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王宠妻:神医狂〕〔农门辣妻:将军追〕〔齐昆仑破军〕〔齐昆仑全文免费阅〕〔齐昆仑小说免费阅〕〔齐昆仑〕〔棋门阵师〕〔重生之我是天下第〕〔从九叔电影开始为〕〔男主叫齐昆仑的小〕〔弑神之王〕〔唐悠悠〕〔庆春令〕〔妃你勿嗜〕〔穿书后我嫁给了男〕〔战少,一宠到底!〕〔他比我懂宝可梦〕〔我在聊斋写小说〕〔足球之只手遮天〕〔万年只争朝夕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二卷:八方风雨 第一百六十二章:宫阙巨门(三更)
    君弈喉咙微动,将这碗汤一口饮下。

    月凝烟张了张嘴想要劝,但没有说出,只是看着他将手中的碗缓缓从嘴上取下。

    老者见此眼中似有光芒闪过,和蔼温情的脸上徒然一抖,随即消掩下去,再无一丝情绪波动,就如最初所见,那一个普通的老头。

    二丫掩嘴轻笑,脸上的笑意更加明显,眼中却有一抹复杂,似是松了一口气,又似乎是凝重,怀疑。

    随着时间流逝,君弈手中的碗缓缓放在桌上。

    一股奇妙,朦胧之感在其身周渐渐萦绕开来,君弈微闭着眼睛,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恍惚之中。

    白雾,谜团,漩涡,一道道奇妙的线条,一股股温润的气息在其体内交汇,发生着细微的改变,君弈就如同一条小鱼,在自己体内的每一处地方遨游。

    血肉在蠕动,经脉在跳动,识海丹田正在颤抖,一切似乎都在改变,却又似乎什么都没变。

    那一点点的变动,一丝一毫的揉合都在君弈的眼中演变,从无到有,从开始到结束,从创造到毁灭,似乎经历了沧海桑田,千百万年的岁月一晃而过,又似乎这只是一瞬间,庄周一梦。

    不知过了多久,君弈缓缓睁开眼睛,眼眸更加清澈,也更加沉稳,只是坐在那里,面带微笑,脸上一片温润,却给人一种压抑,臣服的感觉,这是上位者的威严。

    君弈轻吐一口浊气,体内灵力稍稍调动,便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畅快之感,身躯轻盈,头脑通灵,整个人仿佛升华了一般。

    虽然没有突破,但君弈却实实在在的感觉到了实力的增长,这是一种质变。

    见到君弈醒来,月凝烟放松了下来,虽然只是一瞬,她却似乎感觉自己度过了无数岁月,心中有一种莫名的恐惧。

    “多谢老爷子。”

    君弈起身躬身行礼,眼中透着感激。

    “无妨。”

    老者微微摆手,似乎只是做了一件稀松平常之时,示意君弈坐下,这才轻声道:“你们来这里,是发现自己变小了吧?”

    “是啊,是啊!”

    月凝烟闻言眼睛一亮,连连开口,她可是闷坏了,虽然气氛和谐,但总觉得有些异样:“老伯伯,你知道怎么恢复吗?”

    “被那些可恶的小虫子俯视的感觉实在是太差劲了。”

    月凝烟开口抱怨,虽然她觉得好玩一些,但她是鸾灵螭鲤,体内有着圣兽的血脉,这种变化随着时间的推移让她心中难以接受,这是作为高等妖兽的抵触。

    “自然,这只是地域的限制罢了。”

    老者轻笑着点了点头,指了指屋外一个方向:“你们出去顺着这条路一直走,待看到一座巨门,从那里走出即可。”

    二丫闻言却是一愣,柔声开口道:“你们出去可要小心,外面有很厉害的妖兽,切不要大意。”

    “多谢老伯伯,多谢二丫。”

    月凝烟嘻嘻一笑,心中顿时开朗起来。

    “老爷子,叨扰了这么久,我们也该告辞了。”

    君弈缓缓起身,对老者行礼,他听出了其言中逐客之意,没有在意,只是感激道:“你我初次相逢,却给了我这么大一份礼,真叫弈该如何报答?”

    “萍水相逢便是有缘,你我之间自有定数。”

    老者轻轻摇了摇头,轻笑着开口,神情越发的和蔼,见君弈似乎还想说什么,却是没有给他机会,继续道:“若是日后再有机会相见,那时或许会有事拜托于你。”

    君弈一愣,微微点头,没有再说话,从这一句话中他已经听出来了很多信息,这老者似乎就是在这里等他。

    “晚辈告辞。”

    君弈行礼而退,拉着月凝烟出了草屋,向着老者所指的方向缓步而去,再也没有回头。

    这突然之行,让月凝烟有些诧异,但没有多问,哥哥该说的时候,自然会解释,不说,即使问了也是白费力气。

    老者走出草屋,原本佝偻的身躯缓缓挺直,那浑浊的双目却已无比明亮,其中深邃似有天地乾坤,脸上带着些许笑意,抚须而立,静静的看着君弈的背影,越走越远。

    二丫站在老者身侧,那幼小的身躯舒展开来,娇好的面容清丽柔雅,身姿绰约,丰韵娉婷,端的是一绝世女子。

    “爷爷,你觉得他怎么样?或者是那一位?”

    二丫看着君弈的背影,眼中神色复杂,声音都有些低沉。

    老者面带笑意,眼中有光芒闪过,但最终都是叹了一口气,轻声道:“他们…不知,不知啊。”

    老者声音飘渺,不知何时起雾,将两人的身形遮隐而去,消失在了茫茫天地之间,没有了踪迹。

    …………

    森林小路,两道人影正缓步而行,正是君弈与月凝烟。

    月凝烟看着君弈,神情纠结,想要说话却又担心打乱君弈的思绪,最终还是没有忍住,拉了拉君弈的袖子,停了下来:“哥,到底怎么了?从老伯伯那里出来,你就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呼!”

