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辰萧初然最新章〕〔叶辰萧初然最新章〕〔人类往事之猩球大〕〔权宋天下〕〔养生小餐厅〕〔秘笈古文网〕〔仙武大帝〕〔合租小医仙〕〔灭星〕〔李丹〕〔捡了个电竞大神做〕〔音乐系导演〕〔天才小药妃〕〔穿成反派大佬的小〕〔被迫营业的皇家骑〕〔神秘武将抽奖系统〕〔玄幻帝皇召唤系统〕〔摄政王他叫我小祖〕〔一胎双宝:总裁大〕〔苏欣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四百零五章:可怕圣相(一更万字)
    <b>最新网址:万毒冰川,位于天域风饕雪原外围。

    虽说是冰川,但或许也是因为地处风饕雪原的缘故,才以此来命名。

    但真正令人闻风丧胆的,还是它的毒,在如此地域广阔,奇异万千的天域,能以万毒冠名,足以见得其中的可怕。

    同时,也正因为万毒冰川的存在,便也是让其成为了风饕雪原的一处天然屏障,令得来往武者望而却步。

    可如今,风饕雪原生变,上空充斥无穷嫩绿雾海,生机勃勃,下方万毒冰川,却是一片冰封,沧海桑田。

    即便万毒冰川面目全非,但内中,仍有一处奇异之地,溢散着阵阵诡氛。

    雪雾弥漫,雪原上雪怪层出不穷,一双双腥红的眼睛,一张张咧开的狰狞大嘴,不断的汇聚,冲击着踏行雪原的人群。

    无数武者在此地丧生,无数武者见此退却,但也有武者心生狂热,目露贪婪,越是危机,便越是证明着内中有大机缘存在。

    这非但没有让他们退缩,反而冲劲十足,冰冷的刀刃剑锋不断的在雪雾中挥舞,大片大片的冰屑雪潮泼洒开来,挽成一朵朵冰花,凄美的盛开。

    万毒冰川深处,一处冰璃覆盖的岩壁前,数道人影林立,有一白衣少年踏立前方,凝神注视,细细的打量着眼前。

    周围雪怪威势惊人,甚至有堪比武王后期境界的雪怪,张开大嘴,露出獠牙,扑杀而至,但即便如此,那少年都没有受到任何波及。

    其身后,有三道人影体内威势磅礴,各显其能,硬生生让这些雪怪止步不前。

    “公子,就是此处。”

    莫亦千看着眼前的岩壁,指着岩壁上一处冰璃覆盖着的晶莹所在,对君弈说道:“当初来万毒冰川,便是路过这里遇到了些许奇异。”

    “这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吞咽,在呼吸,有阵阵恶臭传出,而且...剧毒!”

    莫亦千时至今日还有些心悸,当是他只是路过,甚至都没有注意到这里,迎面而来一股恶臭,一呼一吸间,便全身灵力紊乱,衰退,足足休养了月余才堪堪恢复。

    君弈看着眼前冰璃岩壁,内中似有一道半人宽窄的岩缝,侧身或许还可以勉强进入,但现在,已经被完全冰封,只能隐隐约约,模模糊糊的看到里面,还有些青绿花红的颜色倒映在冰璃上,略显梦幻。

    “小友,就是这里!”

    这时,君弈识海中蕴神树急声开口,嫩绿的树枝快速抖动,大片树叶从上飘浮而下,散落一地,仿佛有朦胧蕴含其中,柔和静谧。

    “这里面有元始仙木的气息。”

    君弈闻言眉头一挑,倒是没有想到竟是如此碰巧,随即没有犹豫,衣袂随风荡起,体内灵力沛然而提,浓稠的血雾萦绕周身,在身后汇聚一道血色身影。

    “轰!”

    血色人影伸出大手,巨拳在握,引动周空轰鸣,狠狠的轰向眼前冰璃。

    “砰...”

    一声脆响,山岩上的冰璃顿时支离破碎,化为大片冰晶散落开来,露出岩洞缝隙,稍稍可以窥见些许洞内景象。

    “哼!”

    同时,血色人影口中冷哼,巨拳化掌,掌运灵气,浓稠的血掌迎威盖压。

    “轰!”

