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宋婉〕〔陈建国〕〔这个明星有些咸鱼〕〔诸天演道〕〔我给曹操献仙药〕〔魔王不必被打倒〕〔洪荒之瘟疫漫天〕〔传奇1997〕〔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穿越星际妻荣夫贵〕〔被大佬们团宠后我〕〔开局便联系上了仙〕〔听说娘娘是小作精〕〔超品渔夫〕〔皇上,本宫很会撩〕〔贞观俗人〕〔鬼手医妃:摄政王〕〔重生之都市仙尊〕〔无敌至尊太子爷〕〔旧日主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三百三十三章:血魂傀儡
    长剑断空,威盖八方。

    武王境强者一击,足以令风云激荡,苍广易冰冷的剑威杀机,几乎将君弈血液凝结。

    那地上瘫坐在一边的少女目光颤抖,在这威压下连呼吸都有些不顺畅,脸色惨白,冰冷无色,只是下一刻,这威压气息竟完全消失,让她一阵轻松。

    突然而至的轻松,让少女微愣,眼眸下意识抬起,目光颤抖的看向眼前。

    只是映入眼中的,却是一面漆黑冰冷的巨门,其上黑雾翻涌,阴森浓郁,其中似有阴魂咆哮,鬼灵挣扎,一张张狰狞的面目在其中交相闪现,让人毛骨悚然。

    “铮...”

    巨门开启,森然黑雾滚滚涌动,却是将那骇人剑威迎入其中,消失不见,似石入大海,连一丝浪花都没有翻起。

    “这不可能!”

    苍广易身形虚影上目光凝缩,眼前那巨门中竟给他一股心惊的寒意,几乎同时,一道漠然冰冷的声音突兀响起。

    “镇压!”

    君弈眼中黑芒闪烁,口中轻言间周空一片寂静,似是陷入了诡异的静止中。

    荆焱与苍广易的灵影惊异莫名,双眼齐齐颤抖,在两人瑟缩的瞳孔中,只见巨门中黑雾轻颤,有一竖着的黑芒徐徐出现,漠然的盯着两人。

    在黑芒出现的一瞬,其中黑雾汇聚,凝化寒芒爆射而出,刹那间天地一色。

    “呼...”

    下一刻,有微风轻拂,君弈身后漆黑巨门幻化黑雾,接着便迎风轻浮,缓缓没入了其体内,消失不见。

    林间一片安静,只有两人轻微的呼吸声,犹如惊雷炸响。

    “噗通!”

    荆焱身躯挺直,双目呆滞着直直向后倒去,冰冷身躯再无丝毫生机,连那苍广易的神念灵影也消失不见。

    “这...怎么可能!”

    少女目光发怔,死死的盯着眼前君弈背影,身躯不自觉的颤抖起来。

    她无法理解眼前发生的一幕,一个武帅中期的武者,竟有诡异手段挡下了武王境强者的神念灵影,而且还将其击杀抹去,简直是天方夜谭。

    可这匪夷所思的一幕,却是真真切切的出现在她的眼前,由不得她不信。

    原本她还想要趁机逃离,只是没想到一切竟结束的这么快,让她来不及反应,也远远出乎了她的预料。

    如今只余君弈一人,少女看着他挺拔的背影,非但没有轻松,反而愈加畏惧,只是心头却难掩一抹平和涌现。

    “你是君家的人吧?”

    君弈没有回身,只是淡淡的开口,平静的声音在其耳边缓缓响起。

    “明知故问!”

    少女秀眉微微蹙起,开口回应的同时也在暗暗恢复体力,寻求一线生机,等死,不是她的作风,她还有很多事想要去做。

    “你叫什么名字?”

    君弈回首,少女这点小把戏自然逃不过他的眼睛,却是没有点破,因为他心中的疼惜,犹如刀绞。

    “君惜画!”

    少女没有隐瞒,她也想好了,只要君弈问,她就答,能拖延点时间总是好的。

    “君惜画...”

