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特战狂兵〕〔夺嫡〕〔帝师大人,你娘子〕〔五零的平凡生活〕〔重生年代福宝妻〕〔楚潇虞歌〕〔丁烈然儿〕〔我老婆是大明星〕〔忠犬老公请多指教〕〔上门龙婿叶辰免费〕〔上门龙婿叶辰萧初〕〔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全部目〕〔至尊龙婿〕〔伯爵大人有点甜〕〔上门龙婿txt全文下〕〔小说叶辰萧初然全〕〔叶辰萧初然小说〕〔上门龙婿叶辰下载〕〔上门龙婿免费全文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二卷:八方风雨 第一百四十章:迷灵之渊
    灵力失控,这是一个极度危险的情况,若是处理不好,整个人都会暴体而亡,除非孕养武婴,否则必死无疑。

    只是最初的惊异之后,君弈稍稍安定下来,体内灵力虽然涌动,但却似乎与失控略有不同,更像是在催着君弈,继续与这股冰寒之气交汇融合一般。

    虽然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但显然不是一件坏事,随着气息交汇,君弈明显感觉到了自己体内的气息变得更加强横,灵力似乎有了些许蜕变。

    冰寒之气源源不断的侵入体内,随着两者交汇,君弈也将其牵引,再次渡入四女的经脉之中。

    君弈一心二用,小心观察着四女的变化。

    果然,气息入体,四女顿时感觉到了一丝舒适,轻松之感,犹如寒夜之中取暖的火炉,脸上多了一丝嫩红。

    见此,君弈才稍稍松了一口气,全神贯注的进行,毕竟交汇才刚刚开始,输入的冰寒之气极多,渡出给四女的气息却是略少。

    短短时间,君弈的体外衣衫也是渐渐渡上一层冰霜,轻轻呼出的气都带着一股寒意。

    临空而立的醉癫狂看着君弈的行为,神情复杂,略有些意外,眼中却是多了一抹明了之色。

    他修炼数十载,虽然不知这禁神之术的具体作用,但显然,除了会对施术之人忠诚之外,施术之人还可以用外力护佑被施术人的安危。

    一如现在君弈所做之事。

    四女虽然不过武士初期,但说起来,此时的情况诡异,即便是醉癫狂也束手无策,更不敢擅自将他人气息渡入自己体内,一旦出现意外,后果不堪设想。

    无形中,醉癫狂对君弈的感观,多了些许看法,目光中更是多了一抹真诚。

    时间流逝,君弈与这股冰寒之气交汇,其手法越来越流畅,速度也越来越快,房中四女的痛苦之色已经消失不见,脸上的惨白更是被红润代替。

    四女刚刚踏入修炼之途,还是习惯脱衣就寝,身上只是穿着亵衣,随着冰寒之气消失,那股温润亲和之力涌入体内,四女身上的寒冰消失,取而代之的却是点点汗水,颇具香艳之色。

    如此情形,想必任何男人都会为之疯狂,尤其是冰寒之气渐渐消失,四女更是动人心魄,那股女子的气息,似乎要深入人的灵魂,无法抗拒。

    只是现在没有一个人看到,醉癫狂认真履行自己的职责,而君弈,又沉入了一种玄而幻之的玄妙之中,即便是四女也不知自己春光乍泄。

    夜色渐沉,四女体内溢散而出的寒冰气息渐渐消失,体内灵力也趋于平稳,只是恍惚中,自己的身体更加轻盈,仿佛被一股缥缈之感萦绕,似是舒爽到了骨子里一般,酥麻到让人难以言喻。

    院外,君弈与四女正好相反,体内的灵力咆哮涌动,那寒冰之气在自己体内交汇之后,血肉,经脉都要比先前更加强横,尤其是灵力,似乎能感受到些许亲近之感。

    只是现在,并不是感受这些的时候。

    那气海之中咆哮沸腾的灵力,让君弈有些意外,更有些喜悦。

    随着气海之中的动静越来越大,院中灵力也开始受到影响,向着君弈汇聚而来,被吸纳入体。

    这动静让上空的醉癫狂神情微凝,有些惊异,这竟是突破的前兆。

    “嗡!”

    不多时,君弈身躯猛地一颤,体内气海更加庞大,命宫之上的气息也愈加深沉,强横的气息将周围空气横推而去,武君后期的气息暴露无遗。

    君弈缓缓睁开眼睛,吐出一口浊气,他没有想到,这一次四女之危反倒成了自己的意外之喜。

    稍稍捏了捏拳头,感觉到体内狂暴的力量,君弈很是满意。

    微微抬头,目光正对着四女房内,只是一眼,君弈便豁然起身,快步离去,只剩一道声音传出:“老酒鬼,回去休息吧。”

    醉癫狂一愣,也没有多问,便闪身退下。

    四女房中,江雨四人俏脸粉红,眼眸轻颤,狭长的眼睫毛颤巍巍的晃动。

    江雪小心的睁开一道缝隙,见门外无人,连忙扯过几件衣服,为几人披上,遮掩住乍泄的春色。

    她没有说话,亦无须说话,觉醒了体质,她们可以互相感受到对方心中的情绪,尤其是那一抹悸动。

    四女出现意外,但却并不是什么都不知道,最后更是早早醒来,只是羞涩让她们不知如何面对。

    公子为何要走?莫不是…?

