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辰萧初然最新章〕〔叶辰萧初然最新章〕〔人类往事之猩球大〕〔权宋天下〕〔养生小餐厅〕〔秘笈古文网〕〔仙武大帝〕〔合租小医仙〕〔灭星〕〔李丹〕〔捡了个电竞大神做〕〔音乐系导演〕〔天才小药妃〕〔穿成反派大佬的小〕〔被迫营业的皇家骑〕〔神秘武将抽奖系统〕〔玄幻帝皇召唤系统〕〔摄政王他叫我小祖〕〔一胎双宝:总裁大〕〔苏欣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二卷:八方风雨 第一百四十二章:长风击浪涛声扬
    这世上最抓不住的就是时间,不论你想怎么挽留,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从你指尖流走,抓不住逝去的遗憾,能把握的只有未来。

    生死悲喜,在这北苍大陆,武者世界时时刻刻都在发生,势力,强者的更替,没有人去阻止,甚至都在为此发起冲击,谁都想为此分一杯羹。

    比起这个,人们更在意的却是自己,活下去,变得更强,掌控话语权。

    迷灵之渊,便是北苍大陆的武者从来不能缺席的重要历练,每三十年开启一次,二十五岁的年轻一辈武者才能进入。

    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去经历,毕竟这中间还差了五年,有人不满,有人愤怒,但武者,运气有时候也是实力的一部分。

    随着时间的临近,几乎整个北苍大陆的武者都已经开始动身,向着迷灵之渊的所在地进发,所过武封王朝,澜煌王朝与泓啸王朝也进入了战备警戒状态,对武者予以通行,也同时小心检查应对着来往武者,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各世家势力虽然不如诸多王朝强大,但聚合在一起也是一股不容小觑的实力,阎王好惹小鬼难缠,无尽的麻烦才是最让人头疼的。

    听香伴月楼,君弈闲散的倚靠在亭下的椅子上,池中南雾嬉戏,追逐着鱼儿闹的不亦乐乎,江雨四女则是摆弄舞曲,为君弈解闷。

    几日时间,君弈调整了自己的心态,对四女也倒是没有太多的失态,手中轻捧着茶杯,缓缓的喝着,月知语的茶艺当真了得。

    看着眼前演奏的乐曲舞艺,喝着杯中茶水,君弈的心非但没有虚浮,沉溺其中,反而更加清醒。

    这些玩乐之物越是畅快,其心中的恨意也就越深,君家铁血,崇尚暴戾武学,从来不屑玩乐,这些更是刺激君弈决心的催化剂。

    “哥哥,哥哥。”

    正在君弈沉思之时,一道急切,欢乐的声音传来,将他从思绪中扯了回来,一抹白色的人影蹦蹦跳跳的靠拢而来,一把抓住君弈的胳膊,摇摇晃晃:“哥哥,你说好要带我出去玩的,到底什么时候走呀?”

    “你,你不会又骗我吧?”

    月凝烟嘟着嘴巴,分明是来之前声音欢乐,到了君弈身前却是一脸委屈,可怜巴巴的瞅着君弈。

    这小模样让君弈哭笑不得,这几日月凝烟天天过来找自己,也不分时间,几日前,这句话也不过随口一提,没想到倒是被她记了个准。

    摇了摇头,君弈无奈,只好好声好语的安慰道:“怎么会骗烟儿呢?答应了烟儿的事情,肯定不会反悔,时间将近,我们也差不多该启程了。”

    “嘻嘻,我就知道哥哥不会骗我。”

    月凝烟脸上的表情顿时转阴为晴,一双眼睛弯下,抓着君弈的胳膊蹦蹦跳跳,煞是可爱。

    四女舞艺渐缓,一曲而终,看向君弈的目光带着些许希冀,也想出去见识一番,莫亦千与醉癫狂不知何时已经到了君弈身后。

    一时之间苑中安静了下来,就连池中的南雾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挣扎着爬上石头,晒着太阳,舒展着双腿,悠闲闭目。

