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秦峥〕〔叶凌天袁雪〕〔羁绊〕〔叶云辰萧妍然〕〔陈苍生苏倾城〕〔叶凌天袁雪〕〔张起萧晴〕〔容堇盛西岩〕〔时乐颜傅君临〕〔咸鱼的科技直播间〕〔电影世界大拯救〕〔作秦始皇的乖女婿〕〔大明最后一个狠人〕〔穿越遮天的赛丽亚〕〔三国之关平当老大〕〔无敌养凤系统〕〔我在古代做储君〕〔丧尸领主系统〕〔霸爱成瘾:穆总的〕〔重生之财源滚滚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三百七十八章:苍炎本源
    苍炎宗,传言因其后山燃烧苍白火炎,经久不灭而得名。

    没有人知道苍炎的来历,即便是苍炎宗历任宗主,也不甚清楚,只知道苍炎宗是依此立宗存在,传承不灭。

    茫茫无边的苍炎,数万年都沉于火焰的山岳,在苍炎宗后山形成一片壮观景象,恐怖的苍炎,即便是武相境界的武者,都只能在边缘修炼。

    其宗门弟子的命相,皆是由此而来。

    后山,苍炎深处,一座低矮的山岳半腰,有一个不大的山洞。

    山洞王威弥漫,炙热沸腾,狂暴的苍炎温度,使得空气一阵扭曲,连武者目光所见,都有些看不真切。

    洞内深处,有一道健硕的人影盘膝而坐,周身肌肉鼓胀,使得衣衫都膨胀起来,磅礴的威压似是酝酿着恐怖。

    “嗡...”

    忽然,苍炎震颤,有白芒从外而入,笼罩着强横的神识,将火焰横推开来,直接没入壮汉眉间。

    突兀而至的神识,使得洞内气氛更加压抑。

    “硕儿,死了...”

    沉声回荡,壮硕大汉眼皮轻颤,随即缓缓睁开,淡漠的眼眸中有杀机涌动,还有一股极致的贪婪:“火焰生灵,幼的火焰生灵,真是诱人。”

    “轰!”

    壮硕大汉起身,强横的威压崩塌山岩,发出阵阵恐怖轰鸣。

    “长老。”

    洞外远山,数道人影恭敬行礼,苍炎炙热的温度让他们无法靠近,此地已经是极限。

    壮硕大汉踏立天穹,周身威势惊人,让周围的苍炎都无法靠近,眸子淡漠的看着几人:“虎硕,死了。”

    “什么?”

    几人脸色大变,身躯连忙躬下,呼吸都细微了许多。

    壮硕大汉屈指一弹,白芒闪烁,没入为首武者的眉间:“你们率领门下弟子前往,把守火域山脉外围,任何人都不能靠近。”

    “是。”

    几人神情严肃,不敢耽搁,连忙调遣武者,长老所言地域,距离宗门当真不近,当然,若是能横穿苍炎,就轻松多了。

    壮硕大汉负手而立,背后苍炎扭曲,隐隐有一道诡虎虚影盘桓,腥红的眸子透着嗜血的暴戾,杀机逼人。

    “徐徐图之。”

    壮硕大汉口中冷笑,舔了舔嘴唇,强压下心头的迫不及待。

    那火焰灵物虽好,但却不能操之过急,若是动静过大,被其他长老发现,再想要一人独吞,就比较麻烦了。

    虎硕是其家族子侄,也是族中天赋最好的一个,他的身死,壮硕大汉自然要摆出姿态,正好以此作为遮掩。

    不过一个子侄的身死,虽然对家族来有所创伤,但对壮硕大汉本身而言,就有些微不足道了,去是肯定要去的,不过不能用力过猛,恰到好处,才能掩人耳目。

    微微思虑,稍作等待。

    壮硕大汉才脚踏虎步,拨开滚荡苍炎离开后山,周身环绕怒火,踏空而去。

    短短时间,虎硕身死的消息便已经传遍宗门,其所过之处,宗门武者极尽退让,毕竟一个武王境强者的怒火,可不是好受的。

    ……

    无尽火域,岁炎火窟。

    山中宽敞洞窟内,君弈听到炎毒火精的话,有些措手不及,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在其身后,莫亦千与醉癫狂则是一脸警惕。

    毕竟炎毒火精可是将他们二人害得不浅,若非君弈识海鬼陵神秘出手,恐怕还不知后果如何,生死难料。

    炎毒火精稚嫩的脸上满是忐忑,扭捏着身子有些可爱。

    “为什么?”

