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风花月如戏一场〕〔大国重坦〕〔我家妹妹超级甜〕〔穿成反派女配她姐〕〔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墨唐〕〔我的绝美冷艳总裁〕〔盛世毒妃带球跑〕〔极品佳婿〕〔沈惜颜〕〔邪性总裁好难缠〕〔顶级高手〕〔神级狂婿岳风〕〔废婿岳风〕〔一世豪婿岳风〕〔千叶咸鱼传说〕〔上门赘婿岳风〕〔王者废婿岳风〕〔紫玉公司岳风〕〔一世豪婿岳风柳萱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三百五十二章:始料未及(三更)
    “君大哥?君大哥?”

    “你没事吧?君大哥?你醒醒啊...”

    “君大哥你怎么了?你快点醒醒啊,你快醒来啊...”

    君弈脑海一片混乱,火焰,山河,树木,血腥互相交织汇聚,扭曲轮转,还有阵阵急促担忧的呼喊声夹杂其中。

    恐怖诡谲的异象显现眼前,君弈瞪大了眼睛怔怔的看着,不自觉张大嘴想要开口,但自己的嘴巴似乎是被人捏住了一般,发不出丝毫声音。

    同时,君弈身躯微沉,似是有什么东西在后面拉扯着,欲将其坠入深渊。

    这时,忽然有一道晶莹的血水滴落眼前,似是从九天外落下,那晶莹剔透的血珠,仿佛一件精美的艺术品,让人不自觉的想要去触碰,想要去靠近。

    君弈迷恋的看着,下意识的伸出手来,轻轻的去触碰,但只是接触的一瞬间,一股巨大的威势从其中骤然炸开,顺着君弈的指尖直入体内,几乎来不及反应,这股磅礴威压便在其体内横冲直撞,充斥整个血液经脉,四肢百骸。

    霎时间,君弈双目瞪起,脸上时白时黑,时青时紫,只感觉阵阵诡异的能量在体内碰撞,引得灵气崩腾,血液咆哮,甚至还有金戈碰撞,震天杀声。

    君弈目光迷离,四肢沉重,甚至连抬起手指的力气都使不出来。

    朦胧中,有流光飞逝,其中好像是由无数的画卷组成,在其面前一一展开,又一闪而过,似乎什么都看到了,似乎又什么都没看到。

    不知过了多久,君弈就在这奇异的世界里一直飘浮,直到一点白芒映入眼中,这白芒很淡,淡的几乎照亮了整片天地,在其看到白芒的一瞬,整个人都被其吸纳了进去。

    “咚!咚!咚!”

    擂鼓震天,血如泉涌。

    君弈双目一睁,将眼前一双急切的目光惊吓退开,但如今已经顾不了许多,只感觉体内有怒海翻天,奔腾狂涌,似有什么东西正从丹田中涌出,传遍身躯四肢。

    “吼!”

    一道怒吼咆哮,只见君弈遍体染血,阵阵狂暴的威势浪潮横推四方,地面下沉崩塌,犹如蛛网一般向着四周扩散蔓延。

    “噗!”

    随即,君弈脸上一阵潮红,竟是吐出了一口漆黑的血水,顿时,身周气势也缓和了下来。

    “呼,呼...”

    君弈大口喘气,声若狂风,脸上满是狰狞,冷汗甚至都将衣衫完全浸湿。

    “君大哥,你怎么了?”

    洛妃急急开口,若不是不远处还有一个慕容依依,她恨不能直接跳到君弈身前,其满身紊乱的气息让洛妃心惊,甚至以为他要暴体而亡。

    “没,没事。”

    君弈强咽了一口唾沫,随即运转灵气,欲将身上的冷汗蒸干,但这瞬间,却是让他身形一顿,眼中有精芒爆射。

    “这是...”

