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辰萧初然最新章〕〔叶辰萧初然最新章〕〔人类往事之猩球大〕〔权宋天下〕〔养生小餐厅〕〔秘笈古文网〕〔仙武大帝〕〔合租小医仙〕〔灭星〕〔李丹〕〔捡了个电竞大神做〕〔音乐系导演〕〔天才小药妃〕〔穿成反派大佬的小〕〔被迫营业的皇家骑〕〔神秘武将抽奖系统〕〔玄幻帝皇召唤系统〕〔摄政王他叫我小祖〕〔一胎双宝:总裁大〕〔苏欣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三百九十六章:你是在威胁我们?
    “哼!”

    顾南衣口中冷喝,刀威汇聚,将眼前剑意阻挡。

    “斩岳剑派?”

    一击过后,顾南衣神情凝重,手中大刀翻转,寒刃上杀机更甚,心的盯着眼前显现身影的武者,心头沉重。

    “踏嗒...”

    人影背后斜挂着一把长剑,剑锋入鞘,在空中缓步踏行,所过之处无尽剑意流转不绝,似要撕裂周空,剑威浩荡。

    风浪荡起涟漪,满场寂静。

    周围围观的武者目光尽数汇聚而来,呼吸沉重,一个个脸上的眸中,蕴含着难以言表的狂热,甚至有武者身躯都在微微发抖。

    “武王初期?”

    人影口中平淡声音传出,伴随着剑意笼罩周空:“不足以在我面前放肆!”

    “轰!”

    人影话音一落,武王中期境界磅礴的威压从其体内汹涌而出,强横的威势直压顾南衣,让其身躯一沉。

    “斩岳剑派又如何?”

    顾南衣体内强威喷涌,抵抗此间狂潮,盯着眼前两人的目光更加冷冽,隐隐还带上了些许讥讽:“自诩正派,却不过与流寇合污,思之令人可笑。”

    “好胆!”

    人影口中爆喝,其身后长剑出鞘,发出一阵清脆嘶鸣,万千剑意凝化杀机汹涌而至,铺天盖地的向着顾南衣倾泄而下:“对剑派不敬者...”

    “杀!”

    “斩岳剑派?有些山不是尔等能斩!”

    顾南衣大喝一声,掌中刀威盖世,怒刀劈下却是显化一只张牙舞爪的孤狼咆哮而出,口中锐利的獠牙狠狠的咬碎剑锋。

    “嗤...”

    只是这是,周空一道寒声起伏,犹如惊雷一般,在顾南衣耳畔炸响,寒意逼人。

    顾南衣心头凛然,下意识侧目而视,只见廖缚身形逼近,掌中寒刃散发着森然冰冷的气息,直向着其脖颈抹去。

    顾南衣见此一幕脸色微变,身形后仰,手中大刀刀锋流转,起手防守,挡在自己身前。

    只是剑锋速度奇快,白芒闪烁间,森然寒意便是狠狠的斩过刀锋,廖缚漠然的眼眸在顾南衣面前飘过,透着些许狠厉。

    在身形闪过时,回首一剑,至刺向顾南衣后心。

    “轰!”

    同时,空中剑威浩荡,竟是将孤狼虚影万剑刺穿,宛如瀑布一般盖压而下,却是将顾南衣周身覆盖,毫无退路。

    此间局势,让周围武者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谁也没有想到,廖缚与斩岳剑派的武者竟会如此默契,双方交手不过一招,竟要将顾南衣拿下。

    难道今日,一个武王境的强者就要在他们面前陨落了吗?

    “可恶!”

    顾南衣脸色难看,不成想竟是低估了两人,让自己陷入了危机,果然刚刚突破就强行寻仇,还是有些太勉强了。

    但即便如此,他还是不想放弃,家族血仇未报,他还不能死!

    “开!”

    顾南衣双目充血,口中爆喝间,周身灵力汇聚苍穹,其身后有一座巨大的山岳虚影显现,沉重的力道扭曲周空灵气,似要镇压天地。

    “铮...”

    廖缚寒锋落下,碰触山岳虚影,登时传来了一道清脆的金属撞击的声音,却是被其阻止,无法寸进分毫。

    “剑天吟!”

