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西游之问道诸天〕〔龙虎香江〕〔在偏执帝少心尖儿〕〔我和相公都重生了〕〔超级小神医〕〔老婆大人有点拽〕〔剑道第一仙〕〔最后一个嫌疑人X〕〔言灵女〕〔赘婿出山〕〔我只有两千五百岁〕〔谁敢说我是女配!〕〔给残疾大佬撒个娇〕〔人生记录事务所〕〔魔痛〕〔我捡到了南天门〕〔史上最强开局〕〔我跟他们有仇〕〔领主之诡秘世界〕〔穿成六零娇气小福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二卷:八方风雨 第一百三十二章:愚慈佛心
    此言一出,空心蓦然一愣,双眼略显茫然,合十的双掌间,那七色光芒也是猛然停滞,再无动作。

    只剩下醉癫狂大口吞咽酒水的声音,回荡在这林间。

    君弈也没有继续开口,只是看着空心,对于他的信念,他的行为,君弈还是十分佩服,不论空心最后如何选择,他都愿意给他一个理解的机会。

    若是两人可以互相理解,那应该是最好的结果了。

    好一会,空心才缓缓清醒,目光看向君弈,其眼神也恢复了清亮,轻声开口道:“众生…平等。”

    君弈有些苦笑,这家伙…

    “既然如此,那便来吧。”

    空心虽然悲悯,但却不是犹豫之人,一经决定,便不会再有反悔之意,听闻君弈所言,空心眼中一道光芒闪过,身周金光大作,整个人沐浴在金芒之中,面容祥和,如一尊佛陀出现在君弈面前。

    这空心,当真不简单,佛门?

    天域也有佛门存在,但不过都是些欺世盗名之徒,早在千年前甚至更早便消失在了天域,湮灭在了茫茫历史尘埃之中。

    在君弈还在天域时,还有些许游走在世上的佛门僧人,但都是些打着旗号,坑蒙拐骗,蒙一些修炼资源的人而已。

    但像空心如此纯净,无暇的佛门光芒,当真第一次见。

    或许,这就是真正的佛门子弟。

    这北苍大陆还真是不一样。

    “公子,我们无须与他在此玩闹。”

    莫亦千踏前一步,看着威势渐渐强横的空心怒从心起,一个小小的和尚竟也想让公子强撑一招,当真是可笑,只需一招,他便可以让这惹人讨厌的和尚闭嘴,同时送他去见自己的佛祖。

    君弈摆了摆手,示意莫亦千不要担心,就如身侧醉癫狂,正大口大口的喝着酒,没有阻止,淡淡道:“无妨,我正好也想看看佛门武学。”

    “公子…”

    “不用多言,我很感兴趣。”

    莫亦千的话还未说完,便被君弈打断,体内灵力涌出,一瞬间便笼罩身周,武君中期的威势竟足以匹敌武君巅峰,甚至还犹过之。

    见此,莫亦千也没有再开口劝阻,君弈的脾气他是知道的,有自己的想法,自己的主意,自己的决定,还有自己的路。

    既然没有办法阻止,那就只需要保证他不受伤就可以了,莫亦千心中念叨,体内灵力也缓缓调动起来,以防万一。

    君弈与莫亦千话音落下,空心这边佛光普照,合十的双掌渐渐分开,七色光圈也忽然消失不见,只见空心轻轻抬手,屈指指向,只伸出一根手指。

    一瞬间,七色光圈再现,所有的光芒都聚集在食指的指尖。

    没有任何危险的气息,没有任何杀戮的血腥,只有慈悲,只有净化,这股气息扩散,侵入君弈体内,无声无息。

    “佛门净化,当真恐怖,竟有如此威能。”

    君弈凝神不敢大意,这股气息入体,竟有一种让人放下屠刀之感,但君弈心智何等坚韧。

    只是一经反抗,这股慈悲之感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却是一股狂暴的凶狠,似有奇异之灵,盯着自己,有浩瀚之威笼罩八方。

    不敢大意,武灵初期的佛门武技,仅仅是这股奇异之感,君弈都不敢大意,若是借用天罚鬼陵之中神秘之力,他自然可以安然无恙。

    但终究是落了下乘,他要试一试,如今自己的实力,可堪几何。

    一念至此,君弈双手横置,掌心相向,一道透明光圈突兀出现,随着双手合拢,这光圈也就愈加明显。

    一股睥睨霸道之感从君弈身上扩散开来。

    空心目光一闪,屈指一点,实质七色光圈微微一颤,蓦然直射而出,正对君弈面门,一指而出,似有佛陀现身,低声吟唱,面对着君弈,无悲无喜。

    “梵天指。”

    空心口中轻语,指芒横掠,所过之处空气似是一顿,一切都处于静谧之中,眨眼之间便到了君弈身前。

    君弈不敢大意,双手磨动,左手压下,地面都是一颤,微微有些下陷,尘埃扬起,右手挽花横推而出,直压那梵天指。

    “十方印!”

    话音轻吐,君弈脚下猛然爆开。

    “轰!轰!轰!”

