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超级天帝〕〔初婚有刺芭了芭蕉〕〔海贼之随机重生〕〔燃烧吧捕蝇草〕〔量劫之主〕〔宿管阿姨〕〔苍源古陆〕〔我有一片墓地〕〔随身饲养小世界〕〔狂犬修真〕〔山上有道〕〔修仙界神豪〕〔三国琦公子〕〔记忆兑换商〕〔超频全人类〕〔开局十连抽然后无〕〔度恶〕〔无上帝道〕〔阴诡见闻录〕〔签到从捕快开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四百零一章:风饕雪原,元始仙木
    河蚌内。

    君弈周身威压弥漫,灵气流转,武相中期的强横气息波荡不绝。

    “果真是灵脉古核。”

    这时,鬼陵神秘微微开口,言语间有些慨叹:“曾经不过是听于传,倒不成想竟是真的见到了。”

    “前辈,这灵脉古核真的很厉害吗?”

    君弈将周身灵气收拢于身,渐渐平静下来,神识传入识海,将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在他的感知中,这灵脉古核似乎也没有什么特别的。

    或者与特别一些的灵草灵药有些相似,不过是提升了些许境界罢了,再就是多了一些不清道不明的韵味,本身好像没有什么特别的变化。

    “肤浅!”

    鬼陵神秘厉声开口,言语间似乎是有些恼怒,甚至咬牙低喝:“当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你可知你身上背负着多少令人梦寐以求的东西?”

    “甚至还有...”

    只是鬼陵神秘正着,却是戛然而止,不再开口多言,这话到半截,让君弈心头一阵发痒,连忙追问道:“还有什么?”

    “哼!”

    鬼陵神秘冷哼一声,却是丝毫没有打算继续回应,而是岔开了话题,微微道:“子,倒是没想到你竟拥有冰河妖魄。”

    “我曾经的话,你还记得吗?”

    “呃...”

    君弈心头一顿,只感觉憋得有些难受,但鬼陵神秘不开口,他也没有办法,随即没好气道:“有什么话你就直吧。”

    “半空间!”

    鬼陵神秘似是感觉到了君弈心头的不满,倒也没有为难,只是平静开口。

    此三字一出,让君弈双目一凝,顿时将心中其他念头完全散去,他有些明白鬼陵神秘的意思了,不由得心头的速度都快了不少。

    “前辈的意思是?”

    “不错!”

    君弈只是试探的开口,却不成想,鬼陵神秘竟是直接肯定了他的想法,淡漠道:“冰河妖魄或许比不上炎毒火精,但其境界以及多年来受灵脉古核的滋养,却多少可以弥补一些,成就半空间。”

    “可以一试!”

    “呼...”

    君弈闻言目颤身抖,呼吸都不由急促了起来:“前辈觉得此行,有几成把握?”

    “若我出手,或有八成可能!”

    鬼陵神秘口中一言传出,听在君弈耳中如闻天籁,整个身子都感觉酥麻了起来,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武者行事,何来十拿九稳,八成已经是顶天的自信了,剩下两成君弈也能猜到,大抵是因为鬼陵神秘也是第一次接触,留些余地而已。

    君弈心中思虑着,眼中光芒渐渐亮起,若是半空间可成,那他后面的事情就方便多了。

    ……

    鹿川河底。

    巨大河蚌前,冰河妖魄来回踱步,妖媚的脸上满是着急。

    “这可怎么办!”

    冰河妖魄双手攥在一起,紧紧的抓着衣袖,心中六神无主,她没有想到,再见恩人,原本不过献殷勤,竟是出了这般岔子。

    不仅恩人被吸入了河蚌中不,如今更是已经在里面过了十数个时辰,生死未知,让她如何能安心?

    冰河妖魄想要出手轰击河蚌,但心中总会不自觉的浮现起那恐怖的威胁,让她望而却步。

    “不管了,死就死了!”

