音传出的地方,却见正是那模糊、朦胧、上面布满裂纹的满月,一只手从其中探了而出,狠狠的抓着那皎白光壁。

    “他…他竟然?”

    叶城双目骤缩,脚步都下意识的后退一步。

    月剑破镜阵,灵阶上品阵法,他最大的能力不是有多强的阵法威力,因为不论多强,总有武者实力超群,以强硬姿态破之。

    但此阵不同,只会让武者困在其中,陷入无尽的梦魇,噩梦之中,遭受折磨,从武者最脆弱的心神入手,让其崩溃,待到满月崩裂,武者只会剩下一副躯体,一个没有意识的躯壳,可怜的行尸走肉。

    尤其是何子墨心中震动难以言表,北冥岚亲自告诉他,此阵虽残,武灵境之下的武者断无可能逃生。

    只是现在,他心中底气被无情打破。

    气氛徒然僵硬。

    “咔嚓!”

    那只手似是稍稍用力,皎白外壁骤然崩裂,一道身影出现在众人眼前。

    君弈一袭白衣,随着满月的崩碎,消失产生的微风轻轻摆动,整个人面无表情,将抓在手中的皎白月壁随意扔下,看着眼前三人。

    “武…武君中期?!”

    叶城低吼一声,君弈身周缓缓溢散而出的气息,赫然已非武君初期。

    原来,在宫家内院一战,他完全没有动用全力吗?

    这个念头似梦魇一般,萦绕在三人心头,武君初期便以摧枯拉朽之势打的武君后期的易辰海毫无还手之力,自己等人自问与易辰海在同境界实力相差不多,那如今,武君中期呢?又该有多强?

    君弈缓缓踏步,走出身后皎白满月,体内灵力涌出,身后满月支离破碎,摔落一地,化为雾气,消失不见。

    空心见君弈走出,稍稍松了一口气,毕竟他对君弈的印象还是不错,否则也不会站出来帮他。

    晋凡则正好相反,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月剑破镜阵竟然没有对君弈造成任何伤害,愤怒之余心中更是忌惮。

    昼宇凡三人看着君弈缓缓走来,心中竟升起一股无力感,这种人,怎么可能会是他的对手?

    三人警惕,身周灵力涌动,武器早已拿在了手上,死死的盯着君弈,生怕他突然出手,只是好一会都没有动静。

    难道他不准备对自己出手了?还是傻了?

    “不知?但听说过,这是有关系还是没有关系呢?”

    君弈心中轻语,思考着叶城说的话。

    “君大哥,不要想太多了,你现在还是先离开这里再说吧!”

    洛妃轻声开口,君弈面无表情思考问题的样子让她感觉有些害怕,似乎总有一股冰冷的感觉笼上自己的心,很是不自在。

    “也好…”

    君弈轻声回应,随即又是一愣,歉意道:“抱歉,让你担心了。”

    回过神来,君弈看着眼前的三人,他们警惕的样子,让他有些可笑,这就是强者,只有实力才能让自己保护一切,随即君弈目光流转,看向昼宇凡。

    “你说…我带着一个奴才?”

    君弈脸色冰冷,双目的漠然让昼宇凡如坠冰窟,体内的灵力似乎都无法运转,只听其口中淡淡道:“你说我,没有家族?”

    “你说我,是个…孤儿?”

    “咕…”

    昼宇凡没有回应,他只感觉自己手脚冰凉,强打起精神来,想要嘲讽君弈给自己打气,却发现,自己张开嘴巴竟发不出声音。

    他不知道怎么了,但他知道这种感觉,名为:恐惧。

    “呵…呵呵,这跟我们无关,无关。”

    叶城嘴角抽搐,结结巴巴的解释,一边说还一边后退,一言至此,竟直接转身而去,跑了!

    “你!”

    何子墨见叶城如此脸色一变,没有想到苍玄宗年轻一辈的佼佼者竟是如此扶不上墙的东西。

    “刚才,是你说过这句话吗?”

    君弈没有理会远去的叶城,只是看着昼宇凡。

    “是…是我说的。”

    昼宇凡眼皮狂跳,嘴唇抖动,心中怒吼,自己好歹也是武君初期,仅仅比君弈低一个小境界,为何会被吓至如此?

