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初婚有刺芭了芭蕉〕〔开局十连抽然后无〕〔度恶〕〔无上帝道〕〔阴诡见闻录〕〔签到从捕快开始〕〔穿书后我对反派大〕〔这个系统有点肝〕〔诸天冥海〕〔薄爷的心尖宠又跑〕〔西风醉花阴〕〔穿书之男主修仙小〕〔重生九零小哭包〕〔大佬从不吃软饭〕〔村姑是反派〕〔护妻夫君不迟到〕〔足坛最强王者〕〔都市超级天帝〕〔我成了全能圣人〕〔今夜星辰似你小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二卷:八方风雨 第一百六十五章:王阶长刀(三更)
    月凝烟刚刚爬起来,灰头土脸,嘴角还留着些许鲜血,听到天兵雷虎的话顿时心神一松,虽然这天兵雷虎不太讨自己喜欢,但换个角度一想,以后天天骑着他,好像也不错。

    天兵雷虎一言而出,身体都瘫了下来,它没有想到自己有朝一日竟然会与一个人类签订生死契约。

    “呼!”

    君弈轻吐一口气,脸上刚刚放松,伸手便准备立下生死契约,只是这手还未收回,身躯却是突然一僵。

    其身周那股威严霸道的气息忽然一颤,震散开来,消散于空气之中,与此同时,君弈体内的气息也是快速消退,恢复到了武君后期的境界。

    不仅如此,君弈身躯也是虚弱下来,脸色顿时苍白。

    这不是关键,关键是他与天兵雷虎还未起生死契约,而且这手还在天兵雷虎的脖子之上按着。

    月凝烟脸色一僵,呼吸都不敢大口去喘,躺在地上的天兵雷虎则是缓缓睁开了眼睛,目光深邃。

    一时间,场中的气氛忽然僵硬,时间都仿佛停止了下来。

    没有多想,君弈强撑着身体一按天兵雷虎的身躯,猛地翻身而下,虚弱的身躯竟直接摔倒在地。

    “哥哥…”

    月凝烟见状脸色一变,慌忙上前,将君弈扶起,同时体内灵力涌动,警惕着一边的天兵雷虎。

    “这下…有意思了。”

    天兵雷虎口中轻语,缓缓起身,抖了抖身子,居高临下,俯视着君弈与月凝烟二人。

    “你想做什么?”

    月凝烟娇喝一声,眼睛瞪着天兵雷虎毫不退缩:“别忘了,你可是答应我哥哥了,你不会是想反悔吧?”

    “哼。”

    天兵雷虎冷哼一声,眼中光芒一凝,一股危险的气息缓缓溢散开来,君弈先前虽然打的厉害,但却重在压制,毕竟天兵雷虎的身躯极其坚硬,此刻与月凝烟,倒是还有一战之力。

    硕大的虎目从月凝烟身上移开,看向一边的君弈。

    君弈没有说话,神情平淡,同时凝神静气,恢复着体力,也沟通着体内识海洛妃,若是天兵雷虎真的要出手,只好让洛妃出手将其击杀了。

    “踏…”

    天兵雷虎猛地向前一步,便到了两人身前,月凝烟身躯紧绷,却是被君弈一把抓住,目光死死的盯着那双虎目,洛妃出手,趁其不备,只需一击。

    “你放心。”

    天兵雷虎深吸一口气,双目中的血色渐渐收敛了下来,盯着君弈一字一句道:“我天兵雷虎虽是妖兽,但我等妖兽却更重承诺,与你们狡诈的人类可不一样。”

    此言一出,君弈与月凝烟同是一愣,但却没有完全放松。

    “来吧。”

    天兵雷虎嘴角露出一抹讥讽,张口一吐,一颗蓝黑相间的圆丹便出现在两人身前,这圆丹之上还闪烁着风雷之威,妖气弥漫,正是他的妖丹,随着妖丹吐出,天兵雷虎的气息也有些萎靡,毕竟这妖丹是妖兽全部的修为所在,极其重要。

    君弈见此一愣,没有想到这天兵雷虎竟是真的信守承诺,不由得完全放松,心中又有一抹愧疚之意。

    “怎么?要起生死契约就快一点。”

    天兵雷虎见君弈良久都不动,有些不耐烦,身侧月凝烟也是有些着急,伸手抓了抓君弈的胳膊。

    君弈轻笑一声,挣扎着坐起,看着天兵雷虎微微道:“收回去吧,这生死契约就算了。”

    天兵雷虎闻言一愣,有些没有反应过来,月凝烟则是有些着急,连连开口道:“哥哥,你说什么呢?”

    君弈摆了摆手示意月凝烟不要开口。

    曾经君家之变让君家一代霸主腹背受敌,曾经被家族一手提起的世家附庸,也在那一战反水,这让君弈对一切身边的人都少了些许信任。

    在他看来复仇必须要成功,自己孤身一人,被人愤恨也好,失望也好,没有真心对待也好,这些都没有关系,因为他不在乎。

    洛妃与君弈之间虽然有情,或有洛妃体质问题,或有信任所在,都用锁神锁在互相牵制;为君弈鞍前马后,出生入死毫无怨言的莫亦千也是被其先下束缚后制禁神,即便是醉癫狂或者江雨四女也是一般。