    廖缚嘴角上弯,露出一抹讥讽的笑容,周身灵力在此刻尽数汇聚,齐齐落在剑锋上,一点寒芒炸裂,竟是将山岳虚影刺出了大片裂痕。

    “顾南衣强弩之末,不行了。”

    “以一人之力独战两大武王境强者,还是有些太勉强

    了。”

    “不错,一代武王陨落,啧啧,当真少见。”

    周围武者见此心生感叹,不过大多都是目露讥讽,须知武王境强者之间的差别,犹如天堑鸿沟,能越级而战者,除了那些天才强者,又有几人?

    “铮...”

    周空颤栗,斩岳剑派强者万千剑意凝化万千寒锋,齐齐向着顾南衣倾泄而下,此一击落下,定会让其身死当场。

    “可恶!”

    顾南衣口中低吼,眼中满是挣扎,他若是对付廖缚,就无法阻挡这剑意,若是抵挡剑意,就要被廖缚的剑锋贯穿。

    如今,可谓生死一线。

    “轰!”

    这时,周空震荡,一股恐怖的苍白色的火焰浪潮席卷而至,宛如波涛海浪,汹涌而至,横亘在天穹,竟是将万千剑意给阻隔了下来。

    “镇!”

    顾南衣见此双目一亮,虽不知是谁出手相助,但却明白,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顿时口中低喝,笼罩在周身的山岳虚影陡然颤栗,沉重的力道狠狠的落在廖缚剑锋刺入的地方。

    “咔嚓!”

    一瞬,山岳沉重的力道便让剑锋折断其中。

    “退!”

    局中生变,廖缚不敢久留,眉头一拧便抓着半把长剑退离开来。

    周空火焰升腾,炙热的浪潮如同诡兽一般,将万千剑意尽数吞下,随即显化巨掌,狠狠的冲着斩岳剑派的人影拍下。

    “铮...”

    斩岳剑派强者眉头一皱,背后长剑轻转,散发出恐怖剑意,直刺天穹,瞬间便将火焰巨掌完全震散,恢复漫天清明。

    “谁?竟敢管斩岳剑派的事?”

    “斩岳剑派?好大的威风!”

    一道冷哼声传出,漫天火焰凝化浪潮席卷,在周空汇聚一道巨大身影,周身覆盖火焰盔甲,头顶火焰烧灼,似万千发丝飘荡一般,张牙舞爪。

    火焰渐缓,在众人的注视下缓缓一分为二,露出一条火焰通道,脚步声响彻天际,聚目而视,只见其中有三道人影缓步踏出。

    为首一人面带温润笑意,身着白衣长袍,衣袂飘飘,很是潇洒。

    左右两侧,一人粗布麻衣,面无表情,亦步亦趋的跟在身后,另一人手抓酒葫芦,无视周围众人的目光,将葫芦中的酒水灌入口中,大口的吞咽着。

    众人见三人踏步而出,不由得面面相觑,竟无一人相识,而且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却是三个武相境界的武者,可就凭他们,也敢叫嚣武王强者?这不是找死吗?

    只是他们虽然百思不得其解,但君不知与莫来客两人见到来者却是双目一颤,眼中有华光大作,体内似是充满了力量。

    “你们是谁?”

    斩岳剑派的武王强者踏立空中,双目盯着火焰巨人,其长剑寒锋凛冽,不断的回旋在周身,散发着道道强横的剑意,夹杂着杀机弥漫周空。

    “公,公子...”

    君不知目颤,口中传出一道轻松平和的声音。

    随着此言落下,君不知身上的力气似是被完全抽空,整个人双眼一翻,身躯疲软,便是再无力坚持,跌落下去。

    “嗝...”

    醉癫狂打了一个酒嗝,将酒葫芦抓在手中,随即踏步而出,周身冰蓝渐起,隐隐有些许冰蓝的碎屑漂浮空中,渐渐聚合,欲将两人虚托空中。

    “哼!”

