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八零鲜妻有点甜〕〔隐形学霸超A的〕〔荒原红城〕〔沐大佬请保持距离〕〔傲娇爹地找上门〕〔差一步苟到最后〕〔司宫令〕〔旺门佳媳〕〔联盟之电竞莫扎特〕〔茅山二师兄〕〔科技入侵神话时代〕〔我的召唤物可以学〕〔洪荒之昊天天帝〕〔重生财富自由〕〔封神之问道金庭山〕〔玄天运石〕〔科技测评博主〕〔六渡之逆斩苍穹〕〔咱家宗主有点懵〕〔长生大秦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三百八十七章:安宁谷
    苍云天域,将古城东,安宁谷。

    这是一处静谧清雅的山谷,山明水秀,翠**流。

    天域武者繁多,只是此处却少有人至,偶尔有武者路过,也不过轻轻一撇,随即皱眉离去。

    不怪其他,只因此处乃葬尸谷,乱坟岗。

    在将古城成立前,这里不知葬了多少人,不过大多都是无名之人,甚至连尸骸都是残缺不全,任由打扫的武者胡乱堆积。

    直到将古城立址,才进行了一次清扫,而后还有身死者,也有人埋葬于此,不过倒是秩序了很多,漫山遍野都是整齐的土堆墓碑。

    武者残暴,凶戾无情。

    但大多武者对死者却是尊重,少有武者在此动手、捣乱,难得的成了一片清幽之地,恐怕天域武者谁也没有想到,竟是借了死者的光。

    安宁谷谷口处,左右有两棵盛放的桃树静静矗立,轻风摇曳,荡起些许桃粉的景象,如梦似幻,让人心头清宁。

    谷前,偶有武者交错往来,不过大多安静来去,怕也是不想打扰逝者长眠。

    桃柳轻拂,交错扬起。

    有四道身影缓步靠近,其中走在前面的,却是一个脑后梳鞭,身着红肚兜的三岁稚子,正蹦蹦跳跳,满脸好奇的打量着这里。

    时不时还蹙起鼻子,嗅一嗅空气中轻拂飘荡而来的花香,眯着眼睛沉醉其中。

    “哇,好香啊!”

    炎毒火精长长叹气,外面的世界当真繁荣非常,与自己一直呆着的火域相比,简直不可天上地下,呸,一片枯灼的大地,毫无生机,连地都不如。

    在其身后,君弈与莫亦千,醉癫狂三人轻步缓行,脸上略带笑意的看着前方蹦跳欢乐的炎毒火精,连肆意吞酒的醉癫狂,拿起酒葫芦的次数都少了些许。

    “公子,带上这家伙,倒是别有一番乐趣。”

    莫亦千呵呵一笑,一双眼睛微微眯起,遮掩着其中的茫然和心虚,隐隐还有些许畏惧的慌乱光芒,轻轻闪过。

    “修行路上,需张驰有度,带上这子也算是将其看在自己眼前,少与烟儿吵闹。”

    君弈脸上挂着温润笑意,一袭白衣迎风轻拂,倒是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想起几日来在客栈院中度过的时光,很是折磨。

    炎毒火精与月凝烟两人似是天生的冤家,碰头便吵,每日张牙舞爪的上下跳窜,抓都抓不住,几乎把内外房间都掀了个底朝天。

    除此之外,便是君弈自己的原因。

    此番踏足武相境,成就命相,经过鬼陵神秘的提醒,以及莫亦千无意识的几句话,让君弈心中罩上了一层朦胧。

    仿佛有一层薄纱遮在自己的眼前,君弈过往看到的,似是薄纱上纵横交错的线条,以此为天地大盘,却忘了薄纱后面的世界,当是自己真正需要寻找的,需要踏足的路。

    换句话,千年间,君弈被仇恨蒙蔽了双眼,早已迷失了自己心中的武道,他现在要做的其中一事,那就是寻找道路。

    如今盘锁城中入内的势力交替,为族人解毒的丹药也还未炼制成功,不是入内的时候,正好借此机会探寻。

    “公子心中思绪繁多,自是觉得有些吵闹。”

    莫亦千看着眼前越来越近的山谷,脸上的神情都有些不自然起来,下意识的开口打着哈哈,有一搭没一搭的着。

    “咦,桃子!”