    君弈轻轻敲打着椅子,良久,才开口轻喝:“燕空。”

    一语而出,燕空闪身而现,神情恭敬的站在君弈身前,弯腰凝神,等待吩咐,君家锁神妖虫的锁神粉可不是说说而已。

    “你也去吧,小心隐藏起来,进入迷灵之渊之后,我们再做打算。”

    君弈抬了抬手,一道黑芒闪出,射入燕空胸口衣服之内,一只小虫子缓缓探出头来,摆了摆头上了两根长须,才隐下身去。

    “至于你们…”

    君弈目光流转,看向苑中四女,轻声道:“没有必要进入其中,周边森林皆可入内,磨砺自己的战法本能即可。”

    “公子…”

    江雪闻言急忙开口,毕竟是全大陆的盛世,她可不想错过,只是话未出口便被君弈挥手打断:“不要急,你们的舞台,不在这里。”

    无视四女有些失望,遗憾的表情,君弈继续道:“何安会照顾你们的安全,但不到生死危机,他是不会出手,你们可不要心存侥幸。”

    四女互相对视一眼,知道结果无从改变,也只好行礼称是。

    君弈双目看向远处,似有灵力运动,汇聚大陆之气。

    迷灵之渊,北苍大陆的历练之地,倒是要看看这其中有什么神秘之处,险地,神秘总是让人血液沸腾,尤其是对君弈来说。

    …………

    君弈正做着安排,万宝阁也是同一般景象,只是显然气氛并不是很好,席万一脸无奈,明明躺椅都只是坐在那里,没有倚靠之地,让他的背有些不适,或者说让他身上的肉有些无从放置。

    洛玉馨正坐在一边的石椅上,气呼呼的盯着席万:“二叔,我为什么不能去迷灵之渊啊?我可是期待了很久的!”

    “这又什么期待的?不过是一个秘境罢了。”

    席万摆了摆手,点了点洛玉馨的额头:“而且你刚过年龄,去了也进不去,那有什么意思?”

    “你又敲我的头,变傻了!”

    洛玉馨一把拨开席万的手指头,有些不满又有些怀疑:“哪里有那么巧?我的年龄刚刚过了?我有那么老吗?”

    席万闻言翻了个白眼,这女人不管大小,怎么都是这个德行,普通人也就算了,你一个修炼的武者,怎么还在意这么多。

    懒得废话,席万便要舒服的躺下去晒太阳,人还没倒下,又被洛玉馨揪住,恶狠狠道:“你是不是故意骗我的?我不管,你说什么,我都要去迷灵之渊看一看。”

    席万无奈,再次坐起身子,他感觉自己的腰更疼了,不得已站起身来,活动活动身子:“真的过了,我骗你做什么?呐,前两天我送你东西,你不是还乐乐呵呵的?”

    “真是的,小孩子净胡闹。”

    说着,席万身子一顿,缓缓转过身来,看着洛玉馨,上下打量,仔仔细细的看着她的眼睛,盯得洛玉馨有点发毛,下意识的往后退了退:“二叔你,你干什么?我脸上有东西吗?”

    “嘿嘿,你这小丫头,长大了?”

    席万嘿嘿一笑,看着洛玉馨的眼神意味深长。

    “当然长大了,你是不是傻了呀?二叔!”

    洛玉馨翻了翻白眼,随意坐下,席万的样子刚刚还真吓了她一跳。

    “长大了,就有想法了,有感情了。”

    席万摇头晃脑,让洛玉馨有些傻眼,这不会是魔怔了吧?刚刚关切的问上几句,却听他又说道:“有感情嘛,这去迷灵之渊恐怕就不是为了看看吧?”

    “应该是有目的的吧?”

    席万看着洛玉馨,声音越来越小,语气也拉的越来越长,眼神也越来越暧昧。

    洛玉馨有些手足无措,结结巴巴道:“谁,谁有目的?二叔,你,你就是瞎猜,真是的,我能有什么目的啊?”

