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三百八十四章:像个蛋!
    武相境,标志便是武者成就武道命相。

    不过其个中差别巨大,拿怒血暴君来,在武相境这般巨大的境界天堑下,跨一阶,甚至跨二阶力敌而战,已经是极为不凡,不可思议的存在。

    在古今万载岁月中,君家依此,渐渐成长为称霸天域的存在,而且无可撼动。

    即便是千年前覆灭血夜,也几乎聚合了天域巅峰的五大宗门齐齐出手,就算如此,他们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其中最大的原因,便是君家命相怒血暴君的无上能威。

    可此番,阴冥鬼相甚至能让其抹杀武相巅峰境界的强者,跨三阶而战,简直在天域亘古未见,闻所未闻。

    天谴禁卷衍生的天罚鬼陵,以及拍卖所得空骸蝉婴,二者直到武相境,才稍稍显现了其诡异非凡之处。

    君弈神识沉下,流转体内五脏六腑,白泽月蕴露开启的五感六识,螭吻成就的非凡经脉,以及九婴之心塑造的身躯。

    数次突破,直至成就武相,其中蕴含的奇异算是完全被君弈炼化。

    如今,即便君弈单纯的动用怒血暴君,合自身蕴含的恐怖,以及手段,或许都可以匹敌武相后期的武者。

    丹田中,灵鼎与命宫静静漂浮,在命宫上空,一道满是血腥的身影盘膝而坐,周身时而有黑白交替,诡森与威严互相轮换。

    识海中,蕴神树盘踞块陆地,洛妃端立其上,遥望远处翻腾的浓雾。

    其中,或有大片祥云浮现,奇异祥兽遨游云端,亭台楼阁若隐若现,有阵阵威严弥漫,让人望而生畏。

    或有诡氛喷涌,森黑浮动,些许狰狞生灵攀爬挣扎,仰天嚎叫,无数的身影叠压在一起,大片尸骨血水堆积,观之让人毛骨悚然。

    散去了天谴禁卷的竹简,融合了天罚鬼陵的巨门。

    君弈踏立识海,对眼前奇异,有了些许从未有过的亲近和自然,仿佛二者本就是一体,只是曾经多了一层隔阂而已。

    千年前血夜,君弈身怀天谴禁卷身死的那一刻,他们早就融合成了一体,只是其从未发现,或者没有去多想。

    这,当是君弈数次未能突破武相境的原因。

    “无须多问。”

    忽然,识海震荡,一语沉稳淡漠的声音从浓雾中徐徐传出:“体悟本心,踏寻武道,那才是你如今应该去做的事情。”

    “现在的你,太弱了...”

    “呼...”

    君弈闻言目光闪烁,口中沉沉呼气,未曾想鬼陵神秘竟还是如此一句:“太弱了么?”

    “体悟本心,踏寻武道。”

    君弈踏立识海天穹,心中不断的思虑着鬼陵神秘的话,想着其中蕴含的意思,莫不是自身还未体悟本心真意,没有认识到自己应该走的武道?

    “嗤...”

    良久,君弈摇头轻笑,或许现在想这些,还是有些多余了,也不管在鬼陵神秘心中,多强才算是强,如今他要做的,应是解毒。

    冰蟾火莲在手,但并非最终解毒良药,其中还差几道工序。

    君弈双目微眯,眼中有些许奇异光芒闪烁,好似蕴含着深邃,让人看不透。

    云客居,或许还需要再去一次。

    …………

    修行不知岁月短,枯坐山中已半载。

    北苍大陆,自荆焱两人离去至今,已过半年时光,风声渐缓。

    刚开始众人提心吊胆,彻夜难眠,各大势力派遣守卫轮换,心防备着,毕竟面对天

    域强者,他们不过一群待宰的羔羊,一群不放弃希望的羔羊。

    只是随着时间流逝,荆焱两人自离开后却音讯全无,渐渐的,很多武者都快忘记了半年前的紧迫,风声鹤唳的那段时光。

    但同样离去未归的莫亦千与君不知,也是众人心头担忧所在。

    他们几乎承载了几大势力全部的希望,不知在那陌生的地方,是否有找到公子,是否已经解决了北苍大陆的忧患。

    武宜城外,董家。

    自故人谷一战后,董家彻底奠定了其新任家族在北苍大陆一方霸主的地位,虽然董家还缺少些许底蕴,但其与苍玄宗联姻,就不容觑。

    甚至因为董婆婆与君弈的特殊关系,隐隐还要压过其他势力一筹。

    随着其峥嵘显现,董家门前更是络绎不绝,连门槛都不知换了多少,甚至大多武者都以在董家当差,看作是无上荣耀。

    这一日,董家门前一片寂静,倒不是有危机来临,而是因半年前的危机,几大势力之间有约定,为防荆焱祸患,每一月集合一次,商议个中细节。

    此间,又到了聚合的日子。

    董家大厅中央,有一张巨大的方桌,众多熟悉的面孔端坐其中,相比半年前的凝重,如今要放松许多,只是眉间的愁容依旧未散。

    大厅安静,气氛略有些沉默,董峻峰看向对面端坐的少年,率先开口:“段宗主,那四相崩合地近来可有异状?”

