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风花月如戏一场〕〔大国重坦〕〔我家妹妹超级甜〕〔穿成反派女配她姐〕〔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墨唐〕〔我的绝美冷艳总裁〕〔盛世毒妃带球跑〕〔极品佳婿〕〔沈惜颜〕〔邪性总裁好难缠〕〔顶级高手〕〔神级狂婿岳风〕〔废婿岳风〕〔一世豪婿岳风〕〔千叶咸鱼传说〕〔上门赘婿岳风〕〔王者废婿岳风〕〔紫玉公司岳风〕〔一世豪婿岳风柳萱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二卷:八方风雨 第一百五十一章:血陨断杀
    “哇,原来这就是亡火森鳄的肚子里啊?”

    月凝烟四处走走,看着远处身下的景色眼睛发亮,深吸一口空气中的香甜:“没想到还挺漂亮的嘛?”

    原本众人的心境已经调整了过来,尤其是李淮,赵阡两兄弟,现在听到月凝烟的话顿时崩溃,脸又绿了起来。

    君弈摇了摇头,也没有多说什么,随即目光流转,缓缓看向四周,目之所及都是一片郁郁葱葱的绿色,涓涓流淌的小溪,肆意玩耍的低阶妖兽。

    一切看起来都是极其的和谐。

    目光再远一些,隐约可以见到一座山头高耸而立,其上还有些密密麻麻的小黑点,聚成一团一团的,而绿叶薄舟所行的方向正是那里。

    君弈眼睛微微眯起,思索着来时的一切经历,李淮与赵阡好奇的看着下方四周,这么高他们还是第一次看,月凝烟小口微张,眼中满是兴奋。

    “迷灵之渊,看来这绿叶薄舟的目的地就是那里了。”

    …………

    一处茂密的树林之中,溪流湍湍,弱小的妖兽警惕周围,小心翼翼的行走在这林中,寻找自己的猎物。

    偶有气息浮动,妖兽便受到惊吓,退后开去,躲到提前已经准备好的庇护之所,良久才探出头来,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周围,没有动静,这才探出身子。

    有危险气息突然出现,还没有来得及缩回,却被一只爪子摁在地上,动弹不得,随即被提起,一张大嘴出现在面前,缓缓靠近,妖兽崩溃,心中绝望袭来。

    “嗤。”

    一道剑芒掠过,骇然气息瞬间拂过,那妖兽吓得身躯僵硬,不敢动弹,一抹温热的感觉撒在自己的脸上,身躯缓缓倒下。

    下意识的睁开眼睛,却见抓住自己的妖兽双目眯起,还透着喜悦和欣喜,只是却没有了生命的气息。

    妖兽没有细想,慌忙挣脱,逃回自己的避难之地,活着就是天大的幸福了,哪管他人死活?而且对方还是要将自己吞下。

    与此同时,一阵破风声疾驰而来,数道强横气息降临。

    一黑衣男子嘴角染血,身上气息凌乱,却没有丝毫慌乱,眼中神色冷冽,向着前方急速而逃,其身后还跟着数道身影,气息强横,非但没有落下,反而双方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

    “该死!”

    黑衣男子心中低喝,不断思索着逃离的方法,但这里是迷灵之渊,虽然地方不小,但也不大,既然他们敢对自己下手,肯定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

    若是有其他人在此,看到这男子定会认识,澜煌王朝太子段佑寒,谁能想到,他竟然正在被人追杀。

    “无用的挣扎。”

    身后武者讥讽一笑,脚下速度徒然加快,几个闪身便逼近了段佑寒。

    “可恶。”

    段佑寒感受到身后气息的逼近,心中不甘,若是能出去必要将他们碎尸万段,自己堂堂澜煌王朝太子竟然被人逼到了如此地步。

    “澜煌王朝太子?”

    追杀的武者越来越近,眼中神情冷冽,甚至还有些狂热,那可是北苍大陆赫赫有名的人物。

    有澜煌王朝在其身后,何人不是对其毕恭毕敬,若是在平常,自己都恨不得巴结巴结,即便当一条有用的狗,也是不错的出路。

    可现在,谁能想到这澜煌太子就在自己的屠刀之下,而且还能欣赏到他挣扎,求生的乐趣,人生当真奇妙。

    “真的就这么死了吗?”