    一掌落下,冰璃崩碎,山岩溃塌,君弈武相中期的境界,竟是爆发出了堪比武相巅峰的威势,席卷四方雪雾,难得一瞬清明。

    “呼...”

    只是忽然,洞内缝隙有冷风涌出,生机勃勃的气息扑面而来,紧接着,浓郁的嫩绿雾团宛如鬼怪一般,张牙舞爪。

    “小心!”

    莫亦千双目一凝,周身金焱弥漫,踏步直接站到了君弈身前,筑起一道金焱火墙,将这嫩绿雾团阻挡在外,同时口中大吼:“大家不要碰到雾团。”

    众人闻言不敢大意,一个个灵力灌体,显化光罩回护周身。

    君弈看着眼前嫩绿色的浓雾源源不断的涌出,直冲上天穹,与上空雾团汇聚一处,不由得心中波澜荡起。

    同时,其身后血影轻颤,再次化为血雾,没入君弈体内。

    君弈眼中有白芒泛起,目若惊雷,似能看穿滚滚浓雾,绿芒波荡不止,仿佛无穷无尽,若是长久下去,定会引来众多武者,他们不能再等。

    “我们进去。”

    言罢,君弈竟身披血雾,径直踏步而出。

    冰河妖魄美眸一闪,竟是体内掀起一阵狂霸怒风,将面前汹涌而来的雪怪尽数震碎,即便是武王境的也不例外。

    随即转身便走,一步踏出就到了君弈身侧,连忙撑起灵力光罩,护佑君弈安全。

    众人也没有恋战,边打边退,紧随君弈步伐,齐齐迈入洞窟内。

    这洞窟外的山岩尽数被冰璃覆盖,但内中却不见丝毫雪雾,甚至还有些许温热清爽的感觉,浓郁的生命活力如潮水一般扑面而来,让人心神荡漾,似乎年轻了十数岁,这股感觉,即便是冰河妖魄的灵力光罩都不能将其阻隔在外。

    众人心生好奇,但同时也是警惕非常,不敢有丝毫大意和冒然,心中如此想着,但想要防备也是略有困难。

    只见眼前入目,尽都是一片绿芒,别说探查,就是连眼前的路都看不清楚,只能随着君弈的步伐步步深入。

    君弈踏步行,愈是深入洞窟,眼中的白芒也是愈加浓郁,其中甚至有雷霆闪烁,溢散出些许威严霸道的气息。

    随着众人深入,洞窟也是由窄入宽,眼前虽是一片绿芒,但仍然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让人心中的警惕也是陡然一松。

    “哗啦啦...”

    君弈一步踏出,顿时身形一滞,眼前浓郁波荡的绿芒却是在狂暴的翻腾,即便其中生机勃勃,但依然能够感觉到些许阴寒。

    “唔啊啊啊!!!”

    这时,一道苍老粗犷的狂啸声从中传出,使得绿芒浓雾翻腾涌动,隐隐间,绿芒竟是汇聚凝缩,显化一张狰狞巨脸,森然的看着众人。

    “这是什么东西?”

    冰河妖魄朱唇轻启,媚人的声音中还有些许颤栗,不知为何,她看着眼前的巨脸,竟凭空生出些许毛骨悚然的感觉。

    这念头着实有些荒唐可笑,冰河妖魄乃是武王后期境界的强者,但这感觉却是真真实实,犹如跗骨之蛆,挥之不去。

    嫩绿雾团汹涌翻腾,其中蕴含着让人垂涎狂热的庞大生机,但同时,也有着让人望而却步,胆寒发竖的寒意。

    当真可谓一念生,一念死。

    “咦,雪怪退回去了!”

    君不知看着眼前缓缓退离而去的雪怪,眼中不自觉的有些惊异。

    君弈闻声回眸,依稀还可以看到洞窟中隐于绿芒的雪怪,其口中的獠牙依旧骇人,腥红的双目依旧嗜血,只是不知是不是错觉,君弈竟在其眼睛上看到了些许畏惧和惶恐。

    众人小心环视周围,却是下意识的将君弈围在了中间。

    “公子,现在我们怎么办?”

