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西游之问道诸天〕〔龙虎香江〕〔在偏执帝少心尖儿〕〔我和相公都重生了〕〔超级小神医〕〔老婆大人有点拽〕〔剑道第一仙〕〔最后一个嫌疑人X〕〔言灵女〕〔赘婿出山〕〔我只有两千五百岁〕〔谁敢说我是女配!〕〔给残疾大佬撒个娇〕〔人生记录事务所〕〔魔痛〕〔我捡到了南天门〕〔史上最强开局〕〔我跟他们有仇〕〔领主之诡秘世界〕〔穿成六零娇气小福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三百三十二章:送你去死
    林间静谧,万籁俱寂。

    若不是时有落叶轻拂而下,这空间似乎都静止了一般,白衣少年身躯前倾,脸上还挂着诡异的微笑,只是对面的少年目瞪口呆。

    少年怎么都没有想到,眼前看起来文质彬彬,正义凛然的白衣少年郎,竟会说出这般不要脸的话来,简直...

    太合他心意了。

    在其身侧地上,少女却是花容失色,面色惨白,谁成想心中刚刚升起的那一抹希望的火星,竟就这般熄灭了。

    果然,外界武者没有一个好东西。

    一时间心中的绝望,愤怒,悲苦冲涌上来,少女看不到希望,也找不到前路的方向,满心悲戚,为的是一族的绝境。

    “好,说的太好了。”

    少年口中大喝,脸上笑容荡起,竟是主动收起了武器,上前拍了拍白衣少年的肩头,朗声道:“你小子很对我的口味。”

    “苍炎宗,荆焱!”

    “嘿嘿,散修,君弈。”

    那白衣少年闻言也是将大刀收起,乐呵呵的笑着,心头似有些豪情荡起,也没有隐瞒自己的名字。

    只是这两个字传出,却是荆焱与少女同时色变。

    “君弈?”

    荆焱眼中怒火咆哮,几乎在君弈口中声音传出的瞬间,长剑出鞘,冰冷的杀机如潮水席卷,奔腾倾覆。

    “铮...”

    寒光长剑,凛然杀意。

    君弈只觉眼前光芒一闪,一道冰冷寒锋便要贴至脖间,甚至刺的他皮肤略微生疼,但其自始至终却是未动,任由其砍杀。

    “铮...”

    剑锋轻颤,荆焱抓着长剑抵在君弈的脖间,却是停了下来。

    “你为什么不出手?”

    荆焱目光闪烁,一个武帅中期的武者,即便与他相差两个大境界,也绝不可能没有还手之力,更何况他还没有动用全力。

    “为什么出手?”

    君弈耸了耸肩,似是很随意,并不怎么在乎,好笑道:“荆兄弟显然是认错人了,又没有要杀我的意思,何必再生误会呢?”

    “你怎么知道认错人了?”

    荆焱眉头皱起,眼睛死死的盯着君弈,不放过他脸上的丝毫表情,尤其是眼神,人的眼睛往往是最诚实的。

    “因为你没有全力出手。”

    君弈轻笑一声,倒也没有隐瞒心中的看法:“你虽然愤怒,但显然还有所保留,至少对我有一丝疑虑,最重要的是...”

    “我对你没有恶意。”

    “为何?”

    荆焱上下又仔细的看了看君弈,并没有看到那日数人身上熟悉的影子,不由得再次开口确认。

    “因为你是苍炎宗的人,而我正好又与苍炎宗有联系。”

    君弈开口同时,手在腰间一抹,取出了一块青玉牌子,抬手便很是随意的扔了出去。

    “啪!”

    荆焱伸手,将那块青玉牌子抓在掌中,顿时入手清凉,随即目光流转,轻轻一看,只是这一看,却是双目骤缩。

    “你与柳旭是什么关系?”

    “好兄弟咯,不然这牌子能在我手中?”

    君弈随意开口,神情一如既往的平和,看都没有看脖颈处的长剑,似乎没有放在心上,直接无视。

    “原来是这样。”

    荆焱微微点头,手中光芒轻闪便将长剑给收了起来,脸上笑容再现,略有些抱歉道:“是我误会兄弟了,一时间听到这个名字着实有些神经紧张。”

    正说着,荆焱也

    将青玉玉牌还给了君弈,他可不敢像君弈一般扔出去,柳旭的地位可远不是他能比的。

    否则以他的性格,怎么可能向君弈低头,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没事。”

    君弈微微摇头,脸上神情不变,笑意温润。

    “这少女...”

    荆焱回头,看了看地上脸色灰暗的少女,略微有些犹豫,稍稍盘算便咬了咬牙轻声道:“既然君兄弟也喜欢,如今倒是巧合,便是赠予兄弟了。”

    “是吗?”

    君弈双眼一亮,甚至有些迫不及待的搓了搓手,稍作犹豫便踏前而去,径直走到了少女身前,蹲下细细观看,口中还不时发出些许赞叹声。

    荆焱见此心中暗骂君弈道貌岸然,装的倒是个正人君子,可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默然的看着。

    君弈背对荆焱,目光闪烁的看着少女,眼底渐渐阴沉,隐有血色浮现。

    “君兄弟,可还满意?”

    荆焱见君弈迟迟不动,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忍不住开口提醒。

    “不错,不错,真是极品!”

    君弈砸吧着嘴缓缓站起,走到荆焱身边,却是一把将其肩头揽住,活像一对好兄弟,同时伸手拍了拍荆焱的胸口,微微道“这番大礼,兄弟受之有愧啊。”

    “君兄弟这是哪里的话?”

    荆焱脸上神情一凝,似有些不悦:“你我兄弟一见如故,我又一时昏了头对兄弟出手,心中有亏,这女人又算的了什么?”

