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陈华杨紫曦〕〔总裁老公惹不得〕〔慕霆萧宋星辰〕〔狂龙在都陆枫纪雪〕〔婚婚欲睡:顾少,〕〔暗黑破坏神之毁灭〕〔席爷每天都想官宣〕〔重生六零好时光〕〔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婚婚欲醉:顾少,〕〔医品至尊〕〔封少的掌上娇妻〕〔DOTA2之翻盘〕〔茅山鬼王〕〔穿越从武当开始〕〔玄门妖王〕〔带着系统来大唐〕〔穿成偏执九爷心尖〕〔星空大海之王座〕〔我媳妇是当红演员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二卷:八方风雨 第一百七十章:流言之始
    君弈乘天兵雷虎飞驰而下,越靠近那山峰所在,树木愈加茂盛,地上的花草开的格外诱人,飘出的花香让人沉醉。

    众人抵达,月凝烟从天兵雷虎的背上翻身而下,与董文雪,石墨渲一同打量着周围,好奇的看着,同时也警惕着四周,小心有什么意外发生。

    相比月凝烟等人,袁彭就有些难受了,落地便被天兵雷虎一把抛在地上,很是随意,直到撞在树上才堪堪停了下来。

    但也来不及抱怨,脸色惨白着翻身而起,爬在一边的地上疯狂的呕吐起来,分明是一武灵初期的武者,现在却如此可怜。

    君弈站在天兵雷虎身前,细细的看了看周围,却发现这里没有一只妖兽,森林寂静的让人害怕,清风微拂,偶尔有树叶吹动的声音,让人才免去枯燥。

    看着这情形,君弈忍不住皱了皱眉头,似乎这地方确实要诡异一些,看来这山峰之中的百花元乳并不好取。

    不止是君弈,就是其不远处的董文雪与石墨渲也发现了此地的不同,这一月来,她们两人都是在森林之中,虽然不至于亡命逃窜,但漂亮的女子总是引人注意的。

    森林里小心躲藏,倒是让她们两人对森林生存,布局多少了解了一些,虽然偶尔会遇到僻静之处,但如眼前森林,没有一丝响声的还是第一次见。

    而且回想来路,这里树林茂密更盛,但人却越来越少,偶尔见到一两人,都是在向外移动,起初还觉得是赶路没有多想,但现在看来,似乎别有问题。

    “哥哥,这里有些不对劲。”

    月凝烟走到君弈身边,指了指周围,将三女商量的想法以及分析都说了出来,君弈也是微微点头。

    “君,呃…君公子……”

    袁彭哭丧着脸,捂着胸口强压下心头的难受,走上前来。

    月凝烟见他过来,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有些嫌弃的捏起了鼻子,还抬手轻轻扇了扇,似乎是嗅到了呕吐的臭味,有些反感。

    袁彭见此倒没有难堪,只是稍稍后退了几步,他毕竟是散修,见识过了太多形形色色的武者,也经历了太多的为难鄙弃。

    “烟儿!”

    君弈眉头一皱,对月凝烟的行为有些生气,武者或者说人,除了那些丧心病狂之辈,任何人都应该有自己的尊严,都应该被尊重,武者世界弱肉强食,没有约束,实力为尊,自己心中更应有一杆秤,否则这与那些人又有何区别?

    月凝烟见君弈有些生气,不由得后退一步,吐了吐舌头,却是感觉两人关系更亲近了一些。

    袁彭轻咳一声,看到君弈的样子心中有些暖意,更有些感慨,对他更有了好感。

    “百花元乳所在,你可记得地方?”

    君弈看向袁彭,轻轻开口,对他来说,这百花元乳不过是顺手为之,他要做的就是完成眼前事,然后得到勾天果。

    三宗四家四王朝的武者都进入了其中,虽然这迷灵之渊的地形每次都会变幻,但他们的信息很明显要多一些,至少在判断勾天果所在之地上,有些独特的记载。

    “百花元乳便在此山之中,但现在却不是进入的时机,还需静待几日。”

    袁彭有些不好意思,随即解释起来:“这百花元乳需在每月十五,百日浩阳正中之时才会出现。”

    “哦?”