    段佑寒心中咆哮,双目都有些泛红,他不甘,武者之间,一阶之差便是天差地别,更别说他如今不过武君中期的实力,却是被三名武君后期的武者追杀。

    “跑?”

    忽然,一道冷哼声传来,同时一股巨大的力量轰击在段佑寒的后背,整个人被轰飞出去,砸在前方巨大的树木之上。

    顾不得身上的痛楚,段佑寒身周气息一震,持剑横在自己身前,警惕的盯着这三个追杀而来的武者。

    三人落下,将段佑寒围在中间,不着急动手,而是戏谑的看着他。

    毕竟杀一个王朝的太子,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传出去可是轰动北苍的大事情,平常人想都不敢想,而他们三兄弟却是做了,不好好记下这场景,以后可是要后悔的。

    “到底是谁让你们来杀我?”

    段佑寒沉声开口,体内却暗自调息,他知道不能将希望寄托在他们身上,肯定是不会放自己走的,等支援赶到一切就好办了,现在要做的就是尽量拖延时间:“他给你们多少报酬,我翻三倍,澜煌王朝太子的话,你们应该知道绝不会有假。”

    “三倍?”

    三人眼睛一亮,只是中间为首的武者却是恢复下来,冷声道:“嘿,缓兵之计,你当我们是傻子吗?”

    “你的人到了,我们三个还能活吗?”

    段佑寒没有慌乱,注视着这男子微微道:“你放心,这东西就在我身上,只要我安全,便会立刻给你。”

    “哦?是吗?”

    三人闻言一愣,随即脸上的笑意弥漫,像看傻子一般,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这,这太子还是个傻子?”

    “不错不错,亏我们还大费周章,以后说出去都有些丢人了。”

    三人表情夸张,左边那武者强忍着笑意指着段佑寒说:“那我们就更不能放你了,杀了你,不就是我们的了吗?”

    “不杀你,以后谁知道会不会再找我们麻烦?澜煌王朝的太子啊?你以为是开玩笑的?真是,你这脑子也能当太子?”

    听着三人的嬉笑数落,段佑寒愤怒异常,脸上都有些通红,只是这表情刚刚浮现,又淡了下去,嘴角一弯,露出一抹冷笑:“是吗?真是愚蠢。”

    此言一出,三人的笑声戛然而止,他们就算是傻子也知道事情不对劲,为首武者抽出长刀低喝一声:“杀了他,免得夜长梦多。”

    段佑寒看着持刀而来的三人,脸上笑意更甚,眼中意味深长:“这恐怕,是有些晚了吧?”

    三人闻言双目一缩,灵力澎湃而起,便要将段佑寒击杀,此时这家伙的样子让他们感受到了些许慌乱。

    只是刀未落下,却在段佑寒身前停滞,一股强横的气息从段佑寒体内扩散而出,将三人震开,突然的变故,让三人脸色大变,段佑寒却是缓缓抬头。

    “轰!”

    狂暴的灵力威势掀起阵阵风浪,尘埃四散而去,段佑寒身上的气息节节攀升,已经渐渐超越了武君中期的威势。

    “他,他要突破了。”

    “可恶!!!怎么会这样?”

    “不行,不能让他突破,必须杀了他,否则真的就麻烦了。”

    三人稍稍商量,再次提刀而杀,武君后期的灵力威势完全释放,似乎要将段佑寒湮没在其中。

    “太晚了。”

    一道低沉的声音传出,段佑寒身上攀升的气息也同时戛然而止,渐渐平缓下来,看着袭杀而来的三人,段佑寒心中冷意大盛。

    一言而出,手中长剑反握,横斩而去,速度之快,灵力之强远胜先前,一个小境界的突破,带来的蜕变是巨大的。

    “混蛋!”

    为首武者低吼一声,三人灵力涌出,也是反手而杀,刀口舔血之人,哪里有一个是简单之辈?

    “轰!”