    “没想到啊没想到,今日竟是遇到了知音啊!”

    君弈目光闪烁,神情激动难耐,随即又肃然认真起来:“不行,我绝不能让兄弟吃亏,这礼不能白受。”

    “不用,不用,这...”

    荆焱一愣,有些没有回过神来,下意识就想拒绝,却又被其拦下:“你若是不受,就说明你没有拿我当兄弟!”

    “好好好,我收还不行吗?”

    荆焱见君弈如此坚持,甚至还有要翻脸的样子,顿时耐不住磨答应了下来,同时也有些好奇,心道能与柳旭为友的人,拿出手的东西应该不会太差吧?

    “不愧是好兄弟!”

    君弈拍了拍荆焱的肩头,口中淡淡道:“那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也没有什么太麻烦的,你一定要好好收下。”

    “这是什么东西?怎么君兄弟说的这么严肃?搞得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荆焱心中轻跳,听君弈这么说,更是好奇难忍,眼神不断的瞟向其腰间储物袋,要不是他背景未明,他都想要直接动手抢了。

    “嘿嘿,这东西可不是送给一般人的。”

    君弈意味深长,脸上温润的笑意更加浓郁,只是眼中的寒意却是渐渐暴涨,在其耳边低声道:“那就是...”

    “送你去死!!!”

    “你...”

    一言而出,荆焱目光一跳,心头徒然有寒意喷涌,下意识想要出手,但却被一股森然黑雾给完全笼罩了起来。

    “轰!”

    黑雾降临,漫天咆哮。

    一时间风起云涌,林间树木崩碎飞散,那少女也被眼前的一幕惊住,有些茫然的看了过来,但随即眼露讥讽,还有一抹快意闪现,狗咬狗,最是让人欣喜。

    “嗤...”

    忽然,黑雾涌动,不过一息时间便收拢起来,君弈身形显露,只是脸上温润的表情已经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则是一抹冰冷。

    甚至连脸上容貌都发生了变化,相比先前来,少了几分软和,

    多了几分坚毅,却是进行了易容。

    少女见此有些不解,盯着君弈的目光微微发怔,不知为何,在君弈身上,有种让她十分亲和的感觉。

    “呼...”

    黑雾消散,君弈漠然而立,在其眼前的便是荆焱,只是如今的他被君弈捏着脖颈,脸色通红,没有一丝抵抗的能力。

    “你,竟然是你!”

    荆焱声音嘶哑,双手抱着君弈的胳膊,眼中杀意弥漫,同时又有些惊异,他没有想到眼前人的易容,竟骗过了自己。

    “让你失望了吗?”

    君弈口中声音平淡,甚至还有些冰冷,漠然道:“不,你见到我应该很开心,毕竟抚羽山庄的死,可是与我有关。”

    “你......”

    荆焱双目骤缩,眼中满是不可思议,挣扎的惊吼道:“不可能,你不可能知道,不,燕空?难道是他?”

    “你还不算太蠢!”

    君弈声音讥讽,也没有否认,毕竟荆焱可能活不到传信回去了。

    在荆焱踏上七绝楼后不久,燕空便将消息传入了玉简中让君弈获悉,以免出现差错,倒是巧得很,进入盘锁城没多久,便遇到了荆焱,毕竟苍炎宗的衣衫还是很好认的。

    “放,放了我...”

    荆焱咬牙开口,此时呼吸都有些困难,强撑着挣扎道:“我是苍炎宗长老苍广易的亲传弟子,只要你放了我,我绝不会追究,而且...而且还会给你巨大的报酬,保管让你满意。”

    荆焱言语间目光闪烁,此言虽是恳求却半真半假,抬出苍广易也是为了震慑君弈,因为天域世家宗门的天才弟子,大多都会被长老种下神念灵影,这算是最后保命的机会。

    北苍大陆时,君弈便是因此而未杀燕空。

    “巨大的报酬?”

    君弈口中喃喃言语,目光平淡,从中看不出丝毫喜怒来,随即微微道:“有些人的结局一旦注定,就没法改了。”

    言语间,君弈手上用力,狠狠的捏着荆焱,竟是没有动用灵力,欲使纯纯力量将其捏死,算得上是残忍了。

    “嘿,咳咳...你以为,能杀了我吗?”

    荆焱脸上狞笑,非但没有因为君弈的杀心而恐惧,反而还有些得意,甚至眼中红芒中,有着嗜血杀戮的快感。

    “轰!”

    荆焱声音落下,只听一道巨大的轰鸣声从其体内响起,磅礴威压随之扩散,一瞬便让君弈横推开去,几近奔溃。

    只见荆焱身周空气扭曲,一道道诡异的灰色线条在空中浮动,接着缓缓汇聚,竟开始凝缩起来,一股超越了武相境界的威压从中扩散而出。

    同时,扭曲的周空与线条相合,缓缓露出一道人影来,数丈之巨,白须轻扬,正是苍炎宗长老苍广易。

    “放肆!”

    苍广易身形显露,怒目圆瞪,口中爆喝间王阶威压笼罩而下,似要将君弈压垮崩溃,骇人之极。

    “竟敢对我徒儿出手,不可饶恕!”

    神念灵影幻化显身,这是强者的神识留影,存有其至强一击,口中咆哮间风云涌动,一道巨大的剑影汇聚而起,散发着冰冷的杀机,直斩向眼前渺小的君弈。

    “轰!”

    周空颤栗,漫天呼啸。

    磅礴的威压横推四方,冰冷的剑刃杀机凛然,竟是直直向着君弈涌去。

    只是威压降临,君弈竟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似是被眼前威势吓傻了一般,连呼吸都有些平缓。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佛系古玩人生〕〔神医妙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神豪赘婿〕〔诸天万界最强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