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圆橙〕〔甜妻上瘾〕〔绝对一番〕〔你好,神棍〕〔剑剑超神〕〔三界劳改局〕〔那年,阳光很好,〕〔龙婿大丈夫〕〔王牌大剑圣〕〔足坛最强王者〕〔老祖真的是太牛了〕〔黄金之王的戏精日〕〔红楼之贵女清缓〕〔我在古代做储君〕〔我在名著世界优雅〕〔退出体育圈后我成〕〔我见观音多妩媚〕〔我怀了全球的希望〕〔我真的太美了〕〔网 骗 之 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三百四十七章:奇特四人
    霸道杀伐,无情掌威。

    白衣少年掌运武通,一道血掌迎头盖下,竟是将其直接撕碎。

    漫天鲜血泼洒,满地残肢惊心。

    漆黑的大地上鲜血潺潺,血腥刺鼻,眼前满目暴戾。

    那少年淡漠的神情,平和的目光,让云思柳根本不敢与之对视,暴戾的杀戮她见的不少,但如此视冷静,视人命为草芥,她还是第一次见。

    似乎在这白衣少年眼中,杀戮只是极其平淡随意的事情。

    不敢大意,云思柳体内灵气沛提,裙中云袖迎风,周空茫茫浓雾笼罩四方,显化巨大云袖环绕周身,小心提防着这白衣少年。

    “你与三宗有仇?”

    君弈缓缓转身,淡漠的看向云思柳,嘴角上弯,露出一抹温润的笑意,平和亲近,让人如沐春风。

    “与你何干?”

    “或许我不应该这样问。”

    君弈也不在意云思柳的语气,只是继续盯着她,自顾自道:“念归舫,有什么目的?亦或者说,念君安,有什么目的?”

    “阁下所言我不明白。”

    云思柳秀眉皱起,这般问题,很显然不是她可以回答的。

    “有个性。”

    君弈神情不变,却是对念归舫起了兴趣,或者说是为保万无一失。

    一个敢对三宗出手的势力,定然暗中藏锋,所图甚大。

    天域复仇,是君弈千年来无时无刻不在谋划的事情,绝不能容许一点意外出现,一个小小的蝼蚁,都有可能引起巨变,更何况能动用四极无生阵这般庞大阵法的念归舫呢?

    一个烟柳青楼,如何能有这般的底蕴?苏无羡给的吗?

    苍云天域如今的五大霸主,苏家虽是其一,但底蕴终究不如其他四宗,若是想要掀起这场风暴,无疑是自寻死路。

    “你的个性,让我对此更感兴趣了。”

    君弈淡淡开口,双目光芒闪烁,直逼云思柳,隐有霸道气势盖压而来,带着不容反抗的气势,浪潮紧逼。

    云思柳双目微凝,只感觉心头压力剧增,甚至让她都有些喘不过气来,分明眼前人没有任何气势扩散,竟有如此威压,着实可怕。

    “阁下若是无事,那便再会吧。”

    一念至此,云思柳不再犹豫,脚下微动,便是向着身后退去。

    “呵...”

    君弈轻笑一声,脸上的温润笑容渐渐收敛,周身气息扭曲,眼中有厉芒爆射:“忤逆我,对你没有丝毫好处。”

    “退!”

    云思柳见此心头一惊,口中低喝间身形暴退,但只是一退,便感觉自己似乎涌入了无尽血海,血腥刺鼻。

    双目中,尽是一片腥红,眼角余光闪烁,竟有一道白衣迎风荡起。

    “你...”

    云思柳心头大惊,一瞬,君弈几乎贴到了近前。

    “轰!”

    灵气翻腾,周空颤栗。

    君弈目光淡然,脸上温润笑容灿烂显露,迎着她的步伐身形,缓缓伸出一只大手,竟有无尽血腥扑面而来,似从尸海中伸出。

    大手凝形,竟合四方血腥浪潮化为大手,向着云思柳抓了过来。

    云思柳见此心头一惊,顾不得许多,双手伸出,袖中白芒闪出,直入身周云袖,四者相合凝起,化为一道晶莹玉指直点血手。

    “袖魄杀指!”

