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风花月如戏一场〕〔大国重坦〕〔我家妹妹超级甜〕〔穿成反派女配她姐〕〔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墨唐〕〔我的绝美冷艳总裁〕〔盛世毒妃带球跑〕〔极品佳婿〕〔沈惜颜〕〔邪性总裁好难缠〕〔顶级高手〕〔神级狂婿岳风〕〔废婿岳风〕〔一世豪婿岳风〕〔千叶咸鱼传说〕〔上门赘婿岳风〕〔王者废婿岳风〕〔紫玉公司岳风〕〔一世豪婿岳风柳萱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三百七十九章:马不知脸长(三更)
    君弈嘴角抽搐,莫亦千与醉癫狂更是目瞪口呆。

    若非炎毒火精亲口述,谁能想到,名震天域的苍炎宗,竟会是这般起源,他们的传承,不过是炎毒火精的唯一乐趣?

    “怎么了?”

    炎毒火精歪了歪脑袋,满脸疑惑的看着君弈三人,肉嘟嘟的模样很是可爱。

    “没...”

    君弈摆了摆手,示意炎毒火精将空间石收起。

    莫亦千与醉癫狂对视一眼,都能看到对方眼中的无奈,还有些许莫名的喜悦,有了一个武王境的强者,无疑行动会顺利很多。

    “喝...”

    炎毒火精矮的身影立于空间石前,口中大喝一声,引动周空灵气,在其身后显化一道巨大的火焰身影,张口便将空间石吞入腹中。

    “呼...”

    君弈长出一口气,心中不禁有着些许失落,如今空间石就在他的面前,不过却是炎毒火精所有,让他有些无奈:“算了,这样也不错。”

    “呵,子,你可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这时,识海中鬼陵神秘开口,似乎知道君弈心中所想,不由得开口嗤笑。

    “前辈。”

    君弈眼睛一亮,神识沉入识海,只是踏入其中,这才发现原本的天谴禁卷,以及天罚鬼陵的巨门已经消失不见,浓郁的识海雾潮中,天罚鬼陵神秘而恐怖。

    “刚才多谢前辈出手相助,救命之恩,子铭记在心。”

    “随手而已。”

    鬼陵神秘闻言,只是一语带过,没有放在心上。

    “前辈刚才所言,可否明示。”

    君弈也没有扭捏,开口谦虚请教,不知这炎毒火精身上,还蕴含着何等秘辛。

    岁炎火窟一行,让君弈深深明白,天域,并非他想象的那么简单,这世界表现出来的,只是武者简单见到的而已,内中,恐怕无人洞察。

    “炎毒火精,本不过天生灵物的伴生生灵,不值一提,但融合了空间石,让其成异化,成了堪比天生灵物的存在。”

    鬼陵神秘没有卖关子,仿佛本就要告知君弈,随着其开口询问,便是直接道:“空间石,蕴含生灵意志的空间石,自武道诞生以来,亘古少见。”

    “炎毒火精伴你身侧,如今只需再寻得一极端属性的灵物,甚至可以打造半空间。”

    “半空间?”

    君弈双目骤缩,身躯颤栗,简单的三个字,甚至让他体内心潮澎湃,滚荡的血液仿佛决堤的洪流,无法平静。

    “不错,半空间。”

    鬼陵神秘言语传出,声音中似乎都有些惊异和不可置信,带着浓浓的期待:“独立空间,那是武道巅峰至强者,动用无上威能,蕴含通天神通打造。”

    “半空间,借天生奇物成就的空间,相比独立空间,少了巅峰强者的无上神通,自是无法成就,需依靠这天地存在。”

    “原来如此。”

    君弈深吸一口气,眼中有光芒闪烁,鬼陵神秘所言,似是为其打开了一个新的大门,展现了门外的绚丽多姿,广阔浩大。

    “不过,此言也是而已。”

    鬼陵神秘口中轻叹,言语间根本没有对此抱希望:“自武道诞生至今,亘古无穷岁月,半空间诞生的次数,少之又少,甚至比独立空间更要难得。”

    “你也不必放在心上。”

    “多谢前辈,子受教了。”

    君弈躬身,鬼陵神秘不再开口,他也没有过多打扰,只是看了一眼天穹,便身形消散,退离了识海。

    洞窟内,一炷香的时间,炎毒火精才将整个空间石矿源完全吞

    下,随着空间石消失,此间顿时宽敞了许多,不过也太过空洞。

    “嗝!”