    斩岳剑派的武者见其无视自己,目光阴沉,口中冷哼间,周围云武宗武相境界的武者齐齐而动,直冲着醉癫狂围杀而去。

    一个武相中期的武者,还不足以让他正视。

    一时

    间,强威浩荡,风起云涌,刀势剑威仿佛一张巨网向着醉癫狂盖压而下,枪戟怒威宛如一点破天穹。

    醉癫狂举目一观,眼中弥漫冰蓝,眼睁睁的盯着一武相中期的武者持剑而来,周空冰璃汇聚,其还未落下,竟是被冰屑完全覆盖,化为冰雕。

    “碎!”

    醉癫狂口中轻喝,冰雕应声炸裂,那武者顿时四分五裂,化为冰尘,随风散去,连一丝惨叫都没有传出。

    如此轻描淡写的击杀一人,让围杀而来的武者毛骨悚然,但迫于斩岳剑派与廖缚武王境强者威势,以及人多势众的想法,却无一人退后。

    “杀!”

    几乎同时,刀剑纵横,两名手持刀剑的武者从左右两侧齐齐杀至,凛然的杀意几乎要冻结天地,割裂周空。

    “云武宗?”

    这时,有一道淡漠的声音在两人耳边炸响,犹如一道惊雷凭空传出,随之而来的还有阵阵滚荡的火焰,铺天盖地。

    两人下意识回首,顿时双目骤缩,只见莫亦千沐浴火焰,踏步而来,赤金色的狂潮中,隐有一双狰狞的眼睛正盯着他们,显露嗜血杀机。

    “吼!”

    火焰咆哮,几乎瞬间,便将周空淹没,数个武相境界的云武宗武者竟是在这火焰下直接化为灰烬,只有其中传出的惨叫,回荡天地。

    “退!”

    残余武相境界的云武宗武者见此心头骇然,再也顾不得许多,直接倒退而回,想比死,他们更乐意接受惩罚。

    谁能想到,眼前沐浴在火焰中的莫亦千,击杀武相境界的武者竟犹如砍瓜切菜一般简单,简直匪夷所思。

    “这火焰,究竟是何种命相?”

    “难以置信,以武相后期的实力竟横扫数人,天域中,恐怕只有那五个宗门的天才,才有此实力吧?”

    “可如此人物,怎会没有在天域扬名?莫非是什么隐世老怪的弟子?”

    周围武者议论纷纷,面对莫亦千与醉癫狂的恐怖实力,实在是有些坐不住,互相之间声低语,却都得不出任何结论,似是觉得凭空出现一般。

    “咔咔咔...”

    此时,醉癫狂不管不顾,踏步前行,在君不知与莫来客两人身下空中,凭空显现一面冰蓝冰境,将两人接住。

    “多...多谢。”

    莫来客颤抖的嘴唇挣扎的张合,没想到众人见面却是如此这般。

    “无需多言,快快调养。”

    醉癫狂也没有废话,从储物袋中掏出两枚丹药分别送入两人口中,随即托起冰境,带着两人踏步返回。

    只是其路上,竟无一武者上前阻止,毕竟刚才的杀戮惨状还历历在目,那浓郁的血腥气息夹杂着烧焦的肉味,还未散去,便是呆呆的看着醉癫狂三人离去。

    “轰!”

    忽然,一道人影身周萦绕沉重的威压,缓步向着醉癫狂走来,正是云武宗的宗主仲华清,其脸上一片阴鸷,背后血瞳棕熊双目中透着恐怖的嗜血杀机。

    “你们,一个都别想离开!”

    今日,他被打脸的次数太多了,绝不能再让他们离开,否则,云武宗将会成为全天域武者的笑料,再也抬不起头来。

    醉癫狂双目一沉,手中酒葫芦塞子轻颤,正要从中弹出,但下一刻却是微微一愣,随即将周身威势尽数散去。

    仲华清似有所感,下意识回头。

    只见君弈脸上笑容温润,周身萦绕圣洁白芒,背后大片轻雾流转,渐渐汇聚成一道白色虚影,白芒中,隐约可见虚影脸上带着无尽威严,如九天神祗俯视众生。

    “你是在威胁我们?”

    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佛系古玩人生〕〔神医妙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