    君弈轻呼一口气,舒展了眉头,轻声道:“不知道,他实在是太神秘了,我觉得…”

    “他好像是在专门等我们。”

    “等我们?”

    月凝烟一愣,有些诧异,微微道:“在这迷灵之渊的秘境之中?在这每次都会变幻地域的奇异所在中,准确知道我们要在哪里出现而等着?”

    “虽然匪夷所思,但我的确有这种感觉。”

    君弈轻轻点头,心中有些混乱,甚至有些恐惧,即便是他九世天罚,家族巨变中身死的那一瞬间,都没有过这种感觉。

    一个初次相见的老头,一口奇异的锅,一碗似有似无的汤,自己是一个极其警惕的人,竟在这老者面前乖巧的像个稚子。

    不是君弈不反抗,而是他的心居然不反抗,或是不敢反抗,潜意识中对这老者都没有丝毫防备,这感觉就好像如何防备都没有用。

    既然如此,一个如此恐怖的强者,其言外之意自己竟然似乎还有可以帮到他的事情。

    到底是什么?因为那一碗汤吗?

    不,是半碗!!!

    君弈双目一缩,他想起来了,想到了为何会怕,为何会放不下,因为有人也喝了那碗汤,那老者要等的,不是自己,或者说并不单单是自己,还有一个人,在他之前,也喝了那碗,同样的汤!

    这一念头从心底而起,君弈整个汗毛竖立,身躯僵直在了原地,他似乎发现了什么,似乎触及到了什么,但又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现,什么都没有感觉到。

    “哥哥,哥哥?”

    月凝烟拉了拉君弈的衣袖,神情畏惧,眼神都有些瑟缩。

    此时的君弈实在是太过于吓人,原本好好的样子,突然双眼瞪大,脸色惨白,额间更是冷汗直流,将身上的衣衫都打湿,身躯甚至都有些颤抖。

    这般模样,可是月凝烟从未想象过的。

    “呼!”

    君弈眼瞳抖动,轻吐一口浊气,盘膝而坐,双目闭上,调整着自己的心态,缓和自己的情绪。

    一股清凉之感从君弈识海之中蔓延而出,传遍其四肢百骸,血肉胫骨,整个身躯之上都附上了一层清绿之色,看起来生机勃勃。

    君弈识海,洛妃所在之处,其身后巨大的树木正轻轻拂动,一缕缕清绿之色正是从这树身之上扩散开来,传入君弈体内。

    随着这股生机涌入,君弈渐渐冷静了下来,心中的杂念也挥散而去,气息渐渐趋于平稳。

    月凝烟看着君弈身上的变化,这才放松了下来,拍了拍胸脯有些后怕,如此样子,实在是像极了沉入心魔。

    君弈睁开眼睛,情绪恢复,看了看一边担惊受怕的月凝烟歉意一笑:“抱歉,刚才想的太多了。”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月凝烟连连开口,眼睛还一眨不眨的盯着君弈,仔细打量,发现确实是恢复了,这才道:“刚才可是吓死我了。”

    “只是钻牛角尖罢了。”

    君弈苦笑一声,便与月凝烟继续赶路,还要离开这里,去寻找勾天果,只是刚刚进入,这迷灵之渊给他的惊喜实在是太大了。

    既然想不明白,君弈也没有再去折磨自己,九世轮回,他以为自己复仇将潜于黑暗之中,亲手了结家族血仇,我暗敌明,他可以轻松折磨。

    但现在,似乎有一双无形的大手想要掌控自己,这让君弈有些危机感,他喜欢将命运掌控在自己的手中,如今事情变得越来越有趣了。

    识海之中的那颗大树,君弈从来都没有刻意去管它,这是洛妃在进入自己识海中时便带着的东西,可以说是她赖以生存的本源,再者虽然不知其来历,但却可以滋养君弈识海,亦是君弈神识强大的原因,这次脱险,更是体现了它的作用,终于让君弈对它也起了兴趣。

    合计着这些复杂的事情,君弈与月凝烟终于看到了老者所说的那道巨门。

    “这,这就是那巨门?”

    月凝烟一呆,看着眼前这所谓的巨门有些发懵。

    这哪里是什么巨门?所谓巨门倒更像是三根赤红色的圆木,随意搭建而成的东西,只是中间横着的那根木头上,在正中央歪歪扭扭的刻着两个字:巨门。

    想必这就是巨门的来历了吧?

    君弈忍不住轻笑一声,心情好了很多,但随即又想起那二丫所说的话:外面有很厉害的妖兽。

    很厉害的妖兽?

    君弈微微摇头,抓着月凝烟便一步踏入。

    这分明只是一座简陋可笑的木头框架,却在君弈一步踏入其中之时,轻轻波荡起来,天色渐渐阴沉,一座座赤红色的木门凭空出现,又组合而起。

    一座威严赤红色的巨大宫阙之门矗立眼前,黑暗之中,一双猩红的眼睛缓缓睁开,淡漠的看了过来。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真不想继承豪门〕〔我的毒功已天下无〕〔都市之战神无双叶〕〔九境之主〕〔死对头忽然拐我去〕〔逐月剑之夜小鱼〕〔黑化夫君又在装可〕〔名门影后靳总别傲〕〔诸天万界之见证者〕〔亿万萌宝:总裁夫〕〔慕医生,你老婆又〕〔娇妻捧上天〕〔我有一座赶海屋〕〔从特种兵开始的神〕〔我宅在家里成世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