    莫亦千沉声开口,目光环绕周围嫩绿光芒,心中有阴霾萦绕,压抑非常。

    君弈不答,却是缓缓转身,看向眼前诡异的巨脸,那一双狰狞双目,露出杀机的獠牙,体内却是蕴含着无尽的生机,让人垂涎的生命精华。

    想着,君弈却是缓缓闭上了眼睛,他不开口,众人也不催促,只是静静的等着,良久,只见其双目猛然睁开:“走!”

    君弈口中轻言,身形踏步间,冰河妖魄紧跟身侧,宛如一个忠实的侍女,小心的护佑着他的安危,没有一丝怠慢。

    众人身形齐动,下一刻却是双目一愣,只见君弈竟是直接冲向诡异巨脸的大嘴。

    “吼!”

    诡异巨脸的大嘴猛然怒声咆哮,但也仅仅是如此。

    那一双诡异的眼睛微微收缩,死死的盯着君弈,漠然的眼眸中竟在这一刻闪现出了微妙的波动,只是一闪而逝。

    众人神情凝重,体内灵力快速流转,埋头狂奔,却根本就没有注意到眼神的变化。

    “小心!”

    君弈口中低喝,双目泛起一抹白芒,一瞬,眼中雷霆汇聚,竟是喷涌而出,大片雷芒宛如毁天灭地,直接将诡异巨脸完全覆盖。

    “走!”

    一言而出,众人体内灵力喷涌,踏步奔袭,直接冲入其中。

    “嗤...”

    这时,有数道人影从洞窟内显现而出,正巧看到君弈等人身影踏入其中一幕,下意识心头一跳,暗道一声不好。

    “拦住他们!”

    一身披黑袍的少年目露狠色,嘶哑的声音犹如刀俎打磨,让人毛骨悚然。

    “嗤嗤...”

    其声音落下,数道身影从其身后疾驰而出,武相巅峰境界的威压笼罩天地,甚至让空气都扭曲了起来,刀光剑影宛如一张大网盖压而下。

    “嗡...”

    只是瞬间,那满脸狰狞的巨脸竟是诡异一笑,深深的看了一眼黑袍少年,随即如水面一般荡起大片涟漪,缓缓消散起来。

    “轰!”

    刀剑交错一瞬,大地崩裂,烟尘四起,甚至将漫天绿雾都遮掩了下去。

    “恩?”

    黑衣少年眉头一皱,长袍猎猎,直勾勾的盯着漫天烟尘。

    “踏嗒...”

    这时,洞窟内有阵阵嘈杂无序的脚步声响起。

    黑衣少年周围武者靠拢聚集,手中刀剑紧握,小心的看着洞窟,警惕的盯着从中踏步而出的众多武者,目光凝重。

    “范子谦?”

    洞窟中,有一道冷声传出,却见雄壮武者身形显露,健硕的身躯,结实的肌肉,犹如虬龙一般的血管经脉,极具冲击力。

    “霍自明?”

    黑袍武者神情凝重,顿了顿,又嘶哑着声音,漠然徐徐开口:“你来晚了,有人捷足先登。”

    范子谦,霍自明。

    两位武相后期境界的少年强者,观其年岁不过二十有余,即便放在五大宗,都是真传弟子中的佼佼者。

    但事实并非如此,倒不是他们不愿入五大宗,而是不能。

    九嶷宗,便是他们如今所在宗门的名字。

    这是一个二流宗门,仅次于五大宗的存在。

    两人各自都是宗门所辖城池的少主,世家势力非凡,又有九嶷宗为后盾,前途不可估量,但事实却成了桎梏。

    因为九嶷宗就在风饕雪原的边缘,隶属飞花宫。

    众所周知,飞花宫只收女弟子,即便两人天赋再好,都不足以让飞花宫破例,只能在九嶷宗中培养。

    “无妨。”

    让范子谦的意外的是,向来自大狂妄,眼中容不得半点沙子的霍自明,却也只是毫不在意的摆了摆手,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有人替我们去探险,难道不好吗?”

    “世人都说霍自明蛮熊一个,不过无脑莽夫。”

    范子谦盯着霍自明好一会,才嘶哑着声音缓缓吐字,言语间丝毫不掩心中的忌惮。

    “找死!”