    云思柳口中爆喝,玉指萦绕灵气,凝化白芒直冲向血掌中心,**将其洞穿击碎。

    “呵...”

    君弈见此轻笑一声,脸上神情不变,迎空大手随着其伸出的手掌,狠狠的盖压而下,直轰向玉指。

    “砰...”

    二者碰触,只听一道清脆的碎裂声传来,那玉指竟是几乎毫无反抗之力,直接被其压成碎屑,四散崩开。

    “这不可能!!!”

    云思柳脸色大变,惨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双目瞪起,惊骇到了极点,此技几乎合自身全力,竟如此不堪一击。

    同辈修行,云思柳自问不差任何人,即便是五大宗的弟子,她也多惶不让,可眼前白衣少年竟让她升起一股无力之感,让她喘不过气来。

    念归舫收集天下势力的信息时间不短,她几乎都了然于胸,可让她惊异的是,眼前这少年竟不再其中,似乎是凭空冒出来的一般。

    君弈目光淡然,血手盖压伸出,数息时间便将阻隔完全清扫,更是狠狠的压到了近前,大手回握,便要将云思柳抓在掌中。

    磅礴的威压汹涌笼罩,骇然威势凝聚压缩,云思柳疾退的身躯几乎被禁锢,眼看着大手就要握起,其眼中顿显一抹狠色。

    “嗡...”

    云思柳身躯轻颤,竟是徒然喷出一口鲜血,鲜血轻浮,却是在空中盘旋不断,同时识海动荡,在其身前凝化万千神识线条,勾勒交织出奇异的纹路。

    此时,云思柳眼见血掌聚拢,顿时心头一寒,咬了咬牙,强压上体内最后些许灵气,狠狠的轰击其上。

    “轰!”

    顿时,血水神识交汇,一股王者威压骇然横推开来,生生将君弈身周威势给阻隔了下来,血掌停滞。

    “神念灵影?”

    君弈眉头一皱,眼中露出一抹讶然,云思柳身上有神念灵影他并不好奇,而是好奇她即便在生死关头,都不动用无生牌,反而要用神念灵影求得一线生机,显然是要留在这阵法中,看来如他所料,念归舫所图不小。

    “嗡...”

    周空气浪扭曲,磅礴威压横冲四方,强横霸道的威压笼罩而下。

    君弈见此也没有着急,而是身形一动,急速而退,大手收回,空中的血手也随之散去,消弭周空。

    千年逝去,君弈虽然自信少有人知晓君家命相,但敢对五大宗出手的势力,谁知道会不会出乎意料,所以静待其变,则是最为稳妥的办法。

    只是浪潮涌动,血水与神识交织化形,刚刚凝成一道女子虚影,却是直接崩散了开来,迎风一动,缓缓吹散。

    “嗤...”

    同时,云思柳身周血雾笼罩,阵阵骇人浪潮狂涌而出,直接向着远处逃遁离去,几乎眨眼间,便没入了远处黑暗。

    “呵...”

    君弈见此一愣,随即不由得摇头轻笑,连他都没有想到,云思柳竟会声东击西,直接逃遁离去,当真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只是云思柳离去,君弈却是站在原地,看着眼前正在消散血雾,轻轻抬手,勾起一指,将其中血腥和灵气聚拢眼前。

    神念灵影,神识意念显化,合施武者威势而成。

    君弈眯着眼,微微一嗅,想要从中探得些许味道,但只是瞬间,便让其脸色微变,身躯都略有些颤抖起来。

    “怎...会是她?”