    君弈下意识的开口,连忙急急运转周身灵气,却发现经脉一片畅通,不仅灵气运转的速度得到了提升,灵气的纯度也远胜以往,战力几乎成倍增强。

    如今的他,即便没有正常的步入武相境,但单凭这般实力,足以抗衡一般的武相后期,这还是不动用其他手段的情况下,简直比千年前的他还要强上一分。

    “君大哥,怎么了?”

    见君弈良久不言,洛妃连忙开口问出,已然有些六神无主。

    对洛妃来说,她栖息在君弈的识海,她的认识,从开始到现在就只有君弈一人,可以说,君弈就是她的全部,没有君弈,她对未来根本没有任何念想。

    “没事。”

    君弈微微回应,对洛妃没有丝毫隐瞒,将身体的变化全然告知。

    “竟是这样!”

    洛妃闻言终于将心放了下来,但也满心好奇,不得其解,毕竟提升武者体内的灵气纯度,这般手段简直闻所未闻。

    “妃儿,你可知我沉入异境时,身体发生了什么?”

    君弈稍作沉思却不得其理,想罢也只能从本体入手,了解了身体发生的变故,或许会让他明白一些。

    “恩...你那时看着火焰莫名就陷入了茫然,此后半月......”

    “等等,你说半月?”

    君弈眉头拧起,眼中有些惊异,他陷入其中,所见岁月也不过一瞬,何来半月之说?

    “是啊,你陷入诡异状态,足足半月有余。”

    洛妃有些怪异的开口,秀眉微皱,疑惑顿起,试探的问道:“怎么?难道这里有什么不对吗?”

    “没事,你继续说。”

    君弈微微摇头,没有解释,只是静静的听着。

    “自你陷入那诡异状态后,整个人就一直坐在这里,脸色变幻,还有极其浓郁的血腥杀气从体内涌出,诡化命相,却从不真切,也从不完整。”

    洛妃一边思虑,一边细致的将半月内发生的事悉数告知了君弈,不过大多都是翻腾的血雾,怒血暴君的异象,没有什么太过不同的地方。

    “是吗?”

    君弈喃喃自语,神情不解,这根本就没有什么头绪。

    “哦,对了。”

    忽然,洛妃似是想到了什么,眼睛顿时一亮,连忙娇声道:“若说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就是有一日,血海翻腾凝化怒血暴君的时候,有一道白芒黑雾一闪而出,融入了其中。”

    “白芒?黑雾?”

    君弈一愣,对这模糊的说法有些不能理解。

    “怎么说呢!”

    洛妃细细想着,斟酌着言语,解释道:“白芒说是白芒,但也只能用白来形容,因为那是一种极致的精纯和威严,根本不是人力所能侵犯的存在。”

    “那黑雾,倒是与天谴禁卷中天罚鬼陵的黑雾略有相似,但要比之更加纯粹,深邃,仅仅一眼,便让我不敢再关注。”

    “天罚鬼陵?”

    君弈目光微凝,不自觉的想起了过往的种种,曾在北苍大陆时,他身上便发生了太多想不通的事情,似乎都与天罚鬼陵有关,这其中到底有什么联系呢?

    “小子!”

    这时,一道低沉还有些嗤笑的声音从识海中悠荡而出,却是鬼陵神秘开口:“你只需要做好你应该做的事情。”

    “其他的,还不是你能知道的时候。”

    君弈没想到鬼陵神秘竟会自主开口,当然,他也不想放弃这个机会,便连声问道:“什么意思?什么时候我才能知道?”

    “呵...”

    鬼陵神秘轻笑一声,似是有些不屑,又好像觉得有些可笑,淡然声音缓缓传出:“你,太弱了...”

    太弱?

    君弈眉头皱起,下意识的觉得有些可笑,没想到自己竟然也有被人如此鄙视的一天,但多强才算是强呢?

