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三百四十四章:争先恐后
    浩荡威压,连绵不绝。

    几息时间,君弈原本武帅后期的境界,竟开始疯狂攀升,直入巅峰,可直到此时依旧未停,还在继续暴涨,甚至一度逼近壁垒。

    武相境!

    君弈双目微眯着负手而立,白衣猎猎,似是在享受着这暴涨的实力,久违的快感,直到碰触那层坚实阻隔。

    可即便如此,这暴涨的威压依旧未停,还在继续膨胀,不断的轰击着那阻碍壁垒,欲要一举冲破阻隔,成就武道命相。

    君弈嘴角上弯,露出一抹温润的笑容,嘴唇轻启,微微开口闭合:“破!”

    “轰!”

    只听君弈口中声音传出,其体内巨大的轰鸣声顿时震荡起来,狂暴的威压横推四方,丝缕血腥的浓雾萦绕开来,越聚越多,仿佛开启的杀戮的巨门,血腥刺鼻。

    血雾弥漫,隐约中,有一道血腥人影渐渐凝聚,静静的站立在君弈身后,一如其身躯负手而立,略有些朦胧的血雾中,还能看得出其脸上的笑容,残酷而又嗜血。

    “久违了...”

    君弈神情感慨,口中有轻叹传出。

    只是一瞬......

    “嗡...”

    周空震荡,狂暴血雾翻腾涌动,身后血影身上血雾汇聚,随即骤然一滞,将四方血腥横推震散,露出其中真容。

    这竟是一个与君弈一模一样的血衣少年,五官清晰,甚至连肌肤都能看得清楚,沐浴在无尽血海中,脸上笑容温润,却有一种诡异的嗜血和暴戾,让人心生冰寒。

    怒血暴君!

    若是君伏空等残余族人见此,定会惊呼狂吼,这竟是完整的君家命相,怒血暴君,即便是如今族中天赋异禀者,也不过显化命相一隅而已,完全无法与之相比。

    君弈面带笑容,脸上的情绪稍稍收敛了一些,微微侧目,看向不远处光芒涌动,气浪阵阵,由远及近,正在快速逼近。

    “嗤嗤...”

    这时,有数道破风声响起,随之而来的还有阵阵狂傲自负的豪言壮语,无边枯寂的地域,没有丝毫掩饰。

    “嘿,这边有人刚刚进来。”

    “正好让我试试如今的实力,我感觉自己如今同境无敌。”

    “没想到此阵内竟会让武者境界直入武相,简直匪夷所思,早早体验武相境玄奥,对我等日后在外突破,也有着极大的好处。”

    “轰!”

    三道身影轰然落下,磅礴的威压震荡周空,地面都在其脚下崩裂四散,显然是在以此彰显其恐怖实力。

    “这是...”

    三人抬头,看着眼前浓郁的血腥人影,双手骤缩,心头涌出一股寒意,还有些许恐惧蔓延开来,只是实力暴涨,让他们将此强压下去。

    “小子,交出储物袋,哥几个放你一条生路如何?”

    三人中间大汉踏前一步,手中持刀遥指君弈,颇有些大善的模样,很是随意,只是感觉到扑面而来的血腥还是有些寒意。

    不过如今大家都是武相初期,三对一,谁怕谁?

    只有三人中略有些靠后的消瘦男子,正目光瑟缩,身躯不自觉的颤抖后退,咽着唾沫张着嘴,说不出一句话。

    “你是在给我说话?”

    君弈回首,温润的笑意让人如沐春风,只是其身后血影回眸,却是无尽杀伐。

    “废话,这里还有其他人吗?”

    那大汉眉头皱起,看着他脸上的笑容,不

    自觉的有些恼怒,这小子似乎没有将他放在眼中,突然暴涨的实力,带给他绝对的自信,以及盲目的狂妄,如此不畏惧的目光,让他心中不满。

    “大,大哥...”

    这时,那消瘦男子颤着手臂抓了抓大汉的长袍,让其一阵不耐,转头皱眉不善:“你怎么回事?畏畏缩缩的像什么样子?”

    他们这是在打劫,不狠一点,怎么会有威慑力?这小子简直是在拆台。

    “这,这命相,有...点像怒,怒血暴...暴君!”

    消瘦男子颤声开口,数次停顿,才哆哆嗦嗦的将话说清楚,短短一言,似是耗费了他全部力气,一时间竟有些瘫软。

    “怒血暴君?”

    大汉一愣,眼中有些疑惑,不由得暗自轻声道:“这命相,怎么听起来有些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说过?”

    “这是,君家的...血脉命相。”

    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武者顿时打了一个激灵,脸上的表情开始变化,渐渐恐惧起来,眼中满是不可置信。

    “怎么可能?”

    大汉摇了摇头,直接将两人的话给否决:“君家再就被灭了,怎么还会有残存的血脉命相?简直扯淡。”

    “这命相,不过是一个略有些相似的罢了,装神弄鬼。”

    “他们说的没错。”

    只是大汉声音落下,一道温润言辞却是缓缓传出,只见君弈正转身面对三人,衣袂迎风,脸上的笑容温润亲和。

    “此,的确是怒血暴君。”

    “呵,呵呵...”