    一道呢喃低语,一脸不可置信神情,勾勒着君弈眼中痛苦,一抹难以抑制的杀意,伴随着浓郁的血色从眼底升起。

    原本经过千年折磨炼就而成的平和心境,在这一刻,乱了

    …………

    孤寂荒原,血腥野地。

    一道潇洒身影踏空而行,肌肤白嫩,双目有神,端的是一个美男子,只是他脸上一片无奈,心中烦闷。

    在其身后,有三道人影正陪着笑脸,不远不近的跟着,舔着脸略有些讨好的意思。

    “呼...”

    男子身形落地,猛地转身,有些无奈的抚着额头,长声叹道:“我求求你们了,别跟着我了行吗?”

    三人落下,看着眼前男子只是嘿嘿直笑,还有些不好意思的搓着手,也不靠近,自觉的保持着一定距离。

    “嘿嘿,公子您别生气啊。”

    中间大汉憨声开口,连连摆手,略有些不好意思道:“我们也没有什么恶意,就是,就是想跟着公子!”

    “对对对,哎,公子您吃点果子。”

    那侧身大汉也是连连附和,说着还抹了一把腰间,掏出几个散发着奇香的红色果子,远远的抛了出去,一脸谄媚:“这都是我进来的时候带的,别的没有,小的就好这一口,也给公子您尝尝。”

    “是吗?”

    男子见此眼睛一亮,随即将目光掩下,神情颇为淡然的伸出手来,将那果子抓住,轻轻抛了抛,嘴角一弯:“我们萍水相逢,你们就如此待我,里面不会是有毒吧?”

    “这,这怎么可能!”

    侧身大汉脸色大变,腿一软差点就坐到了地上,连忙慌张道:“我们,这怎么会害您呢?巴结都还来不及。”

    “不信,您看,我自己先吃一个。”

    那大汉似乎是有些急了,连忙从腰间掏出数个红果,还展示给那男子看,也不犹豫,慌忙张口几下就将其吞了下去,似有些噎着了,神情艰难。

    “您,咳,咳咳,您看这会总信了吧?”

    大汉脸憋得通红,死死的盯着那男子,目光还有些委屈,活像一个受委屈的小娘子,让人一见有些头皮麻烦。

    “这,好吧,好吧,我相信还不成吗?”

    男子见此嘴角一抽,自己也不过是随便说说的,根本没有要为难他的意思,最多就是想让他知难而退,没想到他这么果断,倒是有些难做了。

    “那你怎么不吃?”

    侧身男子跌坐在地,可怜巴巴的看着他,一副泼皮无赖的样子。

    “吃,怎么不吃...”

    “咔嚓...”

    男子口中无奈回应,说着有些犹豫,但看到其希冀的眼神,顿时狠狠的咬了一口,一瞬,有奇异的芳香从果中溢散开来,阵阵浓郁的汤汁充斥味蕾,竟让他有些恍惚,若梦中迷幻。

    “唔,不错啊。”

    好一会,他才悠悠转型,心中还有些意犹未尽,只是抬眼一看,顿见三人正含笑看着他,眼中诚恳。

    “味道怎么样?”

    那稍微靠后的武者微微开口,眼中似乎都因为希望在放光。

    “不错,相当不错,我长这么大,还从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果子。”

    男子舔了舔嘴角,竟有些小女儿姿态的露出了些许满足,但下一刻便又收敛了起来,脸颊微红,“好吃是好吃,就是那么多汤汁入口,怎么会有些口干。”

    “口干?”

    那武者一愣,随后反应了过来,连忙从腰间储物袋掏出了一个葫芦,上面刻画奇异花纹,还轻轻晃了晃,神情略有些恭敬和希冀。

    “您尝尝,这酒的味道也很不错。”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真不想继承豪门〕〔我的毒功已天下无〕〔都市之战神无双叶〕〔九境之主〕〔死对头忽然拐我去〕〔逐月剑之夜小鱼〕〔黑化夫君又在装可〕〔名门影后靳总别傲〕〔诸天万界之见证者〕〔亿万萌宝:总裁夫〕〔慕医生,你老婆又〕〔娇妻捧上天〕〔我有一座赶海屋〕〔从特种兵开始的神〕〔我宅在家里成世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