    霍自明还未反应,其身后的武者却是脸色一变,口中喝骂,体内灵力沛然提起,身形一动就要出手。

    聚拢在范子谦周围的武者也不是善茬,眼中狠戾显现,刀剑上杀机涌动。

    一瞬间双方剑拔弩张,局势微妙,大有出手一战的趋势,嫩绿雾团中的气氛都渐渐的凝重了起来,让人心头压抑。

    “住手!”

    这时,霍自明脸上轻轻一笑,抬手微摆,阻止了他们。

    “哼!”

    霍自明周围的武者闻言心中有些不甘,但还是收起了手中的刀剑,冷哼一声,退了回来,站在其身周。

    范子谦双目遮掩在黑袍中,看不清其中的神情,但自始至终都是平静非常,微微道:“现在看来,传言的水分有些大了。”

    “嘿,都是天下人的些许赞誉罢了。”

    霍自明非但没有因此恼怒,反而脸上笑容浓郁,眼中精明的神情,与其身躯给人的第一感觉截然相反。

    范子谦闻言不再多话,只是沉默了下来,回转身躯,静静的站在那里等着,如同老僧入定。

    …………

    嫩绿满目,生机蓬勃。

    这是一处青绿的世界,充斥着无尽的生机,无意识的站立其中,都能感觉到自己全身充满了活力,脚踩在上面软绵轻柔,好似梦幻世界,让人心中静谧。

    “嗡...”

    忽然,一阵破风声传来,却见青绿世界微微扭曲,一片流转不定的漩涡缓缓显现,随即越转越快,在其中间竟是出现了一个漆黑的大洞。

    “嗤...”

    大洞翻转,有数道身影从中快速奔出,踏立空中。

    “这是?”

    人群中,有一白衣武者神情一滞,好奇的打量着周围,似是牲畜无害,但站立的姿势却是无懈可击,袖中藏刀,短刃上有寒芒闪烁。

    “这似乎是内中世界。”

    莫来客皱着眉口中轻言,没有想到洞窟嫩绿雾团中别有洞天,目光流转,缓缓落在前方白衣少年身上,对其的判断惊异的同时,还有些感叹。

    选择,尤其是生死选择,往往伴随着极大的压力,尤其是当众人的生命都压在其肩头的时候,那恐怖的压抑,几乎要人崩溃。

    莫来客不知公子是如何看穿虚妄,不知是何如做出这般大胆的选择,但却并不妨碍他对其的敬畏。

    “呼...”

    青绿雾团流转,似有微风拂过,轻轻波荡,众人身后的漩涡黑洞也随之缓缓闭合。

    “这里有风?”

    醉癫狂冷不丁的开口,却是说了一句看似废话的废话。

    但就是这废话,让君弈眼睛一亮。

    风!

    青绿世界,生生一个密闭的空间,如何会有风?

    “嗡...”

    君弈双目一颤,眼中白芒波荡,雷霆汇聚,目光愈加深邃,眼前的青绿世界,也在此时印刻心头,让其所见渐渐清晰了起来。

    这便是天罚圣相赋予君弈的能力,看破虚妄。

    也正是因此,君弈看破了那诡异巨脸的奇异,那巨脸看在众人眼中或许真实,但看在君弈眼中,却是迷蒙着青雾,内中似别有乾坤,幽深诡异。

    君弈目光流转,仔细的打量着青绿世界,团团浓郁的生机在其眼前划过,但下一刻,其上生机流转,却又似有森然涌动,阴毒的绿色拂过空中,恶臭阵阵。

    君弈见此眉头一皱,眼中雷霆滚荡,向着周围扩散开来。

    “轰!”

    一瞬,雷霆轰鸣,白芒惊天。

    君弈双目尽数被白芒侵染,眼神淡漠,周身萦绕圣洁白雾,恐怖的雷霆如蛛网一般蔓延开来,狂暴的威势竟直逼武王。

    “这怎么可能!”

    顾南衣见此双目骤缩,死死的盯着君弈的背影,一个武相中期的武者怎么能爆发出如此恐怖的实力,简直是骇人听闻。

    不仅如此,他在面对此刻的君弈时,心头都有些颤栗,而且还生出了一抹荒唐的念头,或许自己打不过公子。

    这念头不可谓不可笑,但就是这可笑的念头,竟在出现后无法压抑,甚至心中还有些许轻松,仿佛是理所应当一般。

    不单单是顾南衣,连同冰河妖魄,炎毒火精都是目光深沉。

    武者修炼何其难?内中跨度差别何其巨大?

