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不走剧情就要死〕〔宿主她又在崩剧情〕〔第九星门〕〔结婚是门玄学〕〔旷世宸妃倾天下〕〔我想当巨星〕〔掌家小萌媳〕〔从我是特种兵开始〕〔怪物安保公司〕〔武侠世界的慕容复〕〔陆先生偏要以婚相〕〔魔卡诸天〕〔怪物合成大师〕〔超品命师〕〔盛唐不遗憾〕〔神级狂兵〕〔我真不想躺赢啊〕〔侠女来袭:本王妃〕〔我再造了仙界〕〔侠女们的夜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二卷:八方风雨 第一百四十五章:亡火沼泽
    平原上行走四人,正是向着迷灵之渊缓缓而行的君弈,月凝烟,莫亦千和醉癫狂四人,因为带上了月凝烟,所以不得不早早出发,因为这丫头实在太贪玩了。

    这野外荒原有武者打斗杀戮,在北苍大陆并不是少见的事情,只要对自己没有威胁,也懒得去管这些事情。

    莫亦千与醉癫狂也是这个态度,月凝烟就更是懒得看了,但君弈却是微微皱眉,他从这血腥气息中嗅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

    众人靠近,平原之上,目之所及一片狼藉,地面被掀起,树木被拦腰折断,花草铺上了一层鲜血。

    土坑之中有数道人影依稀可见,只是被血泥盖上,看不真切,一边还有一只残破的鞋子静静的躺着,不远处,一人瞠目而视,眼中还流露着愤怒和不甘。

    在这中间,一道白衣男子爬在地上,光头上九个戒点香疤依稀可见。

    “空心?”

    君弈心中念头一闪,上前看去,身后莫亦千灵力一动便将这些血渍泥土震散开来,醉癫狂扶起人,正是已经昏迷的空心。

    这里有武者死亡,手段看起来极其残忍,而空心又在这里,是有人杀戮?空心又出手将对方击退,力竭而倒?

    君弈脑海中数道念头闪烁,将空心带起,到了一处幽静小溪之侧,对空心,他还是很有好感,虽然迂腐了一些,但如此正直的人或许值得他相助。

    反正带着月凝烟也需要游山玩水,多一个空心也无妨。

    君弈看着空心,莫亦千在一边陪同,而醉癫狂则是负责与月凝烟一同在这溪流旁玩耍,这个决定虽然醉癫狂很不喜欢,但君弈与莫亦千都一致认为醉癫狂需要开朗一些,而月凝烟正好符合。

    随着众人越来越靠近迷灵之渊,所能碰到的武者也渐渐多了起来,有世家公子小姐傲气前往,一路上更有奴才婢女相伴;有人衣衫褴褛亦步亦趋,脚步沉稳;也有人被追得四处逃窜。

    人生路,武者途,行于路上者,方知世间百态。

    三日清晨,草木间的露水还未散去,月凝烟在这里玩的已经没有了兴趣,正有些埋怨这空心时,他终于醒了过来。

    “呵…呼,我…这是在哪?”

    空心有些茫然,身子虚弱异常,想要支撑着起来却毫无力气。

    “不要乱动。”

    君弈轻轻开口,稍稍检查了一番空心之后才稍稍松了一口气,他现在就是身子虚弱,其他倒是什么事都没有,这才回应道:“这是在去迷灵之渊的路上。”

    “迷灵之渊…?”

    空心长出一口气,整个人放松了下来,大口喘了几口粗气,感觉稍稍好了一些才道:“多谢相救,你可知我发生了什么事情?”

    君弈眉头一皱,对空心之言有些不解,微微问道:“你当时就躺在那里,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空心强自摇了摇头,神情苦涩:“不瞒你说,先前遇上六位施主,却是拦路抢劫的,我没有什么钱财。”

    “他们觉得我骗了他们,我不想争辩,想要离开。”

    “然后…”

    说到这里,空心忽然一顿,脸上露出一丝可笑,无奈的表情,随即又深吸了一口气,才道:“然后我就失去了意识,感觉自己在做恶梦。”

    “做恶梦?”