    看着洛玉馨有些手足无措,眼神遮遮掩掩的样子,席万心中好笑,长长道:“哦~~~没有目的?”

    “难道是我猜错了?”

    “当,当然是猜错了,二叔,你就是管的太多,想的太多…”

    洛玉馨连忙开口,只是话还没说完,就见席万皱着眉头,自言自语:“不是那君小子?也对,他是我的小老弟,若是馨儿对他有意思,岂不是乱了辈分?”

    此言一出,洛玉馨脸上的表情顿时一僵,话都被堵在嘴里,俏脸气的通红,也顾不得什么迷灵之渊了,跺了跺脚,便转身而走,理都没有理会席万。

    见洛玉馨离去,席万才一扫脸上复杂的表情,看着她的背影,神情凝重,口中低喃:“傻孩子,他与你不是一个世界的人,靠的太近,会引火烧身呐。”

    “飞蛾扑火,哪里有什么好结果?”

    …………

    森严的守卫,华丽的宫殿,一道人影坐于皇座之上,其下站着一男子,恭敬而立,静静的听着教诲。

    “寒儿,你这次有些欠考虑了。”

    上首人影轻叹一声,眉宇间有些担忧,看着下方的男子,他还是很满意的,为人处世少有可挑剔的地方,只是这一次却是有些冲动了。

    “父皇,儿臣有感觉,也相信他绝非池中之物。”

    男子剑眉星目,正是段佑寒,听闻父亲之言,轻声回应道:“虽然他突然现世,可表现出来的种种都非常人所为,儿臣思虑已久,才做出如此决定。”

    “可他将这大陆搅得天翻地覆,众势力目光汇聚,或许他们忌惮,也对他没有办法,可我们却是成了众矢之的啊。”

    段祁有些发愁,身为澜煌王朝的帝王从没有这么无奈过,段佑寒在宫家离去时,与君弈交谈,示好,一下子将众人目光转移到了澜煌王朝身上。

    大陆局势微妙,各大势力哪里有表现出来的那么简单?

    “父皇,儿臣相信他,各势力野心勃勃,云家更是将爪子伸向四家内部,说不得有些势力早就有所行动,只是我们还不知道而已。”

    段佑寒没有退缩,开口阐述自己的想法,语气掷地有声:“大陆争端从未停止,各大势力对澜煌虎视眈眈。”

    “我们地处边陲,能获取的资源本就不多,与其他势力相比,不过偏下。”

    段祁没有否认,四大王朝之中,他们澜煌所拥有的半块最小,不仅如此,领土之中可供武者修炼的资源更是极少,大多武者为了寻求更高的境界都离开了,剩下的要么贪图安逸,要么没有太大的野望,这么多年来,他们面对其他三王朝,及势力都是如履薄冰。

    段佑寒说着眼中光芒大作,猛地踏前一步,沉声道:“我们不能将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不能祈求,祷告他们不来打我们,只有我们自己强大,才是真的,才能更好的护佑百姓,让他们免受战乱之苦。”

    这些他又何尝不知道呢?段祁轻叹一声:“可你却是让将他们的目光都放在了我们的身上,我们的处境岌岌可危。”

    “儿臣虽与君弈交谈不深,但从他言辞态度中可以判断,此人眼光绝非北苍大陆所止,他身上偶尔流露出的气质,即便是儿臣都不敢直视。”

    段佑寒神情认真,声音渐渐平缓下来,却依然有力:“他追求的,根本不再北苍大陆,天下将乱,风尘已起,没有人能置身事外,父皇…”

    “大浪已至,不论是踏浪而起还是沉于海底,谁,都不能幸免…”

    段佑寒声音落下,宫殿之中陷入了一片寂静,段祁怔怔的看着下方站立的儿子,他第一次觉得这孩子,长大了,而且已经有了上位者的魄力。

    长风击浪涛声扬,淘尽英雄照垂云。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佛系古玩人生〕〔神医妙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