    武相境,探得本心,寻找本心武道,可谓登堂入室,沟通天地,运转无上威能,当谓武道命相,这是武者的一大跨越。

    武王境,绽放武道之莲,诞生武婴。

    此乃武者一大坎坷,天域武者不知凡几,能突破武王境成就众武王座的又有多少?或百万武相巅峰都不一定能有一人踏足,这就是天堑。

    武者修炼,逆天而行,可口中如此叫嚣,心中却是明白,此言大抵是自我安慰,寻找一条莫无须有的路罢了。

    武者的境界越高,对这天地的认知便越是深刻,对自己的了解,也就越是茫然。

    尤其是跨越武王时,每一个武者都能深深的感觉到自己的渺小,在天地面前,自己羸弱的就犹如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孩。

    这,就是境界带来的压抑。

    可如今,君弈以武相中期的境界,便能爆发出直追武王境的威势,简直打破了武者固有的信条,如何能不让他们心惊?

    时间流逝,短短数息时间,整片青绿的世界便被雷霆覆盖,而同时,君弈的脸上也是一片惨白,额头上大汗淋漓,周身溢散而出的气息都有些紊乱起来。

    “公子...”

    冰河妖魄朱唇轻启,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但最终却都是咽了下去。

    “唔...”

    君弈口中闷哼,眉头皱起,脸上的神情却是渐渐的开始狰狞了起来,周身恐怖的雷霆威势竟也是再次攀升。

    “轰,轰隆,轰隆隆...”

    青绿世界雷霆密布,青绿雾团翻转不休,阵阵恐怖的轰鸣声响彻天际。

    一瞬间,众人心头颤栗,双目怔怔的看着漫天密密麻麻的白芒雷弧,萦绕在天穹的威势,犹如天威浩荡,压得身躯都不自觉的弯下了腰。

    尤其是近前的冰河妖魄,竟在君弈身上感觉到了一股让她毛骨悚然的恐惧,仿佛冥冥中有一双眼睛正漠然的盯着她,只一念就可决定生死。

    在那眼睛面前,她渺小的就仿佛蝼蚁,甚至让她回想到了数百年前濒临死境的自己,那般的武者,卑微。

    “啊!!!”

    忽然,君弈嘴巴张开,狰狞的脸上青筋暴起,口中放声咆哮,长发翻飞,轰鸣的雷霆电弧从其口中溢散而出:“给我破!”

    一语而出,周空轰鸣,滚荡的霸道威严浩荡横推。

    “唔...”

    君弈身周众人,除了莫亦千与醉癫狂稍稍好一些之外,其他人尽都是口中闷哼,双目微凸,单膝跪地,即便是炎毒火精与冰河妖魄都不例外。

    这一刻,他们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天塌了!

    “咔,咔咔...”

    青绿世界轻轻一颤,周空有大片碎裂声回荡不绝。

    众人挣扎着抬头,只见天穹上雷弧寂静,似是印刻在了上面,青绿世界如同被打碎的镜面一般,有种支离破碎的感觉。

    “砰!”

    忽然,周空一抖,青绿炸裂,周空直接崩开,化为无数镜面散落开来。

    青绿碎片流转,宛如梦幻景象,互相倒映,互相映射,那朦胧的感觉,似是从幻梦中苏醒,有些豁然开朗,还有些许空虚。

    “这,这是...什么地方?”

    君不知目颤,看着镜面碎裂后的世界,心跳都不自觉的慢了一拍。

    “呜呜呜...”

    “呜啦啦,呜啦啦啦啦...”

    “咦哈哈哈啊哈,呼,呼呼...”

    阴风呼啸,诡氛弥漫,阵阵阴鸷哭嚎的声音回荡开来,在天地间流转不休。

    众人只感觉身躯一寒,下意识抬头看去,却是双目一沉,心头不自觉的有些发冷,汗毛都倒竖起来。

    青绿世界镜片碎裂,梦幻破溃,哪里还有什么生机?哪里还有什么平和?

