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三百四十六章:无情血腥(三更)
    长枪如龙,寒芒炸裂。

    那身着黑衣的武者手中长枪杀意萦绕,狠厉狂出,连衣衫上的塔碑似乎都在微微发寒,似要将云思柳身躯贯穿。

    “铮...”

    只是长枪落下,金戈声扬,却是让那黑衣武者双目骤缩,枪尖寒芒闪烁,竟无法存进分毫,枪尖前,一面看似柔嫩的云袖流转成团,化为一面百褶盾牌,将其阻挡。

    落花漂浮,枪涌寒芒,只是浪卷狂潮间,杀机降临。

    一股炙热奔腾的火焰怒而翻涌,似覆天浪潮狠狠席卷而来,竟从身后猛然冲出,化为无数火焰利箭直射背身。

    “死!”

    与此同时,一道含怒娇喝传出,天穹青花散落,化为片片花瓣迎头盖下,其中寒芒利刃闪烁呼应,散发着冰冷的杀机。

    云思柳见此目光一沉,玉手轻动,眼前百褶圆盾顿时化软纠缠,竟直接卷起长枪寒芒疾射而出,欲反杀七绝楼黑衣男子。

    “找死!”

    那男子见此脸色难看,众人出手,云思柳竟独杀他一人,莫不是以为自己好欺负不成?

    一念至此,其心中怒火顿时滚滚荡起,周身黑雾喷涌,化为一做森然黑塔立于身前,阵阵狂暴的狠厉狂潮从中扩散开来。

    没有丝毫犹豫,在这黑塔出现的一瞬间,男子抬手猛推,几乎用尽周身灵力,狠狠的轰在黑塔塔身上。

    骤然间,黑塔轻颤,塔身崩塌,随着周围碎石跌落,一道凶戾的紫芒从中爆射而出,幻化一杆紫枪显现。

    “啪!”

    男子身形一动,伸出大手竟在虚空一握,似直接将紫色长枪握在手中。

    只一瞬...

    “轰!”

    周空颤栗,磅礴的威压从那紫枪枪身扩散开来,竟直接将地面炸出一个大坑,泥土碎石四处飞扬,狠厉气息惊人。

    与此同时,男子林立空中的身形却是猛然一沉,牙齿紧咬,脸色惨白,嘴角都渗出一缕腥红鲜血,似是在承受极大的压力。

    即便如此,他还是坚持抬手,竟是将长枪抬,瞪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几乎近在眼前的云袖枪芒,口中放声咆哮。

    “紫羽鬼枪!”

    一声怒吼咆哮,紫枪随着男子大手狠狠抛出,冰冷的紫芒枪身上,隐隐有些许紫羽纷飞,幻化无尽羽刃,时隐时现,向着云思柳斩杀而去。

    “轰!”

    枪芒碰触,几乎一瞬,云思柳云袖上缠绕的长枪,竟直接寸寸崩碎,冰冷的紫枪寒芒慑人,直刺其身前胸口。

    云思柳见此目光沉凝,四周冰冷的杀机已经将自己身周完全覆盖,没有一丝缓和的余地。

    只是如此,她心中依旧没有丝毫慌乱,却是迎着紫羽枪芒,再次舞起云袖,搅动风暴,浪潮滚滚,将周围紫羽尽数震散,同时,云袖合风暴狂潮,将枪芒笼罩,随即狠狠一收,便是让其威势戛然而止,生生阻了下来。

    “怎么可能?”

    黑衣武者脸色大变,原本狠厉的神情顿时僵硬,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甚至陷入了呆滞之中。

    云思柳秀目沉稳,明眸轻闪,身形一扯云袖,诡异扭曲,顿时,落花凋零,几乎擦着身躯堪堪落下,翠绿长袖上顿时出现一道细微的裂痕。

    只是苍炎化箭,漫天箭雨已经席卷而至,合凋零落花欲将其绞杀。

    “云袖回舞!”