    冰河妖魄眼中神情渐渐坚定,相比公子曾经就她的恩情,以身犯险算得了什么?

    “轰!”

    顿时,冰河妖魄提运灵气,恐怖威压汹涌而出,显化滔天浪潮汇聚身周,凝化一杆尖锐长枪,正对河蚌水膜。

    “嗡...”

    可就在这时,河蚌轻颤,水膜波荡,卷起一阵浪潮。

    冰河妖魄见此双目一凝,手中水纹长枪散去,但体内灵力却是更加强横,心的戒备着,时刻准备应对内中变故。

    “哗...”

    潮水喷涌,震荡开来的纹路在水底荡起大片涟漪。

    水膜消失,河蚌显露,随即两片蚌壳缓缓打开,有耀眼柔和的光芒倾泄而出,其中还伴随着让人心悸的雷霆,轰鸣不绝。

    “呼...”

    水波叠起,白芒散去。

    “踏嗒...”

    一道沉稳的脚步声从中缓缓传出,冰河妖魄凝目注视,只见白衣如雪,衣袂飘飘,君弈身形显露,却是带着些许出尘和飘渺。

    “武相中期!”

    冰河妖魄目露喜色,旋即双目一凝,有些警惕,不知此刻站在面前的,是否还是她认识的那个恩人。

    “怎么?不认识了?”

    君弈脸上笑容温润,静静的看着冰河妖魄,只是目光虽然平静,但其中却是蕴含着难以言喻的威严,让人不自觉的心生敬畏。

    即便是武王后期境界的冰河妖魄也不例外,甚至感觉心头压着巨石。

    “你是公子?如何证明?”

    冰河妖魄不敢有一丝大意,天地奇异,内中或许会衍生无数奇异恐怖的可能,若是让公子碰上,不得要拼死一战,报答救命点化之恩情了。

    “嘁...”

    君弈轻笑,微微摇头间抬手一点,一团白芒闪烁而出,微弱的神识荡漾开来,缓缓落到冰河妖魄掌中,在其警惕的目光下,散出神识,一探其中。

    良久,冰河妖魄才再次回过神来,眼中的警惕完全散去,体内的澎湃的灵力也是消失不见,只是脸上却多了一抹红晕。

    “公子...”

    冰河妖魄有些不好意思,想要表达歉意,却是被君弈轻轻摆手阻止,笑道:“不用多言,我还要多谢你的馈赠。”

    “只要对公子有用就好!”

    冰河妖魄娇媚一笑,抬手将周围河蚌中的珍珠奇玉,以及灵草灵药收拢过来,递给君弈:“今日离开后,想必也会极少回来,这些东西放着也是放着,或许公子会有用处。”

    “多谢!”

    君弈也没有矫情,将这些灵物全部纳入储物戒中。

    此间事了,君弈也没有停留的必要,便带着冰河妖魄离开的鹿川河,前往他们居住着的客栈,与众人汇合。

    ……

    鹿川镇。

    一处清幽的客栈院落中,厅堂内有数道人影端坐其中,一个个神情凝重,气氛压抑,却没有一人开口话。

    良久,首位下方的武者举目,眉头微皱,缓缓环视众人,言语间有些担忧:“公子已经两日没有音信,不会出什么事情吧?”

    “放心,只需要静心等着即可。”

    下方椅子上,有身着粗布麻衣的中年男子微微开口,言语间倒是一片平静。

    “可...”

    那武者闻言还是有些不死心,正要继续开口,却是双目骤凝,如临大敌,周身恐怖的威势波荡而起,充斥整个厅堂。

    这突然的动作,让众人微微一愣,随即心头一凛,还未来得及动作,下一刻,却有强横王威扑面而来,瞬间将武者的威压横推而去。

    “谁?”

    众人目光汇聚厅堂大门,神情凝重。

    “踏嗒...”

    这时,阵阵沉稳的脚步声缓缓传来,白衣长袍随风而入。

    “公,公子?”