    入目所见,有的只是无穷无尽的灰白,了无边际的阴鸷。

    那干枯的树枝,残败的花草,森白的枯骨,和满地暗红的泥土,中间时而回转着森然黑雾,犹如丝带一般连接各方,散发着阵阵恶臭。

    “呼,呼...”

    君弈汗滴如雨,口中喘气如雷,眼中白芒散去,周身的力量仿佛被抽空,身形不自觉的向前一倾,眼看着一个趔趄就要摔倒,却是有白衣出现在身前,将其接住。

    “砰...”

    君弈只感觉触摸一阵柔软,强自睁开眼睛,却见冰河妖魄正用身子将其托起,一脸柔媚的看着他,目蕴柔情。

    “哼。”

    识海中,洛妃将眼前一幕看在眼中,顿时心中有些不悦,但碍于君弈身体,以及眼前情形,便强自压下了不满。

    “哗啦啦...”

    洛妃身侧,蕴神树枝叶轻摆,只是这次不是激动,而是颤栗和惊惧,传出的苍声都有些颤抖:“这...”

    “怎么会是这样?”

    “树,老...”

    洛妃下意识回头,正要开口,但入目所见,却是让她生生止住了口中言辞,目光怔怔的看着眼前高大的蕴神树。

    原本平静苍翠的枝叶,竟是扬起了些许光芒,时亮时暗,随着光芒明暗变化,还有些许恐怖的神识威压溢散而出,激荡识海浪潮。

    “没事。”

    君弈轻轻摇头,强撑着虚弱的身躯缓缓起身,随即盘膝而坐,恢复体力,同时还不忘打量着眼前的景象。

    那灰白阴森的诡氛,甚至与鬼陵堪有一比。

    唔...”

    这时,君弈眉头一皱,识海中神识波荡不止,竟开始不受控制的溢散开来,大片浓重的白雾汇聚身前,却是显化成了一颗大树。

    众人还未从眼前的惨败中缓过神来,却又是看到了这一幕,不由得心生警惕,莫亦千更是上前一步,紧贴在君弈身后,时刻准备出手。

    “怎么会...这样?”

    蕴神树轻轻摆动,恍惚间,众人似乎看到了一个白发苍苍的垂暮老者,正目光呆滞,满脸惶恐的看着前方,有些茫然无措。

    “不,不会的,你可是元始仙木,怎会如此?”

    蕴神树慌张无措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出,听在众人耳中却是有些茫然,不知是怎么回事。

    但蕴神树很显然来自君弈,公子都没有说什么,他们自然也不好插嘴,只能小心的戒备着,以防万一。

    “我不信,给我破!”

    蕴神树枝叶一滞,其中有愤怒的苍老声音咆哮而出,树木遍身苍白,竟是神识凝雾,磅礴的神识威压遮天蔽日一般喷涌席卷,汇聚巨大苍老手掌,狠狠的轰向眼前。

    一掌,周空浩荡,逆转天地,甚至远超武王境强者的掌威,恐怖的威压似要将这灰白森域完全倾覆。

    众人见此目光一震,他们从没有想过,武者的神识竟也会爆发出如此可怕的威能,若是这一掌轰在他们身上,恐怕还未至身前,便要自己直接崩碎。

    如此一幕,让他们对君弈更加好奇,也更加敬畏,不知这般手段,公子还有多少。

    “碎!”

    蕴神树口中爆喝,掌运乾坤般,引动巨浪翻腾。

    一掌落下,竟是将眼前地面直接轰碎,崩裂大地,露出一片巨大的坑洞,内中有一截灰白的枝干出现在众人眼前。

    在其出现的一瞬,有浓郁的生命气息扑面而来,带着一种与在外面嗅到的,完全不同的清新感,这是一种深入骨髓的舒适,由内而外的自在。

    “这应该就是源头了。”

    醉癫狂灌下一口烈酒,看着那半截灰白木头轻轻开口,他的命相乃是流炎冰璃枝,与木颇有渊源,在其身上,他能感觉到一股来自内心深处的敬畏。

    “喝!”

    只是蕴神树见此并不罢休,老迈的口中有爆喝传出,枝叶上白芒涌动,神识却是凝化藤蔓,直接抓向那半截木头。

    “起!”

