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门小王妃〕〔从容年月〕〔山庄雨疏风骤〕〔抗战韩疯子〕〔农门药香:拣个郎〕〔老祖宗她又美又飒〕〔我成了反派祖宗〕〔开局签到一颗异兽〕〔艾青〕〔曾荣〕〔皂吏世家〕〔乡村小神医〕〔总裁夫人很逍遥江〕〔万古第一杀神〕〔九星霸体诀〕〔盖世战神〕〔转生眼中的火影世〕〔靳封尘江瑟瑟小说〕〔神武天帝〕〔团宠大佬一心只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三百四十五章:杀伐四起
    天域西北,长钦卢原外,群山连绵,沟壑不绝。

    此地距离恒君庭千丈有余,浓密的林间,时有妖兽出没,咆哮山林,又有静幽深坛,蕴含森然诡妖,血腥扑面。

    在这密林围绕间,群山深处,却有无数古朴雄伟的建筑静静矗立。

    云山雾海,四周缭绕,颇有些如梦似幻的感觉。

    画卷拉近。

    群山前,一处略有些低矮的山头上,有一座巍峨的拱门,四周还有数道身影警惕防守,身周气息隐隐溢散,让人不敢小觑。

    拱门中央,有两个大字龙飞凤舞,上面赫然写着:苏家。

    此地正是苍云天域五大势力之一的苏家所在,依山而建,保留着传统世家的古朴、安逸以及久远的传承。

    庞大的苏家,足有十数万子弟,甚至还有数十万外围投靠的家族和散修,全都汇聚此地,栖息修炼。

    群山深处,那座最为高大的山岳顶端,有一处开阔宽大的庭院独占其上,古朴中透着些许威严,正是苏家族长所在之处。

    院落内中厅堂,有一道人影身着白衣长袍,负手而立,站在窗前远观群山,双目如鹰,锐利有神,脸上却又是一片平和,颇有书生儒雅之气。

    “嗤...”

    有破空声传来,周空轻颤,引得些许微风轻拂。

    “家主。”

    门外,一道沉着冷淡的声音微微传入。

    儒雅男子闻言将眼中目光收敛,脸上神情淡然,平静道:“进来吧。”

    “咯吱...”

    厅堂门开,一道黑衣身影缓步入内,此人身形高大,面目严肃,带着些许萧杀威严,身周寒意笼罩,让人不敢小视。

    “家主。”

    “无安来了。”

    儒雅男子微微回首,脸上笑容平和,略有些亲近道:“你身上的气息还是这么冷冰冰的,大老远就让人嗅到了寒意。”

    “习惯了,也改不掉了。”

    黑衣男子脸色不变,一副僵硬的样子,不近人情。

    “你呀...”

    儒雅男子轻轻摇头,显然有些无奈,倒也没有继续在此事上纠缠,岔开话题,随意轻道:“无安向来沉于修炼,来此自是有事,说吧。”

    “关于念安的事。”

    黑衣男子略有些犹豫,随即还是沉稳下来,口中淡淡道:“她在将古城摆出了四极无生阵,广邀天下武者。”

    “如今已有半月。”

    “是吗?”

    儒雅男子脸上略有些惊异,但随后又恢复了平静,眼中光芒收敛,略有些叹息道:“这丫头情深,没想到千年过去了,还是难以释怀。”

    黑衣男子闻言沉默,没有开口回应。

    只是儒雅男子却是看向了身前武者,平和亲近的脸上隐有些许不悦和愧疚,“当初,你们也是太过冲动了。”

    “我们只是为了家族。”

    黑衣男子沉声开口,言语间没有丝毫敬意,很是生硬。

    “呵,为了家族?”

    儒雅男子似是听到了什么可笑的话,口中声音也冷了下来,脸色也略显不善,寒声道:“既是为了家族,为何又让家族背上背信弃义的骂名?”

    “只有强者才能改写历史,只有强者才能决定他们能说什么,该说什么。”

    黑衣男子漠然抬头,毫不退让的看着眼前人,略有七分相似的两人,如今也是中年模样,却依然如小孩般较劲。

    “天域武者层出不穷,岁月流逝更是无情,没有人会记得

    弱者,没有人会同情败者,他们只会歌颂胜利者手中的战戈。”

    “染血的战戈。”

    “你...”

    儒雅男子眼中怒火涌动,身周隐有威势扩散,磅礴的王阶威压横推开来,整个厅堂的气氛都徒然僵硬了起来。

    黑衣男子双目凝缩,脸色潮红,眼中略有些骇然惊色,但还是一步不退,死死的抵抗着这股威势浪潮的冲击,略有些艰难。

    “强者,胜利者,你能够改变历史,但你的心能否过得去这道坎?”

    儒雅男子口中轻言,沉然声音犹如晨钟暮鼓震荡开来,惊推四方威势,直冲入眼前黑衣武者耳中,震颤心神。

    此声音落下,两人互相对视,厅堂中似有威压碰撞,气氛压抑非常。

    “呼...”

    良久,那黑衣男子长吐出一口浊气,将身周威势散去,目光略显淡然,少了几分锋芒和尖锐,深深的看了一眼儒雅男子,转身而去。

    “岁月回首,无怨无悔。”

    “你...”

    儒雅男子脸色难看,但口中言辞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只是看着他离去,消失在视野中,空余他一人独揽寒风。

    “唉...”