    这时,炎毒火精眼睛一亮,看着山腰处的一颗桃树上,沉甸甸的挂着几个红润的桃子,不自觉的舔了舔嘴角,身形一跃,便坐在了树杈上。

    其漆黑的眼睛滴溜溜的直打转,也毫不客气,摘下一颗比自己手掌还大一倍的桃子,随意擦了擦,便塞进口中。

    “咔嚓!”

    炎毒火精口张开,一口咬下,顿时芳香满口,汁液从嘴边流出,桃汁溢散而出的鲜美的清甜味道,让人味蕾轻颤。

    醉癫狂抹了一把嘴角,将酒葫芦收起,看着炎毒火精满脸满嘴,甚至流的身上到处都是的桃汁,不由得有些发馋:“嘿,炎扔一个下来。”

    “哼,只有一个,再没有了。”

    炎毒火精闻言有些不满,将手中的桃子往胳膊下面一夹,眼睛上下打量着,挑了一个与他拳头大相当,还略有些发青的桃子,这才满意的笑了起来,将其扔给醉癫狂。

    “这家伙...”

    醉癫狂将其抓在手中,微微一愣,不由得摇头苦笑。

    这桃子倒的确是桃子不假,不过食之酸涩,弃之可惜,让人左右为难。

    “炎,莫要惹我生气。”

    君弈眉头一皱,蕴含温润笑意的脸上隐隐荡起些许黑雾,让炎毒火精心头一跳,连忙掏出几个藏在胯下的大桃子,不清不愿的抛了出去。

    “再没有了,你们可要看清楚了。”

    炎毒火精嘟着嘴巴,将桃子送到嘴边,正要大口咬下,却停了下来,想了想又换成口,一点一点的嘬着,细细的品味果肉的甜美。

    “呵,还是要教训。”

    君弈摇头,将桃子分给两人,随即便向着谷内深入。

    安宁深谷,斜阳洒下,有一缕阳光正映照着内谷的一处的土堆,周围有芳草满地,蝶舞蜂鸣,土堆前,静静的立着一根木牌。

    木牌无字,只有一副雕刻其上的画,画面上竹海屋,翠叶落雪,有斑驳阳光映照其上,显得静谧和雅。

    君弈三人缓步上前,立于木牌前默然不语。

    “呼...”

    莫亦千口中长吐一口浊气,目光浑浊,怔怔的看着眼前低矮的土堆,眼中的慌乱,迷茫尽都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片安然和平静。

    君弈与醉癫狂也不打扰,只是在其两侧,静静的陪着。

    莫亦千伸手,从腰间储物袋中掏出一把竹扫帚,轻轻的打扫着零散在周围落叶,发出阵阵“沙沙”的声音。

    一手回,一手去,莫亦千抓着竹扫帚很是耐心的清扫着,足足一炷香的时间,才将这周围整理干净。

    莫亦千将扫帚收起,席地而坐,正对木牌,看了一好一会,才苦笑一声,脸上露出些许歉意,从储物袋中源源不断的掏出些许东西,摆放在木牌前:“呵,你看,哥都糊涂了,痴痴傻傻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连你最爱的吃的东西,都忘了取出来。”

    “你瞧瞧,正儿八经的黄泥烧鸡,大头烧饼,果泥甜酱,杏儿水...”

    “这些年没来看你,想必你都馋坏了吧?”

    “哦,还有你最爱,最舍不得吃的甜糖,呵呵呵...”