    君弈压下体内的异状,将身躯缓缓恢复,目光平

    淡的看着眼前的炎毒火精,不过心中确是有波澜荡起。

    一个武王境的火焰生灵,甚至比起天生灵物都相差不多的生灵,而且心思单纯,在此时,他很心动。

    因为他身边的人太弱了,自身实力还不足以撑起大旗。

    君弈需要底蕴,或者战力,他需要足以与五大宗门抗衡的本钱,炎毒火精的请求,他不想错过。

    “呃...”

    炎毒火精闻言一愣,伸出肉嘟嘟的手摸了摸脑袋,眉头皱在一起,似乎是在仔细思考:“我,我不想呆在这里了。”

    君弈脸上笑容不变,目光平静的盯着他:“为什么?”

    “因为...这里没安全感。”

    炎毒火精低了低脑袋,脸上有些难为情,嘴巴嘟囔着开口:“刚才,那大傻个还威胁我,要吞了我。”

    “你们可都看到了,听到了的,不许装傻。”

    炎毒火精着,还有些着急,那模样完全是孩子心性,单纯的可爱。

    “那又如何?”

    君弈轻笑,对炎毒火精的担忧丝毫没有放在心上:“你可是炎毒火精,武王境强者,难道还怕一个愣头青?”

    “而且,刚刚你可不是这么的。”

    “刚刚?”

    炎毒火精一呆,眼中神情有些发懵。

    “你忘了?”

    君弈看着炎毒火精,脸上神情意味深长:“我可以帮你回味一下,三个字,大虫...”

    “咳咳...”

    炎毒火精听到君弈口中吐字,连忙一阵咳嗽,娇嫩的脸上沾染了些许红晕,神情尴尬:“那,那是刚刚...”

    “你也知道,打架嘛,自然要凶一些,即便打不过,也不能怂,有句话不是的好,输人不输阵,打肿脸也要充胖子。”

    “噗...”

    莫亦千闻言目瞪口呆,醉癫狂更是将口中的酒水给喷了出来,眼见没什么危险了,刚准备放松喝上一口,谁知道听到这一句。

    “怎么了?不对吗?”

    炎毒火精挠了挠头,看着两人的反应,不由得心中生出些许不好意思。

    “好了,若再不实话,我们可要走了。”

    君弈耸耸肩,指了指洞口方向:“你也听到了,那大虫子可是放出话,他会来找你的,哦,到时候我们已经走了,也跟我们没关系。”

    “你,怎么跟你们没关系?”

    炎毒火精闻言有些着急,张开胳膊作势拦着三人:“别忘了,地上那人可是你们杀的。”

    “是吗?”

    君弈脸上一愣,随即又无所谓道:“没关系,他再强,难道还能比得过那位强?找来也是送死而已。”

    “毕竟他的实力,你可是亲身体验过的,你呢?”

    “这...”

    炎毒火精目露瑟缩,鬼陵神秘出手,只是一掌,就让他感觉到了绝望,那是他根本不可能抗衡的恐怖。

    “我们走...”

    君弈见炎毒火精还是犹豫,当下便带着莫亦千两人踏步离去,头也不回的向着洞口走去,只是其心中却是在默数。

    一...

    二...

    “等等!”

    炎毒火精闭着眼睛大声吼叫,让三人的步伐停了下来,君弈脸上还有些许得意,不过转身时,又恢复了正常:“想通了?”

    炎毒火精微微点头,耷拉的脑袋,一脸沮丧,低声道:“我也没骗你们,那大虫子的确是有些吓人,我可不想被他抓走吞下。”

    “还有就是,就是...”

