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八零鲜妻有点甜〕〔隐形学霸超A的〕〔荒原红城〕〔沐大佬请保持距离〕〔傲娇爹地找上门〕〔差一步苟到最后〕〔司宫令〕〔旺门佳媳〕〔联盟之电竞莫扎特〕〔茅山二师兄〕〔科技入侵神话时代〕〔我的召唤物可以学〕〔洪荒之昊天天帝〕〔重生财富自由〕〔封神之问道金庭山〕〔玄天运石〕〔科技测评博主〕〔六渡之逆斩苍穹〕〔咱家宗主有点懵〕〔长生大秦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二卷:八方风雨 第一百三十一章:是佛非佛一念间
    看着倒在地上,没有了气息的昼宇凡,林间顿时陷入了一片安静之中。

    远处树林,一道身影遥遥而立,躲在一颗巨大的树木之后,双眼惊恐的看着场中的情形,正是逃离而去的叶城。

    昼宇凡,竟然真的被杀了!

    他恐惧,畏怯而逃,就是因为怕死,但他却没有想过,君弈竟真的敢下死手,这可是北苍大陆顶尖宗门罪剑宗的真传弟子,未来宗门的顶梁柱。

    生命在武者的世界是脆弱的,微不足道的,天才往往是各大宗门的争抢对象和猎杀目标。

    每一个宗门的真传弟子都是宗门极为看重的东西,入宗武者数千数万计,但能成长到足以支撑宗门传承的往往不过十数人。

    如此都算是多了,更别说昼宇凡这种被宗门寄予了极大希望的少年。

    每一个损失都是对宗门致命的打击,小宗门世家不惜花大代价留住这些天才,只有他们存在,势力才会长久,注入血液。

    对于罪剑宗这样顶尖的宗门来说,更是极大的打击,他们在这些真传弟子上所付出的修炼资源和心血更是极多。

    远处的叶城心中惊骇,对近处的何子墨与晋凡来说,冲击力更大,尤其是何子墨。

    昼宇凡与自己相交多年,从相知到竞争,再到如今似敌似友,虽然在平常两人大多都是互相讥讽,见面便战。

    但正是因为如此,多少都有些感情。

    看着昼宇凡双目呆滞,眼中还有些不甘和恐惧,就这么定格在这一刻,何子墨不知道自己心中是什么感觉,更深的是空虚,茫然。

    “你,你竟然真的杀了昼宇凡?”

    晋凡不可置信,即便他高过昼宇凡一个大境界,他都不敢轻言击杀,一个宗门的真传弟子到底有多重要,他可是亲身体验。

    “斩草不除根,后患无穷。”

    君弈看了一眼晋凡,只感觉他像个傻子一般,身为武者竟会说出如此可笑的话。

    君弈自然也知道他们心中的担心和惊异,很明显就是昼宇凡死后的后果,这些君弈都有打算。

    “施主,你为何?”

    空心看着倒在地上的昼宇凡,心中一痛,明明不用死人,明明他们已经恐惧,已经失势,只要放他们离开即可,怎么偏偏就要取他性命?

    “我们已经占了优势,为何非要杀了他呢?”

    “你这,怎么非要如此狠绝?”

    君弈有些无奈,没有想到空心此刻竟会突然对自己发难,看他痛心疾首的样子,不由得有些恍惚,这武者世界,竟还会有如此纯心之人,但这丝毫没有动摇君弈的心。

    “他们在踏入修炼之途的时候,就应该有死的觉悟。”

    空心脸上的表情渐渐收敛,看向君弈的目光也有些淡漠,深吸一口气,轻叹道:“当日你我偶遇,我以为你也是一个悲悯慈悲之人,却没有想到…”

    “只要你接我一招,无论生死,后果如何,此事便是揭过,从今以后,你我再见,再无交情。”

    空心话音落下,身周却渐渐溢散起一股淡金色的光芒,合十的双掌上更是出现了一圈圈彩色的光圈。

    晋凡见此心中一喜,这倒是一个好消息,自己也可以趁机出手,武灵境强者一击,不论你再强,境界之差,可不是随便就可以弥补的。

    而且,还有自己在侧,只要找到机会便可以给他致命一击,两武灵境强者出手,想他也是插翅难逃。

    想到这里,晋凡有所动作,左手手中抓着长枪,枪尖向下,缓缓背于身后,右手稍稍探前,轻轻压下。

    与此同时,晋凡体内灵力运转,自右手而出,缓缓在掌下凝聚,一道赤色圆盘渐渐显现,左手按枪,枪尖赤色而生,杀意渐浓。

    “嗤…”

    正在这时,阵阵破风声传来,让众人微微一愣,注意力转移而去。

    “快,快走!”

    众人还没有看到来人,却听到一声急切的大吼声已经先至。

    这声音熟悉,将何子墨从发呆的状态中拉了回来,刚刚抬头,便看到一人影疾驰而来,身上负伤,衣衫褴褛,正是抚羽山庄北冥岚。

    “这是?”

