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三百九十七章:鹿川
    众人目光汇聚,看到君弈踏步而出,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些许诧异。

    不过更多的,则是一片讥讽,一个武相初期的武者,竟敢狂妄自大到挑衅武相巅峰境界的强者,简直是找死。

    更别对方还是仲华清,身负血瞳棕熊命相,堪称半步武王。

    仲华清闻言身躯轻动,看着君弈缓缓转过身来,不善的目光中还夹杂着些许不屑:“你是在对我话?”

    “畜生,往往听不懂人话。”

    君弈脸上温润的笑意渐渐消失,背后白色虚影脸上双眼睁开,刹那间,有无尽的威严从其身上横推开来。

    虚幻脸上,威严的目光轻轻流转,缓缓落在仲华清身上。

    一瞬,仲华清脸色微变,只此目光竟让他感觉到了沉重的压力,仿佛注视他的不是命相虚影,而是恐怖大能,甚至让他体内运转的灵力都发生了迟缓。

    但很快,仲华清调整情绪,将这可笑的念头散去,心下不由得嗤笑一声,自己竟会生出如此可笑的念头。

    “吼!”

    血瞳棕熊怒声咆哮,周身狂暴的灵力将体内奇异的变化直接震散。

    原本高大的身躯再次拔高,结实的肌肉也再次鼓胀起来,一道道经脉血管宛如虬龙一般爆裂而出,冲击着众人的目光。

    “找死!”

    仲华清怒极反笑,口中狂吼一声,骤然抬掌,其身后血瞳棕熊巨掌扬起,掀起阵阵恐怖狂潮,巨大的兽爪遮天蔽日一般盖压而下,狠狠的冲着君弈落下。

    君弈抬头,静静的盯着血瞳棕熊的巨掌,双目一片淡然,其身后白衣身影缓缓抬手,竟是伸出了一根手指,直指熊掌。

    “碎天!”

    君弈口中轻言,整片天地似是一震,大片灵力汇聚而来,凝聚其身后白衣身影的指尖,显化一团白色光芒,爆发出些许奇异威压。

    这股威压没有可怕的威势,没有恐怖的狂潮,只有淡淡的威严,犹如九天神祗一指,断生死,判阴阳,镇压万灵。

    “嗡...”

    周空轻颤,白团光华大作,却是在众人面前一闪而逝。

    一瞬,耀眼的白芒几乎让众人失明,下意识闭合眼睛,但等到再睁开眼,却是一片平静,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

    众人举目看去,只见血瞳棕熊的兽爪静静的停滞空中,但其威势早已消散不见,兽爪中心有一个人头大的空洞跃将其上。

    “啊呜...”

    血瞳棕熊放声嚎叫,阵阵极端的痛楚从兽爪上炸裂开来,向着四肢百骸横推而去。

    “这...”

    周围武者见此心头一震,眼中满是不可置信。

    仲华清,其命相血瞳棕熊兽爪含怒一击,虽不及半步武王境威势,但足以让一般武相巅峰境界的武者敬畏了。

    可就是如此威势,竟是被眼前这白衣少年如此轻描淡写的击溃,而且周空一片平静,甚至没有掀起半点浪花,简直是匪夷所思。

    “唔...”

    仲华清口中闷哼,命相与武者通脉一体,血瞳棕熊负伤,他自然也讨不了好,掌心隐隐散发出的噬心痛楚,甚至让整条手臂都失去了知觉,好似有一股怪异的力道在自身体内肆意破坏。

    仲华清神情凝重,面对如此变故不敢有丝毫大意,连忙汇聚灵力欲将其逼出,但却根本没有丝毫作用,体内蕴含着武相巅峰威压的灵力甚至都不敢靠近,让其心头骇然。

    这股奇异的力量,仿佛只能随着时间的流逝,一点一点的消散而去。

    “这就是武相巅峰境界强者的实力吗?”

    君弈面色淡漠,眸中平静的目光直视仲华清,口中声音不大,但却被周围围观武者听得一清二楚:“当真让我有些失望。”

    “你的口气,似乎要比你表现出来的实力更让人信服。”

    “呵,呵呵...”

    仲华清低声狞笑,只让人感觉毛骨悚然。

    随着其声音传出,身后血瞳棕熊的身影渐渐缩,却是踏前一步,没入了仲华清的身体,让其身躯一鼓,似是将皮肉都撑了起来。

    “很好,你让我很意外,也引起了我的兴趣。”

    仲华清抬头,双目充血,其眼瞳竟在此刻与血瞳棕熊的目光重合,冰冷嗜血的眸子,充斥着兽性,仿佛要将眼前君弈撕成碎片。

    其体内灵力涌动,凝化丝缕浓郁的线条,萦绕周身,每条灵力雾气上,渐渐开始显化一根根细微的异芒,有些许王威扩散。

    君弈双目一凝,没想到仲华清竟能踏足半步武王。

    果然,任何一只血瞳棕熊都不是好惹的,那恐怖的本能,才是最让人忌惮的存在,即便是君弈都不得不认真对待。

    “哈...”