    “在这里我是一个人,太孤单了,自

    从醒来到现在,一直都是这样,没人陪话,没人陪我玩,哦,不对,也有人见到我。”

    “不过他们都想吞了我,没人想与我做朋友。”

    “那你就不怕我们?”

    君弈声音平淡,看着炎毒火精的目光多了些许疼惜,武者的世界也大多如此,伴随着无尽的杀戮,剩余的只有孤苦的孩童。

    “不怕。”

    炎毒火精微微摇头,眼中多了些许色泽,嬉笑道:“你能与我的老朋友相处,自然明不会伤害我。”

    “至少,我相信他。”

    “是吗?”

    君弈一愣,没想到这居然就是他信任的理由。

    祖碑苍声传出,言语间还有着深深的叹息和怀念,情绪复杂:“少家主,相信他吧,相较于我,他不过还是个孩子。”

    君弈轻轻点头,有祖碑开口,他也没什么不信的,不由得轻笑道:“那从今以后,你就跟着我们吧。”

    “真的?太棒了!”

    炎毒火精蹦蹦跳跳,脸上满是欢喜,扭着肉嘟嘟的身子,颇有些喜感。

    “不过有件事可要在前面。”

    君弈轻咳一声,指了指身后的莫亦千与醉癫狂:“以后,你可要与他们好好相处,不要闹出什么不愉快来。”

    “不会,不会...”

    炎毒火精有些不好意思,吐了吐舌头:“其实我也不是故意的,主要是太孤独了,好不容易见到了人,而且还是比我弱的,一时间就有些手痒...”

    “正玩的开心呢,谁知道...咳咳......”

    “不过我保证,以后一定会和两位兄弟好好相处,不给老大添麻烦。”

    当然,炎毒火精的好听,其实还是畏惧鬼陵神秘,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那一掌,可是在他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发誓绝不敢再造次了。

    “你呀,这还差不多。”

    君弈点了点炎毒火精,听着他老气横秋的言辞,不由得有些好笑,随即又看向身后,那大片空间石:“那这些东西?”

    炎毒火精似是才反应过来:“哦,这些东西也都带上。”

    “这是空间石吗?”

    此时,君弈还是忍不住开口,这疑惑困扰了他许久,若真是空间石,那可真是收获巨大,甚至可以发挥出巨大的作用。

    “不错,的确是空间石。”

    炎毒火精点头,随后又很是得意的介绍道:“自出生伊始,空间石便与我融为了一体,是我的本命本源,更是这火域苍炎的根源。”

    “苍炎的根源?”

    君弈闻言心头一震,目露骇然,万万没有想到,这竟是苍炎宗的起源,不由得咽了一口唾沫:“那就是,你离开此地,火域苍炎也会随之消失?”

    “大抵是这样。”

    炎毒火精皱着眉头想了想,又补充道:“不过也不会很快消失,毕竟火域存在了这么久,本身已经有了些许灵性。”

    “不过我们离开后,长或百年,短则数年,火域也就将不复存在了。”

    “这样...”

    君弈强压下心头的震撼,没想到苍炎宗的根,竟是会以如此方式,断绝在自己的手中,随即又疑惑道:“那你随我们离开,这苍炎不会走到哪里,便烧到哪里吧?”

    “不会!”

    炎毒火精很是随意的摇了摇头,言语间满是感慨:“苍炎自然会收回空间石中,这么多年没有理会,主要是因为太无聊了。”

    “有这火域苍炎,至少还可以通过苍炎波动,来感受陌生气息,这也是我这么多年来唯一的乐趣了。”

    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九境之主〕〔我真不想继承豪门〕〔诸天谍影〕〔我的毒功已天下无〕〔网游之匠神之路〕〔亿万萌宝:总裁夫〕〔重生九零辣妻追夫〕〔烬神纪〕〔重生青梅逆袭记〕〔斗罗之天使与堕落〕〔团宠大佬一心只想〕〔道家祖师〕〔二次元选项系统〕〔千尘无双〕〔从绝地求生开始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