    众人一愣,看着眼前熟悉的身影目露喜色,但随即又警惕的看向其身后,却见一长裙女子一脸娇媚的紧随入内。

    咯咯,别这么看着奴家嘛...”

    冰河妖魄抬起胳膊,稍稍遮掩着容貌,朱唇轻启,略有些娇媚的声音悠悠传出,勾人心神:“奴家会害羞的。”

    众人闻言,目光轻颤,不自觉的竟是生出了些许怜香惜玉的感觉。

    尤其是君不知,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冰河妖魄,目光迷离恍惚,仿佛两只眼睛印在了上面,扣都扣不下来。

    “咳...”

    君弈见此微微摇头,轻咳一声将众人惊醒,见他们目光都稍稍正常了一些,这才有些无奈的叹息道:“不必紧张,都是自己人。”

    “老莫,熟人了。”

    君弈指了指众人,将醉癫狂等人一一介绍给了冰河妖魄,但对于冰河妖魄,也只是告知他们叫妖妖而已,其余的没有多言。

    “莫前辈。”

    冰河妖魄稍稍弯腰,冲着莫亦千很是尊敬的行了一个礼,对其他人就比较随意了,只是稍稍点了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

    即便是武王中期的顾南衣,与武王初期的炎毒火精,她也不过是目光多做停留而已。

    “真没想到,短短数百年的时间,你竟出落成了一个大姑娘。”

    莫亦千看着冰河妖魄也是微微慨叹,不由得竟是生出了一种老了的感觉,当真是一代新人换旧人,岁月不饶人。

    不过莫亦千倒是没有别的想法,心中更是踏实了许多,有冰河妖魄在,公子也就更加安全了,在他眼里,这才是最重要的。

    “咳咳...”

    这时,君不知手持折扇,仰着头,一副潇洒的样子,缓缓走到了冰河妖魄身前,露出一个自以为很帅的表情,谦逊道:“妖妖姑娘,重新介绍一下,我叫...”

    “公子,我们现在是做什么?”

    只是君不知口中言辞还未完,却是被冰河妖魄无情的打断了,反而是直接看向了君弈,眼中光芒还有些异样,神情认真。

    君不知见此一脸尴尬,手中摆弄的折扇也是僵在了空中,一时间竟是不知该作何表示,愣在了原地。

    “恩?我怎么听到了心碎的声音?”

    一边的莫来客口中轻笑,丝毫不肯放过这一绝佳的机会,脸上神情疑惑,有些茫然的环视着众人,轻轻低喃:“真奇怪,怎么会这样呢?”

    “君不知,你听到了吗?”

    “莫!来!客!”

    君不知缓缓转头,脸上强撑着笑意,抓着折扇的手上却是青筋暴起,咬牙切齿的看向莫来客:“你是故意的吧?”

    “咦?你怎么了?脸色好像不太好?”

    莫来客似是恍若未觉,有些好奇的看着君不知的模样,一脸关切。

    只是如此,君不知心头的愤怒和无奈更甚,但他还想在冰河妖魄面前保持一个好的形象,不得不强压下来,只是瞪大眼睛死死的盯着莫来客,眼中满是警告的意味。

    “你的眼睛又怎么了?”

    君不知:......

    众人见两人如此,都不由得有些忍俊不禁。

    “好了!”

    君弈轻轻摇头,近日喜讯不断,倒是让他心中的压力也轻了不少,见众人看过来,微微道:“时间差不多了,回将古城吧。”

    莫亦千神情一敛,知道时间快到了,再多半载,差不多就轮到苍炎宗的人进入盘锁城了,不由得心中微微有些凝重。

    众人离开客栈,踏行在鹿川的青玉石板上,便向着镇外走去。

    “喂!”

    “喂!喂!喂!!!”

    这时,有一兴奋的女子,正在人群中大声尖叫,引得来往武者不断的回头,只是那女子的声音非但没有因此停下,反而愈加的急切,还有些许慌乱。

    “踏嗒...”