    君弈目光一凝,仔细看了看这袁彭,忽然想起一件事情。

    迷灵之渊地形变幻,连北苍大陆三宗三家四王朝都没有什么确切的消息,这山匪散修怎会如此清楚的知晓?

    “这山中有百花元乳以及关于此灵物的信息,你是从何而知?”

    君弈沉声开口,细细打量着袁彭的表情,希望能从中得出些许信息来。

    “这…”

    袁彭神情有些变幻,显然有难言之隐,君弈也没有催促,好一会,袁彭才定了定神,咬牙开口道:“这是我匪寨之中上辈人留下来的。”

    “他祖上与我家都是同村邻家,后来乱世避祸,逃了出去,一起成立了这匪寨,多年前他们也曾进入了这迷灵之渊,在其中发现了百花元乳。”

    君弈等人没有插嘴,静静的听他所言,有前人之鉴,自己就会少一分危险,任何时候都不能大意。

    “百花元乳每月十五日中之时都会出现,只是量的多少会有差别,这,取决于…”

    袁彭说着有些难以启齿,神情更是挣扎,有些不情不愿,但在君弈几人的注视下,还是咬了咬牙,轻叹一声道:“取决于这山周围死去的武者和妖兽的数量。”

    “这是什么意思?”

    董文雪闻言一愣,有些没有理解。

    石墨渲也是轻轻开口,有些好奇的问道:“什么叫取决于死去武者和妖兽的数量?这不是百花元乳吗?与人,与妖兽有什么关系?”

    “这…”

    袁彭有些语塞,无奈道:“其实我也只是猜测,家中长辈也没有多言,或许在十五正午之时就明白了。”

    众人见袁彭也不像是在隐瞒,更不愿多说,便没有再问,只是找了个地方小心的休息。

    君弈深深的看了一眼袁彭才微微转身,看向高耸的灰白山峰,整体看去,确实如他所言,这是一座似藤蔓围起的山,各种陡峭的山岩又形成了一朵朵的山石之花,只是这些灰色的山岩看在君弈眼中有些奇怪,但却说不上到底奇怪在哪里,没有想出结果,也就不再多想,只需要等待时机到来便是。

    天兵雷虎也是找了一个清幽的地方,呼吸着新鲜的空气,享受着非同于宫殿中暗无天日的自由。

    月凝烟三女则是四处玩乐,少女的心性在有了同伴之后发挥到了极致,而君弈则是体悟着身体的变化。

    正在君弈等人修炼之时,关于他们的流言却是漫天而飞,四处传播开来。

    “听说了吗?那君弈可不得了啊!”

    “君弈?就是那个北苍大陆年轻一辈第一人?他又怎么了?”

    听到有人问话,周围的武者汇聚而来,一个个竖起耳朵仔细的听着,那武者见状,叉腰而立,清了清嗓子,很是得意道:“怎么了?嘿!你们不知道哇,他可是在这迷灵之渊中得到了一把货真价实的下品王器!”

    此言一出,可把众武者惊得够呛,如平地起惊雷一个个目瞪口呆,好久,才有人开口,不确定的问道:“什么?下品…王…王器?”

    “你以为呢?”

    那武者得意非凡,神气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他得了呢。

    “这,这怎么可能?”

    有人不信,开口惊叫一声,怀疑道:“肯定是以讹传讹,哪里有什么王器?真是可笑。”

    “放屁!你别不信,那把王器长刀可是很多人都见到了!”

    那武者见有人质疑,顿时破口大吼:“那无华门,你们多少有听说吧?”

    “那少门主,华意远就是贪婪那长刀才死的!”

    众人闻言,顿时有人插嘴问道:“你是说那君公子出手将其斩杀了?”

    “怎么会?”