    炎毒火精散去周身火焰,美美的打了一个嗝,甚至还砸了砸嘴,神情满足。

    君弈再看炎毒火精,目露光华,只见其身形未变,但肉嘟嘟的身板竟流转着些许七色光芒,隐隐有些通透,神秘诱人。

    “时间差不多了,我们离开。”

    炎毒火精已经将最后的事情做完,他们已经没有必要再留在这里。

    此间虎硕身死,在其身上布下神念灵影的强者,定不会善罢甘休,想必已经有所动作,他们不能再拖了。

    “公子,我们是不是要换条路走?”

    莫亦千上前一步,皱着眉头在君弈的耳边轻声提议:“那苍炎宗的武王强者定会布下手段,再原路退回,危险太大。”

    “如今有炎毒火精在,苍炎对我等不足为虑,可以绕开。”

    “不。”

    只是出乎两人意料,君弈竟是摇了摇头,眼中神情意味深长:“若要在天域起波澜,自不能让人注意到我们。”

    “让五大宗自己乱起来,才能得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这?”

    莫亦千一愣,有些想不明白公子的意思,在一旁抓着酒葫芦,灌着烈酒的醉癫狂,也是细细思虑,分析着公子言语中的深意。

    “传音燕空,让他演一场好戏。”

    君弈缓步踏行,白衣猎猎。

    莫亦千,醉癫狂与炎毒火精三人跟在身后,离开洞窟,缓缓消失在火域苍炎中。

    …………

    苍炎宗,苍炎覆盖的后山深处。

    山岳层峦叠起,中间却有着大片不起眼的山丘。

    山坳中,有一道苍老身影枯坐其中,周身平静,没有丝毫气息起伏波动,甚至连肌肤都是一片干瘪,似乎早已坐化陨落。

    只是山头周围苍炎燃烧,竟是向着一个方向,仿佛是在有意识的向着这老者靠拢,莫名的有些亲近,奇异非常。

    不过下一刻,原本靠拢的苍炎蓦然轻颤,其苍白的色泽也发生了些许变化,少了些许韵味,多了一抹死枯。

    “嗡...”

    与此同时,老者干瘪的眼皮轻轻一颤,却是睁了开来,露出一双淡漠阴鸷的眼眸,眼底白芒闪烁,透着些许冰冷,无情。

    一时间周空似有风起,携大片苍炎汇聚而来,没入老者身躯。

    “苍炎...”

    老者张口,似是很久没有话,发出的声音,都有些干涩无力:“味道有些不同,生出变故了吗?”

    “轰!”

    老者抖了抖身子,佝偻着背,缓缓站起,只是这简单举动,竟是使得山岳震颤,大片的山丘崩塌倾倒。

    淡漠的目光抬起,看了看苍炎宗宗门所在的方向,随即一步踏出,身形消失。

    …………

    火泽林,苍炎宗无尽火域与七绝楼普沧泽地的交汇处。

    原本少有人来的地方,数日间竟是人潮涌动,一个个身着绣刻着苍炎的灰白长衫,神情凝重,三五成团,一点一点的搜寻踏过。

    “你们都仔细一点,不要马虎。”

    “别是一个人,就是一只蝼蚁爬过,你们都要清楚其长相。”

    “若是出了差池,谁也别想活。”

    树梢上,灰袍男子漠然而立,神情凝重,扫视着周围探寻的武者,双目含煞,冰冷的声音夹杂着灵气震荡林间,让人心头发寒。

    “是!”