    双方灵力碰撞,短暂僵持便爆裂开来,将那三人震退几步,脚下一跺,定下身形便警惕而视,脸上略有难堪,没有想到竟然真的出现了意外。

    这巨大的威力将段佑寒更是横推而出,靠在身后的大树上才停了下来,一口逆血反涌,脸色苍白。

    虽然突破了武君后期,但毕竟时间尚短,还未稳固境界,而且已经负伤,对方还是三名武君后期的强者,如此,已经是尽力了。

    “真是让人意外。”

    为首的武者稍稍扭了扭脖子,脸色阴沉,手中握着刀缓缓而来:“你居然在这个时候突破,不过也无碍,一个刚刚突破的小子若是从我们手中逃了,那也就不用活了。”

    “多说无益,不能再让这小子找到机会。”

    右侧武者也是微微点头,眼中有些忌惮,毕竟是王朝太子,在这北苍大陆顶尖的势力,一旦逃脱,天涯海角都没有自己的容身之处。

    “你们也太小看我了。”

    段佑寒抹去嘴角的鲜血,眼中闪出一抹狠辣之色,能在众皇子之中脱颖而出,没有手段,没有胆识,焉能成大事?

    看得见的血不可怕,看不见的血才让人畏惧。

    “哼。”

    三人冷哼一声,没有言语,灵力缠绕刀身,脚下更是灵力喷发,速度徒然提起,三方同杀,不准备留一点机会。

    “真以为我好欺负吗?”

    段佑寒低喝一声,将长剑抬起,放手垂直而落,同时双手伸出,置于双面剑刃之上,由剑尖而始,缓缓抹过。

    随着长剑插入地面,剑身已经被鲜血染红,在阳光的映射之下,闪烁着妖异的色彩,段佑寒两只手掌中间,躺着长长的血痕,鲜血滴落,发出细微的“嘀嗒”声响。

    这突然的行为甚是诡异,让三人毛骨悚然,心底有些寒意升起,但现在已经顾不了那么多,即便拼的重伤,也要将其斩于此地。

    “澜煌秘术。”

    段佑寒眼中血芒闪烁,将染血的双手合于胸前,一抹模糊的剑突兀出现,此剑通体血红,其上凛冽的杀意和磅礴的血腥让人颤抖,但同时,段佑寒身上的气息也是蓦然衰弱,身上皮肤似乎都有些苍老。

    三人心头颤抖,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还有如此手段,但看其消耗,很显然也是强弩之末了,如今,只能拼胆色了。

    段佑寒眼中漠然,看着三人犹如冰冷的尸体,手掌微动,身前血剑猛地一颤,忽然化为一滩血水,一道低沉的冷声从段佑寒口中传出:“血陨断杀。”

    一言而出,段佑寒身前血如泉涌,猛地疾射而出,丝丝鲜血化为细小的剑体掠向三人,杀意弥漫,浓郁的血腥气息瞬间铺满了整个林间。

    “小心。”

    三人转攻为守,这无数血剑极其细小,但其上威势却没有丝毫衰减,不敢大意,持刀横劈,震开些许血剑。

    但血剑数量极多,回守瞬间,数道剑痕已经出现在三人身上。

    “啊!”

    有人痛呼一声,脸上神情狰狞,但来不及管身上的伤口,血剑又再次涌到了身前。

    “老大,老三,杀了他!”

    只听那左侧武者一身大吼,整个人无视密密麻麻疾射而来的血剑,居然挺立在两人身前,用身躯挡住了血剑。

    “噗!”

    段佑寒口中鲜血喷吐,身前血剑瞬间溃散,气息萎靡跪倒在地。

    这血陨断杀本就是澜煌皇室最后背水一战所使用的武技,需用武者自身鲜血为引,换句话说就是透支生命,毕竟人在绝境之时,生死难料,这种时候了,谁还管得了这些?

    只是段佑寒境界尚浅,如此武技对自身消耗极大,能撑起这数息已经极为不易了。

    “老二!”

    “二哥!”

    那两名武者见此双目瞪圆,眼中透着血红,慌忙上前,老二却已经没有了呼吸,眼睛瞪大,其中还有些许担忧,至死,他都还在为自己的兄弟着想。

    “我…要杀了你!!!”

    那老三双手颤抖,一把抓起地上的长刀,心中的悲伤,愤怒根本无法压制,现在段佑寒又已经没有丝毫反抗之力,这武者正要冲上前去,却是一股磅礴的灵力压下,将其定在了原地。

    “怎么?这里这么热闹?”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穿越位面的魔方〕〔都市最强弃少〕〔明朝败家子〕〔神医妙相〕〔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神豪赘婿〕〔诸天万界最强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