    云思柳明眸微凝,卷起裙下云袖,携威翻转,顿化一团青绿浓雾,其身周气息在此刻竟也有了些许飘渺韵味。

    云袖遮掩,合浪潮威势,却是将凋零落花,苍炎箭雨生生阻隔回挡,未有其一能

    近身,防御之严密,没有丝毫缝隙可寻。

    “可恶!”

    飞花宫女子其身后青花微微有光芒闪烁,娇怒声扬间,抬手玉指入虚,凭空惊现一只大手直抓青花,却是虚握一手,随着周空轻颤,大手回抽时,竟有一把青花长锋凭空显现。

    “青花一剑!”

    青花做剑柄,青蕊合剑锋,阵阵浩荡剑威席卷而出,戮杀云思柳,甚至有斩天断地之威,整片枯寂漆黑的空间,都被这一道闪现的青芒映照明亮。

    “嗤...”

    忽然,剑锋未落,云思柳所处的轻雾中,竟有一道寒芒疾射而出,速度极快,只在众人眼中留下一丝痕迹。

    “噗哧...”

    一道刺穿声响起,阵阵腥红泼洒而出,显化点点血雨,滴落周空。

    几乎同时,那道青芒剑锋也落了下来,不过却是在那青绿浓雾前生生停止,漫天剑威也骤然一滞,再无反应。

    “你...”

    众人目光汇聚,竟见那飞花宫女子脸色惨白,胸口被一杆长枪贯穿,似是扎在天穹,动弹不得,口中粘稠的鲜血喷吐而出,眼中满是不可置信。

    “这,不可能...”

    飞花宫女子双手无力垂下,双眼瞪大,身周再无气息溢出,手中绿色无生牌也是跌落在地,随即轻轻弹起。

    “砰...”

    一声轻响,无生牌碎裂四散,随后缓缓消失在天地间,只是那被长枪刺穿的女子,却身形依旧,没有丝毫变化。

    “死,死了...”

    七绝楼武者目光轻颤,顿时遍体生寒,他怎么都没有想到,云思柳竟真的敢下杀手,敢与飞花宫为敌。

    “小心!”

    霎那间,一道惊颤呼声响彻耳边。

    七绝楼武者茫然抬头,映入眼中的,则是苍炎宗那武者惊恐的脸,还有一点冰冷的寒芒,在眼中快速放大。

    杀机弥漫,寒意逼人,这突如其来的攻势瞬间将武者惊醒,来不及多想,下意识就要捏碎手中玉牌,但一股剧烈的痛楚却已经在脖颈处蔓延。

    “不,不...”

    武者张了张嘴,艰难的挣扎出声,充血的双眼看着那还有些颤抖的枪身,双手抱着脖颈,只感觉眼前朦胧,已经再无无力气将玉牌捏碎。

    “咔嚓...”

    一道寒声传出,苍炎宗武者长大了嘴,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空中,鲜血喷涌,一颗血淋淋的人头跌落而出,尸首分离。

    “不,我不能死!!!”

    如此一幕,映刻在漆黑的幕布上,犹如地狱逼近,瞬间让他战意全无,心头脑海,完全被求生二字充斥。

    苍炎宗武者下意识抬头看去,只见空中青绿浓雾散去,云思柳冰冷的目光从其中对视而来,让他顿时打了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如今再也顾不得许多,只求逃生,直接便将无生牌抓起。

    云思柳见此双目凝缩,两条云袖如游蛇疾驰,狂冲而去。

    如今,即便她再冷静,也有些着急,她绝对不能让人将此事传出,事关念君舫与舫主生死,她不可大意,若是出了差错,当真是万死难辞其咎。

    “桀桀,公然杀戮三宗弟子,念君舫,云思柳,你们等着承受我们的怒火吧!”

    苍炎宗武者神情狰狞,抓着无生牌眼中有些得意,尤其是云思柳眼中那一丝着急的神情,让他心中畅快之极。

    同时,全身都轻松了起来,直到这时他才知道,原来活着,竟是如此美妙。

    “不好!”

