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三百三十七章:他...回来了(三更)
    漠然的声音,冰冷的杀机在林间低沉回荡。

    那森然的气息横推而来,无尽的血腥让人毛骨悚然,生不出一丝抵抗之心,即便是君家武者也有些目颤。

    “何方鼠辈竟敢口出狂言?”

    历明远口中爆喝,抓着长枪的手越发的紧实,遍体灵力尽都汇聚于此,小心的防备着,别看他声音浩荡,心中却极其警惕,这声音让他的心都有些压抑。

    “你的胆子不小啊!”

    忽然,历明远的声音刚刚落下,一道冰冷的寒声便是沉然响彻,似是在其耳边回荡,林间轻风微拂,点点冰璃随之而来,在空中悠荡飘散。

    阳光洒下,些许冰蓝光芒在空中闪烁,美轮美奂。

    “大家小心!”

    宁冰夏到底是女子,如此异象自然引起了她的注意,在这点点冰璃中,她甚至嗅到了火,嗅到了寒冰,还有其中的凛然杀意。

    “咔,咔咔...”

    只是其声音刚刚落下,阵阵冰璃凝聚的声音却是骤然响起,而且就在他们身边,瞬间,一股寒意从众人心头升起。

    “历,历明远!!!”

    这时,突然有武者颤声大吼,神情惊恐慌张。

    众人闻言心头一跳,却是同时转身看去,只是一眼,便让他们遍体生寒,身形暴退,遁离历明远近前。

    数丈之外,公孙乐天等人目光颤抖,刚刚还开口厉喝,言辞凿凿的历明远,如今竟已化成冰雕,甚至还保持着刚刚的模样,丝毫不变。

    “阁下是谁?”

    宁冰夏娇声沉语,明眸远视,看着那气浪翻滚的方向,不敢有丝毫大意,言语不卑不亢:“我等乃是合天域五大宗门意愿,应百年约定,还请阁下行事三思。”

    “五大宗门?”

    这时,冷漠声音再次传出,其口中冰冷却是更甚先前:“你是在威胁我?”

    “不敢!”

    宁冰夏闻言心中轻颤,竟徒然升起一抹畏惧来。

    “阿弥陀佛!”

    忽然,那素衣小和尚却说微微开口,双手合十,目光略有些怀念的看着天边,淡淡道:“数月一别,不曾想竟是他乡再遇。”

    “这,或许就是你佛门所言的缘吧?”

    那声音再传,此番却是有些感慨,声音传出,风云涌动,只见天际有一道人影缓步而出,手中还抓着酒葫芦大口灌着。

    “呵,竟是你这小和尚。”

    人影开口,言语间中气十足,口中喷吐的酒气,即便相隔数丈都闻得清清楚楚。

    “阿弥陀佛!”

    小和尚微微行礼,似是早有所料,眼中没有一丝诧异。

    众人目光汇聚,却是看向了人影身后,显然听其声音,并非同一人,所有人都想知道,这口出狂言,不将五大宗门放在眼中的,到底是何方狂徒。

    “族长!”

    只是风云滚荡,一道喜悦娇声却是从中传出。

    这声音让众人一愣,有些面面相觑,在所有人的目光注视下,却见一衣衫褴褛的少女从中跑出,身形狼狈之极,不过眼中光芒却透着激动,欢喜非常。

    “惜画?”

    君家武者见到来人都是一顿,随即脸上有喜悦涌起,不少人都暗自松了一口气,毕竟这个时间君惜画在族地消失,难免会让人有些担心。

    “惜画见过族长!”

    君惜画俏生生的站在为首的老者面前,略有些调皮的行礼。

    “惜画,你这是怎么回事?”

    “你没事吧?是不是

    遇到敌人了?他们没把你怎么样吧?”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有叔伯们在这,谁也不能动你分毫,你乖乖的就好。”

    一时间,君家武者七嘴八舌,竟是将眼前诡异的局势直接抛诸脑后,专心开口,连连安慰君惜画,生怕她心有障碍。

    这倒不是因为君惜画如今的身份,而是她的天赋,当是如今君家最为出色的一人,或许君家未来,就要依靠于她了。

    “哎呀,我没事!”

    君惜画微微摇头,感受着久违的关心,心头不禁一暖,随即又欢喜的开口,略作神秘道:“你们知道,我是怎么回来的吗?”

    “这...”

    众人闻言顿时目光一闪,稍作迟疑,便是开口道:“你放心,我们绝不会袖手旁观,让救命恩人身处险地。”

    众人互相对视一眼,似乎对君惜画稍后言语略有些了解,纷纷开口宽慰,让她放心。

    “哎呀,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君惜画摆了摆手,猛地摇头让众人停下,脸上神情有些无奈,又有些好笑道:“你们一个个的,等一下你们见到了人,肯定就不会如此淡定了。”

    “哦?”

    众人闻言一愣,有些摸不着头脑,对君惜画的言辞颇有些怀疑。

    如今君家落魄,犹如被圈养起来的牲畜,外界知晓的人都不多,而且过去已经千年了,大多老友恐怕都已经成为黄土。

    即便有知道君家存在的,又有谁敢冒着被天域五大宗门追杀的风险对君家示好?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君惜画也不解释,只是站在一边,似乎正等着看他们的笑话。

    周围武者见此,也是面面相觑,场中强者不少,大多都是武帅巅峰境界,君家人开口.交谈又没有掩饰,自然是听的清清楚楚。

    郁禾与公孙乐天四人互相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凝重,恐怕来者不善。

    历明远不过开口得罪,便是被其悄无声息的冰封,这般诡异的手段,即便是他们四名武帅中期的强者都有些警惕,心头沉重。

    周空俱静,万籁无声。

    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是齐齐汇聚,越过醉癫狂,直看向那气浪翻腾的地方,眼中有好奇,有讥讽,有凝重,但都是静静相待。

    “踏嗒...”