    君弈一愣,怎么是这样?开玩笑呢?这与他所想完全不同,好端端的与别人聊天,怎么会突然之间就做恶梦呢?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空心整了整心情,身体稍稍恢复了些许,苦笑道:“所以我才想问,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我一点印象都没有。”

    君弈正在沉思,一边的月凝烟不知何时回来,听到空心的话,不由得瞪大眼睛:“不会是你失控把人都杀了,然后失忆了吧?”

    “小丫头别胡说。”

    君弈敲了敲月凝烟的脑壳,打发她离开,惹得月凝烟一阵嘟嘴,很有意见,但也没有多说,毕竟这也只是她自己觉得好玩信口之说而已。

    见月凝烟离开,醉癫狂抓着酒葫芦正要灌酒的动作突然一顿,嘴角有些抽搐,不会又要出去了吧?

    君弈回过头来,对空心歉意一笑,微微道:“小师傅还请不要在意,这丫头就是淘气,不要理她。”

    “哦,对了,你怎么会在这里?也是要去迷灵之渊吗?”

    “不瞒公子说,小僧正要前往迷灵之渊。”

    空心支撑着身子缓缓坐起,身体已经恢复了很多,行动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苦笑着摇了摇头,长叹一声:“想要渡化众人,没有实力也无人去听。”

    “正好,我们也去,不如一起如何?”

    君弈也没有觉得麻烦,便邀请空心同行,虽然在宫家之外这和尚对自己出手,但总归也没有什么怀心思,也是为了救自己。

    “那…”

    空心有些犹豫,毕竟他们二人有过些许摩擦,但看到君弈诚挚的目光,也放下心来,点点头:“给君公子添麻烦了。”

    君弈决定,莫亦千自然没有什么意见,本来醉癫狂应付一个月凝烟就觉得够麻烦了,现在又多了一个和尚。

    原本还有些不开心,但他很快便改变了想法,醉癫狂发现月凝烟似乎对这空心有些意见,自从他们一同结伴之后,月凝烟也不找自己了,反而天天烦着这和尚,这让他心头大乐,看着空心的眼神也顺眼了很多,喝起酒来也自在了许多,不像月凝烟还要拔胡子,真是气人。

    空心出家之人,本就参悟佛法,对万灵众生都极有耐心,最具包容,一个小孩子的玩乐之心,对他来说算不得什么,反而觉得有些可爱。

    一行人缓缓而行,路途之上遇到的武者越来越多,同时,平原之上的草木也开始变得枯黄,稀疏。

    随着继续深入,树木花草又忽然多了起来,只是这次的树木却是枯白干瘪,一个个伸展着枝丫,像是张牙舞爪的恐怖之物,地上的草也是枯黄,耷拉着枝叶,即便有花也是诡异的灰色。

    一股若有若无的死亡气息弥漫开来,渐渐笼罩在众人心头。

    气氛逐渐的压抑起来,就连一路上热热闹闹,爱玩爱笑的月凝烟也是沉默了下来,跟随着众人缓步前行。

    偶尔也有遇到武者追上了,都被这气氛压抑的不言不语,闷头赶路,看向陌生的人也是警惕无比。

    甚至还有先前意气风发的世家子弟,却在不远处停了下来,与家族的长老护卫产生冲突,大吼大叫。

    这压抑的环境几乎要将他逼疯,虽然来的时候有些准备,也告知过他,但在他看来,无非就是说的恐怖些让他有所准备。

    但没有想到,这竟然是来真的,没有妖兽,没有危险,却只是压抑的环境,诡异的氛围,他从来没有想过,只是这环境竟然也能将人逼疯。

    明明自己在家族当少爷,吃喝玩乐,偶尔修炼修炼,好不快哉,现在竟然要来这鬼地方,这还只是刚刚进来,鬼知道这迷灵之渊里面到底是什么?