    仲华清口中吐气,沉重的气浪化为雾潮,喷涌而出。

    “嗡...”

    忽然,仲华清双目一凝,血瞳中有光华闪烁,即便是在白日,都有一种皓月之感,似有若无的浪潮从中席卷而出,淹没君弈。

    “血瞳溃灵。”

    “出现了,血瞳棕熊的瞳力。”

    “没想到这少年竟是将仲华清逼到了如此地步,连此招都展现了出来。”

    周围围观武者见此脸色骤变,更有甚者甚至下意识后退一步,眼中目光瑟缩,瞳孔扩大,心头一片惊恐。

    “血瞳溃灵触发只在一瞬,若中此术,周身灵力将会快速溃散,无法汇聚,以仲华清如今实力,即便是武王初期的强者,恐怕都需要谨慎应对。”

    武者议论纷纷,聚精会神的看着场中局势,对君弈的遭遇略有叹息,在他们看来,君弈必中此瞳,将会成为仲华清手中肆意宰杀的羔羊。

    莫亦千与醉癫狂对此妖兽不太了解,但看到周围武者的神情,不由得将心提了起来,冰境上抓紧时间恢复身体的君不知与莫来客都似有所感,纷纷睁开了眼睛,满目忧色。

    不远处,顾南衣凝视,看着空中的白衣身影,神情有些复杂,随即便要踏步前去,但脚步只是刚刚抬起,又轻轻放下。

    远处,君弈脸上笑容轻扬,背后白衣虚影衣袂荡起,霎那间,风起云涌,有恐怖威势席卷而来,盖压天地。

    “轰隆!”

    一声惊雷炸响,平起天威。

    众人举目看去,只见层云中有雷霆闪烁,如圣灵盘旋,散发着强横威压,缓缓汇聚而起,似有一道寒芒显露峥嵘。

    “你...”

    仲华清脸色大变,原本狞笑的脸上一片惨白,在这滚滚雷霆汇聚而起的寒锋下,他竟是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

    他没有想到,君弈竟是能无视血瞳溃灵。

    当然,连君弈也没有想到,这天罚圣相,竟是会直接将此瞳力无视,倒是有些恐怖了。

    “棕熊真身!”

    不过此时仲华清已经顾不得许多,体内灵力狂暴,怒声中甚至都带上了些许颤抖。

    其周身棕色光芒大作,血瞳棕熊身形显现,却是直接将仲华清的身体完全包裹在了其中,更是在外罩上了数层灵力光罩,欲抵御此番寒锋威势。

    “灭!”

    君弈嘴唇张合,声音传出如天威浩荡,虚空雷霆轰鸣,所化寒锋骤然降临,直刺仲华清,冰冷弥漫的杀机让周空武者心头颤栗。

    寒锋萦绕雷霆,恐怖威势骤然降临,几乎一瞬,便是刺到了仲华清身前。

    “砰...”

    一道清脆声响起,最外层的光

    罩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下,应声碎裂,犹如一张薄纸,没有起到丝毫抵御的效果。

    “砰砰砰...”

    炸裂声接踵而至,棕褐色的斑驳碎片在空中胡乱纷飞,萦绕着雷霆的寒锋被这些光罩稍稍减缓了速度,但杀机不减,威严依旧。

    “咔...”

    仲华清双目骤缩,嘴唇哆嗦,眼睁睁的看着雷霆寒锋刺入命相身躯,磅礴的雷霆炸裂,散发出恐怖的威势,向着周围扩散开来。

    同时,竟有死亡的寒意笼罩周身,一股难以压制的恐惧从仲华清心头涌出,在胸腔猛然炸开,疯狂蔓延。

    “廖长老救我!!!”

    仲华清破音嘶吼,根本顾不得什么形象尊严,不死对他来才是最重要的。

    “破!”

    廖缚眉头一皱,没想到君弈出手竟是如此棘手,不等仲华清声音落下,其身形便已然踏空而出,手持长剑直挑雷霆寒锋,欲要将仲华清解救下来。

    “休想!”