    这突然的来人,将晋凡的准备也直接打断,还没看清来人,便感觉自己整个人突然被提起,一下子失去了平衡,刚要挣扎,却听一道急促又嘶哑的声音低吼道:“别动。”

    晋凡听到这声音,顿时冷静了下来,正是沐玄衣,稍稍抬头,晋凡便看到数滴鲜血落下,心头蓦然一颤。

    “咳咳…”

    只听沐玄衣一阵咳嗽,身上溢散而出的气息更是动荡。

    “沐…”

    晋凡刚要开口,却被沐玄衣低吼打断,轻喝道:“别说话,快快离开!”

    一瞬锁定叶城的位置,沐玄衣没有丝毫停顿,疾驰而去,一把抓住还有些呆滞的叶城,没有理会何子墨、昼宇凡亦或者场中情形。

    “咳…”

    沐玄衣口中再次咳血,双目都染上血色,咬着牙狂奔而逃。

    在沐玄衣身后,还有两道身影一点也不慢,两人正是北冥岚与许渊,一如沐玄衣,两人都是气息萎靡,身躯负伤。

    北冥岚疾驰入场,根本没有管场上到底什么情况,一把提着正在发呆的何子墨便向着另一侧狂奔而去,看也没有看君弈一眼,生死根本不重要。

    许渊则是有些惨,左臂已断,右臂染血,衣衫都已经破碎,看到爬在君弈脚边一动不动的昼宇凡,双目一缩,心头气血有些不稳。

    他已经没有了气息,许渊不是一个感性之人,不说侥幸之言,心中发狠几乎按耐不住怒火,就要轰杀君弈,但还没等他动手,身后破空声已然逼近。

    “此事没完!!”

    许渊低吼一声,直接放弃昼宇凡的尸体,转身而逃,为了一个尸体有可能拉自己垫背,这是真的傻子,其方向与沐玄衣和北冥岚的方向各自不同。

    许渊刚刚逃离,两道身影已经逼近。

    人还未至,狂暴炙热的火焰蓦然袭来,这强横的威势几乎让人窒息。

    身影浮现,一人持剑,冰蓝之炎在剑身之上静静燃烧,分明是火焰,却带着让人心寒的冷冽。

    其身侧一人持刀,麻衣大汉刀身之上赤色火焰涌动,喷薄而出的火焰拖出长长的火痕,似让空气都有些不稳。

    两人正是醉癫狂与莫亦千,比起沐玄衣三人的狼狈,这两人倒是完好无损,只是身上的灵力有些虚浮,显然也是经历了一场恶战。

    三位武帅后期的强者,火力全开还是不容小觑,以醉癫狂与莫亦千两人的实力,还是费了一番手脚。

    莫亦千没有去追,他们已经重伤,比起三个重伤而逃的手下败将,君弈的安危更加重要一些。

    醉癫狂也是同样,见三人离开,便将手中炎璃承渊收回酒葫芦之中,大口灌上一口酒,整个人也放松了下来。

    至于眼前武灵初期的空心,莫亦千与醉癫狂都在这里,难道还怕他翻天不成?

    “公子。”

    莫亦千连忙走到近前,见君弈无事,这才放下心来,扫了一眼君弈脚下的昼宇凡,有些不屑,抬手便将其扔出。

    还没有放松,下一刻,莫亦千的眉头又是皱起,看向君弈对面。

    空心似是没有感觉到事态的紧急,没有理会狂奔而逃的沐玄衣等人,也无视莫亦千与醉癫狂的到来,只是看着对面的君弈,身周佛光浓郁,气势也越来越盛。

    “小和尚!”

    莫亦千看着眼前的空心的样子有些不解,但还是上前一步,站在君弈身前,锁定空心,只要他动,将会在一瞬间消失。

    “老莫,你先退下。”

    君弈轻轻开口,看着眼前固执的空心有些无奈,也有些佩服,他当真是在用心,来坚持自己的路。

    两人互相看着,好一会,空心眼中稍稍有了些许波动,淡淡道:“事有因果,你虽杀人,但我亦是帮凶。”

    “我本想插手,渡化双方,让你们罢手免战,以免你会负伤。”

    “可不曾想,却因我之念,让他死于你之手下。”

    空心轻叹一声,神情复杂道:“君施主,想必即便我不插手,你也可以轻松化解这次劫难吧?”

    “空心师傅也不用如此伤感。”

    君弈淡淡开口,事情做了便没有后悔的道理,别人如此,君弈更是如此,听闻空心之言,只是解释道:“其实你的善念未尝没有作用。”

    空心一愣,有些没有反应过来,却听其继续说道:“若不是你,他们恐怕都无法离开这里。”

    “这…”

    空心苦笑一声,不知心里是什么感觉,他不相信君弈所言,但不知为何,看着君弈的双眼,那双毫无波动的眼睛,空心觉得,自己似乎没有理由不相信。

    “但,他终究还是死在了你的手下。”

    “你也没有必要如此为难自己。”

    君弈直视空心,看着他双手间越来越强的七色光环,知道他还没有放下。

    “自他修炼伊始,到如今的地位,不知死在他手下的亡魂有多少,他杀别人,自然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也做好了被杀的准备,每个人都有选择。”

    “是佛非佛一念间。”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