    顿时,街道上有急促的脚步声狂奔而来。

    君弈等人眉头一皱,只感觉脚步声竟是与他们越来越近,心中不由得生出有些许微妙的感觉,下意识便停下了脚步,回头看去。

    只一眼,众人便看清了来人,竟真的是站在了他们面前,却是一个年岁不大的女子,身着飞花宫服饰,口中还喘着气,脸颊微红。

    莫亦千等人有些茫然,不知眼前这俏生生的女子有什么事,但君弈却是认了出来,不由得微微一愣:“是你!”

    “又见面了!”

    女子冲着君弈甜甜一笑,眉眼弯下,煞是可爱,正是飞花宫慕容家的公主,慕容依依。

    “真巧。”

    君弈轻轻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便不准备再停留,正要转身之际,又有一女子缓步踏来:“依依,你怎么跑到这来了?”

    “我,我看到了熟人!”

    慕容依依有些尴尬,挠了挠额头,打着哈哈。

    “是吗?”

    温婉女子深深的看了一眼慕容依依,这才认真的看向君弈,只是在此之前,却是在冰河妖魄身上停留了数息,微微道:“依依,不介绍你的朋友吗?”

    “哦,那是自然。”

    慕容依依见师姐面色不善,连连冲着她使眼色,对着君弈介绍道:“这是我的师姐,也是飞花宫的真传弟子,陆湘。”

    “这位,恩...”

    只是当慕容依依要介绍君弈的时候,有些为难,讲真,直到现在,她都不知道君弈叫什么,随即含糊其辞道:“我的朋友,一个好朋友。”

    “飞花宫陆湘。”

    陆湘柳眉轻蹙,有些不悦的看向君弈:“不知这位公子是何方俊杰?女子可否有幸知道公子的尊姓大名?”

    此言一出,莫亦千等人脸色有些不好看,他们自然都听是得出其口中言辞间的讥讽,心中略有些不满。

    “嘁...”

    这时,冰河妖魄却是嗤笑一声,双手环绕胸前,将亵衣下的饱满挤得丰腴十足,似是示威一般扬了扬脑袋,居高临下道:“人要有自知之明。”

    慕容依依看了看冰河妖魄的胸口,又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不由得有些羞赧,陷入感情挣扎的女子,总是会有些多余的顾虑,即便是武者也不例外。

    陆湘虽是温婉,但也不是善茬,瞥了一眼冰河妖魄,随即不屑的撇了撇嘴,口中讥讽道:“下人多嘴不管教,真不知主人是怎么做的。”

    “你什么?”

    冰河妖魄听闻其讥讽君弈,顿时目光一沉,心头怒起,周身恐怖的威压扩散开来,缓缓的向着慕容依依与陆湘笼罩而去。

    两人感觉到冰河妖魄身上惊人的压迫力,心下骇然,但毕竟背靠飞花宫,陆湘还是强打起了精神,直视冰河妖魄,寸步不让。

    “好了!”

    君弈看了一眼双方,面无表情,目光流转,缓缓落到慕容依依身上,毫不客气道:“慕容姑娘,你喊我们,难道就是为了羞辱吗?”

    冰河妖魄见君弈开口,也是散去了威压,只是看向两人的目光还是有些得意。

    “我...”

    慕容依依闻言顿时俏脸苍白,有些六神无主,连连摆手,慌乱道:“我没有,我怎么会要羞辱你?”

    “既然不是羞辱,那是否有其他要事?”

    君弈步步紧逼,没有给她丝毫放松的机会,眼中的漠然宛如利剑一般直刺慕容依依,让她竟有些窒息,甚至连呼吸都有些困难,眼中一片茫然。

    君弈看着慕容依依楚楚可怜的样子,心中没有丝毫波澜,他自然明白慕容依依对他的情愫,但他并

    不是一个滥情的人,而且飞花宫的人,着实让他没有什么好感。

    “我...我只是......”