    但此刻,顾南衣怎会放过如此好的机会,身形一动便横亘而去,大刀霸威喷涌,挡在廖缚身前,云武宗与他乃是灭族大敌,血仇滔天,尤其是仲华清,更是他必杀之人。

    如今虽是君弈出手,算是借刀杀人,但即便如此,也好过让其继续逍遥。

    “砰!”

    刀剑碰触,王威奔腾。

    二者武王初期的威势迸裂开来,恐怖的气息直接将周围围观武者横推开来,只能远远观望,武王境强者的战场,即便是余威,都让他们有些吃不消。

    “哼!”

    这时,有冷哼声传出,周空强威降临,却是斩岳剑派的强者出手了。

    他虽然恼怒仲华清的无能,惊异于君弈的强大,但若是让仲华清死在众人面前,无疑对斩岳剑派的声誉都会产生巨大打击,这代价,他负担不起。

    “剑云断峰!”

    司亓奎口中轻喝,萦绕在周身的长剑扬怒而出,剑锋轻寒,锐利无边,一剑破杀,足以断峰斩岳,径直斩向君弈。

    君弈抬头,看着逼近身前的剑锋眉头拧起,身形却是一动不动。

    当然,面对仲华清不动,是因为他有把握。

    可此时,却是因为身躯的负荷太大,毕竟以武相初期的境界力敌武相巅峰,甚至半步武王,绝不是随便。

    别是抵御,就是如今君弈想要动一动手指,都会感觉经脉痛楚,全身上下每一寸肌肉都仿佛针扎一般。

    这,还是因为君弈身躯由螭吻血髓、九婴之心重塑的原因,若非如此,恐怕已经直接崩裂。

    现在,君弈也只能强撑着身子,不露出一丝怯意,倒不是他逞强,而是对方武相强者不少,一旦他出现意外,定会群起而攻。

    莫亦千与醉癫狂必会率先护佑,到那时除非鬼陵神秘出手,否则形势危矣。

    武者于世,绝不能对外力太过依赖,虽然君弈不知鬼陵神秘为何处处帮他,但他明白,只有自己强大,才能无惧天地。

    司亓奎见君弈无动于衷,竟敢如此视自己,不由得眉头一皱,终于露出一丝不满,口中扬声爆喝:“自大!”

    同时,剑威激荡,威势再起,显化无数长剑冲天而起。

    “轰!”

    忽然,周空有炙热浪潮澎湃席卷,怒火巨人咆哮天地,火发飞扬,汇聚恐怖威势席卷天地,横亘在剑锋前方。

    “滚!”

    火焰巨人口中怒声喷吐,巨掌拍出,竟是直接将剑锋拍碎,击退万千剑锋。

    “恩?”

    司亓奎凝神中,露出一抹惊异。

    “砰...”

    这时,碎裂声响,萦绕着雷霆的寒锋破开棕熊真身,径直斩在了仲华清的身上,顿时鲜血泼洒,血腥刺鼻。

    “啊!!!”

    仲华清仰天惨叫,脸上惨白,身形侧退翻飞,手中还抓着半截胳膊,鲜血淋漓。

    “这...”

    周围武者见此脸色微变,没想到仲华清竟抵不住白衣少年一击,着实可怕,而且武相初期境界的少年,一剑斩下半步武王境强者的胳膊,谁能相信?

    廖缚听到惨叫声下意识回首,只是一观,顿时怒火上涌,周身剑意萦绕,汇聚恐怖气势直击顾南衣。

    “滚开!”

    顾南衣大刀碰触,身形逼退,借势直落到君弈身侧:“退!”

    君弈颔首,身后白芒身影顿时消散,炎毒火精凝聚恐怖火焰喷涌天地,将整片天空都染的通红,狠狠的涌向司亓奎。

    同时,火焰涌动,与顾南衣一起卷起君弈等人直接遁逃离去。

    “你怎么样?”

    廖缚近到仲华清身前,连忙掏出丹药送入其口中,按在胸口,掌运灵力,助其炼化药效,希望缓解些许伤势。

    “唔...”

    仲华清身躯弓起,脸上满是狰狞,丝毫不理会廖缚的关心,咬牙嘶吼道:“杀了他们,一定要杀了他们。”

    “嗤...”

    这时,司亓奎长剑斩下,划破火势,从其中踏步而出,只是看到远去的君弈等人,脸色难看,想要追,但如今廖缚已无杀心,他一人面对两个武王,着实有些不利。

    思虑再三,断及因果,还是放弃了追杀,待到日后清算。

    一个武相初期境界的武者,能重伤半步武王?

    这等天方夜谭的事情发生在天域,而且还是出现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子身上,想来宗门定会重视,想到这里,司亓奎不再犹豫,根本不理会廖缚等人,直接转身离去,此番出手,已经让他丢尽了脸。

    “我们走!”

