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二卷:八方风雨 第一百三十三章:再见绮儿
    莫亦千蓦然回首,眼神犀利,武帅中期的威势瞬间将醉癫狂所言之地笼罩,但随着神识探出,竟没有丝毫探查结果,不由得一愣。

    “看来,你是想让我把你揪出来!”

    醉癫狂低声轻语,说话间冰蓝之色缓缓浮现,脚下所踩之地也附上了一层冰蓝之色,熊熊燃烧的冰蓝之炎,却传出轻微的“咔咔咔”声,竟是一层冰晶,向外弥漫而去。

    冰晶所过之处,草木尽成冰雕,闪烁着冰蓝光芒,倒有一丝梦幻之感,只是这梦幻之感伴随的却是死亡气息。

    见无人回应,醉癫狂踏前一步,四周裹着冰蓝之色的草木冰雕应声而碎,一股凛冽寒意扩散开来。

    “哎哎哎,何必发这么大的火呢?真是…”

    醉癫狂只是走出一步,一个小女孩却是背着手有些委屈的样子,嘟着嘴从远处树后不清不愿的走了出来。

    “你是何人?”

    没有理会小女孩的委屈,醉癫狂依然冷声轻喝,一个小女孩?若真是,竟能在如此近的距离躲过自己的神识探查,如果不是有凡兽惊退,他还发现不了这小女孩。

    要知道自己可是武帅巅峰,几乎可以说已经站在了这个北苍大陆的顶点,竟还有人能躲过他的神识,若非实力超绝,那便来历不凡。

    “是你!”

    小女孩还没有回答,瞪了一眼醉癫狂,一边的莫亦千却是一愣,将体内灵力散去,没想到还是认识的人。

    “哼,你还知道开口?我以为你是哑巴呢!”

    听到莫亦千的话,小女孩顿时松了一口气,同时也是有些恼怒,连连走到莫亦千身前不远,指着他数落起来,还教训道:“若是让我大哥哥知道了,少不了你好果子吃。”

    此女正是在万宝阁门前所见的绮儿,那一日两人一唱一和,顺利让君弈进入了万宝阁,也送给了君弈一件大礼。

    莫亦千没有回应,不知她到底什么目的,自从他上次把人跟丢之后,就不敢小看这女孩了。

    醉癫狂看莫亦千如此态度,也是明白,这女孩可能与君弈有所关联,便收回了灵力,又恢复了先前那种懒散的样子,取出酒葫芦大口灌着。

    绮儿有些无聊,飞上树,坐在树干上,两腿耷拉着,怀里抱着不知从哪里抓来的小松鼠,看着恢复中的君弈,等他醒来。

    “喂,我说大叔,你天天喝酒,时时刻刻都在喝酒,你肚子有那么大吗?”

    绮儿看着醉癫狂,几乎很少停下,一直喝着葫芦中的酒,终于忍不住开口吐槽,这家伙的肚子不会是水牛做的吧?

    没有理会绮儿的话,醉癫狂还是自顾自的喝着,倚靠在树旁,煞是奇怪。

    “没意思。”

    绮儿叫了好几声,醉癫狂都没有答应,不由得有些失了兴致,口中喃喃道:“你那流炎冰璃枝还是我给的呢,早知道这样,就不给他了,哼。”

    绮儿说话声音虽小,但醉癫狂是何人,自然听得清清楚楚,口中喝酒的动作一顿,抬头看去。

    这突然的注视让绮儿有些不知所措,心里发慌,眼珠子来回打转:“你干什么?我告诉你,你若是对我出手,等大哥哥醒来,我就让他打你!”