    蕴神树藤蔓用力,树内神识磅礴涌动,狠狠的拔着灰白木头,巨大的力道直接将掀起大片泥土,终于将其从地下拉出。

    众人凝神看着,只见那半截木头出土,却不过三丈,曾裸露在外的木头满是灰白,但那些深入地下的,竟是已经完全发黑,溃烂,似开始腐朽,那恶臭的气味正是从这里传出。

    “呼,呼...”

    这时,木头竟如人一样开始起伏,发出阵阵呼吸的声音,不,与其说是呼吸,不如说是即将老死的喘息声,闻之让人心生压抑。

    “元始,元始...”

    蕴神树轻轻的将木头放置地面,藤蔓上还有些轻微的颤抖,似是不可置信,丝缕神识汇聚声音,轻轻传出:“是你吗?元始!”

    “唔...”

    一瞬,那木头似是听到了蕴神树的呼唤,竟是剧烈起伏,发出一声残喘的轻哼,仿佛在痛苦的挣扎着。

    “元始,你怎么,怎么成了这样?”

    蕴神树不敢相信,天地间神异仙木,蕴含着无尽生机,与其并立的存在,竟会成了如今这般凄惨的模样。

    “他的生命力正在快速流逝。”

    君弈口中浊气轻吐,双目泛起白芒凝神注视着眼前这块朽木,他不禁有些怀疑,这块连自己都要腐朽垂死的烂木,真的有让洛妃恢复的能力吗?

    “老,树...毒...有,毒......”

    朽木中,一道挣扎着嘶哑的声音艰难传出,让蕴神树枝叶一震。

    “毒?”

    君弈一愣,皱着眉头仔细打量,不管这块烂木头是不是真的如蕴神树所言一般奇异,但事到如今,他也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了。

    一次探寻,君弈的眉头拧起。

    两次探寻,君弈的眉头都要拧成了麻花,在其眼目注视下,眼前木头毫无奇异,只是一块普通的朽木罢了。

    但一块普通的朽木,还能说话不成?

    君弈不信,只是仔细的看着,正要放弃时,其双目陡然一凝,在木头灰白与漆黑的交汇处,却见有一条细微的裂痕。

    “找到了!”

    那裂痕尽染阴绿,浓郁的生机便是从那里缓缓溢散涌出。

    “嗤...”

    只是还不等君弈松一口气,却见蕴神树藤蔓涌动,已经有些迫不及待的要将木头缠绕,灌输周身威能。

    “且慢!”

    君弈见此连忙阻止,周身灵力喷涌,抬手凝化巨掌阻挡在藤蔓前:“树老,不要急。”

    “我要救他!”

    蕴神树没有废话,一言而出语气凝重,带着不容拒绝的威严,甚至颇有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的意思,寸步不让。

    “树老,你暂且冷静一些。”

    君弈无奈,若非蕴神树与洛妃一体,他才懒得理会其生死,不由得耐心轻言:“这块烂,咳...这块木头的确是中毒了,而且还不是一般的毒。”

    “若是你冒然出手,非但救不了他,甚至还会沾染自身。”

    蕴神树闻言沉默,他体蕴神识,自然知晓元始仙木身上的危机和阴毒,甚至在探查的一瞬,便明白这毒的复杂。

    万毒冰川,万毒冰川。

    众人一路走来为何只有冰川而无万毒?

    因为整个冰川,整个风饕雪原的毒都被汇聚到了这里,尽数被蕴神树吸收,宛如跗骨之蛆一般,吸食者他身上的精华,这才成了如今的鬼样子。

    “你可有解?”

    蕴神树强压下心头的愤怒和慌乱,冲着君弈摆动着枝叶。

    君弈闻言稍作沉思,这模样在众人眼中很正常,但看在蕴神树的眼中却是有些惊异,更多的则是不相信。

    蕴神树生存岁月悠久,连他自己都不知自己已经存活了多久,他的见识几乎冠绝古今。

    或许在曾经,眼前这毒弹指可解,但眼下,他真的想不出有什么办法,尤其是君弈,一个武相中期的小辈,又能如何?