    那武者一撇长袍,竟是站到了高出,绘声绘色道:“那君公子是什么人?何等气量?见华意远上前质疑,人家压根都没理,是他咄咄逼人,君公子都没有计较。”

    众人看得认真,只见那武者眉头一皱,学模学样:“只是看了一眼华意远,不耐烦的抬手就将那长刀扔了出来,插在地面上道:王器有灵,有缘者得之。”

    “嘶!”

    场中武者闻言倒吸了一口凉气,有人羡慕,也有人怀疑问到:“他就不怕有人抢?能这么大方?”

    “嘿,还怕有人不抢呢!”

    那武者斜着眼看了一眼那说话的武者,不屑道:“那君公子胯下可是骑着一头霸道的武灵境界的妖虎啊,那妖虎长得威猛雄壮,背生双翅,隐有风雷之威,谁敢抢?你敢吗?”

    被指到的武者都是慌忙摇头,开玩笑,这迷灵之渊中妖兽极强,同等境界根本不是对手,还收服武灵境界的妖虎?这不是扯淡呢吗?

    “这,吹牛,那君公子再强怎么可能收服一只武灵境界的妖兽?”

    有人顿时不信,一脸嫌弃的看着那武者,惹得一众人点头附和,应声称是。

    “爱信不信!”

    那武者也没有争辩,不耐烦道:“你们还听不听了?”

    “听听听,快说快说!”

    “王器是什么?那真是叫人眼红的紧呐!当时一下子就乱成一团。”

    那武者闻言得意,继续道:“华意远这小子可是真不怕死,一马当先,一把便抓住了那长刀。”

    “你们猜怎么着?”

    听到此处,众人都是不自觉的屏息静听,见他又不说了,顿时催促道:“你他娘的别卖关子,再不说,我们可就动手了。”

    见众人群情激愤,听到了关键点,那武者连忙赔笑,继续道:“华意远还没来得及高兴,一只巨大的烈焰蜘蛛从刀中出现,一口就将其吞了下去!”

    “吞?吞了?”

    众武者一惊,华意远他们可知道,虽然那小子嚣张了一些,但境界可不低。

    “那可是烈焰所化,直接就被吃掉了,只剩下一些残肢断节被吐了出来。”

    那武者没有理会他们惊呼,继续道:“接着,张口一吐,烈焰所过之处,靠近的武者都是皮开肉绽,白骨森森呐,自此,再无人敢上呐!”

    场中武者听着面面相觑,想象着你画面,都觉得有些惊恐,那么多武者竟没有一个讨得了好。

    “你们可知君公子如何?”

    那武者见众人目光看来,又是得意一笑,学着样子随意坐在地上,淡然道:“看来此刀与尔等无缘。”

    “你们猜最后如何?”

    众人静静听着,闻言顿时齐刷刷的摇头,场面很是壮观,只见那武者故作淡定,抬手一招道:“回来吧!”

    “只见那君公子话音一落,那烈焰蜘蛛顿时消散,王阶长刀又乖乖的飞了回去,落在君公子的手中了,最后未曾看场下武者一眼,乘妖虎携美踏空而去,啧啧…”

    “啧啧!”

    众武者听着,不由得都是砸了砸嘴,犹如身临其境,好不痛快,过去好一会还有些意犹未尽,偶尔闪烁的目光中透着些许向往、崇拜之色。

    而那说书之人,却不知何时已经溜了下来,更不知从哪里又出来了一人,两人勾肩搭背偷笑着离去。

    若是君弈等人在此,等会认出,这两人正是他们随手带上的李淮与赵阡。

    tart="_bnk" css=”linkcontent”>” tart="_bnk">http://m.cmxsw.</a></a>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九境之主〕〔我真不想继承豪门〕〔诸天谍影〕〔我的毒功已天下无〕〔网游之匠神之路〕〔亿万萌宝:总裁夫〕〔重生九零辣妻追夫〕〔烬神纪〕〔重生青梅逆袭记〕〔斗罗之天使与堕落〕〔团宠大佬一心只想〕〔道家祖师〕〔二次元选项系统〕〔千尘无双〕〔从绝地求生开始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