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三百八十三章:回归将古
    盖天阴云,天地暗沉。

    众人目光抬起,怔怔的看向空中。

    一朵苍炎火莲正在燃烧盛开,展现奇异,似乎要将漫天阴云悉数焚尽,而其上托起的山岳,也开始虚幻起来。

    短短数息时间。

    苍炎消散,连同一起消失的,还有众人眼中所见的巨大山岳,一切都发生的无声无息,恍若微风轻拂。

    空中,虎钧与步文亢深深的松了一口,身躯发软,好似脱力了一般。

    在其对面不远处,楼闲鹤与老者面色凝重,看着眼前虚空:“苍炎宗尊者降临,倒是少见,让我等惶恐。”

    “七绝楼二位长老威逼虎钧,未免有些过分霸道。”

    虚空无人,却有淡漠的声音波荡周空,缓缓在两人耳边回荡,毫无一丝威压。

    只是即便如此,楼闲鹤与老者都感觉心头一沉,肩头压力骤增,苍炎宗尊者,武宗境界强者,可不是他们能抗衡的存在。

    “此言,尊者可有失偏颇了。”

    楼闲鹤双目眯起,体内灵力运转,周身弥漫的紫黑雾潮中,有凶戾气息激荡不绝,抵消此人带来的压力。

    “何来偏颇?”

    虚空淡漠声音流转,惊退漫天阴云,其中似蕴含恐怖。

    “辈胡闹,虎钧非但不阻止,反而威逼其取某义子性命。”

    楼闲鹤苍老的脸上涌动紫黑,沉稳的声音在虚无面前,竟没有丝毫露怯:“敢问尊者,杀子之仇,该当如何?”

    “轰隆!”

    “楼闲鹤,莫要给脸不要脸!”

    一语冷喝,竟是掀起周空狂潮,风云激荡,宛如平地惊雷,在众人心头炸响,恐怖威压无情笼罩,横击楼闲鹤。

    “唔...”

    楼闲鹤胸口一沉,脚下踏步横退,口中闷哼间,脸色徒然苍白,再次抬头,眸中顿生凶戾:“好,很好!”

    “看来你,很不服?”

    虚空人影寒声传出,简单一语便使得周空凝颤,尊者自有尊者威严,绝不是寻常武者可挑衅的存在。

    “嗡...”

    虚无声音落下,周空徒然轻颤,一瞬,连灵气都扭曲了起来,隐隐有苍炎波荡。

    楼闲鹤与老者见此身躯一沉,似有巨大的力道落在肩头,两人不敢大意,武王境强横威势扩散开来,运转周身灵力抵抗,但收效甚微。

    空中,虎钧脸色潮红,双目中满满都是喜悦畅快,如今看着两人的下场,当算得上一报其心中愤恨,心头舒爽。

    不过其身侧步文亢却是满脸忧郁,如今冲突升温,怕是不好收场了。

    “咚...咚...”

    忽然,天地一滞,有阵阵婉转悠扬的诵经梵音由远及近,伴随着和雅、清静的钟声萦绕周空,将漫天威压徐徐冲散。

    意外而至梵音钟声,宛如一抹祥和阳光,映照众人心田,让人不自觉的平和了下来,散去心头愤怒,满脸和煦,亲近淡然。

    虎钧与步文亢脸色一滞,心头颤抖,目露骇然惊色,没想到竟会惊动这尊大佛,事态似乎有些超出了他们想象。

    与之相反,楼闲鹤与老者却是散去脸色凝重,神情自然,目中隐隐显露些许难堪和狠色,两人身为七绝楼七楼楼主,何曾被人如此镇压?

    “阿弥陀佛!”

    一语虔诚佛音传出,如同海潮和声,声达天地:“不过辈胡闹,寥寥误会,何必如此大动干戈?”

    “莫非尊驾欲挑起两宗战事?”

    平和的佛音波荡周空,隐隐有些许金

    芒涟漪扩散开来,带着些许不容挑衅的威压,弥漫纠缠。

    一时间,天穹静滞,竟是陷入了一片诡异的寂静,良久,才有阴沉声音传出:“即是误会那便各自离去罢。”

    “呼...”

    此音一落,周空苍炎尽数消散,似是虚无人影离去。

    空中,虎钧脸色难看,没想到竟是宗门低头,虽然心中不甘,但此间定局已成,再不是他能决定的。

    不过在其身侧,步文亢却是松了一口气,不管后面如何,至少现在,局面控制住了。

    “我们走!”

    虎钧目光阴沉,看了一眼楼闲鹤两人,卷起步文亢便踏空离去。

    佛光散去,金芒消退,楼闲鹤见此也没有久留,抓起燕空便与老者踏空离去。

    数息时间,此处密林再次恢复了平静,只留下满地狼藉。

    …………

    将古城,一如既往的热闹。

    入城大道上,三道人影外加一个身着红肚兜,脑后梳着长辫,蹦蹦跳跳的孩,一行四人正向着城门缓步走去。

    “哇,这就是人类居住的城池?”

    炎毒火精立于城门前,仰头看着高大的城墙,眼中尽是一片亮晶晶的光芒,相比起自己居住的地方,这里简直就是天堂。

    “好了,进去吧。”

    君弈摇了摇头,见众人都好奇的看了过来,不由得拍了拍炎毒火精的脑袋,他可不想被别人注视,引起太多的麻烦。

    四人入城,一路上炎毒火精就好像是一个馋嘴的宝宝,看到什么都想要,看到什么都想吃,不买就闹,倒是狡黠的厉害。

    莫亦千与醉癫狂束手无策,打又打不过,起来一狠,这子就爬在地上打滚,惹得周围人好奇围观。

    无奈,君弈不知乱七八糟的给买了多少,最终还是目泛黑芒,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这才止住其玩闹的性子。

    炎毒火精嘟起嘴巴,有些不愿的抱着糖葫芦,有一口没一口的啃着,甜美的味道让其不自觉弯起了眼睛,喜滋滋的跟在君弈身后。

    四人左拐右拐,足足走了半个时辰,这才到了所在的院落。

    “咯吱...”