    即便是面对宗门强者,大长老许渊,也没有如此畏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不知道,身负天罚鬼陵的君弈,在这一世的修炼之中,多少参杂了鬼灵气息,这种阴森恐怖气息,对人的心神最有侵入能力。

    “敢于承担,这就很好。”

    君弈轻轻点头,似对昼宇凡有些赞赏,只是话音刚落,人影却蓦然消失。

    两人心神一凛,慌忙防备,忽然何子墨心中一股极度危险的感觉涌出,下意识灵力爆发,横扫四周,接着抽身而退。

    只是身侧昼宇凡还没有来得及动,君弈已经出现在他的身侧,大手抚上他的肩头,昼宇凡体内灵力竟瞬间销匿。

    整个身躯更是无法动弹,若要说有所反应,那就是颤抖。

    “君,君公子…”

    昼宇凡脸上强挤出一丝笑意,双目抖动。

    何子墨见昼宇凡的样子脸色难看,没有想到他竟然没有反抗,而且还怕成了这个样子,真是丢人,不由得大吼一声:“你在干什么?”

    昼宇凡听到何子墨的话有苦说不出,他现在的感受就只想哭。

    “呸!废物!”

    晋凡吐出口中鲜血,看着昼宇凡窝囊的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打不过也不用这样吧?身为武者的尊严呢?看着君弈冷声道:“放开他!”

    “你知道我最讨厌什么吗?”

    君弈没有理会晋凡的吼叫,只是轻轻的开口,在昼宇凡的身边轻语。

    “是,是别人对你不尊重?”

    昼宇凡颤声开口,现在的他不敢不开口回答。

    “不。”

    君弈轻轻摇头,眼底渐渐浮上一层血色,沉声道:“是对我家族的不尊重。”

    “没有人可以说我的家族。”

    君弈说着,抚在昼宇凡肩头的手缓缓侧移,蓦然用力,狠狠的一扯,鲜血泼洒,映入众人眼中。

    “啊!!”

    强烈的痛楚骤然袭来,昼宇凡口中大叫。

    “这只是简单的惩罚。”

    君弈将那条还有所知觉,稍稍活动的胳膊扔在地上,淡淡道:“只有痛,人才会知道自己做错了事情。”

    “你知道自己错了吗?”

    “是,是是,我知道错了,求你,求你放过我!”

    昼宇凡跪伏在地,一手抱着肩头,额间冷汗流下,不是因为胳膊的撕扯,带来的痛楚,这虽然痛,但他心中更加恐惧。

    “有些人错了,会改,很不错。”

    君弈淡淡开口,无视眼前气息越来越膨胀的何子墨,继续道:“但有些人却会变本加厉,不思悔改,甚至还想反咬一口。”

    “你说,这改怎么办呢?”

    昼宇凡闻言身躯的颤抖都是一顿,这是审判,他没有想让自己活下去,他想让自己死,因为,自己触犯到了不改触犯东西,他是聪明人,知道有些话不该说,有些事情不该做。

    “救,救我,何子墨救我!!晋凡,晋凡,晋凡救我啊!!!”

    昼宇凡大声咆哮,他知道君弈是在玩自己,他根本没有放掉自己的意思,他是在折磨自己,这是折磨。

    何子墨神情凝重,昼宇凡虽然张狂,但并非一个贪生怕死之人,如此毫不反抗,只能说明,他无法反抗。

    晋凡更是没有想到君弈会如此大胆,之前虽然伤到各大势力的武者,但终归没有杀人,一旦杀人,这便是对北苍大陆顶尖势力的挑衅。

    “阿弥陀佛!”

    忽然,空心轻声开口,看着君弈微微道:“君施主,得饶人处且饶人,还请看在小僧的份上,放了他吧。”

    “那断掉的一臂,算是对他的惩罚,如何?”

    君弈手掌抬起,缓缓放在昼宇凡头顶,这突然的动作让昼宇凡双目瞪大,心跳都是忽然一顿。

    君弈看着眼前悲悯的空心,君弈不知道是什么心情,是单纯?还是愚蠢?但能如此简单的行走于世,若是足够强大,以后或许会带来些许不同吧。

    没有回应,君弈掌中灵力喷涌,狠狠的轰入昼宇凡的头顶,灌入其体内,昼宇凡身躯一抖,瞬间没有了气息,缓缓倒下。

    “有些错只能犯一次,否则伤人…伤己。”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重生之明星奶爸〕〔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我的巨星老婆〕〔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