    甚至对身侧的月凝烟,他多少都有些保留。

    但这些时日,自重新修炼开始,渐渐的,君弈发现要掌控别人,似乎并不需要什么手段,或者说感情就是最好的手段。

    他可以感受到莫亦千的真心,月凝烟的关心,洛妃心底的倾慕,即便是付出仅有的神识之体都在所不惜。

    以前君弈多少都有些想到,但都下意识的回避,今日,天兵雷虎分明可以一爪拍下,将自己杀死,从此天高海阔。

    但啊还是信守了承诺,妖兽尚且如此,自己君家君弈,竟都没有做到。

    天兵雷虎一言一行如暮鼓晨钟,让君弈震耳发聩,清醒了过来,仿佛打破了心灵枷锁,整个人都轻松了起来。

    君弈脸上挂着笑意,温润亲和,看着天兵雷虎的眼神真挚道:“生死契约就算了,如果你愿意,如我先前所言。”

    “五年,五年之后你我再无束缚,若五年之内我死,你也不用为我报仇,天地之大,任尔遨游。”

    天兵雷虎看着君弈,一时间安静了下来,脸上的表情渐渐收敛,月凝烟想要开口,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

    她感觉到君弈变了,一下子似乎通透、亲切了起来,曾经虽然对自己也有关心,但多少有些无法靠近的感觉,现在那层感觉却是完全消失了。

    “好,五年就五年,我天兵雷虎说话一言九鼎。”

    天兵雷虎沉声开口,眼中再没有轻蔑,讥讽,看着君弈终于有了些不一样的感觉,这个人类似乎值得信任。

    君弈不善言辞,只是轻轻一笑,冲着天兵雷虎微微点头:“先恢复伤势吧,消耗有些大了,莫要留下隐患。”

    言罢,君弈彻底放松,没有对天兵雷虎有任何防备,开始恢复,先前天罚鬼陵天穹之上的一缕气息对他身躯的负荷有些严重,而且那神秘老者的汤和天穹之上吸纳的火中之物对自己的身躯也有些许改变,这些都要仔细体验。

    天兵雷虎看了看君弈,好一会才转身爬下,静静修养,心中多了一分微妙的感觉,似乎多一个人一起修炼,一同行动,可能也会不错。

    月凝烟见其休息,也稍稍松了一口气,对这天兵雷虎还是有些忌惮,不知怎么的,这是从心底来的反应,有些微妙。

    时间在流逝,巨大宫殿空间之中,君弈三人正修炼修养,恢复自身的消耗,一番大战着实有些吃不消。

    不知过了多久,君弈身体恢复,但却无法探查到那碗汤,与天穹吸扯入体的火中之物给自己带来的变化,只知道自己很健康,甚至实力都有大幅度的增强。

    没有结果,也就没有再浪费时间,君弈微微睁开眼睛,却见天兵雷虎与月凝烟早已经醒了过来,正百无聊赖的呆着,只是月凝烟有些不喜欢天兵雷虎,离的远一些。

    见君弈醒来,两人的目光汇聚而至。

    “哥哥,你没事了吧?”

    月凝烟上前查探,感受到君弈体内平稳,甚至已经到了突破的临界点,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没事。”

    君弈看了看天兵雷虎,对其善意一笑,目光落在其后方,那柄曾经插在火焰之内,地上的王器之上。

    “那是一段蝎尾。”

    天兵雷虎似是知道君弈所想,沉声开口解释:“是金焱猊蝎的蝎尾,不知是被谁锻造炼器之后成就了这把王器。”

    “虽然是下品王器,但却并不输一般的上品王器。”

    君弈闻言眼睛一亮,缓缓走到近前,却见这蝎尾微微弯曲,呈长刀状,通体赤红,刀身之上印刻着一只通体燃烧着金色火焰的蝎子,似是活着一般,爬在这长刀之上。

    这便是金焱猊蝎,没有一般蝎类妖兽的阴毒,却带着一股暴躁,刚正之感,刀身之上的威势果如王器一般,凛然傲气。

    “好刀!”

    君弈轻轻开口,眼中透着些许欢喜,自己不用刀,但却似乎与莫亦千有些相配。

    “你收取了那火焰,或许可以试试看。”

    天兵雷虎轻轻开口,它是妖兽,崇尚自身的力量,自然不喜用这身外之物,提醒道:“不过你要小心,这刀可非同一般,其上似有金焱猊蝎之灵。”

    “哦?”

    君弈闻言眼中光芒一闪,没有丝毫犹豫,一把便抓在这长刀之上。

    月凝烟与天兵雷虎都是屏息凝神,小心戒备,时刻准备救人,但让众人诧异的是,这把刀很是顺利的就被君弈抓在了手中,没有丝毫意外出现。

    月凝烟看了一眼天兵雷虎对其有些怀疑,不说月凝烟,就是天兵雷虎也是一呆,没有想到竟是这一幕。

    “这?这是怎么回事?”

    天兵雷虎有些发懵,顿时坐不住了,脚下一踏便到了君弈身侧,探着大脑袋过来,仔细的打量,同样的,没有发现任何奇怪之处,就是没有反应,与他说的危险,什么金焱猊蝎之灵都没有关系。

    这让天兵雷虎有些尴尬,月凝烟倒是得意起来了。

    君弈皱了皱眉头,抓着这把长刀,总感觉缺了些什么,随意一挥,却是如切薄纸一般,便轻松的插入了地面,十分锋利,不可否认,这绝对是一把好刀。

    想了好一会,君弈挥动着长刀的手忽然一顿,眼睛微微眯起,他心中有了一个猜测。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九境之主〕〔我真不想继承豪门〕〔我的毒功已天下无〕〔诸天谍影〕〔烬神纪〕〔网游之匠神之路〕〔团宠大佬一心只想〕〔亿万萌宝:总裁夫〕〔重生九零辣妻追夫〕〔重生青梅逆袭记〕〔都市之战神无双叶〕〔斗罗之天使与堕落〕〔二次元选项系统〕〔千尘无双〕〔蚀情为婚:娇妻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