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三百九十三章:安北镇
    将古城东北方,数万里外,有层山叠起,连绵不绝。

    内中山岳高耸倾斜,状若剑刃,或断锋,或宽窄,各有不同。

    此地,名为万仞山脉。

    如今的天域霸主,斩岳剑派,便是藏于此山脉深处,奇峰险岳之上,意指俯瞰天域众生,擒众山做剑,指天下为锋。

    天域众多剑修,以斩岳剑派为尊,时时刻刻都有大批武者前往万仞山脉朝圣,欲拜入斩岳剑派,入内修行。

    但斩岳剑派的眼界何其高?寻常武者甚至都寻不到其山门所在。

    久而久之,在万仞山脉外,便有了一处镇,专供来往的武者休息,作为一个落脚点,倒是让风尘仆仆的武者,有了些许心安。

    安北镇,坐落山脉外围。

    这镇子不大,但内中设施却是一应俱全,来往武者所需的,大多都能满足,包括丹药,武器,以及女人。

    星幕如画,灯火点点。

    本是山野镇,却没有丝毫冷清的样子,反而热闹非凡。

    镇外径,月光斑驳,有四道人影披月而行,缓缓靠近安北,入了内中,便随即找了一处客栈安顿,一行正是君弈四人。

    四人在厅堂中吃着酒菜,听着周围武者的谈论,筛选对自己有用的消息。

    白天武者大多外出,只有在夜里才会选择放松,寻欢饮酒。

    倒不是因为这镇中多安全,而是内中太过鱼龙混杂,谁又知道谁是黄雀,谁是蝉呢?越乱的地方,太过心翼翼,反而容易被人盯上。

    再者,武者修行于世,做的本就是将脑袋勒在裤腰带的事,谁知道什么时候会死?

    自然,也莫心,武者的世界,生死哪里是由自己能轻言决定的?或有强者一怒,山崩地裂,不得自己就被震死在其中,当一个可怜鬼咯。

    如此,还不如大大方方的享受,至少死的时候也没有太多遗憾。

    君弈微微摇头,脸上扬起温润笑意。

    这些人倒也是看得透彻,他们的选择,他们的见识,或许组成的,就是他们的路,也就是他们踏行的武道。

    “呜呜呜,这肉真是太好吃了。”

    炎毒火精两只手抓起桌上的妖兽肉,丝毫不顾及手上的油腻,连连往口中塞去,同时还含糊不清的嘟囔着:“以前的日子,真的都是白活了。”

    “哈哈哈,这孩有意思,才多大的人,哪有什么以前的日子?”

    客栈中的武者见到炎毒火精的憨态,都不由得被吸引了过来,听闻其口中言辞,都不自觉的大声笑起,声音中满是畅快。

    “慢点吃,别着急,你家大人不给买,我这里别的没有,肉管够,啊?哈哈哈哈...”

    “呜呜...”

    只是正着,炎毒火精口中动作一顿,脸上一片涨紫,竟是被噎住了。

    醉癫狂见其样子,摇头轻笑,抓起手中酒葫芦,就给炎毒火精面前的碗中添满,递了过去:“给,喝这个。”

    “哟,还喝上了?”

    周围武者见醉癫狂倒酒,目光都不自觉的被勾了过来,直楞楞的盯着,想看看这乐子,毕竟武者在外生死间,可是少有这么开心的时候。

    “唔...咕咕咕......”

    炎毒火精抓起大碗,连忙就冲着自己的口中灌下,发出一阵阵咕咚咕咚的声音,脸上的紫色顿时好了许多,但紧接着,却是被一片通红代替。

    “啪...”

    炎毒

    火精将大碗往桌上一甩,口中长长的打了个酒嗝,通红的脸上,眼中目光迷离,但其似乎毫无所觉,手在桌上拍的“啪啪”作响,随即大手一挥,稚嫩的声音中颇有些豪气:“哈...好酒!不错,给大爷,嗝~满上!”

    “哈哈哈哈!!!”

    “这子有意思,对老子的胃口,我喜欢,不过他奶奶的,这家伙的辈分竟比老子还大了?不爽!”

    “子一看就是个酒鬼转世,一杯竟都不醉。”

    周围人哈哈大笑,夹着手中肉,喝着掌中酒,看着炎毒火精耍宝,已经不知道有多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

    醉癫狂满脸无奈,看了一眼君弈,见其没有什么意见,便也没有拒绝,竟是直接抓了一坛,开封,放在了炎毒火精面前。

    “唔...好酒!”

    炎毒火精嗅了一口,来者不拒,径直就将其抱了起来,不过身子一个踉跄,却是跌倒在了椅子上,差点就掉下去,但还是稳住了,可他起身的第一件事,竟是抱起酒坛,口中大叫:“酒,我的酒可别撒了。”

    “有意思,很久没见这么有意思的家伙了。”

    周围坐着的武者感叹,随即便有人开口,大笑着轻言道:“这家伙倒是和前几日那酒鬼一个样子,抱着酒坛子就走不动路。”

    这时,另一桌的武者也是站了起来,抓着酒碗遥遥一礼:“哎,那酒鬼我也见了,当真是嗜酒如命,我自问纵横天下,见识过不少人,但还真没见过那么过分的。”

    “把全身的家当都掏出来买酒喝,甚至一边喝还一边哭,搞的其同伴差点没钱付账。”

    其同桌武者闻言一愣,脸上有些若有所悟,插嘴问道:“你的,是不是这几日上云武宗挑衅的人?身穿白衣长袍?”