    莫亦千有些哭笑不得,这女孩,以前觉得神秘,现在看来也就一个小丫头片子,还是贪玩的年纪。

    “这你可就难为我了。”

    绮儿话刚出口,一道无奈的声音传来,却是君弈醒来过来,缓缓睁开眼睛,看着树干上的绮儿打趣道:“他就算对你出手,我也没办法,毕竟,我打不过他。”

    说着君弈还耸了耸肩,站起身来。

    “公子。”

    莫亦千上前,神识探出探查君弈的伤势,随即松了一口气。

    “你也太小看我了。”

    君弈摇了摇头,空心那一指梵天指确实厉害,但君弈非常人,自然无碍,这也让一边的醉癫狂对君弈又有了些许了解,天赋,头脑,实力都强的可怕。

    虽然看上去君弈对莫亦千的关心颇为头疼,但打心底还是觉得温暖,有人关心,真心实意的对待,武道之路才不会孤独。

    “怎么会?公子天赋异禀,实力强横,同代之中哪有人可比?”

    莫亦千嘿嘿一笑,口中顿时滔滔不绝,双眼笑着眯成一条缝,煞是有趣。

    “呕~”

    正说着,却听有人在一边干呕,让莫亦千的话顿时僵在了嘴里,眼神不善的看去,正是那绮儿,一脸嫌弃的撇着莫亦千:“这么大人了,说这话也嫌脸红!”

    “小丫头片子…”

    莫亦千咬牙切齿,没想到这丫头竟是个自来熟,而且说话对老人家一点都不留情。

    “好了,别闹了。”

    君弈见两人斗嘴,心情也畅快了很多,微微道:“还要多谢你的流炎冰璃枝,可是帮了我的大忙。”

    “嘿,知道本姑娘的好就行,小意思。”

    绮儿闻言甚是得意,小脸都笑成了一朵花,耷拉的双腿摆的更欢了。

    “是吗?”

    君弈闻言目光一闪,嘴角更是上弯,绮儿正笑着目光一瞥,顿时一股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果然,听君弈又说道:“既然是小意思,不如多给我几枝如何?”

    绮儿俏脸僵硬,万万没有想到君弈会如此不要脸,慌忙从树上跳下,远离了开来,像看傻子似得的看着君弈:“没有,流炎冰璃枝是什么东西?我有一枝就不错了,你还要几枝?你心也太大了吧?这好事哪里去找啊?”

    “得寸进尺,小人嘴脸,略~~~”

    说着,绮儿还扮了个鬼脸,吐了吐舌头,很是不忿。

    “什么小人嘴脸…”

    君弈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形象居然在这小丫头眼里是小人嘴脸,简直刷新了他的认知,只道这丫头思维太过跳跃。

    “难道不是吗?”

    绮儿蹙了蹙琼鼻,扬了扬头,秀发飞扬。

    “不要在这里废话了,不如我们回去再聊?”

    君弈一身轻松,有个开心果果然不一样,但这里显然不是说话的地方。

    只是君弈话音一出,绮儿却是双手抱胸,将手中把玩的小松鼠都是扔了出去,吓得小松鼠仓皇而逃,警惕的看着君弈,上下打量:“你想干什么?”

    “我只是一个小女孩,你,你不会要…?”

    此言一出,气氛顿时古怪了起来,君弈脸色黑如锅底,莫亦千倒是觉得有意思,就连醉癫狂也没有再喝酒,绮儿似乎是来了兴致,惊叫起来:“禽兽,禽兽不如,你…”

    “我,我,我还是一个小女孩,你竟然有如此龌龊的想法,我鄙视你!!”

    君弈咬牙切齿,脸上很是尴尬,低吼道:“你胡说些什么?小心我…”

    “哎呀,生什么气嘛…”

    见君弈如此,绮儿根本就没有让他把话说完,一扫先前的惊恐,委屈,脸上竟挂上一抹娇羞之色。

    君弈心头一跳,一股不好的预感顿时涌上心头,嘴角都不自觉的开始抖动,他竟然有些害怕。

    果然,绮儿脸腮嫩红,望着君弈盈盈秋水,小口微张,羞涩道:“若是要…记得疼惜奴家。”

    “噗!”

    原本看戏的醉癫狂刚来了兴致,灌上一口酒,随着这一句话说出,顿时喷了出来,口中不住的咳嗽,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不过十六岁的小丫头,竟能说出如此惊人的话,难道时代真的变了?