    好一会,儒雅男子才长出了一口轻气,脸上神情忧愁,心中也有些发赌,看着空荡的山头,心中有些孤寂。

    恍惚间,眼前还能看到数道年轻身影,正在呼喝欢笑,在林间奔跑,追逐嬉戏,眼前,还有一道挺拔的白衣身影,高如山岳,让人望而生畏。

    只是情景再变,如今,却只余他一人。

    …………

    将古城,念君舫所在,浓雾弥漫,汇聚翻腾。

    一月流逝,此处湖边还有武者驻足观看,只是如今却是武者从中退出,已经再无武者入内,倒不是众人不想,而是在数日前,已经没法入内了。

    同时,浓雾中有美人开口,四极无生阵中容纳已至饱和,无法再有人进入了,或许日后未来还会再有机会。

    一时间,慕名而来的武者纷纷捶胸顿足,脸露遗憾,不过这还好一些,最是难以接受的,则是一直在湖边磨磨唧唧,犹豫不决,不肯入内一试的人。

    如今机会错过,即便他们腆着脸去恳求,都再无丝毫机会,只能看着从中踏出的武者,一个个面带喜色,匆匆离去。

    浓雾中,四极无生阵内。

    枯寂大陆,荒芜无边,只是如今的土地和空气,相比一个月前,要少了些许冷寂,多了些许血腥,连那大地上都染上了一层腥红。

    四处,偶尔还有残肢散落,隔断撕裂处,还有鲜血流出,让人毛骨悚然。

    一月多的时间,阵内杀机无限,所有人都在不停歇的出手,杀戮已经成了他们脑中唯一思虑的东西。

    这也由不得他们想别的,此地压抑诡异,你不杀人,别人就会杀你,尤其是一瞬拥有了武相境实力的武者,更是嚣张非常,见谁都想练练手。

    以至于到后来,大多都成了刀下亡魂,甚至连无生牌都来不及捏碎,身死其中。

    时间在流逝,杀戮在继续,随着空气中的血腥日渐浓郁,几乎所有武者都忘记了自己入内的初衷,杀伐成了主旋律。

    武者清楚,想要掌控一个境界,磨合自己的战力,只有战斗,无尽的战斗将会让自己在这短暂的机缘中,极大程度的体悟和了解武相境,也会让他们日后更有机会和把握的突破,这个机会谁也不想错过。

    以至于造成了如今的局面。

    “轰!”

    威势碰撞,杀戮四起。

    枯寂荒原上,有阵阵音浪咆哮,震荡四方。

    “嗤嗤...”

    烟尘扭曲,有数道人影从中暴退而出,一个个脸色难看,神情凝重,死死的盯着眼前浓雾浪潮,不敢有丝毫大意。

    这几人身躯威压笼罩,身上衣衫各有不同,或苍白火焰绣刻轻纹,或胸前纹绣诡异高塔,也有几名女子身着白衣,全身遍布白色飞花。

    “嗤...”

    烟尘震开,一道绿衣女子闪身而出,手中青绿长袖一涌而出,似一条蜿蜒的游蛇,极快的冲向几人,寒意逼人。

    “哼!”

    有女子轻哼,抬手轻动,周空飞花散落,瓣瓣片片美轮美奂,化为一面花墙矗立身前,却是将此蛇给挡了下来。

    “有意思,念归舫竟敢对我们出手。”

    “我在你身上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周师兄也是死在了你的手上吧?”

    那身着苍白火焰纹袍的男子盯着眼前云思柳淡淡开口,眼中杀意弥漫,身周狂暴的武相初期威压扩散开来,向着眼前横推而去。

    那胸口纹绣高塔的男子神情淡漠,一双眼眸阴鸷发寒,嘶哑着嗓子,寒声道:“看来你们念归舫所谋,并不简单。”

    “你们的废话,有点多了。”

    云思柳没有做任何身形遮掩,只是一身标志性的翠绿长袍,冷漠的看着他们,裙袖中,青绿色的袖边上还残留着些许血气。

    “有意思,小小烟柳青楼女子,也敢对飞花宫出手,看来这天域是平静的太久了。”

    飞花宫女子娇笑一声,口中有银铃笑声传出,片片飞花花瓣萦绕身周,肌肤凝脂如玉,似仙女下凡,让人垂涎。

    飞花宫,苍云天域一个全部由女子成立的门派,飞花宫内功法奇异,女子修炼犹如脱胎换骨,无胎重生,端的是漂亮美丽,修为又同辈拔尖。

    可谓天下武者...当然,天下男武者梦寐以求之地,一个个都心中念想着,希望可以寻得一飞花宫弟子作为双修伴侣,携手一生。

    可想法是好的,现实却是残酷。

    因为飞花宫有明文条例规定,绝不允许宫内弟子与外界武者成亲,如有违者,当破碎丹田,逐出宫门,甚至连其相好,都要遭受无尽追杀。

    “天域平静与否,你们几个的生死,可无法决定。”

    云思柳眼神淡漠,朱唇轻启,口吐杀意,身周有丝缕白芒环绕汇聚,融合化为一条修长通白的云袖,环绕身周,尽显高冷玉姿。

    “找死!”

    飞花宫女子闻言,脸色难看,身后青花显露,有无数花瓣散落喷涌,随风荡出,向着云思柳围裹而去。

    本是清雅花朵,但花落纷飞,竟有杀意弥漫,翻飞间,寒芒四溢。

    “雕虫小技。”

    云思柳口中不屑,抬手轻舞,却是云袖扬起,似一曲曼妙舞姿无乐翩然,迎着那无尽花瓣搅.弄翻飞,将其扬扬洒洒,散落冲散。

    云袖起舞,迎花纷飞,竟是让其无法近身,阻隔在外。

    “嗡...”

    只是飞花飘落间,周空轻颤,阵阵狠厉威压扩散开来,化为一团漆黑浓雾,正翻滚成浪,向着云思柳逼近。

    可正在黑浪翻腾间,却是骤然炸开,只见浓雾深邃,徒现一点寒芒。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重生之明星奶爸〕〔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我的巨星老婆〕〔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