    “不错,就是他,那人可不正是那酒鬼的同伴吗?

    武者起身,见客栈大堂众多武者都看了过来,倒也不隐瞒,也不是什么不能的,这一片都传开了:“那酒鬼不知怎的得罪了云武宗,被抓了。”

    “他那同伴倒是仗义,也是擅长刺杀,一连几十天就在外面不走,等着云武宗的人出来,杀不了长老就杀弟子,有一个算一个,是个狠人。”

    君弈闻言微微一顿,这怎么听起来有些耳熟,但也没管太多,却也是扬声开口:“各位兄台,这云武宗怎么没听过?”

    “嗨,什么云武宗?”

    “这名字起的倒是不错,但白了,就是一伙流寇,上不得台面,只是搭上了斩岳剑派的风,当了个狗腿子而已。”

    “嘘,你不要命了?这都敢?”

    那武者手中抓着酒坛,脸颊微红,的正开心,却是被同桌的武者一把抓住,脸色大变,时不时还看向周围,显得有些紧张。

    “这怕什么?天域但凡听过云武宗的,谁不知道?”

    那武者毫不在意,不屑的抬眼一撇,正好看到莫亦千手中拿着正在擦手的破布,微微一愣:“哎,兄弟,你同伴手里拿的,那不就是云武宗的衣服上的吗?”

    “这个?”

    君弈面露疑惑,随手将莫亦千手中的碎布拿来,扔给那武者。

    那武者倒也没有多想,将碎布抓在手中,借着酒意仔细的看了看,微微点头:“不错,就是云武宗的衣服上的,虽然破了些,但还能认得来。”

    “多谢兄台解惑,这顿饭就算在弟身上了。”

    君弈与莫亦千对视一眼,随即呵呵一笑,将碎布接了过来,递给

    莫亦千。

    “那多不好意思。”

    那武者没想到还有这种好事,不由得打了个哈哈,又便宜不占那不是王八蛋吗?

    君弈身侧,莫亦千眼中阴狠显现,手中抓着碎布,掌中不自觉的用力,隐隐有些许灼热感弥漫开来,将其融成灰烬。

    醉癫狂不言不语,只是手中抓着酒葫芦,大口大口的灌着,双目泛起一抹冰蓝。

    “哎,对了,兄弟,你手中拿着云武宗的衣衫碎布,怎么会不知道云武宗呢?”

    好一会,那桌上的武者看向君弈,眼中有些疑惑,神色莫名,他虽然放开了喝,没有用灵力醒酒,但并不代表他是个傻子。

    那块碎布上沾染的血渍,他可是看的清清楚楚。

    “这...”

    君弈闻言眉头一皱,似乎略有些迟疑。

    “嗨,我只是随便问问。”

    那武者见君弈脸上的神情,顿时心生警惕,甚至还在犹豫,想着要不要现在就划清界限,别看他起来瞧不起云武宗,但其背靠斩岳剑派,天域有几个惹得起的?

    “倒也不是什么不得的事情。”

    君弈苦笑一声,抓起酒坛喝了一口,脸上有些感叹:“只是此事来惭愧,弟羞于启齿而已,不过既然兄台问了,那也无妨。”

    “哦?”

    那武者一愣,好像事情不像是自己想的那般?

    周围的武者也是悄悄竖起耳朵,八卦谈资这种东西,在哪里都不嫌多,永远都有人埋单。

    “犹记得那是我时候,一次任性,前往山野历练,却不成想遭遇了妖兽袭杀,差点身死,却是被一路过的前辈搭救。”

    君弈目露回忆,眼眶甚至还有些泛红,自责叹息道:“可我是得救了,前辈却是断了一条胳膊,待到族中长老到来,想要回报,却是被前辈拒绝,洒然离去。”

    “只留下满地的血腥还有这块身上的碎布。”

    “原来竟是这样。”

    周围武者面面相觑,没想到云武宗的人竟还有如此好心者,倒是没看出来。

    “自从那事以后,我便被族中长老禁足,一直修炼,直到前几日才被放了出来,见识外面,算是历练。”

    “其二,便是想要试一试,能否找到恩人的线索。”

    君弈脸上神情激动,目颤难耐,口中止不住道长叹道:“可怜天不负我,终于让我给找到了。”

    那武者闻言顿时放下了心,但想到刚刚开口鄙视云武宗,不由得有些尴尬,随即想了想对君弈道:“兄弟若是想找,明日或许可以去东方不远的奉云山。”

    “那里或许会有线索。”

    …………

    万仞山脉,一处阴暗的山洞中,散发着阵阵阴寒。

    洞窟一片漆黑,水滴从洞顶滴落,打在水滩上,发出些许“嘀嗒”的声音,夹杂着浓重的血腥萦绕其中,嗅之,让人心生寒意。

    洞窟深处,有一双明亮的眼眸在微微闪烁,其中有着遮掩不住的疲累和凝重。

    洞内水滩折射光芒,隐隐可以看到其身上的白衣长袍,只不过却沾染了大片的血渍,偶有裸露在外的肌肤,都满是伤疤,刀剑交错,观之令人生寒。

    “咳...”

    白衣武者轻咳一声,微微抬头,看向地上的水滩,其中可见些许晨曦洒下,映照天地:“老莫,你一定要坚持住。”

    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明朝败家子〕〔佛系古玩人生〕〔穿越位面的魔方〕〔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神医妙相〕〔我的巨星老婆〕〔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一剑斩破九重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