    莫亦千也是瞠目结舌,嘴巴长大,久久说不出话来。

    “你…真的…够了!!!”

    君弈不知自己是什么感觉,自誉成竹在胸,已经到了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境界,但没有想到,竟被一个小丫头片子打乱了心境。

    “嘻嘻,你可真有意思,不经逗。”

    绮儿看了看三人脸上精彩的表情,那模样很是滑稽,顿时捂着肚子笑了起来。

    “老莫,抓住她,我要让她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疼惜’!”

    君弈眉头一拧,狞笑着向前走去,那甚至有些发亮的眼睛,邪恶的神情,像是一个欲扑小白兔的大灰狼一样。

    莫亦千也没有犹豫,脚下一错,便突袭而上,直抓绮儿。

    “哇,哇,哇,你来真的!”

    绮儿大叫一声,身形后退,却是躲过了莫亦千的突袭,心中不忿,口中还在叫嚣:“卑鄙无耻的下流小人。”

    莫亦千见绮儿闪身躲过,神情一凝,手抓一错,再次追击上前,却又被躲开,明明近在咫尺,却似乎怎么都抓不到,甚至碰不到她的衣角。

    君弈目光凝重,仔细的看着林间穿梭的两人,醉癫狂也不是傻子,一眼便看出绮儿的神秘。

    其身周分明没有灵力波动,但却可以很轻松的躲过莫亦千的追击,身法奇异奥妙,林间穿梭不见慌乱,反而更像是在跳舞一般,姿态优美。

    “哇哇,要被抓到了,要被抓到了!!”

    绮儿口中大叫,虽然如此喊着,但身影却一点不慢,莫亦千无论怎么加速都无法赶上,数次都眼看要摸到衣角,却一个闪身便被躲开。

    其身法之奥妙,不说莫亦千难以捉摸,就是君弈见多识广,君家藏书无数,都没有见过如此诡异的身法。

    “你们两个倒是玩的挺开心。”

    醉癫狂猛地灌上一口酒,大笑一声,缓步而出,身形越来越快:“让我也来玩玩,好久没有这么畅快了。”

    “哇,你也欺负我小姑娘。”

    绮儿见醉癫狂也冲了过来,似是受到惊吓,大叫一声身形却是更快,口中还喋喋不休:“不但他无耻,你们两个老家伙也是无耻。”

    “一丘之貉,果然都是老太太扎堆,无耻对无耻!”

    “绮儿此言差矣,醉叔叔可是很久没有这么开心了,你陪他玩玩,说不定他还可以指点指点你呢。”

    君弈呵呵一笑,看着场中之变,三人在林中速度徒然加快,却丝毫摸不到绮儿的身影。

    甚至君弈有一种感觉,别看场中被莫亦千和醉癫狂追着的绮儿手忙脚乱,这些都是假象,其实是游刃有余,真正玩的恐怕是绮儿才对。

    “好了,好了,不跟你们闹了。”

    绮儿轻喝一声,身形一闪却是一道影子穿梭,很快便闪出莫亦千两人的包围,站在不远处的树干之上,得意道:“没意思,还想抓我?恐怕你们还差的远呢。”

    “你到底是什么人?接近公子有何目的?”

    莫亦千也不再装蒜,看着绮儿神情凝重,一股异样的压力让他心头沉重,即便是武秋溟都没有这种感觉。

    “目的?大抵是好玩吧!嘻嘻。”

    绮儿摇了摇头,对着君弈俏皮的摆了摆手,轻声道:“再见咯!”

    话音一落,整个人便闪身消失在了眼前。

    这一幕,让三人有些沉默,突然一道流光突闪,直射君弈,君弈眉头一蹙,抬手便将其抓在手中,却是一木盒。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重生之明星奶爸〕〔俏总裁的未婚夫〕〔影后归来:霍少,〕〔明朝败家子〕〔佛系古玩人生〕〔穿越位面的魔方〕〔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神医妙相〕〔我的巨星老婆〕〔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一剑斩破九重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