    良久,周空轻颤,有一道沉稳的脚步声缓缓传出,似是回荡在众人心头,让人不自觉的凝重起来。

    众人眼中,风云涌动,只见一道白衣身影从中踏步而出,脸上挂着温润的笑意,棱角分明,却是一武帅中期境界的少年。

    这一幕,顿时将周围武者给看懵了,搞了半天,就是一个武帅中期的小子?

    公孙乐天与郁禾等人互相对视一眼,都不自觉有些难堪,他们竟是被这一个毛头小子给吓到了,不由得怒火中烧。

    “小子...”

    “你...你...你是......”

    郁禾沉声开口,只是话才刚开了个头,却听一道极其颤抖失态的声音从君家为首的老者口中传出,将其言辞打断。

    众人恼怒,只是回头一看,却是一脸呆滞。

    只见君家武者,尤其是那些年老的长者,一个个身躯颤抖,身周气息紊乱涣散,浑浊的眼眸中光芒大作,眼眶泪水颤动,死死的盯着上空的白衣身影,眼睛一眨都不眨,其中满是不可置信。

    君家族长以及众多长老的失态,不仅让场中武者一脸茫然,连同本家的武者都是不知所措,搞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只有君惜画站在一边,眼眶泛红,一手捂着嘴唇,无声的抽泣着。

    君弈长袍猎猎,看着众人的目光轻轻颤抖着,强忍着心头因为欣喜而涌出的泪水,颤声开口:“老空头,千年不见...”

    “久违了!”

    一言而出,君弈眼眶顿时泛红,晶莹泪水犹如潮水一般狂涌而出,他以为自己能忍住,他以为自己足够坚强。

    但时隔千年,再看到自己熟悉的人,那已经老迈的模样,岁月在其脸上留下的伤痕,他才发现自己错了,从头到尾都高估了自己对情绪的控制,因为此刻,情绪根本不需要控制,当然,也无法控制。

    千年时间,那一夜的惨状时常在君弈眼前闪过,所有的亲人,所有人的同伴,都倒在了血泊中,为护族而战死。

    只有君弈活了下来,他一直以为从此世间就只留自己孤身一人,像孤魂野鬼一般的茫然游荡,找不到归途,也找不到...家。

    可如今,这略有些熟悉的模样,亲切的血脉,那股激动,难以言表的喜悦,从他的心底涌出,如山洪倾泄,根本无法阻挡。

    “噗通!”

    一道突兀的声响,让众人回头震惊,只见君家族长君伏空竟是满脸泪水,身躯颤抖的跪了下来,口中大哭不止。

    “少...少家主啊!!!”

    “轰!”

    一言而出,众人只感觉目眩神迷,心头狂震,双目呆滞着缓缓转头,僵硬的看着踏立空中的白衣身影,脑中一片空白。

    “噗通...”

    下一刻,跪地声此起彼伏,只见数十道君家老迈的身影跪伏在地,一个个脸上大喜,眼中泪水狂流,尽都是纷纷大吼大哭。

    “少家主,真的是少家主!!!”

    “少家主还活着,他还活着,天佑君家,天佑我君家啊......”

    “肯定是老家主在天有灵,君家不灭,君家不灭!!!”

    一时间,林间哭嚎狂吼声震荡四方,众多武者目光呆滞的看着君家众多老者跪伏在地,神情激动的狠狠磕头,即便将头颅磕破,鲜血横流都在所不惜。

    君弈看着眼前一幕,目光颤抖,心知他们在发泄,发泄那千年来苟延残喘,所压抑的情绪,更知道自己的出现对他们来说意味着什么。

    君弈知道,他们磕头并不是对自己,而是对君家的崛起的渴望,那埋藏千年的屈辱,埋藏心中千年不灭的复仇希望。

    他们看到的是未来,是君家全族沉甸甸的希望。

    “大家...”

    君弈深吸一口气,心中的喜悦,抑制不住的泪水,让他连话都说不出来,踏步落下,一把抓住君伏空的胳膊,颤声道:“大家都起来吧,见到你们...真好!”

    “我...终于回家了!”

    林间武者看着那白衣身影,目光颤抖,心中有无尽的恐惧疯狂涌出,脑海中渐渐有了画面,些许模糊的片段竟是不断的闪现而出。

    那是门中强者言及君家,时隔千年还存在的畏惧,甚至是刻印在骨髓中无法磨灭的梦魇。

    以及他们回忆中,让他们恐惧、望而生畏的背影,甚至连追赶的念头都生不起的背影,那个曾经在苍云天域同辈无敌的存在,曾经最有望突破苍云天域传说境界的少年,曾经那个君家的少家主,名叫君弈的少年。

    他...回来了!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笑傲之问道巅峰〕〔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妙手妆娘〕〔穿越位面的魔方〕〔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豪赘婿〕〔洪荒虚拟化〕〔诸天万界最强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