    君弈口中轻轻低喃,眼神恍惚,隐隐有些痛苦的神色闪现而出,似是在呓语,下意识继续道:“如今族中的族长是谁?”

    君惜画神情微怔,闻言眼中掠出一抹异色,心中不解,若是能进入盘锁城,定是前来杀戮历练的,怎会不知君家如今的族长?

    同时,君弈眼中那痛苦的神

    情映入瞳中,君惜画心中竟有阵阵莫名的心疼,眼角泛红,不自觉的想哭。

    君惜画长长的睫毛轻轻颤抖,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似乎在君弈面前无法抗拒:“君...君伏空!”

    “轰!”

    君惜画一言而出,却见君弈双目猛然瞪大,狂暴的威势骤然扩散,似乎有些紊乱。

    “君伏空!”

    君弈声音颤抖,一个略有些模糊的身影渐渐出现在眼前,那是一个不论什么时候脸上都挂着笑容的胖子,一个和声细语的胖子,一个无欲无求的异类,没有想到如今的族长竟成了他。

    一时间,君弈目光呆滞,眼神虚幻,似是陷入了幻境难以自拔,而其眼前君惜画却是咬了咬牙,豁然起身,手中寒芒凌厉,竟是直取君弈胸口。

    “砰!”

    冰蓝闪烁,无可硬撼。

    君惜画双目轻颤,手中掌刀停滞,惊见一道闪烁着冰蓝色的墙壁突兀的出现在了君弈身前,那明亮的墙面还倒影着她的身形。

    “找死!”

    冰冷声扬,杀机笼罩。

    君惜画猛然回身,只见一抓着酒葫芦的男子正立在她身后,一双泛着冰蓝色的眸色,没有一丝情绪波动,冰冷的让人害怕。

    其周围冰璃轻浮,闪烁着点点冰蓝色的光芒,美轮美奂,寒意彻骨。

    “好了。”

    一道淡漠的声音传出,冰蓝墙壁应声而碎,君弈又再次恢复了往日的平静,连他也没有想到,自己心中的心结竟会有如此魔障,其心境根本不足以平息。

    莫亦千一言不发,安静的立于君弈身后。

    醉癫狂闻言微微颔首,眼中冰蓝光芒渐渐消退,漫天冰璃也是随之散去。

    君弈这才看看向眼前茫然无措的君惜画,带着不容置疑的语气开口道:“带我们去君家族地。”

    “不可能!”

    君惜画猛然摇头,咬着牙神情坚定,眼中甚至有死志显现。

    “你别无选择!”

    君弈口中淡淡言语,眸中神情意味深长:“若是你不带我去,你会后悔的。”

    “呃?”

    君惜画闻言一怔,却是想了想,微微挣扎了几息,便点了点头,有些无力的开口道:“好,我带你去。”

    此言一出,莫亦千与醉癫狂的眉头顿时皱起,没想到她会答应的这么快,莫不是卖主求生?但此前暗中观察,她似乎并不是这样的人。

    “不过我有个条件。”

    君惜画想了想又继续开口,神情严肃非常:“你们不能靠近我,要与我保持一定的距离,不能让族人看到我与你们在一起,否则我就算死也不会带你们去。”

    “走吧!”

    君弈微微一笑,对其心中想法了然于胸。

    “哦...”

    君惜画见君弈答应的爽快,微微一愣,心中有些莫名,随即踏前而行,只留下一道叮嘱:“你们跟着吧,记住你们答应我的。”

    言语一出,君惜画身形闪烁便进入了林中,很快就消失不见,君弈三人也跟了上去,一如她所言,远远的吊着,保持适当的距离。

    “公子,此女是不是别有打算?”