    慕容依依脑中混乱,口中话都有些语无伦次。

    陆湘看到慕容依依的样子,心下叹气,又好气又心疼,不由得将锋芒也收敛了一些,上前揽过慕容依依的胳膊,轻声道:“依依也没有什么恶意。”

    “近来风饕雪原显现异象,似有秘境现世,或许其中会有什么了不得的宝物,依依见你路过,便是准备一。”

    “既然你不领情,那就算了。”

    陆湘完,便准备抓着浑浑噩噩的慕容依依离开,却是被君弈叫住:“等等。”

    “怎么?想知道了?”

    陆湘回头看向君弈,眼中止不住的有些讥讽和看不起。

    “风饕雪原?那不是冻土吗?怎会有异象?”

    君弈倒是没有理会陆湘的眼神,只是皱着眉头仔细的思考着她话中的真假,即便是莫亦千与顾南衣都有些沉吟。

    天域武者众所周知,位于飞花宫北方,有一处自古便遍布霜雪的平原,那里寒雪凛冽,常年积雪,只有不多种类的草植能勉强生存于外围。

    至于平原内中,则就是亘古成型的冰霜雪景,覆盖冰璃的残枝树木和奇花异草。

    风饕雪原的寒冷,非同一般,那里不适合妖兽生存,偶有强大者才会因为好奇入内探寻,却又深入不过百丈,远远退回。

    “我若是知道,还会与你废话?”

    陆湘冷哼一声,倒也没有隐瞒,毕竟话都到这个份上了,不如就完,免得让他误会是慕容依依的缘故,随即轻道:“此事来,也不过月余。”

    “风饕雪原中本是平静,但现在时有雪花飘落,甚至寒风呼啸,大雪如羽,如果只是这样,都不会有人觉得奇怪。”

    “雪原内中,竟有恐怖的生命力喷涌徘徊,流转上空经久不散,原本苍白朦胧的雪原上空,如今却是一片嫩绿。”

    陆湘言及此处,眼中有着深深的惊叹,似乎连她都有些难以平静,随即开口道:“甚至有强者好奇触碰。”

    “只一摸,竟是返老还童,体内生机充沛。”

    “这怎么可能?”

    莫亦千开口,眼中满是骇然,君不知与莫来客就更是过分,直接呆在了原地,仿佛听天书一般,目光茫然。

    君弈双目微眯,须知武者修炼,逆天而行,武者夺天寿所得都有定数,即便服用天材地宝也不过延寿寥寥,垂死挣扎。

    即便是君家祖碑所藏过往书籍,都未曾有此种异事记载,简直骇人听闻。

    “骗你们做什么?”

    陆湘有些不满的看了一眼莫亦千,轻道:“这可不是一人两人得到的结论,现在赶往风饕雪原的,大多都是各自世家宗门的老怪物。”

    “好了,该的已经完了,至于信不信就由你们了。”

    陆湘在君弈脸上一扫而过,随后看了一眼慕容依依,便抓着她提醒道:“依依,我们走了。”

    “我...”

    慕容依依抬起头看向君弈,眼中散去了些许茫然,但还是有些挣扎,张了张嘴似乎想要什么,但最终还是没有出口。

    只是晃了晃脑袋,苦笑一声,扭头便走。

    “哎,依依...”

    陆湘见慕容依依如此,稍稍一愣,便也是跟了上前,走之前还不忘瞪一眼君弈,心中对这个白衣少年的印象,简直差到了极点。

    只是面对陆湘的不屑,君弈根本就没有看到,整个人完全沉入了思绪中。

    “公子...”

    “嘘!”

    冰河妖魄见君弈站立很久,忍不住开口呼应,但只是刚刚张嘴,却被莫亦千拦了下来,轻轻摇头示意,便又安静了下来。

    街道上,君弈双目沉然,莫亦千等人站在周围,将其围在中间,倒不是君弈睡着了,而是他现在神识正沉入了识海,站在蕴神树面前。

    “你要我前往风饕雪原?”