    不仅如此,自己的身躯,如今竟然都没有多少知晓其中变化的权利,未免有些太过可笑了一些。

    但一如鬼陵神秘所言,正是因为他太弱了,弱到根本没有资格让其正视自己。

    或许也是因为天域大事未了,自己都未必能顺利活下来,谈何了解自己的身体,或许还未到让其满意的一

    天,自己就已经陨落了也犹未可知。

    如今还是做好眼前事,再言其他,至少体内的变故并没有对他造成什么危害,反而还让自己变强了不少,倒是一件意外之喜。

    “君大哥,你在想什么?”

    洛妃声音传来,却是鬼陵神秘开口的时候,将其神识隔绝,无法探查其中交谈言语。

    “没什么。”

    君弈轻轻一笑,想通了眼前事,整个人都豁达了起来,脸上神情温润:“既然这变化对我没有什么坏处,何必非要深究原因呢?”

    “倒也是。”

    洛妃闻言一愣,没有继续追问,她不傻,而且心思极其敏锐,自然能够感觉到君弈前后态度的差别,但她是个聪明人,便也不准备去深究,无须给他太大压力。

    “砰!”

    这时,一道地面碎石碰撞的声音突兀传来,将君弈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哎哟,我的胳膊!”

    君弈目光看去,却见一个穿着宽大白衣的女子,正推开大石,灰头土脸的从地下爬出,口中还不时传出几声惨叫:“哎哟,还有我的腿!”

    慕容依依撑着嫩柔的手臂,抬头一看,却见君弈正满脸无奈的看着自己,顿时往地上一躺,还打起滚来,更是变本加厉。

    “你这是做什么?”

    君弈有些哭笑不得,半月时间,慕容依依身上的毒已经完全解了,却还没有离开,倒是让其有些意外。

    “你是瞎了吗?没看到本小姐受伤了?”

    慕容依依顿时直挺挺的躺着,瞪着眼睛盯着君弈,满脸不善,不复开始见面的样子,颇有些顽皮傲娇。

    很显然,这才是她本来的性格,之前都是装出来。

    “是吗?”

    君弈随意一撇,顿时没了兴趣,不过是擦伤了些许皮肉而已,对武者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

    “你,你那是什么眼神?”

    慕容依依见君弈打量自己,顿时有些娇羞,只是见他看了一眼又收回了目光,顿时就有些面色不善,心头怒起。

    “好了,若是无事,你就离开吧,这里太危险了。”

    君弈摆了摆手,不想再与其浪费时间了,而且图谋,并不需要太过明显,只要点到为止即可,须知过犹不及。

    慕容依依见君弈转身,顿时心中一空,连忙从地上爬起来,也不装了,随即上前一步,跟在君弈身后:“那你呢?”

    “我还有事要做。”

    君弈回首,有些无奈的看着眼前的小女孩,苦口婆心:“你身上负伤,还是早些回去,免得又被七绝楼的人给抓了。”

    “我,我只是一时大意嘛...”

    慕容依依闻言脸颊一红,不由得有些扭捏,抬了抬眼眸,眼睫毛轻轻颤抖着,低声道:“那,我们还会再见面吗?”

    “谁知道呢!”

    君弈无所谓的开口,同时还有些头疼,这小丫头的神情,似乎有些不对。

    “哦!”

    慕容依依低着头,踮了踮脚,似乎有些犹豫,但很快便咬了咬牙,从腰间取出一个绣着花草的荷包,送到了君弈手中。

    “你,一定要来找我。”

    一言而出,慕容依依再没有看君弈一眼,满脸通红,慌忙捏碎手中无生牌,身形顿时虚幻,消失在了眼前。

    君弈看着眼前空旷,空气中还有些许少女的芬芳残留,不由得摇头苦笑,没想到图谋到最后,竟会多了这一出,当真始料未及。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穿越位面的魔方〕〔都市最强弃少〕〔明朝败家子〕〔神医妙相〕〔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神豪赘婿〕〔诸天万界最强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