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宋婉〕〔陈建国〕〔这个明星有些咸鱼〕〔诸天演道〕〔我给曹操献仙药〕〔魔王不必被打倒〕〔洪荒之瘟疫漫天〕〔传奇1997〕〔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穿越星际妻荣夫贵〕〔被大佬们团宠后我〕〔开局便联系上了仙〕〔听说娘娘是小作精〕〔超品渔夫〕〔皇上,本宫很会撩〕〔贞观俗人〕〔鬼手医妃:摄政王〕〔重生之都市仙尊〕〔无敌至尊太子爷〕〔旧日主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三百三十九章:遏灵断魂
    盘锁城,长钦卢原,君家村落。

    苍翠密林,迎风摇曳,时有碎叶花瓣落下,铺成别样小路,一座座稀松茅屋静静排列,远远望去竟看不到边际,炊烟袅袅,隐有些许安逸清幽之感。

    小路上,一行人缓步踏行,周围有武者注视,心生诧异。

    只见为首的竟是一白衣少年,面带温润笑意,而君伏空等一众君家老者都在一旁陪护,小心至极,甚至还有些卑微。

    “这里就是如今族人栖息的地方!”

    君伏空指了指周围,对君弈微微解释,脸上挂着落寞,还有些许牵强的笑容:“自那夜事变后,便一直在此处。”

    君弈立于林间小路,看着周围密林小屋,不由得拍了拍君伏空的肩头,开口轻叹,认真道:“空老不必如此,你们能活下来,已经很不容易了。”

    “千年时间,想必你坚持的,也很艰难吧?”

    “少家主...”

    君伏空闻言双目一红,心潮暖流涌动,看着君弈颤声道:“不苦,也不艰难,只要君家尚存,即便是死,我也心甘情愿。”

    “放心,复仇的日子不会太远。”

    君弈搭在君伏空肩头的手微微用力,眼中光芒闪烁,似有火焰迸发,让众人心头惊颤,不由得激动了起来。

    “走,少家主,我们去里面。”

    君伏空颤抖着手,连忙请君弈入内,千年未见,他们还有很多话想说,更有很多话想问,这里实在是有些不方便。

    “好。”

    君弈微微点头,算是答应了下来,只是众人刚走没几步,却见一素衣少年走了过来,剑眉星目,气势着实不凡。

    “爷爷!”

    少年躬身,冲着君伏空微微行礼,脸上笑容灿烂。

    “恩。”

    君伏空见状也是微微点头,面带笑意,眼中有着满意的神情,显然对少年很是喜欢,随即微微道:“南风来了,若是无事就去修炼吧,莫要浪费时间。”

    君南风,如今君家族地最为出色的几个少年之一,在君惜画还未成长起来前,便是他们在挑大梁,算得上是君家的希望。

    若是在平时,君伏空少不了考校一二,指导两句,但今日却是懒得理会,抬手便打发了他,没有过多在意。

    “是。”

    君南风微微点头,对君伏空的话很是信服,只是转眼却看向了君弈,眼露诧异,笑着道:“这位是?”

    “不该问的别问。”

    君伏空闻言脸上笑意顿时收敛,隐隐还有一抹不悦神情,即便他如今是族长,也对其少有发火。

    “南风知错。”

    君南风微微躬身,脸上的笑意收敛了些许,口中轻声解释道:“只是族地向来平静,今日忽然热闹了起来,南风不自觉的就想来看看,心忧别被有心人钻了空子。”

    “若有冒犯,还请见谅。”

    君南风轻轻开口,言语平静随意,隐隐还有些许意味深长。

    “不会介意。”

    君弈微微点头,脸上温润笑意丝毫不变,只是看着眼前君南风略有些不悦,如今君家落魄至此,竟还有人在玩弄心计,真是令人发笑。

    不过千年流逝,难免会有人对君家法则不太认同,这一点他倒没有太多介意,只是君伏空却是脸色通红,神情难看,竟是踏前一步,狠狠扬手。

    “啪!!”

    一道清脆的声音传出,顿时让场间声音完全消失,君伏空还保持的着手扬

    起的样子,脸上神情愤怒。

    君南风双目呆滞,一手捂着脸,指间还有道道血红的掌印,眼中满是不可置信。

    “爷爷,你打我?”

    君南风抬起头,看着君伏风的样子心中迷茫,还有些愤怒,君伏空竟在众目睽睽下对他对手,简直让他成了笑柄。

    “滚!”

    君伏空口中厉喝,对君南风毫不留情,没有想到自己的孙子竟是如此犯浑,让他心中愤怒难耐,若不是今日人多,定不会这么简单。

    “好!我走!”

    君南风咬了咬牙,目光微寒,看了一眼君弈,踏步而行,快速飞驰离去。

    “哎,南风哥!”

    君惜画见状口中娇呼,但见其没有理会,顿时对众人略显歉意,连忙追了上去,担心君南风想不开,一时做出错事来,到时候可就不好收场了。

    毕竟如今君家,可与以往不一样了。

    “小孩子脾性顽劣,让少家主见笑了。”

    君伏空神情僵硬,脸上微微抽搐,连忙对君弈道歉。

    “不碍事,小辈有活力,家族才有希望。”

    君弈轻轻一笑,负手踏步,没有将此事放在心上,缓缓向着林内而去,族地大厅,他还有事要问。

    平凡屋舍,木桌木椅。

    数十道身影落座其中,即便是如今君家君伏空也是落座下首,看着正位的君弈,神情温润的捧着茶,没有丝毫不耐。

    “百年约定,是何意?”

