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三百八十八章:路遇熟人
    安宁谷内,一处不起眼的山腰处。

    有两道人影在山间起伏不定,弯腰驼背的挖着大坑,衣衫开解,满身的黄泥,脸上豆大的汗水滴落在地,都顾不得擦。

    “锵!”

    其中一人挺起身子,靠着一边的铁铲子,舒展身躯,其体内的骨头顿时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

    “妈的,休息一会。”

    那人影一抹脸上的汗水,甩了甩手,如雨一般挥洒在地,脸上满是不忿。

    另一人仰起头,心翼翼的看了看周围,见没什么人,才直了直身子,轻喝道:“休息什么?你不要命了?”

    “命?我现在生不如死!”

    那武者口中冷哼,言语间满是愤慨,冲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后,才沉声道:“嘿,老陈你,我们两个造了什么孽?怎么什么脏活苦活都让我们干?”

    “我田正良自问做事低调,不偷不抢,也没得罪过谁吧?怎么就落不到个好呢?怎么挖坟埋人的事都让咱俩给干了?”

    “最可恨的是他娘的让咱俩用手挖!要知道,我亲爹娘死的时候都没赶上这待遇。”

    “嘁,这都是白搭。”

    陈明嗤笑一声,一手撑着大树,一手抓出一个水壶,狠狠的灌了一口,抹着嘴道:“你呀,就是太低调,做事不够狠。”

    “一句话,好欺负呗,不找你找谁?”

    “嘶...”

    田正良微微一呆,随即猛地吸一口气,狠狠的一拍大腿:“你的有道理啊。”

    “那是自然,不然他怎么不去使唤别人?”

    陈明将水壶抛给田正良,示意其喝上一口,也是随意的坐下歇脚。

    “咕咕...呼......”

    田正良狠狠的喝了一口水,目露阴狠,口中寒声道:“这狗东西,老子迟早要把他宰了!”

    “宰谁?钟衍?”

    陈明闻言轻笑一声,满脸的讥讽,口中毫不客气的不屑道:“不是我打击你,人家武帅巅峰境界,你宰的着吗你?”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田正良正阴狠的着,却是被陈明随口给接了过来,嗤笑道:“莫欺少年穷!”

    “省省吧你,还是做好眼前事再。”

    “唔...唔...”

    这时,有阵阵捂着嘴挣扎呜咽的声音传来,似有什么人在呼叫,还用脚蹬着泥土,滚落几块琐碎的石头。

    “闭嘴,妈的叫什么叫?臭娘们!”

    田正良心中正是不爽,此番更是让他怒气翻涌,口中低喝叫骂,只是他声音传出,那挣扎非但未停,反而变本加厉。

    田正良脸色难看,口中唾骂:“呸,不知好歹的东西,死都要死了,还要跟老子做对!”

    “嘿,你还别,那娘们长得还挺带劲。”

    陈明一手按着裤子,一手在下巴上来回摩挲,眼睛看向其身侧不远处,隐隐有些许淫.秽的光芒闪烁涌动。

    两人不远的山地上,杂草丛生,还有两道身影被五花大绑的扔在其中,一个黄衣胖子,一个红衣女子。

    两人身形狼狈,口塞烂布,满脸黄泥土渍,但还依稀能看出那胖子不凡的气质,以及女子姣好的面容,明眸大眼,甚是可人。

    “沙沙...”

    田正良听着陈明的话,眼睛一亮,顿时邪从心起,迈着大步向着两人走来。

    “唔唔...”

    女子见此目露惊惧,瞪大眼睛挣扎着向后退去,下意识的将那黄衣胖子护在

    身后,不断的摇头,目露乞求。

    “嘿嘿,娘子,你别怕,我们两个可都是好人。”

    田正良蹲下身子,咽下口中的唾沫,仔细的打量着这女子,红唇雪肤,惊惧的双眸还有些楚楚可怜,观之让人心头酥麻:“哟哟哟,瞧着眼睛,看得哥哥我呀,这心都要碎了。”

    “你他俩死都要死了,钟衍那老子又不在,不如我们...恩?”

    陈明走上前来,贪婪的盯着眼前的女子,毫不掩饰目中的淫.色,大手甚至还按在裤裆,用力的揉搓着,尽显猥琐。

    “唔...哼!”

    这时,那黄衣胖子似是如有神助,直挺挺坐了起来,满脸通红,愤怒的盯着两人,竟是狠狠的抬脚一蹬,踹向陈明的裤裆。

    “我艹!”

    陈明一个趔趄,连忙稳住身子,即便这一脚不重,但对他来可是十足的耻辱。

    顿时口中怒吼着上前,伸手一把将那黄衣胖子抓起,恶狠狠的瞪着眼,咬牙切齿道:“你真是找死,好,好好,我让你发狠。”

    “啪!”

    陈明抬手就是一巴掌,将其扇倒在地,被两人被控制了灵力,根本毫无还手之能,只是任人宰割的羔羊。

    “你找死,我偏不让你死,桀桀,我要你看着她被我撕烂衣服,在我胯下承欢,这样想必会让你生不如死吧?”

    “呜呜呜!!!”

    黄衣胖子闻言顾不得脸上的疼痛,挣扎着想要坐起,双目充血,怒视着陈明,若眼睛能杀人,恐怕陈明已经被抽筋拔骨了。

    “叫,继续叫,你越愤怒,老子就越开心。”

    陈明脸上一片狞笑,缓步走向红衣女子,伸手在其脸蛋上轻轻触碰,顿时一阵嫩滑的感觉让其一阵舒爽。

    红衣女子披头散发,躲着陈明的手,只是其却如跗骨之蛆,紧紧跟随。

    陈明丝毫不在意红衣女子的抵抗,甚至还有些享受这猫捉老鼠的乐趣,让他心头欲.火更甚:“挣扎,继续挣扎。”

    “桀桀,你越是挣扎,我就越是兴奋。”

    “唔...”