    众人目光汇聚,落在那少年身上,只见其身着白衣劲装,头竖发冠,双目炯炯有神,颇有上位者的威严,正是段佑寒。

    自北苍大局言定,段佑寒便思虑数番,综合曾经澜煌王朝的弊端,决定带领澜煌旧部,成立北煌宗,雄踞一方。

    少年高位,众多武者都在观望其表现,不过大多都在看其笑话,却不成想,段佑寒刚柔并济,手段非凡,将北煌宗治理的有条不紊。

    段佑寒微微摇头,沉稳的目光在众人身上一一扫过:“四相崩合地自始至终都很是平静,并无意外发生。”

    众人闻言轻轻点头,对段佑寒他们还是很相信的,短短半年时间,其表现出来的魄力也不容视,值得尊重。

    “大家也不用太过悲观。”

    董峻峰见众人神情严肃,不由得呵呵一笑,开解道:“凡事往好处想,荆焱等人未至,不是否被公子解决,或许他被其他人击杀也犹未可知。”

    “天域局势复杂,其间竞争数倍于北苍,生死一瞬,也并不是不可能。”

    “或许吧!”

    众人轻叹,如今荆焱没有消息,君不知与莫来客也没有消息,算是最好的消息了,至少,他们都还活着。

    “轰!”

    周空轻颤,大地震动。

    忽然而至的变故,让厅堂众人脸色大变,下意识警惕起来,互相对视一眼,身形一动,径直踏空而出。

    只是众人林立空中,眼前却是一片平静。

    “怎么回事?”

    董峻峰眉头深皱,看向下方武者,只是他们却都是纷纷摇头,一脸茫然,对此间变故一无所知。

    “嗡...”

    这时,空气波荡,在遥远西南方向,有一道金芒冲天而起,其中还夹杂着些许淡淡的黑雾,形成一道巨大的圆柱光芒,矗立天地间。

    圆柱光芒闪烁,其中有些许奇异的意蕴扩散开来,或祥和,或狰狞。

    “这是...异象出世。”

    水墨白目光闪烁,隐隐有着些许惊

    异,那个方向似乎有些熟悉。

    不仅是他,众人只是稍稍呆滞,便都齐齐反应了过来,互相对视一眼,便向着光柱所在的方向,直接踏空而去。

    诡异的巨大光柱,经久不散,足足持续了三日时间,整个北苍大陆的武者,几乎都看的清清楚楚。

    一个个以为有宝物出世,闻声而动,不敢有半分拖慢。

    唐锦城,热闹非凡。

    只是此时,相比往日来有过之而无不及,无数武者林立空中,城外还有大批武者急急狂涌,生怕错过。

    因为那巨大的光柱,正是从此处爆发。

    如今光芒散去,众人却是围而不近,一个个面色凝重,甚至有着忌惮,敬畏,只因那光柱所在,乃是君弈曾居住的地方。

    听香伴月楼。

    楼内一片安静,奇异的光芒在爆发的一瞬间,便将其中武者横推而出,还有部分武者不着寸缕,被人看了个精光,倒是狼狈至极。

    “嗤...”

    这时,周空有破空声传出,磅礴的威压横推四方,生生挤出一条路来,城中武者下意识看去,顿时神情凝重。

    赫然是如今北苍大陆的几大霸主势力的当家人,阔步而来,缓缓站在听香伴月楼门前,不由得凝神而视。

    眼下楼内光芒虽散,但其中蕴含的威势却依旧存在,即便是武帅巅峰境界的强者,都不敢觑。

    “少家主。”

    这时,有一道身影靠近,却是水家的武者,正对着水墨白深深行礼。

    “你可知其中发生了什么?”

    水墨白点了点头,便是直接指向眼前,没有任何多余废话。

    “回少家主,事出突然,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那武者苦笑一声如实禀告,甚至将其中狼狈见闻都认真了一遍,随后似是想起来什么,眼睛一亮,连忙道:“那时金芒爆发,黑雾萦绕,刚开始只是一个巨大的椭圆形的球,最后才成了光柱。”

    “椭圆形的球?”

    众人闻言一愣,对此百思不得其解。

    “不错,那异象刚开始只是一个虚影,我还以为是看花眼了呢。”

    那武者将其所见,原原本本的了一遍,也不知对众人有没有作用,不过若是能与这些大佬混个脸熟,以后可就不一样咯。

    众人沉默不语,想要靠近,又对君弈曾经所在,不敢过多冒犯,而且光芒威势不凡,也只能眼巴巴的看着,静待时机。

    “嗡...”

    这时,周空轻颤,听香伴月楼微微扭曲,有一道金芒夹杂着些许漆黑纹路显现而出,化为巨大椭圆虚影。

    其中无数金芒线条以及漆黑薄雾交相缠绕,里面还有什么东西在有力的跳动。

    “对,对,少家主,就是这东西。”

    那武者眼睛一亮,连忙指着眼前出现的异象大声惊呼,证明自己所言非虚,心想若是能被赏一些玩意,那就更好了。

    “这,东西...”

    水墨白看着眼前异象微微一愣,此物他没有见过,但怎么看,怎么都感觉有些熟悉,甚至并不陌生。

    不仅是他,周围宫岚,段佑寒等人都是一样,齐齐皱着眉头,沉心思虑。

    “噗哧...”

    忽然,有一道轻笑声伴随着些许不好意思的怯意缓缓传出:“这东西...”

    “像个蛋!”

    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明朝败家子〕〔佛系古玩人生〕〔穿越位面的魔方〕〔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神医妙相〕〔我的巨星老婆〕〔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一剑斩破九重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