    但他终究还是强压下了心中的急迫,没有打扰,即便希望渺茫,也比没有希望来的强一些,毕竟争得几息也作用不大。

    君弈自然不知蕴神树心中所想,他只是在考虑可行性,以及是否值得。

    天罚圣相,便是他的手段。

    鬼陵神秘曾言,灵脉古核乃是天地间罕有的东西,但就是这东西却被天罚圣相吞了下去,甚至打开了连冰河妖魄全力出手都无法破开的外壳,将其炼化。

    那吞下了灵脉古核的天罚圣相有多强,君弈不知,因为以他如今的境界,根本无法全力动用天罚圣相。

    那命相上威严的气息,霸道的雷霆,即便是他这个使用者,有时候都会觉得毛骨悚然。

    君弈甚至怀疑自己在掌控天道,即便不是,或许都相差不远。

    若是如此,那便以自身为媒介,利用天罚圣相来解毒,作为天地间最为恐怖的存在,区区毒,又如何不能解?而且即便不行,还有鬼陵神秘存在。

    当真要救,只有此法一试。

    即便这方法很危险,君弈都无法犹豫,因为这块苟延残喘的烂木头,承载着他的希望,救治洛妃的希望。

    “可以一试。”

    君弈一念至此,不再犹豫,脸上神情也是认真了起来。

    “君大哥!”

    洛妃闻言脸色大变,连忙开口,只是声音传出却又不知该说什么,一边是她的心上人,一边是承载着她生命的老者,左右为难。

    “放心!”

    君弈轻笑,只是给了她一个温柔而坚定的回应。

    蕴神树树枝平静,似有一双苍老的眼睛正出神的看着,不断的在君弈身上流转,神色莫名。

    莫亦千见场中气氛诡异,多说也猜到了一些,不由得张了张嘴想要开口,但言至嘴角,却又说不出口,以公子的心性和谋算,若是决定了,那就不是他能左右的了。

    “好,我信你!”

    良久,蕴神树才沉声开口,似是做了一个沉重的决定:“但你一定要答应我,若是有不对的地方,一定要保全自身。”

    蕴神树虽然担忧老友,但对君弈却也是无法放任,不管他出于何种目的,单单舍生相救,就足以让他高看一分,因为他清楚君弈身上的背负,如此巨大的压力还敢一搏,让人敬佩。

    除此之外,就更别说了洛妃了,若是君弈出世,恐怕这小丫头会让他头疼死,活了无数岁月,他竟也有为难的时候,真是可笑又无奈。

    “好!”

    君弈微微点头,转身看向那半截木头,眼中白芒泛起,直勾勾的盯着那裂痕所在。

    君弈不是炼丹师,也不懂得如何下药,但是他明白,只要是病症,不论大小,是否垂死,都要寻得根源,探起根本,纸上谈兵,都是虚妄。

    一念至此,君弈深吸一口气,周身白芒覆盖,隐隐有雷霆轰鸣,圣洁白芒将周围森黑的雾气全部惊退,无法靠近。

    一步踏出,君弈身形消失,直接便是到了木头近前,再次看了一眼后,便是直接探出手来,轻轻的抓向了那细微的裂痕处。

    “嗡...”

    碰触一瞬间,君弈双目一沉,只感觉那裂痕中有冰冷的森寒喷吐而出,似毒蛇吐信,流转着森冷的阴毒,直顺着君弈的指尖侵袭而上,快速冲入体内。

    君弈神情冷峻,也不阻止,并不抵抗,只是任由其在身躯内横冲直撞,汇入丹田,他甚至从这股毒浪中感觉到了些许兴奋的情绪。

    可在其进入的丹田的一刹那,毒浪凝滞,兴奋陡然转变成了惊惧,隐隐开始颤栗起来,想要想后退缩。

    但入内的毒浪却似乎被一双无形的大手遏制,动弹不得,只能瑟缩着艰难的蠕动着,畏惧的躲避着其身前不远。

    君弈嘴角上弯,露出一丝冷笑。

    这时,丹田中,命宫上盘膝而坐的天罚圣相,徐徐睁开了眼睛,面无表情的看向眼前的阴毒绿芒,淡然的眸子中闪现出些许威严,似神祗凝视。

    <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佛系古玩人生〕〔神医妙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