    云思柳明眸瞪大,心头一时慌乱不止,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无生

    牌被其捏碎,但下一刻,其脸上神情一顿,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那苍炎宗武者正要用力捏碎,却看到云思柳脸上神情,顿时心头一跳,有一股不好的预感升起,再也顾不得许多,正要用力时,却感觉有一只大手捏住了自己,按在了掌上,让他动弹不得。

    “你...”

    苍炎宗武者脸色大变,心中的恐惧无可遏制的升腾起来,猛然回头,却是一张带着温润笑容的脸映入了眼中。

    “怎么这么着急离开?”

    少年温润声音传出,本是亲和平淡,只是传入他的耳中,却犹如催命的鬼符,让他恐惧难耐。

    只见白衣少年踏空而立,站在苍炎宗武者身侧,衣袂飘飘,一手捏着他的手腕,一手负背,平添一分霸道傲然。

    云思柳站在远空,满是凝重的看着眼前白衣少年,不敢轻举妄动,在他的身上,她感觉到了一股极其深沉的压力,沉重的可怕。

    “快,快放开老子,老子是苍炎宗的弟子!!!”

    苍炎宗武者放声大吼,口中咆哮不止,心中沸腾的恐惧,让他一时胡言乱语,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脾气为何要如此暴躁呢?”

    少年口中淡淡轻言,脸上的笑容没有丝毫变化。

    “滚,给老子滚开!”

    苍炎宗武者心中的恐惧甚如梦魇,在这无尽的漆黑阵法中,他感觉到了无尽的慌乱,那是透过自己骨髓渗出的味道。

    白衣少年闻言脸上笑容渐渐消失,平静的脸上隐有杀机笼罩,阵阵铁血威压溢散而出,那似是从骨髓中渗出的寒意。

    “你的话,我很不喜欢。”

    白衣少年面无表情,口中言辞平淡,直直的盯着苍炎宗武者的眼眸:“但我心善,决定还是随了你的心思。”

    苍炎宗武者闻言心头狂跳,一股难以压制的喜悦在体内涌动沸腾,几乎让他失去了理智。

    “不要...”

    云思柳下意识开口,但声音刚刚传出,却见腥红泼洒,点点鲜血散落周空,将这漆黑的天穹幕布映射的有些诡异。

    “噗通...”

    地面轻颤,扬尘四起。

    惊见一只断手从天而降,砸落地面,掌中还抓着一枚无生牌,五根手指似有不觉,还在微微抽搐。

    “啊!!!”

    下一刻,一道凄厉的惨叫声响彻周空,那苍炎宗武者几乎站立不稳,竟直接从空中跌落了下来,落地打滚,还抱着自己的断臂,脸色惨白。

    “我的手,我的手...”

    苍炎宗武者口中吼叫,双目血红的看着身前不远处的断臂,还有掌中的那一块无生牌,顿时愤力挣扎起来,他不想再呆在这里。

    这是噩梦,他想要醒来。

    “我要离开,离开这里...”

    苍炎宗武者蠕动爬行,身下扯出一条长长的血痕,触目惊心,只是在他即将碰触到断臂时,眼前白衣身影显现,竟是踩在他残余的半条胳膊上,将他的视线阻隔。

    “啊!!!”

    惨叫响起,凄厉的声音让人毛骨悚然。

    “真是可怜的人。”

    白衣少年口中轻叹,脸上神情似有些悲悯,只是眼中的冰冷,映射着其内心的杀机,随即缓缓伸出一只手来,轻声道:“只有死亡,才能让你解脱。”

    “不...”

    苍炎宗武者闻言瞪大双眼,恐惧着张口大吼。

    只是回应他的,却是满目的血腥。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明朝败家子〕〔佛系古玩人生〕〔穿越位面的魔方〕〔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神医妙相〕〔我的巨星老婆〕〔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一剑斩破九重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