    她们不知道,自己觉醒了体质,经过灵气洗伐,又被这冰寒之气所炼,种种改变之后,自己的气质,容颜对男子有着怎样的诱惑力。

    听香伴月楼走廊之中,君弈缓步而行,平复着心中,以前没有觉得,即便觉醒体质之后也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今夜,却是发现四女真的不一样了,即便是他,也有些难以把持。

    “心动了?”

    脑海中,一道轻灵的声音传出,这声音分明温柔之极,但传入君弈的耳朵,却是打了一个寒颤。

    “妃儿说得什么?君大哥不懂妃儿的意思。”

    君弈皱起眉头,目露思索之色,疑惑着开口询问,神情之真,言语之恳,当真是情真意切。

    “哼。”

    洛妃轻哼一声不再说话,沉寂而去,君弈这才舒了一口气,这小调皮让他有些暖心。

    整了整心情,君弈快步而去,他还没忘,厅堂之中还有一位客人,正等着他呢。

    莫亦千与黑袍男子静静而立,虽然人在厅堂,但心却早已不知去向,莫亦千是担忧,黑袍男子则是好奇了,他来之前,主上也曾有交代,除了正事之外,还要多多观察。

    君弈回到厅堂,莫亦千与黑袍男子的目光同时汇聚,莫亦千是惊喜,而黑袍男子就是惊异了。

    先前君弈离去之时,匆忙间气息溢散,武君中期的气息暴露无疑,这短短半夜的功夫,竟已经突破到了武君后期,而且很显然,这是刚刚突破,体内溢散的气势还未彻底稳固。

    如此可怕的突破速度,让黑袍男子不由重新打量起君弈来。

    “先前出了一些意外,不得不去处理。”

    君弈一点没有客气或歉意的意思,很是自然的坐在上首,喝着茶水,无视黑袍男子的目光,神态自若。

    “恭喜君公子修为精进,看来天下人对君公子的评判太过简单了。”

    黑袍男子说话间神情恭敬,或许这是连他都不自觉的一种表现,毕竟如此天赋,身侧又有莫亦千与醉癫狂这样的高手,想要成长起来恐怕无人能够阻止,为了一些微不足道的傲气得罪这样一个人,可不是明智之举。

    “好了,你家主上的意思,我已经明白,时机到了,我会通知他的。”

    君弈摆了摆手,没有在意黑袍男子的态度,突然到来的突破,他还要理一理,稍稍稳固一下根基。

    “是。”

    黑袍男子微微躬身,刚要转身离开,却是身形一顿,又看向君弈,微微道:“有件事,君公子或许不太了解,可能会有些兴趣。”

    “哦?”

    君弈目光一闪,先前这黑袍男子可没有这样的想法,只不过,他并不在意,稍稍点头:“说来听听。”

    黑袍男子心中一喜,整了整心思,沉声道:“外人常说君公子深居山野,不知可曾知道迷灵之渊?”

    迷灵之渊?

    君弈一愣,这名字听起来有些陌生,不由得看向莫亦千,却见其也是微微摇头,不知这迷灵之渊是为何物。

    黑袍男子见此心中更是有底,也没有卖关子,开口解释道:“北苍大陆势力繁多,大小世家宗门足有数百上千,这些势力为了保证他们的强大、传承,或多或少都会举办一些比试,试炼,一方面是磨练,一方面也是让他们产生紧迫感,进而更加奋力的修炼。”

    君弈与莫亦千静静的听着,在黑袍男子的解释下,这才知道,这迷灵之渊是北苍大陆的一种试炼,针对全北苍大陆年轻一辈的武者。

    迷灵之渊位于北苍大陆武封王朝,澜煌王朝与泓啸王朝三家的交界之处,是一处奇异之地。

    它不受武者的影响,不受外力的控制,每三十年开启一次,大陆所有二十五岁以下的武者无论何种境界都可以参加,这是一场盛会,不仅是结交志同道合的道友,更是扬名北苍的好机会。

    迷灵之渊每次开启三个月,三个月时间一到,便会被强行排斥而出,当然,若是死了就另当别论了。

    如此之地能让北苍大陆所有的势力云集,很明显,其中有着极其浓郁的灵气,还有外界少见的灵草灵药,每一个都是一份难得的机缘。

    有机缘自然就伴随着危险,除了迷灵之渊本身存在的妖兽危机之外,让人时刻警惕的,还有同行者。

    那些在大陆上流窜躲逃的散修,甚至亡命之徒更不会错过这次机会。

    “迷灵之渊很是奇异,各大宗门势力的前辈也曾进去探查过,只是没有任何发现而已,也无法反抗这迷灵之渊中既定的规则。”黑袍男子将他知道的毫无保留的告知了君弈,没有一丝隐瞒,毕竟这件事情在北苍大陆人尽皆知,只要随便找个人问问就可以了,自己既然想要讨好,耍小心思就不可取了。

    迷灵之渊。

    危险与机遇并存?

    君弈目光深沉,这北苍大陆对武者有着限制,甚至无法突破武帅巅峰,武相境都是传说之中的境界,但就是这样的地方竟然会有九婴这样的凶兽陵墓,还有琉璃云谷这种奇异之地,其中还镇压着浊残衣这样来历不明的武者。

    这,当真是一块普通的大陆?

    迷灵之渊,真是越来越让人好奇了。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穿越位面的魔方〕〔都市最强弃少〕〔明朝败家子〕〔神医妙相〕〔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神豪赘婿〕〔诸天万界最强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