    君弈等人没有理会,继续前进,他们的心境已经到了极为可怕的地步,莫亦千与醉癫狂恐怕都无法赶上君弈。

    月凝烟虽然看起来小,但也对这种少爷嗤之以鼻,如此心性还修炼?真是可笑至极,她甚至都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只是这环境让她不想说话而已。

    这对于空心来说就更不是问题了,佛家子弟,万邪不侵,不惧诡异,佛心坚定,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心如磐石。

    果然,随着众人深入,这片林中遇到的武者便越多,这里是一个中心点,所有的武者都从四面八方赶来,也就多少汇聚了起来。

    琉璃云谷之事虽然惹得四方注意,但很多势力都知道,那种灵物只有北苍的大势力有资格,他们拿了也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得不长久,还不如不去凑热闹的好。

    但这迷灵之渊却是人人都可参与的机缘,更是历练的好去处,传言其中有大机缘,得到者一步登天,脱胎换骨。

    有些东西他们不能去抢,得到了也无用,保不住的东西没准还会送掉自己的命,可有些东西却是可以去尝试一番,这就是为何北苍武者对这迷灵之渊趋之若鹜的原因。

    “什么时候才能到啊?”

    月凝烟有些忍不住发牢骚,心中很是不满:“这鬼地方没什么危险,就是太压抑了,一点都不喜欢这颜色,哼。”

    “再等等,看周围武者的样子,应该很快就可以到了。”

    君弈轻轻安慰,他们也是第一次来,对这迷灵之渊都不太熟悉,正好有武者前进,也就随大流了。

    听到君弈与月凝烟的话,醉癫狂抓着酒葫芦的动作一顿,这才想起来,自己没有给他们将过这迷灵之渊,顿时有些懊恼,甚至不好意思的将酒葫芦抓了下来,嘿嘿一笑:“公子,这迷灵之渊我知道一些,忘记给你们说了。”

    “什么?!!!”

    月凝烟闻言顿时大叫一声,双眼瞪圆,看着醉癫狂的眼神不怀好意:“你居然藏着掖着?你想干什么?”

    说着月凝烟缓缓靠近醉癫狂,有些抓狂的味道。

    只是醉癫狂嘴角抽搐,下意识的后退,看着月凝烟的眼神,下意识的抱住自己的胡子,竟有些委屈道:“这不怪我啊!”

    “不怪你?”

    月凝烟眼睛一瞪,恶狠狠道:“嚯,不怪你?那你的意思就是怪我咯?”

    “这,这还真怪你…”

    醉癫狂低声开口,惹得月凝烟一叫:“你说什么?”

    “还不是你一路上找我陪你玩,我哪里有心思想这个啊?”

    “你…!”

    月凝烟还想说话,却被君弈抓住,瞪了一眼,顿时脖子一缩,吐了吐舌头不再说话,只是看着醉癫狂还是不些不善,双手成拔胡子状,惹得醉癫狂一阵无奈。

    倒是一边的莫亦千看得心里大爽,这老酒鬼天天抱着酒葫芦装深沉,现在终于遇到了小克星。

    “老酒鬼,说说看。”

    上次黑袍男子前来也不过是稍稍提起,具体没有详说,他也没问,现在看来有必要了解一下这迷灵之渊。

    “咳咳。”

    醉癫狂轻咳一声,也没有卖关子,看了看这周围缓缓道:“其实这里不是迷灵之渊,我们还没有抵达。”

    君弈几人闻言眉头微皱,这里还不是迷灵之渊?难道走错了不成?

    醉癫狂见几人神色也就清楚了,指了指周围的诡异环境,轻声开口道:“这里只是迷灵之渊的外围。”

    “亡火沼泽。”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重生之明星奶爸〕〔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我的巨星老婆〕〔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