    院门打开,入内一观。

    君弈不由得一愣,只见院内竟是稍稍进行了些许变化,倒是与北苍大陆,所在听香伴月楼的内苑,很是相似,或者如出一辙。

    “哇,这里也很漂亮!”

    炎毒火精一手抓着糖葫芦,顾不得嘴角沾上的糖渍,看着眼前的院落,大声赞叹,当然,这并非是真情实意,只是单纯的讨好罢了。

    所以,言罢又抓起糖葫芦,放在嘴边口口的舔着,一脸陶醉。

    “咦?谁家的孩?”

    这时,院中有女子疑惑声传出,人影快步踏出,看到院门前站着的君弈四人,眼中闪烁欣喜,直冲着院门飞奔而来。

    “恩?”

    炎毒火精见此,脸一皱,眉间不自觉的生出些许戾气,只当是来者不善。

    “啪...”

    不过下一刻,君弈抬手在其头顶一敲,瞬间让其熄火,同时也让来人止步:“烟儿!你都多大的人了?要知道男女授受不亲。”

    君弈无奈的看着眼前月凝烟,这丫头疯疯癫癫的,当真没个正形。

    “哼,我们是兄妹,抱一抱怎么了?”

    月凝烟嘟着嘴巴,冲着君弈蹙了蹙鼻子,脸上很是不满,连带着莫亦千与醉癫狂都被其狠狠的瞪了一眼,让两人目露苦笑。

    这时,炎毒火

    精歪了歪脑袋,眼中有一道狡黠光芒闪过,随即满脸疑惑,瞪着无辜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盯着月凝烟:“咦,这位阿姨,你公子的妹妹吗?”

    “呼...”

    轻风拂过,院中微微一寒,连君弈,莫亦千与醉癫狂三人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

    只见月凝烟神情僵硬,脸上青白交替,僵硬着脖子缓缓低头,甚至还发出些许“咔咔咔”的声音,直视炎毒火精。

    “你刚才...了,什么?”

    月凝烟双目眯起,脸上扬起笑容,只是这笑容怎么看,怎么都觉得有些诡异,让人心头发寒,浑身不自在。

    炎毒火精见此脸一僵,自己武王境的强者,竟在此刻感觉到了些许不妙。

    “公子!”

    这时,数道脚步声传来,祸苍生连同江雨四女近身行礼。

    “恩。”

    君弈点了点头,脸上扬起一抹温润笑意,抬手轻点,指向几人身后:“此间院落,我很满意,让你们费心了。”

    江雨四女脸上布起红晕,倒是有些羞意:“这是我们姐妹应该做的。”

    “喔,咳,啊哦...”

    炎毒火精连忙岔开话题,抓着糖葫芦,视线越过月凝烟,一蹦一跳的向着里面快速跳去:“哦,看看院子去喽!”

    “屁孩!!!”

    月凝烟看着炎毒火精装傻充愣,从她面前跳过,顿时咬牙切齿,挽起袖子直楞楞的冲了上去,口中大叫,声若狮吼:“你给老娘站住!”

    “哇!阿姨打人啦!”

    炎毒火精感觉到身后危险袭来,顾不得许多,抓起糖葫芦拔腿就溜。

    “你...”

    月凝烟目露火光,周身灵力萦绕,踏步狂追:“老娘今天不把你的屁股打肿,就,就,就誓不为人!”

    “哇哇哇,阿姨欺压朋友,有没有人管?”

    “你给老娘站住!”

    “我就不站,就不站,你有本事来抓我啊!略略略...”

    “今天老娘不把你屁股打开花,你就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哦,哦,阿姨变声母老虎咯...”

    一时间,孩的吵闹声,月凝烟的嘶吼大叫夹杂在一起,让原本平静的院落顿时热闹了起来,少了些许冷清。

    “这两个活宝。”

    君弈摇了摇头,有些无奈,倒是没想到他们会如此相处,不过看起来,似乎还不错?至少挺和谐,恩...和谐。

    “呵呵。”

    莫亦千却是一笑,看着两人的样子目露些许平和:“公子,你还别,他们两个似乎玩的还很开心。”

    君弈翻了个白眼,看着月凝烟抓狂愤怒的样子,恨不得要将这院子给拆了,一会上亭,一会入房,哪里有半分开心的样子?

    “乐在其中。”

    醉癫狂似是看出了君弈心中的想法,将口中烈酒吞下,笑呵呵的补充。

    “行了。”

    君弈摇头,也不再理会他们,率先迈步入内,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火泽林一行,让君弈受益匪浅,不仅得到了冰蟾火莲,更是踏入武相境,成就了命相,非但如此,命相还生出了意料之外的变化。

    此举,乃是天域从未有过的存在,亦是君弈,甚至君家先辈曾想都不敢去想的可能。

    一个武者,如何能成就多个命相?简直匪夷所思,可就是这般让人不敢相信,不能理解的事情,真真切切的发生在了君弈身上。

    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明朝败家子〕〔佛系古玩人生〕〔穿越位面的魔方〕〔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神医妙相〕〔我的巨星老婆〕〔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一剑斩破九重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