    莫亦千一边轻手轻脚的摆放,一边笑呵呵的介绍着各种各样的美食,尤其是拿着一块白花花的糖果,得意非常:“以前这东西难得,咱俩也没钱,买不到,大多都眼馋别人。”

    “偶有一块别人掉在地上的,都被你捡起藏着,一直忍着不肯吃,实在是馋的憋不住了,才拿出来浅浅舔上一口,又心翼翼的收回去。”

    莫亦千着,眼中目光渐渐有些迷离,似是看到了曾经的那个丫头,站在门侧,一脸脏兮兮的样子,正瞪着大眼睛,期盼的看着自己的背影。

    那时两人非亲非故,却相依为命,在妖兽林中艰难求生,虽然时常饿着肚子,但眼中的阳光却是从未断过。

    “不过,现在没关系,哥有本事了,也有钱了,什么都不缺,你想要...”

    莫亦千乐呵呵的着,只是着着便再也不下去了,眼眶里不知何时渡上了一层晶莹,豆大的泪水再也止不住的滴落下来,打在地上:“哥,没用...”

    “你还在的时候,哥什么愿望都满足不了你,常常食言,带着希望离开,带着失望回来,但你从来都没怪过哥。”

    君弈深吸一口气没有劝慰,只是将目光撇向远处。

    其身侧的醉癫狂心头烦闷,不自觉的抓起腰间的酒葫芦,深深的灌了一口,狠狠的将其吞下,似是在顺着闷堵的心间。

    莫亦千声音低沉,时而哭时而笑,诉着过往的趣事,也没有隐瞒这些年经历的艰难险阻。

    随即又不自觉的将手伸向腰间,掏出一块陈旧的破布,紧紧的攥在手中,上面有着一片暗沉的血渍,浸着一团崩碎的纹路:“这是你当年唯一留给我的东西。”

    “我知道,你想的话都在上面,只是哥无能,数百年了,数百年都未能找到任何线索。”

    莫亦千眼中血色弥漫,口中的声音也渐渐阴沉,其中带着让人毛骨悚然的冰冷:“不过没关系,我会一直找,一直找。”

    “即便是他已经死了,我都要掘了他的坟,将其拖出来挫骨扬灰。”

    “谁都逃不掉,不管是谁,我都要他给你陪葬!!!”

    “轰!”

    莫亦千口中狠声传出,周身凶戾的气息不自觉的炸裂开来,发出阵阵轰鸣的声音,掀起大片浪潮,烟尘弥漫。

    良久,有清风微拂,将烟尘悉数散去,阳光映照,一切如旧,只是莫亦千的脸上少了些许笑意,多了一抹阴狠。

    “公子。”

    莫亦千微微躬身,眼中光芒一片淡漠。

    “世间路有千万,应要避开岔路,寻得真途,武者一生,便是在追求真我。”

    君弈看着眼前的莫亦千,伸手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莫要太过将自己逼得紧迫,有我们在,没有什么是解决不了的。”

    “多谢公子。”

    莫亦千眼中光芒闪烁,脸上的深沉也散去了些许。

    “走吧,也该去看看老朋友了。”

    君弈轻笑一声,在莫亦千肩头微微一点,让其脸上多了一抹平和和期待。

    “嘻,你们办完事了?”

    这时,炎毒火精一跃而至,手中还抓着一个桃子,乐滋滋的啃着,鲜美的桃汁糊的满脸都是,甚是滑稽。

    “擦擦脸,真是脏死了。”

    君弈摇了摇头,有些无奈,这炎毒火精当真还是孩子心性,一点都没有长大。

    “这有什么?那边还有人比我更脏呢!”

    炎毒火精不以为然,随意了摸了摸脸,眼中的目光隐隐还有些鄙视。

    “是吗?”

    君弈不去听其废言,带着莫亦千与醉癫狂便向着前面谷口走去:“你呀,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再。”

    “你们...”

    炎毒火精似是有些着急,跺了跺脚跟在三人身边,指着身侧不远处:“你们看,他们还在那徒手刨坑呢,满身都是脏的,我比他们干净多了吧?”

    “不懂别乱。”

    君弈无奈,不过还是下意识的冲着炎毒火精指的方向看去。

    这一看,让其双目微凝。

    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