    红衣女子目露绝望悲戚,当真是求生无门,求死不能,正在这时,其长发遮掩着的目光一错,竟瞥到一道熟悉的身影缓步踏来,让其双目呆滞。

    陈明见红衣女子一动不动,顿时少了些许乐趣,不由得调侃道:“挣扎啊,继续啊,怎么不动了?想通了?”

    “想通了好,早爽早死早超生。”

    “踏嗒...”

    这时,有数道纷乱的脚步声缓缓传来,随之而来的还是一道冰冷的寒声:“既然如此,那我也送你一程,如何?”

    “谁?”

    陈明与田正良脸色微变,也顾不得许多,转身凝视,却见四道身影已经走到了近前,三个大人,一个稚子。

    “我劝你们少管闲事,有些人不是你们惹得起的,赶紧滚蛋!”

    田正良面色不善,他本就心生怨气,如今有人送上门来,如何还忍得住,顿时戾气涌动,寒意弥漫,武帅初期的境界威压向着四人笼罩而去。

    炎毒火精笑嘻嘻歪了歪头,饶有兴趣的看着两人,没想到还有这么没脑子的人,顿时心中大喜,满目期待。

    莫亦千目光阴沉,本在爱妹墓前,不欲动手,但此地竟有人行如此苟且之事,简直猪狗不如,更别这两人还是认识的熟人。

    “蝼蚁自大,蜉蝣撼树。”

    不由得踏步而出,心生怒火,口中有寒声波荡,瞬间震散田正良威压。

    “蹬蹬蹬...”

    田正良脚下踏步,脸色惨白倒退而出,直到被陈明一把扶住,才堪堪停下,原本凶戾的眼眸,此刻满是惊恐,眼前人只一言,便让自己抵抗不住,这是何等境界的强者。

    “阁下!”

    田正良顾不得许多,连忙开口苦求:“刚才是的瞎了眼,一时出言不逊,多有得罪,还望原谅则个。”

    莫亦千恍若未闻,双目淡漠着向着两人踏步逼近,周身隐隐有一股炙热的浪潮波荡开来,笼罩四周,散发着惊人的寒意。

    “阁下!”

    这时,有一道沉稳声音传来,以灰袍老者踏空落下,武帅巅峰境界的威势震荡开来,抵御莫亦千的威压,面色凝重的冲着其拱了拱手:“我等乃清风商会的人,若是手下有所得罪,还请看在商会些许薄面上,有话好商量。”

    莫亦千闻言眉头一皱,不由得停下脚步,清风商会财力非凡,底蕴也不弱,尤其在天域广交八方人脉,不容觑。

    “钟管事!”

    陈明与田正良见到来人,顿时松了一口气,连忙躬身行礼,刚才心头对其的怨气尽数散去,甚至还有些感恩戴德。

    钟衍脸色难看的瞪了一眼两人,口中低声沉喝:“没用的东西,一点事都做不好,呆会再跟你们算账!”

    钟衍话音落下,便面带笑意看向了几人,心中的凝重也放了下来,既然忌惮清风商会,那就好办了,只是其还未张口,却听一道淡漠声音传来。

    “老莫,送他们一程!”

    “阁下!”

    钟衍闻言脸色大变,正要开口,却见莫亦千眼中冰冷,脚下无情的踏前一步,顿时武相后期的威压笼罩而来,周身有怒火喷涌。

    “这都是误会,误会啊!”

    “有话好好...”

    钟衍连连开口,武帅巅峰境界的威压弥漫开来笼罩周身,苦苦抵御这股威压,但见其怒威不减,顿时开口威胁道:“我们可是清风商会的人,你们要想清楚了,杀了我们就是在和清风商会做对。”

    “聒噪!”

    莫亦千口中冷哼,没有丝毫留情,抬手聚灵,大片赤金色的火焰咆哮周空,汇聚一只巨大的手掌,狠狠的盖压而下。

    “不要!”

    钟衍目露绝望,口中大声乞求,同时汇聚全身灵力撑起灵力光罩,欲求得一线生机,连同其身后的陈明与田正良也是苦苦挣扎。

    只是巨掌轰鸣,炙热的火焰,冰冷的杀意,没有为其留下丝毫生机。

    烟尘消散,谷内一片安静。

    在莫亦千身前,一道巨大的掌印赫然出现,阵阵炙热的火焰还在烧灼周围的杂草,发出些许“噼啪”的声音。

    君弈上前,没有任何犹豫,也没有理会两人身上的泥渍,连忙将其松绑,拔出口中塞着的烂布。

    “咳咳咳...”

    顿时,两人一阵咳嗽,口中狠狠的喘着粗气,看着君弈的目光满是感激,还有些许劫后余生的庆幸和愤怒。

    “你们没事吧?”

    君弈见两人如此,抬手取出两个水壶,递了过去,示意先喝上几口,放松放松。

    “咳,还好,死不了!”

    黄衣胖子轻咳一声,擦了擦嘴,将脸上的灰尘抹去,露出真容。

    此间两人,正是席万,洛玉馨。

    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穿越七十年代之农〕〔师父不装了咱摊牌〕〔南初陆骁小说〕〔绝世盘龙〕〔千尘无双〕〔完美女婿〕〔都市第一武神〕〔开挂的全科医生〕〔从龙套到诸天大佬〕〔穿越星际当厨娘〕〔许个愿先〕〔种田系修仙〕〔这信息素,该死的〕〔怒嫁豪门:冷情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