    大汉嘴角抽搐,心头有一股不好的预感升起,只是一句话,便让他身上的气势徒然一弱,即便过去千年,君家在天域武者心头的压力依旧未散。

    不由得强撑起一抹笑意,强自道:“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

    “无妨。”

    君弈口中轻言,脸上笑容不变,只是其背后的血影却是笑容更甚,眼中嗜血光芒大作,隐有阵阵铁血杀伐气息喷涌。

    “在玩笑中死去,也是一件快意的事情。”

    一言而出,三人身躯骤然一僵。

    “轰!”

    只见眼前怒血暴君威势狂震,再不复先前平和,身形轻颤,无边血海狂涌而出,咆哮冲天,直冲着三人奔腾而来,化为覆天血手狠狠落下。

    “小心!”

    大汉惊呼一声,眼中有骇然光芒闪烁,手中刀身皱起褐色浪尘,身后一座褐色雄伟山岳虚影顿时显现,**一阻血海巨掌。

    “徒劳无功。”

    君弈眼中血芒轻闪,口中传出一道冰冷寒声,脸上温润笑容却是始终未变。

    血海巨掌盖压落下,狠狠的轰在山岳虚影上空。

    “轰!”

    只是瞬间,山岳崩塌,血海巨掌几乎没有丝毫阻力直落在三人头顶,将其淹没在滚滚血水之中,消失不见,连惨叫声都没有传出。

    “呼...”

    血浪翻涌,咆哮的威势也渐渐归于平静。

    血海中,怒血暴君静静站立,其身下君弈默然,眼中的血色红芒随之消退,脸上温润笑容也渐渐收敛,隐有一抹思索的神色。

    “虽然成就命相,但终归只是阵法作用,少了些许底蕴。”

    君弈口中轻叹,如今境界虽是武相初期,但到底是阵法所为,与真正自身成就命相还相距甚远,差别不小。

    没有悟得三魂七魄,寻得自身真谛

    ,即便境界到了,还是有些虚浮,不过是徒有其力罢了,但对于一般的武者而言,能体悟一次武相境,对日后突破也是大有裨益。

    一次出手,君弈不过小小试探,但也已经有了足够的了解,如此也没有必要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事关祖碑,不论大小,自需要认真对待。

    “深入。”

    君弈心中微动,看向远方,将身周血海收敛,白衣飘飘,面容如玉,潇洒踏步而行,活脱脱一个俏郎君。

    即便是在这枯寂荒原,都不觉平添了几分别样的韵味。

    ……

    四极无生阵。

    一个极为奇异的阵法,其中可拟化境界,让武者体悟武相境的神通,此法只在天域几大势力中有所记载,存在便是为了相助门下弟子体悟命相,突破桎梏,寻找属于自己的路。

    将古城异雾滚滚,浪潮不断,终究是引起了越来越多武者的注意,相聚在湖边的武者也是越来越多,不过大多都是在观望,毕竟不知其中危机,谁也不想拿自己的命来开玩笑。

    但四极无生阵开启,不过一刻钟的时间,便已经有人从中逃离,气息萎靡,脸上一片劫后余生的庆幸。

    只是还不等他缓和几息,便瞬间被周围武者围聚,七嘴八舌的问着其中情况。

    可还没等他开口,便又有人从中掉出,不过这人不同,一出阵法便盘膝而坐,甚至都顾不得周围围观武者,直接开始突破起来。

    这诡异的一幕,突然的变故,让众人谁也没有想到,一时却是陷入了呆滞,眼睁睁的看着他成就武道命相,步入武相境。

    同时,最先出来的武者也是开口,言及其中可拟化武相境,感悟其中奥妙。

    一言而出,满场哗然。

    这对于武相境的武者自然无用,但对于武帅或者武帅巅峰境界的武者来说,就太有诱惑力了。

    一时间,周围武者不再观望,纷纷踏步涌入,一个个争先恐后。

    入内虽有危险,但只要进入就有无生牌在,可保一命,哪里还会有什么顾虑。

    如此奇异的阵法,即便是天域五大宗门在此的武者,也有些按耐不住,纷纷跃将而起,冲入其中。

    这般大手笔,这种机会,甚至一步入武相,试问谁能抵挡得住这般诱惑?

    武者的世界,实力代表地位,代表资源,代表你想要的种种渴求,修炼资源,甚至女人,应有尽有,没有人能抵挡实力带来的,掌控生死的快感。

    半刻钟的功夫不到,湖边围绕的武者便少了一大半,当然也有从中出来的,大多都略有感悟,根本顾不得什么美人,直接跃空离去,寻得地方细细体悟,这对他们来说,机缘不小。

    三日流逝。

    念君舫湖边人来人往,浓雾滚荡依旧, 其中有人入,有人出,只是渐渐的,湖边的围着的武者却是少了许多。

    大多都在观望其中,或是看热闹,也或是在等要等的人出来。

    自然,莫亦千与醉癫狂也在其中。

    三日时间,非但没有让他们对此阵觉得奇异,反而隐隐感觉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味道,念君舫似乎是故意如此,阵法也是故意施为。

    他们如何也不能相信,所谓念君安花费如此大的代价,极多的灵草灵药资源,只为寻一男子,而且只是见一面。

    对方不用付出任何代价,甚至还可以体验武相境的玄妙。

    天下真的有这样的好事吗?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重生之明星奶爸〕〔俏总裁的未婚夫〕〔影后归来:霍少,〕〔明朝败家子〕〔佛系古玩人生〕〔穿越位面的魔方〕〔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神医妙相〕〔我的巨星老婆〕〔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一剑斩破九重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