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三百三十六章:一个和尚
    冰冷的声音回荡林间,只是众人眼中所见,却是满目血腥。

    林间,君寒烟身后血影似是嗜血一笑,眼中冰冷徒然闪现血腥,两束冰冷的血芒爆射而出,与斑斑阳光映射相合,似是将天穹都染成了血红。

    “嗡...”

    血眼光芒震颤周空,几乎瞬间便碰触到了那斩天刀威,滔天祸浪,只是刹那间,血芒竟直接将那威势震散,摧枯拉朽。

    刀威、祸浪几无挣扎,瞬间淹没在血芒中,不仅如此,血芒再前涌去,竟直射典令,尉海阳两人,威势不变。

    “不好!”

    两人见此双目骤缩,心头骇然,没有想到这血影眼中爆射而出的血芒竟是这般厉害,但两人终非凡人,一瞬便调整了过来。

    “斩风霸刀!”

    典令手中大刀翻转,身后刀芒虚影闪烁,迎着眼前血芒便是狠狠劈斩,似欲将这血芒一分为二。

    其身侧尉海阳不言不语,但周围水雾汇聚,凝化狂潮,显化一巨大凶鲸,口中巨型水滴,直轰血芒,甚至身躯速度不减,摆尾狂行,欲毁身而阻。

    “轰!”

    双方二者狠狠轰击,狂暴的威势席卷浪潮,竟是将周围武者逼退数丈,眼露骇然惊色,威势竟足以比拟武相中期。

    “嗤嗤...”

    人影闪烁,四方极退。

    狂潮中,数道人影倒飞而出,典令与尉海阳神情凝重,衣衫略有破损,稍显狼狈,尤其律秋珊更是凄惨,惨白的脸上血染嘴角。

    “嘶...”

    可众人目光汇聚,反观君寒烟,却是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见其神情平淡,不过衣衫落尘,英姿不减,飒爽依旧,顿时高下立判。

    “烟姐干的漂亮!”

    君信晖大叫一声,狰狞的脸上目光闪烁,略有些许得意之色,只是一言而出,其口中鲜血再次溢出,如今却也是顾不上了。

    君寒烟冷然一笑,也不去理会,只是讥讽的看着三人:“此次年轻一辈来人,就是你们几个蠢货吗?”

    “找死!”

    典令脸色难看,没有想到君寒烟竟强到如此地步,他们三人联手,都无法与之一战。

    “不要再有所保留了。”

    律秋珊轻声言语,眼中的冷色让人心头发寒,甚至隐隐有一股疯狂的意味。

    “数年所学,只为今日一展。”

    尉海阳眼中光芒大作,口中沉声凝喝间,眼眸似有海啸涌动,波澜浩荡,似要倾覆天地,其身后也渐渐显现异象,壮阔狂放。

    “愤怒?如此也称得上是愤怒?”

    君寒烟见三人威势攀升,不由得眼中光芒大作,身周颤动的血雾也是更加骇人,只听一道寒声扬起:“寒烟不才,只不过凝聚如此命相,但即便如此,也足以让你们见识见识什么叫做怒血暴君!”

    “轰!”

    一言而出,君寒烟身周血腥竟有些失控,浓郁狂暴的血腥气息汇聚交融,在其身后凝聚显化,那血雾人影再次显现,身形竟有些清晰起来。

    “杀!”

    典令,尉海阳与律秋珊三人见此心神轻颤,在这威势浪潮下,他们心中竟生出了一抹窒息感,不由得口中怒吼,威势齐出。

    一时间,刀影呼啸,海浪翻涌,其中还有一条散发着冰冷杀机的阴白长鞭,正在搅动风云,狠狠的抽打鞭击而下。

    三种攻伐,三方威势,齐齐笼罩而下,杀机凛然,没有留一丝生机。

    只是面对如此攻势,君寒烟眼中非但没

    有一丝畏惧,反而隐有一丝让人毛骨悚然的兴奋,正在汇聚显现。

    君寒烟身形未动,其身后血影却是威势狂暴,滔天冰冷的杀机,足以让人丧失灵智的血腥,四散喷涌,横推八方。

    同时,三人杀伐降临,刀威鞭影,滔天狂浪却是将此血腥威势横击推开,直杀君寒烟。

    正在此时,君寒烟脚下微动,却是踏后一步,身躯微微压下,抬掌握拳,凝神沉目,一道冰冷声音从其口中缓缓传出。

    “暴君一怒,血祭大地。”

    一言而出,君寒烟握拳狠狠轰出,其身后血影威势更甚,巨大的血拳似要将空间都打出个窟窿,漫天血光直接将三人威势淹没。

    “轰!”

    狂浪滚滚,血腥四溢。

    巨大血拳横推四方,竟是将三人攻势直接震散,摧枯拉朽,直冲着三人轰鸣而去,这股威压竟与武相中期一般无二。

    “不可能!”

    律秋珊口中大叫,眼中满是不甘,愤力的抵抗着,只是她的威势与这血拳相比,犹如斑驳星光,何如皓月?

    尉海阳脸色难堪,倒还算是沉稳,周身海潮弥漫,护佑自身,欲求一线生机。

    只是典令就有些不堪了,面对如此血拳,已经神情大变,面无血色,身躯瑟缩着口中凄惨大吼:“师兄救我!”

    众人闻言目光轻颤,齐齐看向天穹,惊见一道身形凭空踏出,背负长枪,面色不善的看着下方典令。

    “无用的废物!”

    男子口中厉喝,手中长枪却是直刺而出,犹如怒龙出海,猛虎下山,寒芒幻化枪身,斜插地面,竟是将那血拳阻挡了下来。

    “哼!”

    男子神情得意,似是在预料之中,但下一刻却是脸色冰寒。

    “铮,铮铮...”