    莫亦千不是傻子,自然看出其中有些不对,试探着开口,也想早做些准备,以免出现意外。

    “小丫头心中的算盘倒是不少。”

    君弈轻笑一声,经历了刚才的蜕变,心境又增长了很多,看着前方林间模糊的身影,对莫亦千与醉癫狂两人轻道:“不

    过是血魂傀儡罢了,小把戏。”

    莫亦千与醉癫狂闻言互相对视,不由得面面相觑,醉癫狂一脸茫然,莫亦千似乎是有些印象,但却记不太清楚了。

    “断杀神识,以血为引,附妖物身,做傀儡局。”

    君弈却是没有隐瞒,两人都是自己身边最为亲近之人,没有什么不可说的,便将此法解释了一下。

    意如其字,便是以大毅力撕裂自身神识,逼吐体内精血,附着妖兽灵怪身上,让其从气息上完全同化,引开敌人,从而保全自己,算是君家唯一一个逃生的武技。

    “此武技非同寻常,一旦祭出便会损伤根基,几乎无法恢复,所以此武技在君家几乎无人修炼,秉持信念:愿战死,不苟活。”

    “这,分明是逃命的武技,竟是如此狠辣。”

    醉癫狂口中轻叹,眼中有些难以置信,这哪里是逃跑?分明就是断送生机,莫不是有人以为逃跑后就无人追杀了?

    非但如此,自己逃离后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当真是比送死还要难受。

    “话不能这么说。”

    莫亦千轻轻摇头,算是想了起来,神情严肃,沉声道:“正因为有了这个绝命的逃跑武技,才让君家断绝逃跑,以战求生。”

    “在绝境中突破,置之死地而后生,这就是我君家的信条。”

    君弈口中轻言,言语间隐隐有些感慨,也有些落寞。

    千年时间,虽让他诡异重生,给了他复仇的机会,但同时也让他不敢轻易涉险,不敢去赌,甚至连出手都少的可怜,只为求稳,曾经霸道绝伦,纵横天域的样子,他都快忘记了。

    “来了!”

    正说着,君弈眼睛一亮,身形却是徒然加快,莫亦千与醉癫狂也是踏步跟上。

    只见远处,君惜画周身血光环绕,神识涌动,隐隐有两道虚影交相重合,其手中掌刀寒芒闪烁,正咬牙抬手,欲劈斩虚幻。

    “啪!”

    只是在其掌刀落下时,一只大手从侧身伸出,将她的胳膊死死的抓住,轻笑道:“血魂傀儡,你的把戏不用玩了。”

    “你...”

    君惜画脸色难看,只感觉自身的气息被压制,威势消退,同是武帅中期的境界,她竟没有丝毫还手的能力。

    “你背信弃义!”

    君惜画脸色青白,盯着眼前君弈口中愤怒厉喝,同是心中惊异,此人竟连血魂傀儡都知道,而且还能准确的捕捉时机,让她武技崩溃。

    “好了,别废话了,走吧。”

    君弈放开君惜画的手,指了指前方,轻笑道:“不要再耍花样了,盘锁城再开,武者蜂拥历练,你怎知族地无恙?”

    “闭嘴!”

    君惜画闻言脸色一变,咬了咬牙有些不甘,但却又无能为力,随即眼露狠色,体内提气而涌,竟是反冲丹田。

    “轰!”

    只是这时,一股大力从君惜画身后传来,汇着磅礴的灵气,狂暴的涌入体内,竟是与其丹田相合,将其灵气冲散抚平。

    如此突然一幕君惜画神色呆滞,甚至都忘了动作,任由君弈操控者自己的灵气施为,那熟悉的气息,温热的血液,让她几近失控。

    良久,君惜画才颤抖转身,呆滞的看着近在咫尺的君弈,眼中满是不可置信,再无一丝质疑,丹田灵气相合,除同宗同源外绝无可能。

    “你,到底是谁?”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真不想继承豪门〕〔九境之主〕〔团宠大佬一心只想〕〔我的毒功已天下无〕〔都市之战神无双叶〕〔死对头忽然拐我去〕〔逐月剑之夜小鱼〕〔黑化夫君又在装可〕〔名门影后靳总别傲〕〔诸天万界之见证者〕〔亿万萌宝:总裁夫〕〔慕医生,你老婆又〕〔娇妻捧上天〕〔我有一座赶海屋〕〔从特种兵开始的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