    只听数道轰鸣声传来,君弈脚下土地彻底炸裂,如水面涟漪一般扩散开去,那一道白色光印也是彻底显露。

    一道四方大印闪现而出,其上遍布数道密密麻麻的纹路,很是复杂,仔细看去,实力低微的武者都是头脑轰鸣,反噬己身,其中似乎保罗万象,深奥繁杂,亦如其名:十方印。

    十方印与梵天指轰然相接,二者竟在这一刻僵持了起来。

    梵天指上七色光圈闪耀,随着两者僵持的时间越长,那七色光芒也是渐渐褪色,每褪一色,梵天指之威便更甚一层,一道金色虚影也就愈加明显。

    七色光圈彻底消失,一道佛陀身影显现而出,左手持礼,右手伸出,食指正抵在那十方印上。

    “阿弥陀佛。”

    数息时间,佛陀口中轻吟,同时身躯金芒大作,却缓缓消散,收缩,聚拢,汇聚于手指之上。

    “咔,咔咔咔…”

    一阵石块破碎之声突兀而现,君弈双目一凝,没有任何犹豫,一股黑雾瞬间从体内喷涌而出,笼罩于身躯之外。

    与此同时,十方印瞬间破碎,炸裂开来,那金色梵天指却是一往无前,直射君弈,其速度之快,几乎是在十方印破碎的一瞬间,便到了君弈面前。

    “公子小心!”

    莫亦千口中大喝,连他也没有想到区区武灵境武者,其武技竟有如此声势,一边的醉癫狂拿着酒葫芦送往口中的动作都是猛然一顿。

    “伏冥劲!!!”

    君弈口中大喝,身前黑雾瞬间凝结,汇聚起来,一面光滑无比的巨盾出现在身前,正是伏冥劲。

    在这巨盾出现的一瞬间,梵天指至,没有丝毫阻挡直接轰在那面巨盾之上,仅仅停顿一瞬,君弈便被横推而出。

    君弈体力灵力狂涌,狠狠的汇聚而来,为伏冥劲提供能量,但奈何差距太大,只坚持一息时间,便被这梵天指破盾而出,整个人倒飞而去。

    “噗!”

    梵天指,一指梵天,点至君弈胸口,巨大的威势,强横的力道让君弈在那一瞬间几近窒息,逆血横冲,一口鲜血喷洒而出。

    “混账,你这秃驴!!”

    莫亦千见此双眼腥红,长刀抽身,烈焰咆哮,一道火舌在刀身之上喷吐而出,烈焰所燃,空气都开始颤栗,没有丝毫犹豫,直扑空心,敢伤害公子的人,谁都不能活。

    烈焰狂刀让人心悸,空心一指之下再无出手之力,更别说莫亦千这含怒一击,这一刀,让空心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

    只是这刀未落下,一道声音却从尘埃之中嘶哑传出:“老莫,不要!”

    刀至眼前,再无寸进,一抹清凉之感从空心眉心之处缓缓蔓延、流淌,直至鼻梁,脸颊,嘴角,血腥扑鼻。

    “咳,咳…”

    尘埃之中一阵干咳,君弈缓缓现身,整个人灰头土脸,衣衫破碎,嘴角更有鲜血流下,滴落在衣襟之上。

    “公子…”

    莫亦千见君弈出现,也顾不得空心,连忙上前查看伤势。

    “无妨。”

    君弈摆了摆手,看向空心,却是咧了咧嘴,略有苦笑,轻道:“你当真是毫不留情。”

    “阿弥陀佛。”

    空心双手合十,轻声低吟,君弈之强,当真了得,只是这些都不是空心所关心的,他只知道,自己的一击之约已经完成。

    没有回应,却见空心身躯一颤,一股狂暴灵力在其体内炸裂。

    “噗!”

    空心口吐鲜血,脸色瞬间惨白,气息也萎靡了下来,但眼中却没有一丝痛楚之感,有的只有些许解脱之意,淡淡道:“如此,算是渡了些许罪孽。”

    今日之事,在空心看来本可以毫无伤亡,但他的出现却让昼宇凡死在了自己所救之人的手下,君弈有杀生之过,自己亦有同罪,事后,他还要为其念经诵佛,至到安度亡灵安息。

    “你这是…”

    君弈神情复杂,空心的执着让他敬畏,就连莫亦千也没有想到,这和尚是真的慈悲,甚至可以说是愚蠢,天底下竟有如此愚蠢之人,将他人之过,揽在自己的身上。

    空心没有过多停留,上前将昼宇凡的尸体背在身后,身负内伤的他,一步一步的向远处走去,只留下一道淡淡的声音:“君施主,就此别过,后会…有期。”

    君弈闻言松了一口气,这家伙,多少还是听进去了自己的话,先前所言之语,到底还是改口了,真没见过如此固执纯净之人。

    事了,君弈盘膝而坐,双手放于膝上,五心向上,灵力疏通,空心果然深得佛门真传,远非那些冒牌货可比,这一击梵天指竟让他感觉到了些许死亡的气息,若不是学得伏冥劲,恐怕真可能要交代在这里了。

    这一手千变万化伏冥劲当真非凡,鬼陵冥气所化,可使其随心所欲,化为自己想要之物,矛之利,盾之坚,实非寻常。

    莫亦千小心警惕,而醉癫狂喝着酒的动作却是突然一顿,蓦然看向一边不远,目光锐利。

    “出来吧!”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佛系古玩人生〕〔神医妙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神豪赘婿〕〔诸天万界最强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