    众武者闻言心头一凛,不敢有丝毫大意,连忙仔细搜查。

    “恩?”

    灰袍男子正要转身,脚下动作却是徒然一顿,眉头一皱,目如鹰隼般,有光芒爆射而出,直视林间远处。

    林间,有一道身着玄衣,满头紫发的人影缓步踏行。

    “嗤...”

    忽然,林间枝叶轻颤,让其身形一顿,缓缓抬头看去,只见身前不远处,灰袍男子正立于树梢,眼中有着些许诧异。

    “燕空?”

    灰袍男子目光微凝,一眼便认出了此人,正是七绝楼暴戾楼少主,作为楼闲鹤自养大的弟子,天域各大宗门少有武者不识。

    “有事?”

    燕空只是目光平静的看着眼前的灰袍男子,眼中没有一丝情绪波动。

    “在下苍炎宗步文亢。”

    步文亢抬手行礼,面对燕空,他可不敢有任何视。

    “有事?”

    燕空闻言无动于衷,声音依旧淡漠,仿佛站在他眼前的,只是寻常的一只阿猫阿狗而已,入不得眼中。

    步文亢脸色阴沉,他堂堂武相巅峰境界的强者,只差一步便可踏足武王,如今面对武相中期境界的燕空如此和气,不过是敬其身份,但其却是如此无视自己。

    燕空此举,顿时让步文亢心中愤怒,不由得寒声道:“燕少楼主,敢问你入火泽林,可是为何?”

    “关你屁事。”

    燕空口中言语毫不客气,根本从未将其放在眼里。

    “你...”

    步文亢双目含煞,脸色难看,体内武相巅峰境界的威势,不自觉的爆裂开来,掀起滚滚烟尘,林间寒意弥漫:“燕空,你不要不识好歹!”

    “此乃我苍炎宗宗门长老示下,封锁火泽林,任何出入武者都要明确行动目的,不能例外,你,可莫要让我难做。”

    “不能例外?”

    燕空冷笑一声,不屑的瞥了一眼步文亢:“苍炎宗的命令,与我七绝楼有何关系?莫不是苍炎宗已经将我七绝楼纳入了附属?”

    “这才号令与我?”

    “你!”

    步文亢闻言脸色大变,没想燕空竟会扣下如此帽子,顿时压下心头火气,身上的威势都不由得弱了一分,将弥漫在林间的气息尽数收敛。

    “呵,可笑。”

    燕空收回目光,不再理会步文亢,脚下踏步,却是缓缓而行,口中还有一声不屑:“驴不知自丑,马不知脸长,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

    “苍炎宗,也有资格管我七绝楼?”

    “轰!”

    步文亢闻言双目充血,心中怒火再也压抑不住,犹如火山一般喷涌而出,狂暴的威压横推林间,震断方圆树木。

    “砰!”

    步文亢周身萦绕苍炎,脚下一步,便是落在了燕空身前,沉重的力道直接崩塌大地,一双凶目死死的盯着燕空,其中有杀意涌动:“你,再一次!”

    苍炎宗,不论外人对宗门的评价如何,也不管门内弟子是如何想法,但在步文亢眼中,这是将他从襁褓婴孩养大的家,绝不容外人践踏。

    “有意思。”

    燕空目光冷冽,直面步文亢,身抗其武相巅峰威压,在身后汇聚一道冰刃寒锋,隐隐有恐怖暴戾扩散开来:“都牛不知皮厚,看来苍炎宗的人...”

    “更甚之!”

    “你找死!”

    步文亢怒火中烧,再也忍耐不住,狂暴的苍炎凝化大手,狠狠的向着燕空轰去,恐怖的杀机几乎要冻结血液。

    只是燕空不躲不避,直面掌威,目光冷冽,在身前显化一面漆黑令牌。

    “借你一胆。”

    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穿越位面的魔方〕〔都市最强弃少〕〔明朝败家子〕〔神医妙相〕〔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神豪赘婿〕〔诸天万界最强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