    君弈没有绕弯,开口便是直入正题,这一路走来,盘锁城内武者说的最多的便是此,村落前,众人凝重以待,显然也是为此准备。

    “不满公子,百年约定只是他们口中的华丽辞藻罢了。”

    君伏空等人闻言微微一顿,互相对视一眼,脸色略有些难看,随即看向君弈,这才轻声解释道:“自千年前一战,我族落败,大多强者都在那一战中战死,只有我们这几个老家伙苟活了下来。”

    众人沉默不语,只余君伏空一人开口,听着当初的事情,脸上神情都不由得涌出一抹悲戚和愤怒,千年已逝,再次听闻,依旧恍若昨日,让人难以释怀。

    君弈捧着茶,随意的坐着,莫亦千与醉癫狂则是分立两侧,忠实的护佑着,千年时间,沧海桑田,足以让很多事情改变,他们不得不小心。

    “自九百年前盘锁城建立,他们便将我们君家残余武者囚于其中,任由我们在长钦卢原自生自灭,每四个月便有势力派遣年轻一辈入内历练,以我们君家武者的血来练兵。”

    君伏空声音悲戚,眼中恨意涌动,咬牙切齿道:“所谓百年之约,便是让族中小辈与他们年轻一辈生死混战。”

    “我们赢了则能活下去,若是输了,便取当时族长首级,随即轮换。”

    “盘锁城内,都在长钦卢原中,外围没有防守,不能出去吗?”

    君弈开口,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柳旭之言毕竟太过片面,区区一个奇木山庄应该不足以让族人妥协。

    “可以出去,盘锁城也不过是个幌子罢了。”

    君伏空口中轻叹,脸上涌出一抹不自然的灰潮:“族人不出,只因我们都中了毒,只要出盘锁城三天,便会毒发身亡,断根灭族。”

    “遏灵断魂水?”

    君弈目光微寒,开口便下意识的说出此名。

    “不错,正是此水。”

    君伏空无奈,遏灵断魂水乃天域毒水。

    此禁用毒

    物,只在七绝楼后沼泽险地中有存,千年才余一滴,但一滴足以让人受尽折磨,全族尽灭,缓和的方法很简单,只需要继续饮用滴入过此毒的水即可。

    可如此一来,毒越来越重,武者对此也会更加依赖,交环往复下便是成了死结死境。

    君弈听着,手中捧茶的动作微微一顿,眼底寒芒一闪而过,随即又遮掩了下来,微微深吸一口气,轻声开口转移话题:“百年约定,可有败过?”

    “哼!”

    君伏空等人闻言顿时轻哼一声,脸上涌出一抹自信和不屑:“他们,还不是我君家的对手,千年来从无败绩。”

    “不错。”

    君弈轻轻点头,喝了一口茶水,脸上无悲无喜:“往日战果可有伤者?”

    “以往,倒是没有。”

    众人被君弈问的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认真的想了想“也就此次寒烟出手,略有些伤势,只是些小伤,不碍事。”

    “不碍事?”

    君弈轻笑一声,将茶杯放在桌上,发出一道轻微的碰触声,竟是将众人吓了一跳,顿时有些莫名。

    只是当他们目光看去,却见君弈脸上的温润笑意更加灿烂,单单平静的坐在那里,分明没有严厉的声音,却是有着十足的上位者气息,竟让他们心头压抑,不自觉的心生敬畏。

    “千年前,我族屹立天域时,以武而立,可曾有同阶败绩?可曾负伤?”

    君弈淡漠开口,言语间似有威压扩散,其身周霸道威势,斑斑金芒闪现荡起,似人间帝王,让人仰视。

    “千年,我族却已至如此境地。”

    众人闻言默然无声,只是听着君弈口中轻言:“其中或许有资源短缺的问题,但小辈的态度,莫不是太过平和了?”

    “这...”

    此言一出,众长老都是面面相觑,眼中有些茫然,不过也有人心中有念头升起,君伏风沉声开口:“少家主是觉得族中小辈没有将血仇铭记于心?”

    “呵...”

    君弈轻笑一声,摇了摇头,随意道:“我只看到了族地路边小辈脸上好奇平和的目光,那眼神,恍若温顺的羊羔。”

    “若非这里有我熟悉的血脉,我甚至以为来到了羊圈,看来千年时间的圈养,让小辈少了太多的血性。”

    众人沉默,一个个目光闪烁皱着眉头,脸色极其难看,没有想到少家主回族开口的第一件事,竟是毫不客气的教训了他们。

    “放屁!”

    忽然,一道愤怒的咆哮声从屋外传入,阵阵浪潮狂涌而起,却有一道身形站立厅中,正一脸怒火的盯着君弈。

    “闭嘴!”

    君伏空见此脸色一变,豁然起身口中厉喝:“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吗?这是我族的少家主,还不道歉!”

    “呸,什么少家主,大言不惭。”

    君南风目露不屑,丝毫不将君弈放在眼中,他堂堂武相初期境界的强者,竟要向一个来历莫名,武帅中期的小鬼低头?简直可笑!

    “君!南!风!”

    君伏空咬牙开口,心中的愤怒几乎到了极点,他甚至有些忍耐不住想要对其出手了,对少家主不敬,大罪难赦。

    “无妨。”

    君弈缓缓喝了一口茶水,随后将杯子放在桌上,这才看了过来,眼神淡漠:“小辈有活力,很不错。”

    “但,有些自大了。”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真不想继承豪门〕〔九境之主〕〔团宠大佬一心只想〕〔我的毒功已天下无〕〔都市之战神无双叶〕〔死对头忽然拐我去〕〔逐月剑之夜小鱼〕〔黑化夫君又在装可〕〔名门影后靳总别傲〕〔诸天万界之见证者〕〔亿万萌宝:总裁夫〕〔慕医生,你老婆又〕〔娇妻捧上天〕〔我有一座赶海屋〕〔从特种兵开始的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