    廖缚抓起仲华清,扫了一眼周空,冷哼一声便也带着众人离去。

    周围围观的武者见双方都离开遁去,好一会才强压下心头的震惊,如此奇异强横的少年,当是一个不错的情报,卖给云客居,或许会是一个不错的价钱,念及此处,随即各自离去,争先抢后的向着将古城狂奔而去。

    …………

    鹿川,一处静谧的镇。

    镇子位于万仞山脉最为边远的地方,与飞花宫接壤,属飞花宫管辖范围。

    由于此地风景秀丽,山清水秀,所以时常有飞花宫弟子来此休闲,也因此,天域不少武者都不远万里前往此地,只为一观飞花宫弟子的风姿。

    飞花宫,天域五大宗之一。

    亦是天域众多势力中,唯一一个由女弟子组成的宗门。

    鹿川镇,内中道路不宽,尽是由青玉石板铺砌,曲曲折折,与溪水交相呼应,其中无数石桥拱立其上,颇有些烟雨朦胧的味道。

    镇偏僻处,有一不大的院落,厅堂中数道人影在坐。

    正中首位,白衣少年斜倚其上,手中捧着茶水,轻轻抿了一口,随即摇头放下:“好水,却并非好茶。”

    “与知语泡的茶水相比,真真差远了。”

    “呵呵,公子若是记挂,待我们回去,将其带来即可。”

    厅堂下方,莫亦千轻轻一笑,自然知晓君弈喝惯了月知语泡的茶水,毕竟在北苍大陆不少时间,都是由她在照顾。

    “算了。”

    君弈轻轻摆手,随后才点了点莫亦千:“若是事情办完了,或许可以让她过来,现在就算了,天域可是一个是非之地。”

    众人闻言轻轻点头,对君弈的话很是认同。

    尤其是君不知与莫来客,游走在天域一年多的时间,几

    乎看遍了人情冷暖。

    在北苍大陆,他们是天顶天的强者,大陆不,任由驰骋,可在苍云天域,根本就拿不出手,犹如井底之蛙,跳井观海,才知自身渺。

    自奉云山离开到鹿川,众人已经耗时足足半年时间,不路途遥远,中间心赶路就费了不少时间。

    在这里数月,君不知与莫来客才恢复了伤势,君弈也让身躯从巨大的负荷中缓和了下来。

    君弈在岁炎火窟突破武相初期,成就三面命相,天罚圣相当真非同寻常,奉云山只是出手两次,就让武相巅峰,堪比半步武王境界的仲华清重伤,但同时也让君弈负荷巨大。

    不过也与如君弈所料,即便自身处于全盛时期,用此命相出战也不过三招,这就是极限。

    “对了,一直没有问,你们怎么也到了天域?”

    这时,醉癫狂将口中烈酒吞下,看着对面的君不知与莫来客微微有些疑惑,两人当初可是了不来的,现在不仅来了,而且还突破到了武相初期,倒是有意思。

    “对,对对!”

    君不知脸色微变,一拍大腿豁然起身,眼中有些急切道:“我们此次前来天域,就是众人商议后决定来找公子的。”

    “什么意思?”

    君弈微微一愣,没想到内中还有如此缘由,不由得直了直身子,北苍大陆应该再无人能威胁到如今的格局了吧?

    既然如此,他们找自己做什么?

    “事情要从抚羽山庄起,荆曜父子被杀,但谁知他还有一个儿子,竟是被早早送到了苍云天域的苍炎宗内修行。”

    君不知面色凝重,稍稍整了整心绪,便将内中缘由一五一十的告知了众人:“那少年来到北苍,简直如狼入羊圈,肆意杀戮,尤其是他身边陪同的老者,我们根本无力抵抗。”

    “众多同伴都身负重伤,最后还是用了你留下的那颗祭杀珠,才出其不意的击伤了他们,强逼其离开了北苍。”

    “事后我们商议,若是拖下去只能等死,那少年休养后定会再来,到那时恐怕就不是两个人了,甚至将会成为北苍大陆的灭顶之灾。”

    君不知深吸一口气,将心中的沉重压了压,继续道:“所以,我们最后决定前来天域寻求公子相助。”

    “如今一年过去了,也不知北苍到底如何,是否...”

    君不知面色担忧,言至于此不敢再下去,莫来客也是闭口不言,脸上有些阴沉,他们二人可以是带着北苍大陆的希望来此,却一再耽搁,竟是过去了一年之久,若是出了事,当真万死难辞其咎。

    “抚羽山庄的后人?”