    识海中,君弈踏立虚空,掌中轻轻握着洛妃的玉手,眼睛却是看着眼前的蕴神树,神情诧异,倒是没有想到蕴神树竟会主动开口。

    “不错,此次务必前往风饕雪原。”

    蕴神树语气凝重,言语间没有丝毫与君弈商量的意思,甚至有些急切,还有些命令,毫不客气。

    “理由,我需要理由。”

    君弈对他话的态度没有在意,仅仅是蕴神树关系到洛妃的性命,就足以让君弈对他报以极大的宽容了,个中微末细节,不足放在心上。

    “这对我很重要。”

    蕴神树似有难言之隐,稍稍停顿了数息,还是笼统的开口,没有给君弈解释的意思。

    “不,我还是需要知道理由。”

    君弈态度强硬,如今倒是算得上趁火打劫,他从蕴神树的自述中,可以知道他是异树,而且还是关于神识的异树,非同可。

    但除此之外对他一无所知,不知道是真是假,是吹牛还是却又其事。

    蕴神树存于其识海,这里可是武者的第二生命,不弱于心脏,不对自己的影响,就是洛妃的安危,君弈都不能不管不顾。

    “这...”

    蕴神树有些犹豫,似是在权衡着什么,竟是陷入了沉默。

    “君大哥,你就同意了好吗?”

    洛妃见蕴神树为难,也是柔声开口,少见的抱着君弈的胳膊,轻轻晃动,只是亲昵的动作,就让其羞红了脸,煞是可爱。

    “你...”

    君弈摇了摇头,对洛妃的请求实在有些动摇,但想了想还是没有答应:“不行,这件事我必须要了解。”

    “否则,那我就只能前往将古城做准备了。”

    “好,告诉你也无妨。”

    蕴神树苍声传出,言语间还有慨叹,隐隐有些朦朦胧胧的感觉,甚是奇妙:“我怀疑风饕雪原的异象并非偶然,自然也不是什么秘境出世。”

    君弈闻言有些好奇:“为何如此肯定?”

    “呵...”

    蕴神树轻笑一声,似是有些自豪和傲然,长声道:“武者修炼,何来返老还童?即便是传中的境界,都未曾有长生之言。”

    “但话虽如此,事却无绝对。若天地间真能逆转乾坤,返老还童能为者,只有一人,那就是我的好友,元始仙木。”

    “元始仙木?”

    君弈闻言眉头一皱,只感觉这名字怎么听起来有些奇怪,好像不是人的名字?不过名字奇怪,却威势不凡,只简单的四个字,却让君弈有些莫名的敬畏。

    “不错,的确是元始仙木。”

    蕴神树枝叶轻摆,缓缓荡起些许浪潮,仿佛有些激动难忍:“那是传中才存在的神树仙木,蕴含起死人而肉白骨的通天之能。”

    “这,未免有些夸张了吧?”

    君弈有些不太相信,甚至觉得有些可笑,只觉得蕴神树为了让自己前往风饕雪原,言辞有些夸大,生死乃天定,如何逆转?

    “哼,井底之蛙!”

    蕴神树似是看穿了君弈所想,口中陡然冷喝一声,竟有威严扩散,树上长枝摆动,叶片飘零洒落,言语间满是讥讽:“天地玄奥,黄口儿又懂得多少?”

    “三大原始奇木,世人又窥得几分?”

    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九境之主〕〔我真不想继承豪门〕〔我的毒功已天下无〕〔诸天谍影〕〔烬神纪〕〔网游之匠神之路〕〔团宠大佬一心只想〕〔亿万萌宝:总裁夫〕〔重生九零辣妻追夫〕〔重生青梅逆袭记〕〔都市之战神无双叶〕〔斗罗之天使与堕落〕〔二次元选项系统〕〔千尘无双〕〔蚀情为婚:娇妻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