    血拳狂暴,金戈摇曳,那一长枪竟在那血拳的轰击下难以抵抗,似要崩裂飞散,让其心生怒火,同时又有些惊异,一个武相初期境界的武者,竟能爆发出如此威势。

    “你们还在等什么?”

    男子持枪而出,踏步寒芒奔腾,同时口中怒吼,音浪滚滚四散。

    “轰!”

    金戈枪芒狂扫而下,蕴有一往无前威势,竟是将那血拳直接抵住,从枪尖处裂出道道细密纹路,瞬间崩碎。

    “哼!”

    男子手持长枪负背在后,目光冷冽的盯着眼前烟尘,心中怒火翻腾。

    “着什么急?你这不是可以吗?再说了一个武相初期的小妞也需要这么劳师动众吗?你也太看得起她了吧?”

    “不错,历明远,不是我说你,你这咋咋呼呼的性子要改一改了。”

    “巧了,我也是这么觉得。”

    天空中有轻松嘲笑声缓缓传出,在众人目光惊疑的注视下,惊见四道人影显现而出,三男一女,光芒慑人,只是那女子眉头稍皱,似是有些不悦。

    “你们废话太多了,安静一些。”

    少女娇声传出,竟使得三人声音顿时止住,脸上还挂着一抹讪讪的笑意,眼中余光闪烁,似乎对其有些忌惮。

    “嘶,八方门历明远,公孙乐天,玄天门晏运,郁禾竟是他们,都是武帅中期的强者,看来他们对今日事势在必得了。”

    “嘿嘿,烈火盟的宁冰夏可也在,而且看起来脾气似乎不太好,不知道她会不会替左立群出头,倒是让人有些期待。”

    “可怜呐,君家此次怕又是难逃一败了,不过奇怪了,苍炎宗怎么没人来呢?”

    林间

    众人纷纷开口惊叹,看着眼前五人隐隐还有些崇拜,只是往常都是五大宗门的武者提早现身,今日却是一人不见,让他们有些疑惑。

    “让你们的人出来吧,速战速决。”

    历明远口中冷哼,没有跟他们再做辩解,只是无视眼前君寒烟,目光直落在君家为首的老者身上,寒意渐浓。

    “也好。”

    老者微微点头,没有丝毫异议。

    与此同时,四道身影缓步踏出,站在君寒烟,见其微微摇头后,这才目光流转,身形微动,立于五人身前。

    “轰!”

    血海激荡,杀戮咆哮。

    众人相对而立,身未动,势先起,除君寒烟外,竟都是武相中期的强者,一时间刀光剑影,风云异象交汇闪现,周空极度压抑。

    只是气氛激荡,众人正要出手时,却是眉头一皱看向了侧面。

    “踏嗒...”

    一阵沉稳的脚步声突兀响起,由远及近却是踏步走来,轻盈的步伐不急不缓,这本是极其平常的事情,但此时这步伐却似乎是踩在众人的心头,让人莫名压抑。

    “这?”

    只是当众人看清来人,都不由得一愣,眉头皱起,带着深深的疑惑,竟是一素袍和尚正口中默念诵经,双手合十而来。

    “阿弥陀佛。”

    和尚微微躬身,阵阵祥和亲善的气息从其体内荡漾开来,伴随着音浪传向四方:“诸位施主,还请勿再造杀孽。”

    “哼,哪里来的小和尚?不知死活!”

    历明远脾气暴躁,见有人出来阻拦,顿时怒火难忍,手中长枪气浪如龙,滚荡咆哮,冰冷的杀机笼罩而下,直斩和尚。

    两人距离不过三丈,只是面对如此杀机,和尚竟没有一丝畏惧,甚至不闪不躲,缓缓闭上了眼睛,双手合十着口中轻诵。

    “轰!”

    枪芒威势爆发,气浪奔腾,烟尘四起,瞬间将那和尚的气息淹没。

    “自不量力!”

    历明远口中冷哼,眼露不屑,只是正要回首时,一道淡淡的佛音再次响起,让其身躯徒然僵硬,回眸凝视。

    “阿弥陀佛!”

    烟尘中,和尚口言佛音,平和四散,阵阵音浪化为斑斑金芒佛符溢散而出,竟是在其身躯上罩上了一层金芒,将此枪威给挡了下来。

    “这和尚古怪!”

    公孙乐天眉头拧皱,看着眼前沐浴在佛光金芒中的小和尚,隐隐有股心惊肉跳的感觉,让他不敢再生大意。

    “阿弥陀佛!”

    和尚双目睁开,脸上神情平和,没有一丝怒意,依然平静劝说道:“罪孽缠身,因果难料,业火难消,还请施主三思。”

    “哼,故弄玄虚!”

    郁禾闻言不屑的撇了撇嘴,有些鄙视的看着和尚,轻声道:“这又是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的野和尚,打着积德行善的旗号,做着丧尽天良的事情。”

    “阿弥陀佛!”

    和尚没有反驳,脸上平静,看不出丝毫喜怒来。

    “算了算了,真是麻烦!”

    晏运摆了摆手,口中轻吐了一口唾沫,一脸晦气道:“一起出手,先杀了这和尚,然后宰了这几个君家小辈,任务就算是完成了,赶紧回去领赏吧。”

    “你们...”

    只是晏运声音落下,众人还没有回应,却听一道冰冷的寒声激荡而起,其中还蕴含着冰冷的杀机,有浓郁的血腥扑面而来。

    “可能回不去了。”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重生之明星奶爸〕〔俏总裁的未婚夫〕〔影后归来:霍少,〕〔明朝败家子〕〔佛系古玩人生〕〔穿越位面的魔方〕〔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神医妙相〕〔我的巨星老婆〕〔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一剑斩破九重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