    君弈闻言眉头一皱,心中不自觉的生出一丝奇妙的感觉,不由得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个少年,想了想随口问道:“你们所的少年,其长相可还记得?”

    君不知闻言一愣,莫来客倒是想了想将其面容描述了一翻,让君弈有些哭笑不得,暗道:不会这么巧吧?

    听完其叙述,莫亦千与醉癫狂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奇,下意识看向君弈,苦笑道:“公子,莫不是?”

    “如今看来,似乎就是他。”

    君弈微微点头,给了莫亦千一个肯定的答案。

    君不知见君弈神情有异,连忙开口试探问道:“公子,莫非你认得此人?”

    “认得,何止是认得?”

    君弈轻笑一声,心中的担忧也尽数散去,抬手将茶杯端起,轻轻抿了一口道:“半年前我们还在一起称兄道弟。”

    “什么?”

    君不知与莫来客脸色一变,若是如此,恐怕事情就难办了。

    “嗤...”

    君弈见两人神情变化,不由得笑出声来,点了点两人微微道:“瞧瞧你们的样子。”

    “半年前我们的确称兄道弟,不过...”

    “我却把他杀了。”

    “杀,杀了?”

    君不知双目一呆,有些没有反应过来,下意识重复了一句,连同莫来客都有些不可思议,暗自思量着君弈所言真假。

    “此事来倒是有些巧了,那子名叫荆焱。”

    君弈也没有对两人隐瞒,挑了些其中能的,将其和盘托出,悉数告知了两人,包括怎么认识,再到后来如何击杀。

    “这,竟是这样?”

    两人闻言如置梦中,久久不能相信:“这未免也太巧了吧?”

    “可不是?”

    莫亦千哈哈大笑,虽然他在北苍呆的时间不久,却也算是一段不错的回忆,顿时心中畅快道:“所谓冤家路窄就是这个意思吧?”

    “可公子,你杀了荆焱,苍炎宗的人不会追杀你吗?”

    莫来客倒是想的多一些,对于这个识得自身酒中意的少年,他还是颇有好感,更别如今的救命之恩了。

    “放心,他在苍炎宗算不得什么,即便要查,也不会那么容易。”

    君弈摆了摆手,示意两人不用担心,别的他或许会马虎,但在自身安危上,家族血仇未报,怎么可能随意露出马脚?

    即便是在奉云山出手,也是为了搅动天域这潭水,趁机谋求大事。

    “那就好。”

    莫来客轻轻点头,也是放下了心来,倒是君不知脸上无奈,谁成想让北苍大陆众多强者提心吊胆的事情,竟是被君弈在不知情的情况下,顺手就解决了,让他们白白操心了这么久。

    “那此番事了,你们还要回去吗?”

    君弈看了看两人,对他们的武道天赋还是颇为赞赏,尤其是君不知,其在奉云山出手,虽然只一击,着实让他有些惊艳。

    刺杀,当真会在特殊的时候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君不知与莫来客互相对视一眼,却是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坚定,同时摇了摇头:“我们决定不回去了。”

    “在北苍大陆时,武帅境强者就已经是大陆的顶尖,来到天域才知,那只不过是坐井观天罢了,武者修炼永无止境,我们还想探寻更高的境界。”

    末了,莫来客看着君弈,神色诚恳,还是插上了一句:“若是公子不嫌弃,我们二人愿与公子同行。”

    “欢迎,自然欢迎。”

    君弈眼睛一亮,如今他最缺的就是人,尤其是可靠的人,真是缺什么来什么,真真解了些许燃眉之急,让他日后行事更加方便。

    “只要公子不嫌弃就行。”

    君不知也是笑呵呵的开口打趣,心中有些感慨,谁能想到,曾经浅雾山中所见少年,竟是隐藏着如此多的秘密。

    “踏嗒...”

    这时,厅外有沉稳的脚步声响起,传入内中,让众人微微一愣。

    “公子,我们去看看炎。”

    随即,莫亦千给众人使了个眼色,便是起身离开。

    众人离开良久,那脚步声才又再次响起,打破了厅堂的静谧,只见一道身影从门外踏步入内,站在厅堂中央,直视君弈。

    君弈手中抓着茶杯,轻轻抿了一口后,才缓缓抬头,看向顾南衣。

    两人四目相对,只是静静的看着,一时间厅堂的气氛略微显得有些僵硬,好一会,顾南衣才深深吸了一口气,面露苦笑。

    “真没想到,我们又见面了。”

    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笑傲之问道巅峰〕〔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妙手妆娘〕〔穿越位面的魔方〕〔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豪赘婿〕〔洪荒虚拟化〕〔诸天万界最强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